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庄·江城子》花间词原文|鉴赏|赏析|注释|评点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韦庄·江城子》花间词原文|鉴赏|赏析|注释|评点

其一

恩重娇多情易伤,漏更长,解鸳鸯。朱唇未动,先觉口脂香。缓揭绣衾抽皓腕,移凤枕,枕潘郎

【注释】

①《江城子》:词牌名。又名 《江神子》、《村意远》,有单调、双调,此为单调三十五字体。②解鸳鸯:解开绣有鸳鸯图案的衣裳。③口脂:指口唇上涂抹的胭脂。④凤枕:指绣有凤凰图案的枕头。⑤潘郎:本指潘岳。据《晋书·潘岳传》载:岳字安仁,荥阳中牟人也。岳少以才颖见称,乡邑号为奇童,举秀才。岳美姿仪,辞藻绝丽,尤善为哀谏之文。少时常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之者,皆连手萦绕,投之以果,遂满车而归。后来,就用 “潘郎”泛指少年俊美的男子。又《全唐诗·附词》作“檀郎”。

【评点】

这首小令描写男女的欢合之情。这是《花间集》中比较妖冶顽艳的作品。全词从女方的口吻说出,抒情、叙事融为一体,流畅自然,语句明快。

首句 “恩重娇多情易伤”七字,将男女情事中的感情世界揭示得较为深刻。所以,况周颐说:“此词非于情中极有阅历者不能道。”(《蕙风词话》)明代汤显祖也指出:“全篇摹画屏境,而咏赏其流连狼藉,言简而旨达矣。”(汤显祖评本《花间集》)这一句实为下面写欢合情景从理性上先铺垫了一笔。下面在具体细致地描写欢合情形时,作者善于通过细节、动作、炼字、遣词,将女主人公的美丽多情写得生动逼真,将欢合的情景写得热烈而不失分寸,生动而又含蓄。虽是艳词,但其言语、描写却是成功的。

其二

鬓鬟狼籍黛眉长,出兰房,别檀郎。角声呜咽,星斗渐微茫。露冷月残人未起,留不住,泪千行。

【注释】

①狼籍:散乱不整的样子。籍,《全唐诗·附词》作 “藉”。②兰房:指闺房。西晋潘岳《哀水逝文》:“委兰房兮繁华,袭穷泉兮朽壤。”③檀郎:即潘岳。岳小字檀奴,故称之为檀郎。后代沿用以代指女子所爱之人。④微茫:景象模糊。此谓星斗渐渐稀少。

【评点】

这首小令抒写男女欢合后的离别。

开头三句写得平淡,后几句比较清丽。角声呜咽,星斗微茫,露冷月残,这是晓别的光景,与主人公因离别而伤心落泪融成一片,形象鲜明。

韦庄·江城子》花间集鉴赏大全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花间词集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