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名著·杂剧编·吴伟业·通天台(第一出)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8-11 21:03:52

中国古代戏曲名著鉴赏辞典·杂剧编·吴伟业·通天台(第一出)

南北朝梁国左丞沈炯于国破后旅居长安,往郊外赏心,至汉武帝所筑通天台废墟,且哭且饮,作表文一道,欲将满腹心事奏于武帝。未几入梦见帝,汉武帝拟授以官职,沈炯执意不受,但求早归故里。帝送沈出函谷关南返。梦亦随醒。



(生扮沈左丞上) 【忆秦娥】 愁脉脉,江山满目伤心客。伤心客,长干梦断,灞桥闻笛。天涯梦断看衰白,秦川对酒青衫湿。青衫湿,冷猿悲雁,暮云萧瑟。小生沈炯,表字初明,吴兴武康人也。少不逢时,长而遇乱。王太尉拔为从事,元皇帝授以左丞,不意国覆荆湘,身羁关陇。虽其未殒,岂曰生年! 老母在东,何时归养? 只有庾子山、王子渊二人,是吾好友,每到邸中时相劝勉。他也说得好,孔北海之痛孝章,恐忧能伤人; 李都尉之劝子卿,何自苦乃尔。似这等凄凄默默,扯着闷弓儿,怎挨得过? 不如寻芳选胜,放下心头,或者还有归去日子。我口里虽然应他,却不道大丈夫万斛愁肠,可是消遣得来的,不如步到长安城外荒凉地面,痛哭几场罢了! 奚童那里? (丑上) 老爹,有何吩咐? (生) 我要寻一处散心的所在。(丑) 老爹,你镇日在屋里扢皱眉儿住着,今日也带挈奚童走一遭。我们到大街上山棚里,看寻穜跳丸,浑脱舞,婆罗舞,耍子去。(生) 咳! 那里王孙公子毂击肩摩,我这等破帽青衫跟着,你蓬头历齿,非鞭挥车下,则马堕沟中,看他怎的! (丑) 还去瓦子里寻几个雏儿,我晓得老爹出外久了。(生) 咄,胡说! (丑) 大街上新开个南食店,做得好百味羹、三脆羹。爹去走走,奚童也落个水角儿。(生) 我要长安城外去! (丑) 远丢丢的,驴鞴子也走断了。(生) 你不要管我,出得门来,已是几里。你看偃师南望,半属芜城; 新丰回首,空余槐市。恰遇着黄叶丹枫,乱蝉疏柳,好一个清秋天气也。那一边直城北转,轵道西偏、远远望见的什么所在? 奚童,你去问来。(丑) 卖山亭的老官,借问一声,那里高高的,我们上去的得么? (内) 是一座荒台。(生) 咳,我想起来,凌歊戏马,阻隔淮徐,铜雀章华,凄凉荆许。这是那一代改造的? 看去约有三十丈来高,想望得见长安城里,待我登眺一回。奚童,你沽一壶酒来。(丑) 老爹,沽得酒在这里。

【点绛唇】 (生) 万里思家,青袍布袜,西风乍。落木寒鸦,一道哀湍下。

【混江龙】 则看那终南如画,荒台百尺揽烟霞。(丑) 那边有金字牌额哩! 猛抬头几行金字,一弄儿明纱。原来是汉武帝通天台。咳,武帝甘泉万骑,那里去了,今日冷清清坐地,只落得沈初明一个陪侍他。赤紧的汉室官家闲退院,不比个长安县令放晨衙,黄门乐承值的樵歌社鼓,上林苑开遍了野草闲花,大将军脱掉了腰间羽箭,病椒房瘦损却脸上铅华,山门外剩几个泪眼的金人,废廊边立一匹脱缰的天马,早知道通天台斜风细雨,省多少柏梁宴浪酒闲茶。

(丑) 原来是个武帝,我们家里有个武帝来。(生) 咳! 这是汉家的武帝,我们是梁家的武帝。那两个皇帝,汉家的好仙,梁家的好佛。好仙的黄山宫,五柞宫,吹笙弄笛,仿佛遇鹤驾鸾骖;好佛的,智度寺,同泰寺,说偈繙经,苦守着马鸣龙树。那两个都是肉身菩萨,陆地神仙。今日价两代铜驼,都化作一抔黄土。你看那疏剌剌一带寒林,好似茂陵光景。(丑) 是是,我放鹞子,走到这林子里,那树木果然盛茂,人人都说道是个茂林。(生) 咳,煞可怜人也。

【油葫芦】石马嘶风灞水洼,那北邙山直下,茂陵池馆锁蒹葭,珠帘零落珊瑚架,玉鱼沉没蛟龙匣。说的是松楸埋宝剑。那里有鸡犬护丹砂,尽生前万岁虚脾话,赚杀人王母碧桃花。

(生) 咳,大丈夫仙释无成,古今同尽,这也还是常事,只是兴亡大事,理数昭然。那寻常人主,呆邓邓享些厚福,到不消说起了。便是两个武帝,聪明才智,那一件不是同的。毕竟我萧公是苦行修持,那汉武还雄心潇洒,这一个落得个收场结果,那一个为甚的破国亡家? 如今到通天台上,天在何处,待我问他一番。奚童,酒再筛几杯来。(丑送酒,生持杯仰叹介)

【天下乐】 好教我把酒掀髯仰面嗟,你差也不差。怎的呀,做天公这般装聋卖哑! 文书房,停签押,帝玉科,没勘查,难道是尽意儿糊涂罢。

(生) 别样也不讲了,只是汉武一生享用,把我梁武比将起来,那壁厢千秋节,美甘甘排列的凤脯麟膏; 这壁厢八关齐,瘦岩岩,受用些葵羹蒲馔。那壁厢尹夫人、李夫人,三十宫长陪游幸; 这壁厢阮修容、丁贵嫔,四十载不近房帷。原来是甘泉殿里金童姹女簇拥着一个大罗仙,为甚的朱雀桁边饿鬼修罗捏弄杀我那穷居士? 咳,我那武帝,好不伤感人也! (生泪唱)

【那吒令】 你看他用的粗粝,没上尊琼斝。看他住的低亚,没长杨广厦。看他摆的头踏,没龙媒泛驾。那里有黄门倡,拊掌投壶暇。那里有平阳侯,蹂损终南稼,苦苦的一世官家。

【鹊踏枝】 他每日里诵楞伽,谁识起祸根芽,干折了几尺腰围,修不了一衲袈裟。起首儿玄圃园齐时钟鼓,收场时永福省酒后琵琶。

咳,我武帝到饥死台城的时节,佛也该应来救了。(生哭介)

【寄生草】 日气寒宫瓦,江声怨野沙。则为俺春秋高迈遭欺诈,害了他青年儿女担惊怕,还靠着西天活佛慈悲化。可怜俺病维摩谁点赵州茶,眼看他啄皇孙砍做了浔阳鲊。

我武帝还做官里四十年,简文帝可有一日来。

【前腔】枉坐中朝驾,虚生帝子家。女山阴生扭做阏氏嫁,小宣城折倒了公孙架,倒不如老昭明,早受了江充诈。黍不透恶那叱前果沐猴冤,免了他苦头陀来世人王罢。

(生) 咳,我想汉武帝娶皇后,还落个小舅子,做得大将军,祖公托梦,撞着个妄男儿,恰好是头听相天下事,那一样不是侥倖来的。我武皇以天下兵马,委邵陵诸王,自家儿子,见父亲饿得这样田地,还不肯出力,好不可恨!

【醉中天】 你卖弄煞长梢靶,被他人脚底踏,只得向前度刘郎诉着他,气那萧娘不下,偏不肯把兵来救搭,各自己称孤道寡,一家儿眼望巴巴。

(生) 这口气若不是我七官家,怎吐得出来! 奚童,你有酒再筛一碗我吃。(丑) 老爹你哭了半日,我不奈心烦,睡着了。你还要酒吃哩! (生笑) 你拿一碗来,我想那一日在太尉军中,见一探子,肩上挑一面忽剌剌泥金报字旗,报道侯景拿住了,好不快活也。

【金盏儿】 俺这里鼓儿挝,逢着他影儿拿。荆州将士全披挂。马前缚到颈光义,叫声声将头拉,忽地里委泥沙。拍手儿童投砾瓦,唱道是卖侯疤。

(生) 今朝汉社稷,重数中兴年,我那时自谓得所事矣,谁想我元帝呵!

【一半儿】 你只要江东士庶省喧哗,却不道报怨申仇谁夺咱,为甚的姓箫骨肉没缘法。这丢几有些亏心大,锦片样江山做一会儿耍。

咳,我武皇帝只靠这个儿子,一发不济事了,便是我沈初明,半生沦落,只有这场遭际。王太尉教我草平贼表章。七官家虽号忌才,毕竟篇篇嗟赏。若遇汉武好文之主,不在邹枚庄马下矣。今者天涯衰白。故国苍茫,才士轗轲,一朝至此。正是往时文彩动人主,此日饥寒趋路旁。岂不可叹。

【后庭花】 俺也曾学春秋赞五家,俺也曾学齐诗通三雅。脚踹着夜月扶风马, 眼迷春风鄠杜花。 醉时节口波查, 鞭指定平津来骂,鬆泛泛逞机锋倾陆贾,实丕丕运权谋获吕嘉,大剌剌弃关繻车骑誇,赤资资买黄金词赋佳,娇滴滴走临邛拥丽娃,响搜搜射南山追鹿麚。到如今你道变做什么光景? 骨碌碌呆不胜花木瓜,怯生生战都速井底蛙。便是有数个人,也不见得了。气昂昂汲大夫把手叉,口便便老东方紧闭牙。我呵,那里渺茫茫盼黄河博望槎,只得急煎煎问成都那个君平卦。

(生) 我一腔心事,也告诉不得许多。奚童,有随身纸笔,待我做起一道表文,奏过武帝。(丑) 你看我老爹,真是个人穷智短。你有奏文,不去大大衙门里投,倒向泥菩萨说鬼话哩!(生) 表已草完,待我拜祷一番。(丑) 难道没一个接本的,如今左右都是做戏。待我也充一充,我乃汉朝黄门官是也。(生)咄! 你回避去。(丑下,生祷告)

【青歌儿】拜告了君王,君王鉴察。休嫌我书生,书生兜答,羁旅孤臣憔悴杀。 汉武皇呵, 俺也不用大纛高牙, 紫绶青緺, 只愿还咱草舍桑麻,浊酒鱼虾,冷淡生涯。武皇,我如今在三条九陌骑着一匹青驴,眼见他们,田窦豪华,卫霍矜夸,僮仆槎枒,歌笑淫哇。俺这一个不尴不尬的沈初明站在那里,好象个坎井虾蟆霜后壶瓜。咳,武皇,你当日臣子,如严助东归,长卿西返,遭时富贵,还要衣锦故乡 。我沈初明憔悴至此,求一纸路引儿,还不能够哩! 你看那一带呵,山谷谽谺,乌鹊啼哑,好教我骏马鞭加,便算是万里非遐,早及得春草萌芽,莫辜负满院梨花,则愿你老君王放一个吾丘假。

(生) 呀,汉武是异代帝皇,难道自家主人翁,倒不去告诉他。你看云山万叠,我的台城宫阙,不知在那里,只得望南一拜。(生拜介)

【赚煞尾】 则想那山绕故宫寒,潮向空城打,杜鹃血拣南枝直下。偏是俺立尽西风搔白发,只落得哭向天涯。伤心地,付与啼鸦,谁向江头问荻花。难道我的眼呵,盼不到石头车驾,我的泪呵,洒不上修陵松樌, 只是年年秋月听悲笳。 (生醉睡介)



长干: 地名,在今江苏江宁县境。闷弓儿: 难以来开的弓,喻难以舒展的情怀或抱负。可是: 岂是,难道。奚童: 即童仆,古者以奴仆少才知为奚。扢(gu) 皱: 因发愁而紧皱 (眉头)。扢、摩。毂击摩肩: 车轮和车轮相撞,肩膀和肩膀相摩。状行人车辆拥挤。偃师: 县名,今属河南省。芜城: 古广陵城,故城在今江苏都县境。新丰: 古县名,故城在今陕西临潼县东北。槐市: 汉长安市场名,在城东南。轵 (zhi): 车轴末端,此指车。

歊 (xiao): 气上出貌。淮徐: 此指淮水和徐水。铜雀章华: 指汉末曹操所建铜雀台 (故址在今河北临漳县西南) 和春秋时齐、楚分别所建的章华台。

荆许: 古荆州和许州。甘泉: 即甘泉山,在陕西淳化县西北,即通天台故地。闲退院: 闲退有“间出”之义,即交替迭出的地方。放晨衙: 免去属吏晨衙的参见。黄门: 黄色宫门。承值: 当值办事。柏梁: 即柏梁台,故址在长安故城内,汉武帝元鼎二年春筑起,因此香柏为梁而得名,帝尝置酒其上,诏群臣和诗。五柞宫: 汉宫名,故址在今陕西周至东南。智度寺: 因佛书 《智度论》而取名。铜驼: 铜铸骆驼。汉铸铜驼四枚在宫之南四会道,夹路相对。北邙 (mang) 山: 山名,在河南洛阳。虚脾: 虚情假意。八关齐: 佛教徒所持齐名,谓持齐可戒除八恶。此指神佛。桁 (heng): 檩。修罗捏弄: 即修合捏合,调合药物。意谓编造伪证。此处作者自言马士英、阮大铖与己不合而诽谤。头踏: 官员出行前导的仪仗。平阳侯: 汉曹寿 (武帝姊阳信长公主之夫) 封号。玄圃园: 园名,六朝宫中之有。梁萧衍尝于园内讲述 《五经讲疏》。台城: 一名苑城,故址在南京玄武湖侧,侯景之乱时,粱武帝固守此处求救无援而被俘。赵州: 地名,北魏时为赵郡,北齐称南赵郡,另置赵州,今属河北省赵县。浔阳: 长江在江西九江市北的一段。江充诈: 指萧统游后池而没溺,后得出而动股,不敢告诉武帝,暴恶早丧。头陀: 梵语称僧人为头陀。邵陵: 即召陵,汉汝南郡,今河南郾城东。博望槎 (cha): 博望即汉置县名,在今河南南阳市东北。槎,木筏。君平卦: 指汉严君平在成都卖卜,得百钱后,即闭门讲老子一事。紫绶青 (gua): 紫青色绶带。槎枒: 即槎牙,本义错杂不齐。谽 (han) 谺 (xia): 山谷大而空。



尼采说,艺术世界的精神构成有“梦幻的与陶醉的两种”(《悲剧的诞生》)。分外巧妙,《沈左丞醉哭通天台》两出戏正次第运用“醉”与“梦”两种精神: 第一出戏是“醉”的境界,写主人公醉哭通天台而慨叹兴亡、漫嗟荣辱的情境: 第二出戏是“梦”的境界,写主人公梦辞汉武帝召用乞归的情境。

剧中沈炯为南梁左丞,前凉太清三年 (365) 的“侯景之乱”,使南梁一蹶不振,国势衰微,不久便国覆巢倾。命运的大突变使这位梁国座上宾变为阶下囚。雀巢鸠占,不堪进退,他万斛愁绪,无法排遣。人物内心的矛盾冲突,便构成统摄全局的主线。

为了展现主人公恐惧、忧虑、愤懑、绝望、难以为计的内心世界,作者在第一出戏中选用清新绵邈的仙吕宫调,以十四支曲子从三方面进行了刻画。

前四支曲首先描绘出一幅通天台的秋景图,抒发汉武兴亡的感慨。作为亡国仕臣,临秋登通天台而俯仰古今,本来就“泪湿青衫”,加以借酒浇愁,便醉眼迷离,满目苍凉、凄楚:“冷猿悲雁”、寒鸦落木、“一道哀湍”、“野草闲花”、“泪眼的金人”、“脱缰的天马”。远眺茂陵池馆亦“石马嘶风”,遍锁蒹葭。说景即是说情,景物自然成为人物内心世界的外化。在这里、作者使人物命运、自然更嬗、历史兴衰紧密结合,构成惝恍迷离、刊落凡近的意象,蕴含着难以言传的深层情境。

主人公进而联想到,昔日汉武帝设宴时祭,甘泉万骑、“浪酒闲茶”; 平时奢侈淫逸,荤用凤脯鳞膏,素食葵羹素馔,更有妃嫔媵嫱,佳丽三千。然而“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辛弃疾),在历史长河中通天台废墟毕竟已成为汉王朝覆亡的历史见证。主人公把酒掀髯,不禁发出“两代铜驼都化作一抔黄土”、“兴亡大事,理数昭然”的嗟叹。作者在这里借主人公之口直吐胸中块垒,谴责汉武帝挥土如金,竟好仙求佛,说尽生前“虚脾话”,以至呼天抢地地控诉:“做天公这等装聋卖哑。”这是震动人心的怒吼,显示了作者对封建社会战斗的一面。

从 【那吒令】 至 【一半儿】 七支曲子,以侯景之乱为背景,抒发南梁覆亡的感慨。主人公先言梁武帝独善其身,“用的粗粝”、“住的低亚”; 再说梁武苦行修持,迷信佛法,“每日里诵楞伽”。据历史记载,梁武帝数次到同泰寺做“寺奴”,然后又由群臣集一万万或数万万巨资赎身。“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杜牧),正是当时的历史写照。因而形成寺院地主阶层,阶级矛盾激化。【鹊踏枝】 曲“祸根芽”三字,正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是南梁覆亡的根源。在萧氏皇族内部,又一个个眼盯皇帝宝座而见利忘义,只顾“自己称孤道寡”。如此导致侯景之乱。萧衍之侄萧正德出卖江防,引狼入室。萧绎、萧纪等人拥兵自守,淹留不进。到头来梁武一家儿眼望巴巴,自己落得个饥死台城。

因为梁武帝虔心佛事,不思治国,“锦片样江山做一会儿耍”,所以社稷覆亡,“女山阴生扭做阏氏嫁”。江山危在旦夕,武帝还靠着“西天活佛慈悲化”。表述多么幽默! 讽刺多么辛辣! 人物外在坦然平静,内心怒火中烧。“枉坐中朝驾,虚生帝子家”,“你卖弄煞长梢靶”,已经是对洁身自好而误国殃民的君王以无情的谴责和詈骂了。

后三支曲子,写主人公经历一场国家覆亡的历史巨变之后,转向对自我命运的思考和慨叹。这里有他精通《春秋》五家、齐诗三雅、识广才博,“文采动人主”的炫耀,也有“骨碌碌不胜花木瓜”的自嘲,还有“砍井虾蟆,霜后壶瓜”,临西风,搔白发,“年年月月听悲笳”的喟叹。勾沉历史,反思自我,他对命运做出抉择: 那就是“不用大纛高牙, 紫绶青緺, 只还咱草舍桑麻。 这正是魏晋士阶层冲破名教藩篱,追求自然精神的余响。

吴伟业生活在明清易代之际,切身的感受使他通过 《通天台》,借凭高吊古,表现出古代士阶层对国家和民族的强烈忧患意识,这正是作者针砭时弊、垂鉴后世的目的所在。汉武好仙,梁武好佛; 汉武雄心潇洒,梁武苦行修持; 好仙的落得个收场结果,好佛的国亡家破。何也? 不能不引起人们对历史和人生的思考。作者无愧是诗人,《通天台》其所以显示出较深刻的历史认识价值,在于它“并不是为了纯粹的历史真实,而是出于一种完全不同的更高的意图” (莱辛 《汉堡剧评》第十一章)。

这出戏不仅显示出写沈炯一人,凭吊通天台一事,贯串人物内心矛盾一条线索的结构特点,而且在注重格局上也是值得一提的。开端的 【忆秦娥】 词,纡徐幽渺,道尽亡国之士对满目江山伤心的一腔心事,定下整出戏乃至全剧的情感基调,如同“戏眼”,可由此见出全剧主脑。主要人物自报家门,言其“长而遇乱”、“身羁关陇”,担忧“老母在东,何时归养”,为本出戏重点写侯景之乱的事件和下出戏写召用乞归的情境巧妙张目。此二者大有“开场数语,包括全篇; 冲场一开,蕴酿全部” (李渔语) 之妙。

但是,这出戏用典用事烦多,难免为笺注家拉买卖之嫌,因而案头之曲的弊端,导致观赏性差的缺憾,不能不令人掩卷而叹。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剧曲鉴赏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