《钗头凤·红酥手》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21-04-27 15:12:27

《钗头凤·红酥手》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①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注释】

这首词是作者自己爱情悲剧的写照,南宋陆游作。

①浥(yì):湿润。

【大意】

红润柔软的手,捧出黄泥封的酒,满城荡漾着春天的景色,宫墙里摇曳着绿柳。东风多么可恶,把浓郁的欢情吹得那样稀薄,满怀抑塞着忧愁的情绪,离别后几年来的生活十分萧索。回顾起来都是错,错,错!

美丽的春景依然如旧,只是人却白白相思得消瘦,泪水洗尽脸上的胭红,把薄绸的手帕全都湿透。满园的桃花已经凋落,幽静的池塘也已干涸,永远相爱的誓言虽在,可是锦文书信靠谁投托。深思熟虑一下,只有莫,莫,莫!

【赏析】

陆游在20岁时与原配夫人唐氏结为伉俪,两人情投意合,非常恩爱。却不料陆母对儿媳总是不满,最后逼迫陆游休弃唐氏。在封建礼教的框架内,二人被迫分离,唐氏改嫁,彼此之间音讯全无。

十年后的一个春日,陆游经过家乡的沈园,与偕夫同游的唐氏不期而遇。唐氏安排酒肴款待陆游。此情此景,物是人非,陆游心生感触,遂乘醉填词一首,信笔题于园壁上。

陆游始终围绕着沈园这一特定的空间来安排自己的笔墨,上片由追昔到抚今,而以“东风恶”转捩;过片回到现实,以“春如旧”与上片“满城春色”句相呼应,以“桃花落,闲池阁”与上片“东风恶”句相照应,把同一空间不同时间的情事和场景历历如绘地叠映出来。

全词多用对比的手法,如上片,越是把往昔夫妻共同生活时的美好情景写得逼切如现,就越使得他们被迫离异后的凄楚心境深切可感,也就越显出“东风”的无情和可憎,从而形成感情的强烈对比。再如上片写“红酥手”,下片写“人空瘦”,在形象鲜明的对比中,充分地表现出“几年离索”给唐氏带来的巨大精神折磨和痛苦。全词节奏急促,声情凄紧,再加上“错!错!错!”和“莫!莫!莫!”先后两次感叹,荡气回肠,大有恸不忍言、恸不能言的情致。

【拓展】

传说唐婉读罢陆游的词后亦作《钗头凤》和之。全词如下: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个,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塾 > 诗词评论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