骈文《酒德颂》原文|翻译|赏析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有大人先生〔1〕,以天地为一朝〔2〕,万期为须臾〔3〕,日月为扃牖〔4〕,八荒为庭衢〔5〕。行无辙迹,居无室庐〔6〕。幕天席地〔7〕,纵意所如〔8〕。止则操卮执觚〔9〕,动则挈榼提壶〔10〕,唯酒是务〔11〕,焉知其余。

有贵介公子〔12〕、缙绅处士〔13〕,闻吾风声,议其所以,乃奋袂攘襟〔14〕,怒目切齿,陈说礼法,是非锋起〔15〕

先生于是方捧承槽〔16〕,衔杯漱醪〔17〕,奋髯踑踞〔18〕,枕麯藉糟〔19〕,无思无虑,其乐陶陶〔20〕。兀然而醉〔21〕,豁尔而醒〔22〕。静听不闻雷霆之声,熟视不见泰山之形。不觉寒暑之切肌〔23〕,利欲之感情〔24〕。俯观万物之扰扰,如江汉之载浮萍〔25〕。二豪侍侧〔26〕,焉如蜾蠃之与螟蛉〔27〕

【注 释】

〔1〕大人:古代用以称圣人贤者。先生:对有德业者的敬称。大人先生,是作者对自己的人称谓。

〔2〕朝(zhāo):从平旦至食时为朝。

〔3〕万期:期(jí),周年。 万期,万年。 须臾:一会儿。

〔4〕扃:门。 牖:窗户。

〔5〕八荒:四方和四隅为八方,八方极远处为八荒。衢:街道。庭衢,指院落。

〔6〕《老子》:“善行无辙迹。”马融《琴赋》:“游闲公子,中道失志,居无室庐”,喻超脱旷达,不囿也俗。

〔7〕幕天席地:以天为幕,以地为席。

〔8〕如:往。

〔9〕卮(zhì):古代一种圆形盛酒器。 觚(ɡū):古代一种饮酒器。

〔10〕挈:提,举。 榼(kē):古代一种盛酒器。

〔11〕务:勉力从事。

〔12〕贵介:尊贵。 公子:古代用以称诸侯之子,后多用称官宦人家子弟。

〔13〕缙绅:古代高级官吏的装束。 缙插,此处指插笏。绅,指腰间大带。《晋书·舆服制》:“所谓缙绅之士者,插笏而垂带也。”此处指代做官的人。 处士:隐士。

〔14〕奋袂(mèi):袂,袖子。奋袂,揎起衣袖。 攘襟:撩起衣襟。

〔15〕锋起:滔滔不绝,没完没了。

〔16〕(yīnɡ):瓮,指酒瓮。 槽:盛酒的器具。

〔17〕漱醪:醪,浊酒。漱,喝。

〔18〕髯:两颊上的胡子。 奋髯,摆动着胡子,表示悠闲自得,毫不在意。 踑踞:坐时臀部着地,两足向前伸展,表示放荡不守礼法。

〔19〕麹(qū):酒母。 藉:垫着。 糟:酒糟。

〔20〕陶陶:快乐的样子。

〔21〕兀然:无知觉的样子。

〔22〕豁尔:突然清醒过来的样子。

〔23〕切:接触。

〔24〕感:动。 感情,这里是动心的样子。

〔25〕扰扰:纷乱的样子。

〔26〕二豪:指贵公子与隐士。

〔27〕螺蠃:蜂的一种,体青黑,细腰,用泥在墙或树上做窝。 螟蛉:蛾的幼虫,螺蠃捕捉螟蛉,存放在窝里,留作它的幼虫的食物,然后产卵,封闭窗口。此处将二豪比作二虫。

【赏 析】

《酒德颂》是现存唯一的一篇刘伶的作品。酒德指饮酒的德性。刘伶在此文中塑造了一个为酒所沉醉的“大人先生”的形象。在“大人先生”的眼中,世间万物都丧失了它原有的存在和力量,时间已不再构成生命的威胁,“以天地为一朝,万期为须臾。”空间也骤然缩小,“日月为扃牖,八荒为庭衢。”这里人格的力量超然伟大,“俯观万物,扰扰马如江汉之载浮萍。”至于那些宣扬礼法的卫道者“贵介”与“搢绅”,在“大人先生”的眼中,不过是蝇虫而已。在司马氏专权的黑暗时期,统治者常以维护名教为名,杀戮政治反对派,迫害士人。刘伶反对司马氏的统治,厌恶虚伪的名教礼法,但为避免政治迫害,只好佯狂饮酒,做一位醉酒的“大人先生”。《酒德颂》所表现出藐视一切存在的气概,敌视礼教之士的反抗精神,既高扬了人格的力量,批判了当时黑暗政治,同时也抒发了作者压抑的愤世之情。这篇《酒德颂》充满了浪漫色彩,气魄豪迈,文辞骈偶间行,有不意追求而自至的特点。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pianwen/2019050621539.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