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酬李书记校书越城秋夜见赠》原文|笺释|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13 15:38:13

东越秋城夜,西人白发年(李校书)。寒城警刁斗(抱‘夜’字),孤愤抱龙泉(警句即带起中四句)。凤辇栖岐下鲸波斗洛川量空海陵粟赐乏水衡钱。投阁嗤扬子,飞书代鲁连。苍苍不可问,余亦赋思玄。

玩五、六,诗当作于肃宗幸凤翔未克复东都时也,慷慨叙事,无愧诗史。“飞书代鲁连”五字入李见赠,有勉以戮力王室之意。

【笺释】

[李书记校书] 不详。越城,《元和郡县图志》卷二五“润州上元县”:“越城,在县南六里。本东瓯越王所立也。吴王濞败,先趋此城,后保丹徒。郭璞行于途中,赠白衣人袴褶,亦此城也。”

[东越] 即指越城。本东瓯越王所筑。

[西人] 李氏郡望为陇西,故称李校书为“西人”。

[刁斗] 古代行军用具。斗形有柄,铜质;白天用作炊具,晚上击以巡更。《史记》卷一〇九《李将军列传》:“及出击胡,而广行无部伍行陈,就善水草屯,舍止,人人自便,不击刁斗以自卫。”裴骃集解引孟康曰:“以铜作鐎器,受一斗,昼炊饭食,夜击持行,名曰刁斗。”一说铃形。司马贞索隐引荀悦云:“刁斗,小铃,如宫中传夜铃也。”唐李颀《古从军行》:“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

[龙泉] 宝剑名。即龙渊。王充《论衡·率性》:“棠溪鱼肠之属,龙泉太阿之辈,其本铤山中之恒铁也。”泛指剑。李白《在水军宴赠幕府诸侍御》:“宁知草间人,腰下有龙泉。”王琦注:“龙泉即龙渊也,唐人避高祖讳,改称龙渊曰龙泉。”

[凤辇] 晋王嘉《拾遗记·周穆王》:“西王母乘翠凤之辇而来。”后用“凤辇”称仙人的车乘。后多指皇帝的车驾。唐沈佺期《陪幸韦嗣立山庄》:“虹旗萦秀木,凤辇拂疏筇。”岐下,即岐山之下。《元和郡县图志》卷二“凤翔府”:“《禹贡》雍州之域。春秋及战国时为秦都,德公初居雍,即今天兴县也。至献公始徙栎阳,始皇并天下属内史,项羽封章邯为雍王,亦此地也。高祖更名中地郡,复属内史,景帝更名主爵都尉,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右扶风,所以扶助京师,行风化也,与京兆尹、左冯翊谓之三辅,理皆在长安城中。后汉出理槐里,即今兴平县南东七里故槐里城是。魏文帝除‘右’字,为扶风郡,亦是重镇……后魏太武于今州理东五里筑雍城镇,文帝改镇为岐州。隋开皇元年于州城内置岐阳宫,岐州移于今理。大业三年罢州为扶风郡,武德元年复为岐州,至德元年改为凤翔郡,乾元元年改为凤翔府。”“岐山,亦名天柱山,在(岐山)县东北十里。”《旧唐书》卷一〇《肃宗纪》:至德二载“二月戊子,幸凤翔郡。”九月“癸卯,广平王收西京。”十月“癸亥,上自凤翔还京。”

[鲸波] 犹言惊涛骇浪。唐杜甫《舟出江陵南浦奉寄郑少尹诗》:“溟涨鲸波动,衡阳雁影徂。”洛川,《元和郡县图志》卷五“河南府洛阳县”:“洛水,在县西南三里。西自苑内上阳之南弥漫东流,宇文恺筑斜堤束令东北流。当水冲,捺堰九折,形如偃月,谓之月陂,今虽渐坏,尚有存者。”河南县,“天津桥,在县北四里。隋炀帝大业元年初造此桥,以架洛水,用大船维舟,皆以铁锁钩连之。南北夹路,对起四楼,其楼为日月表胜之象。然洛水溢,浮桥辄坏。贞观十四年,更令石工累方石为脚。《尔雅》‘箕、斗之间为天汉之津’,故取名焉。”《旧唐书》卷一〇《肃宗纪》:至德二载十月,“贼自香积之败,悉众保陕郡,广评王统郭子仪等进攻,与贼战于陕西之新店,贼众大败,斩首十万级,横尸三十里。庚申,安庆绪与其党奔河北。壬戌,广平王入东京,陈兵天津桥南,士庶欢呼路侧。”

[海陵粟] 《汉书》卷五一《枚乘传》:“转粟西乡,陆行不绝,水行满河,不入海陵之仓。”臣瓒注:“海陵,县名也。有吴大仓。”西汉吴国有大粮仓,在海陵县。枚乘上书吴王濞,称述海陵仓储粟之富。后因以海陵粟喻指国家储备粮。

[水衡钱] 《汉书》卷八《宣帝纪》:“以水衡钱为平陵,徙民起第宅。”应劭注曰:“水衡与少府皆天子私藏耳。县官公作,当仰给司农,今出水衡钱,言宣帝即位为异政也。”汉设水衡都尉,主管上林苑,监管皇室财务及铸钱。皇帝的私款因称水衡钱。此处用以表示战乱造成朝廷财政匮乏。

[扬子] 即扬雄。此处表示在国家危急之中是要嘲笑扬雄这种闭门读书作赋的样子。《前汉书》卷八七下《扬雄传》:“王莽时,刘歆、甄丰皆为上公,莽既以符命自立,即位之后,欲绝其原,以神前事。而丰子寻、歆子棻复献之,莽诛丰父子,投棻四裔。辞所连及,便收不请。时雄校书天禄阁上,治狱事使者来欲收雄,雄恐不能自免,乃从阁上自投下,几死。莽闻之曰:‘雄素不与事,何故在此?’间请问其故,乃刘棻尝从雄学作奇字,雄不知情。有诏勿问。然京师为之语曰:‘惟寂寞,自投阁;爰清静,作符命。’”此处用校书扬雄事反衬李书记的为人。

[鲁连] 又称鲁仲连,战国齐人。《史记》卷八三《鲁仲连传》:“燕将攻下聊城,聊城人或谗之燕,燕将惧诛,因保守聊城,不敢归。齐田单攻聊城岁余,士卒多死而聊城不下。鲁连乃为书约之矢以射城中,遗燕将。书曰:‘吾闻之:智者不倍时而弃利,勇士不怯死而灭名,忠臣不先身而后君……’燕将见鲁连书,泣三日,犹预不能自决。欲归燕,已有隙,恐诛;欲降齐,所杀虏于齐甚众,恐已降而后见辱。喟然叹曰:‘与人刃,我宁自刃。’乃自杀。聊城乱,田单遂屠聊城。归而言鲁连,欲爵之,鲁连逃隐于海上,曰:‘吾与富贵而诎于人,宁贫贱而轻世肆志焉。’”后遂用作建功报国的典故。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大历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