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莎行》诗文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7-09 15:08:06

《踏莎行》言情赠友诗歌

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绝。恼人风味阿谁知,请君问取南楼月。记得旧时,探梅时节,老来旧事无人说。为谁醉倒为谁醒,到今犹恨轻离别。

吕本中是 《江西诗派宗社图》的作者,他做诗主张 “活法”、“学诗当识活法,所谓活法者,规矩具备,而能出于规矩之外; 变化不测,而亦不背于规矩也。是道也,盖有定法而无定法,而无定法而有定法。知是者。则可与语活法矣。” (《夏均父集序》) 即是说诗有音节、章法等 “定法”,不仅要得心应手地运用而且还要加以变化,这对于了解他的词亦有参考价值。他的诗灵活轻松,圆转多变,词亦不事雕饰,语言流利自然,颇具民歌风味。

上片写梅与雪。《静去居诗话》云:“脉物诗最难工,而梅尤不易。”诗是如此,词亦一样。“朱希真词,‘横枝清瘦只如无,但空里,疏花数点。’李易安词,‘要来小酌便来休,未必明朝风不起。’ 皆得此花之神。”(同上)本词首两句巧妙地将梅花和雪放在一起相互比较,放眼看去,但见“十亩梅花作雪飞”(姜夔《莺声绕红楼》)。由于风过处,梅花与雪花片片飞舞,令人辨不清楚,所以灵活地不作实在的刻绘,只说 “雪似梅花”,“梅花似雪”。然而,玉雪照映,梅香袭人,各有风韵。而雪,可说是玉洁冰清,“鹅毛细剪,是琼珠密洒,一时堆积,斜倚东风浑漫漫, 顷刻也须盈尺。 玉作楼台,铅熔天地, 不见遥岑碧。”(朱淑真 《念奴娇》)至于梅,更是 “天造梅花,有许孤高,有许芬芳” (刘克庄 《沁园春》)。所以说无论是似或是不似都令人赞赏称绝。本来,赏雪寻梅,都是令人心旷神怡之事,但 “恼人” 两句,却说这些清奇的胜景反而使自己心烦意乱,其中缘由又有何人知晓呢? 对此,作者并未立即解释,而是忽然转过话头,要读者自己去找答案,“请君问取南楼月”。作者的《采桑子》 中涉及到这个问题: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词中将月儿的运行、盈亏与恋人的离合联系在一起; 姜夔 《卜算子》 中云: “梅雪相兼不见花,月影玲珑彻。”这里可以将“花”改成“人”。真是梅雪相兼不见人,有谁知我此时情; 相思之意,无处诉说,只好独自沉思,词意至此转入下片。

下片“记得”两句,回忆当年双双同行,雪里寻梅,疏疏雪片,锁不住玉梅暗香浮动,携手月光遍地的梅树之间,真可谓玉笛无声,诗人有句,美酒一杯,同醉于明月花树之下,乐也何如。“老来”句回到目前,欢乐当年,已成一梦,又去向谁诉说那些往事呢?年复一年,花开花落,醉而复醒,醒后又醉,这一切又是为了谁呢?末句点出上面的“无人说”,是与上片“阿谁知”一个意思,又因由于“轻离别”,才会出现如今“无人说”的苦恼。也即是因为那时不知离恨别苦,匆匆分手,从此天各一方,相见为难,特别是到了探梅时节,更易触景生情,怀人而又伤己,而这些苦衷又无处诉说,所以只能借酒以消愁了。

注释

①阿谁,何人。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友情诗词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