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浪淘沙》原文|翻译|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原文】

五岭麦秋残,荔子初丹。绛纱囊里水晶丸。可惜天教生处远,不近长安。往事忆开元,妃子偏怜。一从魂散马嵬关,只有红尘无驿使,满眼骊山。

【鉴赏】

咏史词在唐代即已产生,如窦弘佘、康骈的《广谪仙怨》都是写唐明皇杨贵妃事迹的。《花间集》里,有韦庄、孙光宪的《河传》,毛熙震的《临江仙》。宋初有李冠的两首《六州歌头》,一写唐明皇、杨贵妃的爱情悲剧,一写刘邦、项羽的斗争,都是慷慨雄伟之作。欧阳修这首《浪淘沙》,承前人余绪,歌咏唐代天宝年间玄宗荒淫、杨妃专宠的史事,深寓鉴戒之意。

唐明皇晚年的乱政,可入题咏的事很多。一首篇幅很短的小令,不可能也不必要写许多事件。本篇集中笔墨,单就杨妃喜食鲜荔枝,玄宗命人从岭南、西蜀驰驿进献一事发抒感慨。开头三句从五岭荔枝成熟写起。首句点明产地产时,次句点明荔枝成熟,第三句描绘荔枝的外形内质,次第井然。荔枝成熟时,果皮呈紫绛色,多皱,果肉呈半透明凝脂状,这里用“绛纱囊里水晶丸”来比况,不但形象逼真,而且能引发人们对它的色、形、味的联想而有满口生津之感。

但词人的笔却就此打住,不再粘滞在荔枝上。接下来两句,承首句“五岭”,专从产地之遥远托讽致慨。“可惜天教生处远,不近长安。”像是故意模拟玄宗惋惜遗憾的心理与口吻,又像是作者意味深长的讽刺,笔意非常灵动巧妙。从玄宗方面说,是惋惜荔枝生长在远离长安的岭南,不能顷刻间得到,以供杨妃之需;从作者方面说,则又隐然含有天不从人愿,偏与玄宗、杨妃作对的揶揄嘲讽。而言外又自含对玄宗专宠杨妃、为她罗致一切珍奇的行为的批判。

过片“往事忆开元”句一笔兜转,点醒上片。说“开元”而不说“天宝”,纯粹出于音律上的考虑。《新唐书·杨贵妃传》:“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乃置骑传送,走数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妃子偏怜”及下“驿使”本此。这里的“偏”与上片的“天教”正形成意味深长的对照。

结尾三句“一从魂散马嵬关,只有红尘无驿使,满眼骊山”。“魂散马嵬关”,指玄宗奔蜀途中,随行护卫将士要求杀死杨妃,玄宗不得已命高力士将其缢死于马嵬驿事。“红尘”用杜牧《过华清宫绝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意。驿使,指驰送荔枝的驿站官差。这三句既巧妙地补叙了当年驰驿传送荔枝的劳民之举,交待了杨妃缢死马嵬的悲剧结局,而且收归现境,抒发了当前所见所感:热闹的新丰道上,被过往行人车马扬起的红尘依然如故,但驰送荔枝的驿使却再也见不到了。当年沉醉于享乐的唐玄宗早已成为尘土,一代绝色也早已魂散马嵬,满眼中只有佳木葱茏的骊山依然长在,供后人游赏凭吊。词人对淫侈享乐、乱政误国的历史教训并不直接说出,只用“有”、“无”的开合相应与“满眼骊山”的景象隐隐逗露,显得特别隽永耐味。

词作为一种纯粹抒情的诗体,长于言情写景,拙于叙事。而咏史词却不可能避开对史事的叙述与议论。这首咏史词,在处理事与情、叙与议的关系上,提供了比较成功的经验。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欧阳修诗文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