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庭坚《南乡子·重阳日宜州城楼宴集即席作》原文、注释、译文、鉴赏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20

黄庭坚

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号涪翁,又号山谷道人,祖籍洪州分宁(今属江西修水)。宋英宗治平四年(1067)中进士,受新旧党争之祸,一生仕途不顺,但以文名世,早年师从苏轼,为“苏门四学士”之一。他诗、词俱佳,尤其善诗,是江西诗派的祖师。其词与秦观齐名,秀逸豪放兼得。著有《山谷集》。

南乡子

重阳日,宜州城楼宴集,即席作。

【原文】

诸将说封侯,短笛长歌独倚楼。万事尽随风雨去,休休,戏马台南金络头

催酒莫迟留,酒味今秋似去秋。花向老人头上笑,羞羞,白发簪花不解愁。

【注释】

①金络头:精美的马笼头,代指功名。

【译文】

在诸将都谈论封侯之事的时候,我独倚高楼,和着竹笛,放声长歌。世事在风吹雨打中悄然而逝,刘裕在重阳登临戏马台,与群臣宴会的盛景已一去不复返了。

快快畅饮不要留下,酒味醇香依旧。花在老人头上羞笑,白发簪花不消解忧愁。

【鉴赏】

这首词是黄庭坚在生前最后一个重阳节所作,堪称绝笔之作。词人在词中对自己的风雨一生表达了无限的感慨,字里行间流露着其对世俗名利的厌弃,同时抒发了对酒当歌、及时行乐的旷达之情。

上片写词人对俗世已经了无牵挂。起首两句勾画出两组截然相反的人物:众将论及封侯之事,无不精神振奋,滔滔不绝;而词人却独倚楼上,和笛而歌。接下来三句是词人对人生的总结,可见其心中郁结之深。词人对人世再无半点留恋,只有痛楚如影相伴,此等凄凉,让人生寒。

下片写词人的解脱之法:对酒当歌,及时行乐。“催酒莫迟留”,写人应该旷达无忧。既然这人间的一切到最后都是一场空,现在所应做的,岂不只剩下开怀痛饮!但“酒味今秋似去秋”一句暗转:借酒消愁,只能愁上添愁,其间滋味,谁人能解?收尾三句,以花笑反衬人愁,虽是解嘲之语,但这是多么无奈啊!个中哀愁苦闷,几乎让人窒息。

本词用语质朴,感情真挚,豪放中隐隐有一股凌厉之气。词人鬓发斑白,自知大限之期已然不远,但仍豪情不改,豁达更胜从前,让人叹服。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集 > 黄庭坚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