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宫怨·唐·杜荀鹤》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09 12:38:55

唐·杜荀鹤

早被婵娟误, 欲妆临镜慵。

承恩不在貌, 教妾若为容?

风暖鸟声碎, 日高花影重。

年年越溪女, 相忆采芙蓉。

这是一首反映宫廷妇女不幸命运的诗篇。一般宫怨诗都是以委婉含蓄的方式表达其幽怨,此诗则表现得较为激愤。

起句非常突兀,似违背情理。“早被婵娟误”,“婵娟”说明其容貌姣好。正是因其年轻貌美,故能以姿容入选后宫。这位宫女为何却说她被自己的美貌所误呢?“欲妆临镜慵”是写宫女的举动,本想好好地梳妆打扮一番,但面对铜镜中美好的姣容又不免迟疑起来,心意慵懒了。这两句写出了宫女深深的哀怨。被选入宫本应“承恩”,而自己一旦入宫后,过的却是形同幽囚的生活,在寂寞苦闷中消磨着青春和生命。自己虽是明艳惊人,但想来正是美貌误人,使自己被选进宫来,失去自由幸福的生活。

颔联用内心独白的方式承上进一步写出宫女欲妆又止的怨情:既然容貌的姣好并不能获得皇上的恩宠,那么自己再精心修饰打扮又有什么用呢?在嫔妃成群的后宫里,佳丽如云,竞争的激烈是可想而知的,但最主要的是在于能否献媚邀宠,阿谀奉承,这是“承恩不在貌”的言外之意。

颈联则又宕开,从室内转到室外、从人转到物。窗外,暖风吹拂着大地,送来处处鸟声繁碎,丽日高悬于中天,花影重叠中弥漫着阵阵的香气。春光是多么烂漫,这是宫女的所见与所闻。环境的寂寞,精神的空虚使得宫女痛苦不堪、愁怨之极。蓦然面对这春光的感召,更唤起了宫女在长期宫禁中的沉忧积郁,自己的春天在哪里呢?真是“自嗟不及波中叶,荡漾乘春取次行”(天宝宫人《杏叶诗》)。这一联设色浓艳,正反衬其怨情,历来被人传诵,被誉为“杜诗三百首,惟在一联中”。

尾联“年年越溪女,相忆采芙蓉”是写眼前旖旎的风光,使宫女沉入到对往日的回忆中:那入宫前的自由生活,也是这样的季节,在风光明媚的家乡,女伴们三五成群,活泼愉快地在溪水边采摘芙蓉。那种快乐的情景,至今难以忘怀。这两句是今昔对比,表面上写的是入宫前的乐事,其实表现的是入宫后的怨情,对过去生活的向往,正是对今日宫廷生活的否定,而不说怨却愈觉可怨,这是乐景写哀的手法。

全诗代宫女抒怨,写得深刻而有力,意境浑成。有人以为诗人是借宫女自白来表达自己怀才不遇的愤懑心情。杜荀鹤在科举道路上,苦斗了三十年左右的时间,尝遍了所有的酸甜苦辣,这样理解也是可以的。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妇女生活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