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金·赵秉文》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09 12:23:29

金·赵秉文

四明有狂客,呼我谪仙人。俗缘千劫不尽,回首落红尘。我欲骑鲸归去,只恐神仙官府,嫌我醉时嗔。笑拍群仙手,几度梦中身。

倚长松,聊拂石,坐看云。忽然黑霓落手,醉舞紫毫春。寄语沧浪流水,曾识闲闲居士,好为濯冠巾。却返天台去,华发散麒麟。

此词原有小序,作者说,有朋友称赞我象贾岛、李白、苏子美,这岂敢首肯呢?不过,细细想来,“若子美则庶几焉”,唯“愧辞翰不及耳”,因写此词寄意。苏子美即北宋著名诗人苏舜钦,人品甚高,因参加范仲淹为首的政治革新集团而被除名,流寓苏州,买水石作沧浪亭。诗格雄健豪放,语言畅达,倾吐抱负,淋漓尽致。作者认为自己在品格上跟他相似,文采则不如。可是夏承焘先生认为,此词“词旨以谪仙自喻……上下两片即采取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诗境,写入慢词。”李白也是一位蔑视权贵、追求自由、豪放旷达的诗人。准上可以判断,这首词是作者政治失意时所填。金哀宗即位时,他坚决恳求辞官,应当说事出有因,仕宦道路上曾遇过很大波折。

上片用李白诗意叙事。起四行写李白向往无拘无束的生活而终不可得。“四明有狂客,呼我谪仙人。俗缘千劫不尽,回首落红尘。”四明狂客是唐代诗人贺知章自号,他是四明(今宁波市)人,李白初至长安,贺见其风流倜傥、文采斐然,赞扬他:“子,谪仙人也!”可是李白在长安却没有快活多少日子,就被逐出京城。在那一阶段,世俗人际关系一浪一浪地向他扑来,“千劫不尽”是处境的真实写照。如他在《短歌行》中叹道:“苍穹浩茫茫,万劫太极长。”他怎么也超脱不了,终于陷入红尘,甩不掉人世间的牵累、烦恼、痛苦与激愤。接三行写他想彻底避世,但又担心神仙世界也未必就好。“我欲骑鲸归去,只恐神仙官府,嫌我醉时嗔。”李白说过“醉入东海骑长鲸”的话,想回到自己来的那个地方,却又害怕神仙官府会摒弃自己,自己已浪漫成性,喝醉了酒会发怒骂人的。过拍二行,“笑拍神仙手,几度梦中身”。包容了《梦游天姥吟留别》诗意,李白在梦中游览飞行的路线,千变万化热烈奔放,后面插进了一小段神仙出现的场面,最后是梦中惊醒,“忽魂悸以魄动,怳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上片写李白对现实不满,对政治失望,因此梦醒后还想去游山玩水,逃避那不合理的社会,不跟权贵们接触。

下片倾吐怀抱抒情。换头三行,“倚长松,聊拂石,坐看云。”接上片意,既然“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那末效法李白作逍遥游,三行即描写一幅悠闲的图画,勾勒一副不事权贵的神态,表达一番与世无争的心绪。接二行,“忽然黑霓落手,醉舞紫毫春。”兴致突然涌至,即写字题诗,墨色落在纸上,如黑色云霓一般;乘着酒兴挥动紫毫笔,妙手生花,春意盎然。又三行,“寄语沧浪流水,曾识闲闲居士,好为濯冠巾。”又想到人品极高的苏子美沧浪亭下清清的流水,同是风骨高标,气韵飘逸,一定会认识我这个“闲闲居士”的,愿让我洗冠巾,“濯吾缨”的。煞拍两行,“却返天台去,华发散麒麟。”再回到《梦游天姥吟留别》所写“四万八千丈”的天台山去,散开头发,披在肩上,自由自在地骑着麒麟到处遨游。收束有力,使上下片融为一体。下片写隐退后的闲居生活与恬静安乐的感情。

此词写于晚年,作者已返朴归真,追求道家绝对自由的境界。从这一角度展示作者对当时政治的不满,对自由幸福生活的向往。气势腾踔壮阔,铸语瑰丽,浪漫色彩极浓。可谓别开生面,令人有新奇之感。

这首词愤而成篇,作者和环境不一致,由主客观矛盾而产生不满,所谓“不平则鸣”,即引起艺术创作的愿望与冲动。虽然我们尚不详其矛盾的具体内容,但强烈的愤懑之情溢于言表。宋黄彻《䂬溪诗话》说:“士之有志于为善,而数奇不偶,终不能略展素蕴者,其胸中愤怒不平之气,无所舒吐,未尝不形于篇而见于著述也。”读此词应着力于此点,方明奥妙。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出世游仙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