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红记·霜红写怨》原文与翻译、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6-28 15:58:11

古典剧曲鉴赏辞典·明代剧曲·明代传奇·王骥德《题红记·霜红写怨》原文与翻译、赏析

【女冠子】 (旦上) 新来瘦损,恹恹不是伤春。又见长门,秋风乍起,伤心过眼,流光一瞬。红颜还自哂。谩教眉黛常颦,啼痕偷揾。问妍华有尽,可能消得,这几番愁闷?

(宾白略)

【二郎神】 清秋近,这些时看腰肢消尽。叹风雨羊车无定准。当初陈皇后失宠长门,用黄金百斤,求相如作赋,感动武帝。如今却那里去买得赋来?凄凉金屋阿娇,难赋长门。那班婕妤退居长信,作纨扇之歌,自伤弃置。我如今学他,赋诗也无用处。纨扇羞裁明月韵。隋炀帝时,侯夫人不得进御,他遗诗锦囊,自缢迷楼。我难道学他这们见识不成?谁待去摧残胭粉。罢罢罢,我如今尽他忧愁断送便了。谩伤神,尽凭他愁肠,断送青春。

【前腔】 (小旦) 休颦,便长门寂寞,也须耐忍,怕取次摧残花蕊嫩。小姐,你终日悲啼,没个喜欢颜色,终不然学那息夫人在楚宫不成?你比不得他。他看花不语,为难忘旧日君恩。小姐,我说个比方与你。你如今虽说深宫冷落,譬如当初昭君这等和了番呵,便要想着这宫门,也不能勾了。犹胜琵琶千古恨。小姐,不记得明皇时有个梅妃?他退居别宫,郁郁至死,后其间明皇见他真容,虽千般痛惜,却济得甚事来?枉自损倾城娇俊。小姐,你快省愁烦,宠幸的日子近了。且温存,料此去承恩,只在朝昏。小姐,你这般愁愁怨怨,没个了期,我和你到宫门外消遣片时去来。(以下宾白略) (行科)

【啭林莺】 (旦) 花前风飐金镂裙,偷闲暂出宫门。见楼阁参差云雾隐。望去前面的是什么宫? (小旦) 这是翠微宫。(旦) 西边的是什么楼?(小旦) 这是花萼楼。(旦) 那右壁厢的亭苑与那台儿呢? (小旦) 这就是沉香亭和望仙台。(旦) 总葱葱佳气氤氲。(小旦)那前边这一带不就是御沟了。(旦) 铜沟暗引,望咫尺恩波相近。(做到科)玉英,你看御沟中清波澄澈,绿荫扶疏,是好一派水也。碧沄沄,似银河一带,内苑初分。(小旦) 前日这御沟中呵。

【前腔】荷花一片铺锦云,红衣落尽犹存。如今呵,又两岸芙蓉风色紧。你看沟中流水这样去得急。泻金沙百折如奔,宫前滚滚,羞自把年光流尽。曾记得昔人有诗:一派御沟水,绿槐相荫清。此中涵帝泽,无处濯尘缨。今日看起来,圣泽也有不到处。怨东君,便宫门咫尺,也沾洒难均。

【啼莺儿】 (旦)玉英,你看御沟边的树林,怎么这样红得好?御林红树交水滨。(小旦) 这是枫树,经了霜,都变红了。(旦) 是丹枫乍经霜陨。(小旦)你看一阵风过,那红叶都滴溜溜的飘下来了。(旦) 忽西风暗度篱根,纷纷飘堕成阵。呀,吹着一片到鬓边来了。玉英,拾起来我看着。(小旦拾叶) (旦持叶看科) 你看这片叶儿,红得可爱,就是胭脂染的一般。便教他青娥剪裁,也填不出这胭脂娇晕。红叶,红叶,你到随风飘扬,东来西去,得个自由,与我拘禁在这深宫里的不同。谩怀春,我今日有用着你处,柔情千点,借你寄殷勤。(小旦)小姐又来了。量这片叶儿,怎么用得着他?

【前腔】 看枝头红叶一瓣春。(笑科)难道他会做个情人不成?他无情可会调引。(旦)这丫头胡说。你看这叶儿,可像一张红笺纸儿么?(小旦)便像红笺纸儿待怎么?便凭他千树罗纹,(旦) 丫头,写不得一首诗儿么?(小旦)诗倒写得,空传一段春恨。小姐好没意思。写了诗,寄与那个?(旦)啐!我自写我的愁怀,却要寄与那个来! (小旦) 怕桃源难逢阮郎,枉费你锦肠千寸。小姐,你诗倒写了,却教鸟儿衔去,风儿吹去,那个替你寄得去?(旦指御沟科) 这个水不会流将出去的么? (小旦) 小姐好知趣,把这红东西,就要趁这水流将出去。(旦)呸! (小旦) 倩波神,当胡麻一器,浮出武陵津。

且住。小姐,你要题诗,那得笔来?还好,我刚才描花的笔墨,还在袖子里。那里写好?就在前面石桌儿上罢。小姐,你在阑干上坐着,我研墨你写。(旦拂石桌科)

【黄莺儿】 红袖拂苔痕,蘸霜毫,构思新,强将翰墨传芳信。当时侯继图在大慈寺中,得桐叶一片,上题情诗一首,后数年竟得这题叶女子成婚。他曾酬丽情。开元中有个宫人,寄诗军士,明皇就将此女赐之,说道: “我替你结今生缘。” 他曾逢主恩。我如今知道济什么事来?写春愁拼把这片霜红尽。(题诗科) 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谢殷勤,好将心事,寄与有情人。

诗已写完。玉英,你放在御沟中,着他好生出去。(小旦看叶科)

【前腔】彩笔写回文。小姐,你诗又做得好,字又写得好,点蝇头,草又真,恰正是锦囊佳制明勾引。这片叶若遇着有情人呵,应教断魂,若遇着无情人呵,空劳费神。此一去呵,只愿得一阵顺风,随着急流,径浮出宫门外去。愿风姨水伯齐帮衬。红叶呵,听原因,姻缘簿里,全仗你去做冰人。(放叶科) 小姐,叶放在水中了。(旦) 叶儿且住,听我吩咐你几句:

【簇御林】我是悲秋客,肠断人。寄愁心,出禁门。你溪头去通个桃源信。若逢人且谩说真名姓。你去倒去了,怎能勾得你个回音?枉痴心,无情流水,那讨个音尘。

【前腔】 (小旦)小姐,你心中泪,梦里人。这相思,假共真。叶儿,俺小姐这般央及你,你休做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休做了水流花谢无凭准。御沟,你也索可怜俺小姐,这样凄楚。你休做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休得要一春鱼雁无音信。你此去定要拣个知音俊俏人儿投着他,若遇俊郎君,那时节得成一段好事,俺小姐定不亏负你,得谐秦晋,再拜谢媒人。小姐,你看这叶儿,一径顺出去了。

【尾声】 (合) 新诗一叶随流迅,写不尽满怀春恨。(小旦)小姐,回宫去吧。拼取月冷黄昏深闭门。

《题红记》 为王骥德改编祖父少时之作 《红叶记》 而成。关于红叶题诗的故事,唐宋小说中多有记载,只是男主人公的名字各异。元杂剧有白朴《韩翠屏御水流红叶》、无名氏《红叶传情》 (佚) 等。此剧取刘斧《青琐高议·流红记》 所载较多。剧叙相国之女韩翠屏被强征入宫,入宫后未得宠幸。她深居宫中备感孤寂,乃题怨红叶之上。红叶从御沟流出宫外,被新科状元于祐拾得。于祐和诗一首,亦从御沟流入,达于韩手。后韩翠屏出宫,竟与于祐成为夫妻。

这里所选,首曲 【女冠子】 为韩翠屏入宫后自我悲伤之曲。“新来瘦损,恹恹不是伤春” 本《西厢记》 莺莺见张生后 “恹恹瘦损,早是伤神,那值残春” (见第二本第一折) 句。用 “不是” 二字,表明自己人消瘦、精神不振,不是因为 “伤春”,这实是女孩儿自我掩饰之词。韩翠屏自春季进宫,现已入秋。秋季本易令人伤感,何况她远离父母,又未得帝王宠幸,犹如汉时陈皇后失宠、孤独地别居长门宫中。翠屏忧念光阴易逝,红颜易老,那经得“几番愁闷”! 随翠屏进宫的丫环玉英见她 “花容消减”,劝她保重,认为将来会有得意之日。她则在 【二郎神】 曲中用几个故事作为回答。“叹风雨羊车无定准”,事见《晋书·胡贵嫔传》: 晋武帝常乘羊车游后宫,任其所至。宫人争以盐洒地或取竹叶插户,以引帝车。羊驻处,帝便入其宫,并无定准。此句说明将来能否有得意之日,很难预料。何况历来宫人多有被冷遇者: 陈皇后别居长门宫后,用黄金百斤求司马相如作 《长门赋》 而复得亲幸; 汉班婕妤失宠,曾托词纨扇作《怨歌行》,词中有 “裁成合欢扇,团圆似明月”句; 隋炀帝时,侯夫人因不得进御,留诗锦囊,自缢于迷楼。翠屏表示,自己难效陈皇后,羞仿班婕妤,也不愿学侯夫人,只好 “尽凭他愁肠,断送青春”。玉英在【前腔】 (即前曲之调) 中亦用故事相劝。一以息夫人之事与翠屏情况不同,劝翠屏不必终日悲啼 (春秋时楚王灭息,取息侯夫人归,生子二。传说以国亡夫死之痛,夫人终不与文王语。见《左传》 “庄公十四年”); 二以出塞和番、想回汉宫而不得的王昭君与翠屏相比,认为翠屏的处境远胜于昭君; 三借唐明皇宠爱杨贵妃后,梅妃退居别宫郁闷而死,后明皇念及已无济于事,劝翠屏耐性等待。“料此去承恩,只在朝昏。”

接着,玉英邀翠屏到宫门外游玩,以解愁闷。走出宫门,翠屏见楼阁参差、洋溢着一片融和的气氛 (氤氲,气盛的样子),到得御沟 (铜沟,铸铜的沟。吴王夫差曾于宫中作铜沟,见《述异记》,这里借作御沟),在清波澄澈、两岸芙蓉盛开的美景中,心情逐渐开朗。玉英为她怨帝泽不均,她不予理会,却欲借红叶 “寄殷勤”。此后数曲皆写她效仿与侯继图成婚的题叶女子和开元中寄诗军士的宫人 (二事分别见于《玉溪编事》、《本事诗》),以红叶写心,通过御沟流水 “寄与有情人”,表现了从苦苦等待帝泽到主动追求“有情人” 的转变。

《题红记》 以较多篇幅描写了封建帝王后宫佳丽的生活。作品没有写她们的锦衣玉食、清歌曼舞,而着重写她们感情上的空虚与苦闷。第三出 《诏入长门》 写翠屏被选入宫,全家号恸。“内庭注定三千众”,即使公卿之女也不能免。入宫,意味着终生被 “拘禁” 永巷,与父母亲人再“没有见面日子了”。翠屏宁破花容、寻自尽,也不愿被“锁作笼中凤”。《宫中春怨》、《金宫倦绣》、《霜红写怨》、《溪口收春》 等出描摹宫人们冷冷清清、虚度青春的愁情苦绪神态毕俱。后宫 “三千粉黛”之下,还有数不清的 “闲花柳”,其中 “十年不识君王面”,甚至终此一生独伴孤灯的宫女不知多少。她们悲叹 “红颜胜人多薄命”,竟日以泪洗面、与愁为友。韩翠屏红叶题情,许夫人制战袍赐塞外吏士时封金锁寄情,都表现了她们于百无聊赖中求寄托的情怀。作品对后宫生活真实、生动的描绘,从一个侧面暴露了当时社会的不平,对宫女们的不幸寄予了较多的同情。

不过,本剧写于祐所题红叶能够逆流进入宫中,完全是因为他与翠屏 “有夫妻之分,数该红叶为媒”,故氤氲大帝命鬼判逆风送至翠屏手中。翠屏出宫后,二人因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结为夫妻,也完全是天缘巧合,他们个人并未、也毋须作任何努力。剧中男女主角,一为才子,一为淑女,他们的韵事没有越出封建婚姻的藩篱。作品宣扬姻缘天合的思想,是作者思想局限的流露。

《题红记》 事奇,律严,文词婉丽。作者于《曲律》 中强调剧戏 “勿落套,勿不经”,“必法与词两擅其极”。文词 “以婉丽俊俏为上”。他认为 “纯用本色,易觉寂寥; 纯用文调,复伤镂”,赞成 “下笔有许多典故,许多好语衬副”,又反对“卖弄学问,堆垛陈腐”,要在 “妥贴天成”,“务使唱去人人都晓,不须解说”。《题红记》 的写作体现了作者的主张。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剧曲鉴赏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