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记·拒奸》原文与翻译、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6-28 15:57:38

古典剧曲鉴赏辞典·明代剧曲·明代传奇·陆采《明珠记·拒奸》原文与翻译、赏析

【高阳台引】(小生上)近侍龙颜,长随豹尾,朝朝螭陛持戟。暂赐余闲,高情懒去游逸。金鱼乍解还家乐,掩竹扉车马无迹。卷征袍,卧看黄卷,自消白日。

老夫姓古名洪,本贯京师富平人也。自小武艺精通,豪侠好义。昔日为父报仇,杀人于都市之中,又用奇计脱逃,得免其死。如今年近六旬,见做羽林卫押衙之职,京师人都唤我做古押衙。今日罢朝,闭门高卧,不免取一卷古书,看来消遣。正是:暂抛虎略龙韬,且玩萤囊蠹简。(看书介)

【前腔】 (末上) 奉恩官钧旨机密,特来求访,十年相识。若遂良图,两人富贵不失。(小生) 忽闻剥啄柴门扣,整衣冠下堂延客。(合) 正清闲,相过谈笑,顿消岑寂。(见介)

(小生) 金吾因甚光降? (下略) (小生) 老夫看的是《左氏春秋》。(末) 那 《左传》上有一个锄麑,可谓义士。(小生笑介) 将军何以见得他义处?(末) 晋灵公恶赵盾强谏,遣刺客锄麑刺之。锄麑见赵盾是正人,不忍下手,就触槐而死。世上谁人不怕死?锄麑为忠义上,视死如归,岂不是个义士? (小生) 金吾差矣。大凡刺客要识人心。以赵盾之贤,晋侯无道,谁不知之?锄麑不与他去便了,直待临下手之时,方才知道,可不枉了一死!

【高阳台序】 (末) 乍感丹心,潜收白刃,肯把忠良残贼?义烈忘身,英名至今如昔。(小生) 愚客,平生不识人邪正,到其间悔之无及。死孤槐,空为怨鬼,有谁怜惜。

(末) 锄麑既非义士,那《史记》上有一个荆轲,可谓义士。(小生笑介) 金吾何以见他义处?(末) 燕太子丹与秦王有隙,使荆轲刺之,秦王绝袖绕殿而走。荆轲知事不成,倚柱谈笑而死。当时秦王何等威势,荆轲略无惧怯,岂不是个义士? (小生) 金吾又差了。大凡刺客要识时势。以秦王之强、燕国之弱,纵刺得他,怎肯干休?荆轲不与他去便了。事既不成,把燕国指日而亡,可不枉了一死?

【前腔】 (末) 感激,计就牢笼,身探穴虎,精感长虹贯日。谈笑捐生,祖龙为君褫魄。(小生) 狂客,何如早谢当年宠,事无成枉劳心力。死秦庭分明儿戏,自倾燕国。

…… (小生) 但说不妨。(末) 即今当朝大丞相,有一个仇人,痛恨入骨,特使下官寻访刺客。刺得他的,升官三级,赏赐千金。下官知押衙谋勇,一力举荐。押衙肯去,和下官带挈富贵。(小生) 大丞相是谁?(末) 是卢杞相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官家最喜欢的。(小生) 他和谁有仇?(末) 他与户部尚书刘震,切齿之怨。(小生怒介)呸!你不说那蓝面鬼也罢,说着那蓝面鬼,毛骨都悚。恨不截此佞臣之头,却教我替他伤害善人?古押衙是个好男子,不为此狗彘之事。(末) 押衙休迷执。

【前腔】相国,久慕高风,欲求耻雪,特聘君为刺客。虎略龙韬,施展正在今日。(小生) 一身武艺,不替小人出力。不去,不去。(末) 休执,邯郸年少轻人命,问谁贤与谁奸慝。大丈夫已逢青眼,早沽白璧。

【前腔】 (小生) 刚直,义胆如天,豪情盖世,孤怀一点忠赤。肯助邪谋,忍把无辜残贼。(末)好笑,有这等英雄,推做甚么。好个不爽利的荆轲。(小生) 清白,腰间匕首光如雪,不染他忠良血迹。(末) 丞相自当重赏。(小生) 便封九鼎三公,等闲视同一掷。

(末拜介) 十载交游浑未识,一番高论始知心。元来押衙乃天下正直丈夫,因卢杞奸邪,不肯替他行刺。正是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荆轲、锄麑,何足道哉。下官一时唐突,万乞恕罪。(小生) 量老夫何足挂齿。(末) 下官也不去回话了,由他自处。

【尾】 从今方见君心直,从今不上奸人宅,远害全身为上策。

(小生) 不作奸臣用。(末) 高风千古钦。(合)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末下。小生吊场) 自古道将相不和,国有大祸。我想今日卢杞那厮,因一人违忤,便要用心害他,真个是盗贼所为。即今内有奸臣弄权,外有骄将悍卒,民穷财尽,天下不日将乱。罢罢,老夫做什么官,不如向富平山中逍遥自在,免得他日死于乱兵之手。(解衣介)

《明珠记》 又名 《无双传》,据唐薛调 《无双传》 改编,写王仙客与刘无双的爱情故事。此剧之前,元代南戏有无名氏 《王仙客》 和白寿之 《无双传》,二剧已失传,仅存佚曲数首。《明珠记》 之后,梁辰鱼有 《无双传补》 南曲一折; 清崔应阶、吴恒宪《双仙记》 传奇亦写无双与古押衙事。

《明珠记》 剧情梗概如下: 书生王仙客自幼随寡母居于舅父刘震家,与表妹刘无双青梅竹马、情投意合,舅父母曾亲口许下二人婚事。仙客因母丧扶柩归乡,三年后赴京应试并至舅家求亲,不料舅父悔婚,接着遭逢朱泚之乱,仙客与刘家失散。乱平,刘震被权相卢杞诬陷投于天牢,妻女皆抄入宫。仙客闻讯大悲,却又无可奈何。后经多年努力,得侠士古押衙之助,才救出无双。又逢大赦,刘震一家完聚,仙客、无双亦喜结连理。

这里所选《拒奸》出,主要表现古押衙的为人【高阳台引】 为古洪 (小生扮)自述之曲。“近侍龙颜,长随豹尾,朝朝螭陛持戟。” 以具体、形象的描写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古洪为羽林卫押衙。羽林卫即羽林军,是皇帝的卫军。押衙,是管领仪仗侍卫的武官。《旧唐书·职官志三》 曰: “左右羽林军,设大将军各一员 (正三品下),将军各二员 (从三品下)。羽林将军统领北衙禁兵之法令而督摄左右厢飞骑之仪仗,以统诸曹之职。若大朝会,率其仪仗以周卫阶陛; 大驾行幸,则夹道驰而为内仗。” 故古押衙能近侍天子,皇帝巡幸时,随于车队之后 (豹尾: 天子属车最后一乘悬豹尾),每日于殿前持戟护卫 (螭陛: 殿前台阶,阶柱多雕螭形)。这日,古押衙暂得余闲,他懒于外出游玩。“金鱼乍解还家乐” (金鱼: 刻为鲤鱼形的金符。官员随身佩金鱼,以明贵贱,应召命。唐制: 三品以上服紫、佩金鱼; 五品以上佩银鱼),他解下金鱼,卷起征袍,卧读古书,享受着还家的乐趣。

此时,金吾卫大将军王遂中 (末扮) 前来造访。他奉丞相卢杞之命,来请古押衙刺杀仇人刘震 (刘震曾上本弹劾卢杞)。古洪闻 “剥啄” 的叩门声,开门迎客。寒喧之后,金吾先以称许春秋时的义士锄麑之行 (锄,应为鉏) 试探古洪。“乍感丹心,潜收白刃,肯把忠良残贼。” 指锄麑奉晋灵公之命赴刺赵盾时,见赵正恭敬地在等待上朝,知他一片丹心,于是收起武器,宁可自己触槐而死,也不肯杀害忠良 (事见 《左传》 “宣公二年”)。但古洪却说锄麑平时不识人心,临到杀人时才知赵盾是贤者,实为 “愚客”,死不足惜。金吾又以战国时的荆轲为义士,说他深入虎穴、谈笑捐生,使祖龙 (秦始皇的别称) 丧魂落魄。古洪又不以为然,认为荆轲不识时势,将身为不可为之事,不仅事无成,且害及燕国速亡,实是 “狂客”。剧以古洪对此二事的评论突出他超凡的见解和思虑周到的特点。故而当金吾直接说明来意,并以升官三级、赏赐千金相许时,古洪首先要弄清的是: 谁请他作刺客? 所刺者为何人?在明白真相后,他严词拒绝,表示决不替佞臣去杀害善人。任金吾以相国 “久慕高风”、“大丈夫已逢青眼,早沽白璧” 相劝 (青眼,正面而视,眼多青处。这里喻已逢知己,典出 《晋书·阮籍传》),古洪一概置若罔闻,坚持他 “刚直”、“清白” 的操守。终于,金吾被他的高风亮节所动,决心不再上 “奸人宅”,古洪也因看透时局,弃官而去。

此《拒奸》出生动地刻划了古押衙不同凡俗的识见和豪侠的性格,为后来他感王仙客知己之恩,不辞危难、用奇计救出无双作铺垫。

古押衙在 《明珠记》 中虽非主角,却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这个形象比原作中丰满、完美得多。原作中的古押衙为灭口使十余人冤死,自己也刎刃而亡。剧中古押衙在救出无双的全过程中未枉杀一人,他的智慧才略与仁义之心表现得更为充分。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剧曲鉴赏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