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题词双卿苦——读贺双卿词

时间: 2020-01-14 14:33:31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落叶题词双卿苦——读贺双卿词

读《红楼梦》,黛玉葬花一段催人泪下。《葬花词》中,林黛玉把自己的身世、情感、生命体验等凄凄切切地哭诉出来,感动了贾宝玉,也感动了千千万万的读者。这段文字有故事叙述,有心理描写,有自我表白,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的随意而行,随口之言,是一种随心所欲的真性情的流露。即便付诸文字,也不过情趣而已,丝毫不存载道之心。当然,这是文学作品塑造的文学形象,大可不必当真。

不过,现实生活中确有这类人和事。他们默默无闻,自行其是,自言自语,用行为和语言表露出的喜怒哀乐是一个真真切切的自我。没有半点矫揉造作,不为旁人,更不希冀借文字语言传之后世。他们视自身的存在只如草木之枯荣,是时序使然,一切言行,只如候虫时鸟,自鸣而已。

清代女词人贺双卿,就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过的如葬花的林黛玉一样凄美动人的人间仙女。

传说贺双卿不但貌美如仙而且才学过人。但非常不幸的是嫁了一个纨绔子弟。有一次她大胆劝丈夫不要老是去赌博,结果被暴跳如雷的丈夫痛打一顿关在厨房。这一夜,寒灯如豆,冷气飕飕,贺双卿没有大吵大闹,而是平静地忍受着这种非人的折磨,填了一阕《凤凰台上忆吹箫·残灯词》:

已暗忘吹,欲明谁剔?向侬无焰如萤。听土阶寒雨,滴破残更。独自恹恹耿耿,难断处、也忒多情。香膏尽,芳心未冷,且伴双卿。

星星。渐微不动,还望你淹煎,有个花生。胜野塘风乱,摇曳鱼灯。辛苦秋蛾散后,人已病、病减何曾。相看久,朦胧成睡,睡去空惊。

古词中,以残灯入题极为少见。这阕词中,女词人以其女性特有的细致入微的观察,真挚动人的感情,来描绘在苦雨凄风的寒夜中,随风摇曳,忽明忽暗(恹恹,指暗淡;耿耿,指明亮),苦苦挣扎的残灯。残灯之不灭,是不忍留下孤独可怜的灯下人。终于油尽灯灭,灯芯上的火星像夜空中一闪即逝的微弱的星光,女词人还盼望它爆出一个明亮的灯花,留下一点美丽,但终于没有。残灯熄灭了,凄惶如病的女词人朦朦胧胧,昏昏欲睡,却无法踏实睡去,一直处于噩梦般的惊悚之中。

在这阕词中,贺双卿借残灯象征自己的生命历程,借残灯来比喻自己的微小柔弱和缺乏生机,用残灯的熄灭象征自己情感和精神世界的绝望心死。

虽然婚姻不美满,命运捉弄人,但贺双卿毕竟是美丽诗人,诗人最能在现实生活中发现美好的东西,即便物质生活中找不到,诗人也会在精神世界里创造出美好并自我深深陶醉其中。

贺双卿曾经用化妆的彩粉调水在玉簪花的叶片上写过一阕《望江南》词,并在大风中放飞叶片,谓之与天地唱和,词曰:

春不见,寻过野桥西。染梦淡红欺粉蝶,锁愁浓绿骗黄鹂。幽恨莫重提。人不见,相见是还非。拜月有香空惹袖,惜花无泪可沾衣。山远夕阳低。

词中一个心事重重、迷恋山水的少妇到野桥寻春,结果发现山花已败,只有零零星星残留枝头的几朵枯花还留恋着春的信息,还挣扎着用仅剩的一点点淡红姿色引诱五彩蝴蝶为其翩翩起舞。隐身于青枝绿叶的黄鹂似乎被眼前的浓翠所蒙蔽,丝毫不为春天的离去惋惜,反而自我陶醉在欢歌对唱之中。蝴蝶和黄鹂太可怜太不幸了,它们都被欺骗了,可它们浑然不知还自得其乐。悲哀,莫大的悲哀!人何尝不是如此,总是被自己、被别人欺骗,生活在想象中的虚幻的世界,整天幻想有个白马王子,可就是见不着。有一天终于见着了,然而和理想的白马王子相比,仿佛不是那么一回事。自己把自己折腾得晕晕乎乎,神魂颠倒,一会儿月下徘徊,一会儿花前流泪。青春在无声无息地消磨,唉!人的一辈子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步入远山夕阳。

贺双卿浪漫的落叶题诗放飞风中,使人想起一个神奇而美好的故事。

唐朝末期僖宗皇帝时,有一位书生名叫于祐,背井离乡流落京城。在一个深秋的傍晚,无所事事的于祐在皇宫围墙外散步,一条不大不小的水沟中漂浮着许多落叶从皇宫中流出,于祐看着落叶流水发呆。突然,他发现一片稍大一点儿的红叶上似乎有墨迹,捞起来一看,果然有四句诗题于其上:

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

好奇之余,于祐把题诗的叶子小心地拿回旅店,放在书桌上反复诵读把玩,越读越觉得树叶题诗,载之溪流,想象奇特,寄意新美,指不定是一位宫中美人借游戏传达心意。于是整天想入非非,以至茶饭不思,神情恍惚,一天天消瘦下去。好朋友问其缘故,于祐据实以告,于是人们传为笑话,笑于祐太痴。可是于祐不以为然,认为只要心诚,老天都会帮忙。他精心选了一片红叶,在上面题了两句诗:

曾闻叶上题红怨,宫廷相思寄阿谁?

写好之后,他找到小沟流入皇宫的上游水口,把红叶放入水中任其流入。

转眼几年过去了,于祐参加科考累试不第,在京城一位官员家中当了幕僚。东家同情其身世,也看重其才学,有心帮他成就一门亲事。刚好僖宗皇帝皇恩浩荡,放出千余名年长宫女,任其嫁人。这位京官从中选了几位给身边的随从做家室,并把一位三十岁左右叫韩夫人的美貌宫女配给于祐。于祐当然喜不自胜。成亲那天,韩夫人见于祐书桌显眼之处精心陈放着的题诗红叶,大吃一惊,急问:我的题诗如何到了这里?并说自己也在宫中水沟里捞起过一片题诗红叶,于是拿出对看,竟是当年于祐手书之物。二人不胜之奇,相对惊叹,在喜极而泣之后深深感激老天爷成人之美,功德无量(此故事见于唐传奇张实所作《流红记》)。

非常令人遗憾的是,几百年后落叶题诗,随风飘飞的美女诗人贺双卿却没有这般幸运,一辈子在寂寞孤独中自吟自唱。如果上苍可怜,会不会在来世补偿她一下?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