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采玉歌》原文|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03 22:17:27

采玉采玉须水蓁,琢作步摇徒好色。

老夫饥寒龙为愁,蓝溪水气无清白。

夜雨岗头食蓁子,杜鹃口血老夫泪。

蓝溪之水厌生人,身死千年恨溪水。

斜山柏风雨如啸,泉脚挂绳青袅袅。

村寒白屋念娇婴,古台石磴悬肠草。

善于驰骋想象、富于幻想的浪漫主义诗人李贺,并不是镇日在编织理想的云锦,构筑神奇的天国;当他的视角触及现实生活的时候,经过细致的观察,深刻的思索,透过社会现象发现人生的真谛,于是,他便以极大的激情,用惊人的诗笔,写出一组反映人民疾苦的诗篇,表现自己关心民瘼、正视人生的热情。李贺生活的中唐时代,时弊极多,人民挣扎在痛苦的深渊里,可以写成诗篇的生活题材,何止千万。诗人从人民深受其害的赋税和徭役两大弊政中,选取写作题材。他的劳动人民艺术形象画廊中一个个生动的人物,如长腰健妇、端州石工、越妇小姑、采玉老夫等等,都是在苦难深重的时代背景中提炼塑造出来的。《老夫采玉歌》便是这一组诗篇中最具有思想深度的一篇力作,而采玉老夫便是其中一个最有艺术感染力的人物形象。

长安附近的蓝田县山里,盛产碧玉,而蕴藏於蓝溪水里的 “水碧”,最为名贵。贵族阶级为了满足自己穷奢极欲的生活需要,驱遣老百姓离乡背井,冒着生命危险到蓝田山蓝溪中去采玉,用来雕琢成首饰,供贵族妇女佩带。诗篇以“采玉采玉须水碧,琢作步摇徒好色” 为开端,运用叠词“采玉采玉”,形容采玉工无休止地从事采玉劳动,只不过是采取水碧,制成步摇,徒然为贵族妇女增加一成美色而已。“步摇”,女子首饰,垂珠花翠玉,行步摇动,故云“步摇”。这两句诗,开宗明义地揭示了全诗的主旨,指明采玉老夫艰险痛苦生活的社会根源,起着统摄全篇诗意的艺术作用。与白居易 《新乐府》诗“卒章显其志” 的写作手法相反,本诗先以二句点明题旨,再用大量笔墨对采玉工的劳动和生活进行具体的艺术描写,展现一幅采玉工悲惨凄苦的生活画面,这是李贺写作乐府诗的常用表现手法之一。

诗从第三句开始,直至结尾,多侧面地描写采玉老夫的悲惨生活。“老夫饥寒”二句,概写老夫忍饿捱冻地在浑浊的溪水中采玉的情景。正因为老夫不停地在水中采玉,所以他又饿又冷;正因为老夫不停地在水中采玉,蓝溪之水也被翻搅得浑浊不清。“龙为愁”,是旁衬笔法,连溪中老龙也不堪骚扰之苦,那老夫采玉的劳累,可想而知。这一笔,想象奇特,妙趣横生,为诗意的发展增色不少。“夜雨岗头”二句,具体描写“老夫饥寒”的生活。夜雨之中,露宿岗头,则老夫之“寒” 可知;所食只有蓁子,则老夫之“饥”可知。老夫不胜悲恸,流泪不止,甚至淌出血来,如同杜鹃鸟悲啼时口中流血一般。“蓝溪之水” 二句,意谓采玉石在溪水中丧生。“厌”,通“饜”,吞食。“生人”,活人,指活着的采玉工。采玉环境险恶,许多采玉工都葬身于溪水中,为蓝溪所吞噬,他们的怨魂,千年以后还怨恨着溪水。不说恨官府,却说恨溪水,语含讽刺,意味深长,真是对吃人社会发出的诅咒语。“斜山柏风”二句,对蓝溪险恶的采玉现场进行艺术描绘。风呼雨啸,风斜雨横,老夫腰里系着被风吹得摇曳不定的长绳,沿着峭壁悬垂到溪水中去采玉。多少人就是在这样的场合葬身于溪水!二句诗不仅为上文“蓝溪之水厌生人”作形象说明,也与 “夜雨岗头” 句遥相呼应,并为全诗渲染了凄惨的环境氛围,将全诗的感情波澜推向高潮。诗的结尾是“村寒白屋念娇婴,古台石磴悬肠草,”“白屋”,平民居住的房屋;“石磴”,凿在山石上的石级;“悬肠草”,又名思子蔓。诗人用触物兴怀的艺术手法,由悬肠草联想到思子蔓,进而联想到家乡的子女,写出老夫怀念家中儿女的深情。采玉老夫置身于饥寒、劳累、时时有死亡威胁的苦境中,还牵肠挂肚地怀念家乡儿女,他的心情是极痛苦的。环境之苦与心境之苦交融起来,成功地创造了全诗悲苦的诗歌意境。

中唐时代,反映官府役使百姓去蓝田采玉这种弊政的诗篇,还有韦应物的 《采玉行》,诗云:“官府征白丁,言采蓝溪玉。绝岭夜无人,深榛雨中宿。独妇饷粮还,哀哀舍南哭。”李贺 《老夫采玉歌》与它的题材和主题,是大体相似的,但在艺术表现上却有很大的差异,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立意深远。李贺不写 “白丁”、“壮夫”采玉,专写 “老夫”采玉,意含言外,是说年轻人都因采玉而丧生,剩下老夫来应付采玉的徭役。诗人不仅形象描绘老夫的艰苦生活,还着重描写采玉劳动的艰辛和劳动条件的恶劣,甚至还有生命危险。老夫明知随时有丧生的可能,然而在官府逼迫下,不得不含泪冒死下水去采玉。如此立意,比 《采玉行》 的诗意要深进一层。诗人还将老夫凄苦险恶的采玉生活,与贵妇人“琢作步摇徒好色”的奢侈生活,构成强烈对比,形象地告诉人们,贵族妇女头上摇曳多姿的佩饰,原来是用采玉老夫的血汗和生命换来的,诗意就更具有深度。

其二,诗笔犀利。《采玉行》真实地反映了采玉工的生活,而本诗除了真实描绘老夫的采玉生活外,还将诗人被这种弊政激发出来的愤激、炽热的情感,融进犀利的诗笔里,融进辛辣讽刺的诗句里,因而更具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开端二句 既叹息采玉工的疾苦,又抨击了贵族阶级的骄奢,一个“徒”字,讽刺意味非常鲜明,笔力犀利,直刺贵族阶级。“蓝溪之水”二句,诉说采玉工的怨魂不恨官府,只恨溪水,用超越常理的诗句,以表达怨恨官府的愤怒之情,不言而自喻 ,读自者会领悟到其中的讽刺之意。王琦《李长吉歌诗汇解》说:“夫不恨官吏,而恨溪水,微词也。”一语中的。

其三,艺术描写具体生动。《采玉行》诗质朴平实,而本诗特别引人瞩目的地方,便是艺术描写的细致入微、生动可感。用 “夜雨岗头食蓁子”,状老夫的饥寒生活;用“杜鹃口血老夫泪”,状老夫的悲恸啼哭;用 “泉脚挂绳青袅袅”,状劳动环境的险恶,都十分真切感人,读者如身历采玉之险境,亲眼目睹老夫的形象。尤其是结尾二句,细致地刻划了老夫的心理活动,深情地表达出老夫怀乡思亲的心态,他在生命即将遭到危殆的时刻,还默念着家乡的儿女,惦记着他们的寒暖,希望他们快快长大,切莫再参加采玉的苦役。这样的结尾,具有“言虽尽而意无穷”的艺术效果。

总之,本诗的艺术描写颇具特色,此外,诗人还运用七言歌行的体式,展开奇特的艺术联想,表达腾跃跳荡的诗思,抒发激越愤慨的主观情感,使这首反映现实生活的诗篇,带有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呈现出李贺乐府诗戛然独造的风貌来。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李贺诗集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