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阙史》简介|鉴赏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阙史》简介|鉴赏

轶事小说集。又名《唐阙史》,唐高彦休(自号参寥子)撰。《新唐书·艺文志》、《直斋书录题解》作三卷, 《宋史·艺文志》作三卷,另有“参寥子述《阙史》一卷”,当为重出。《四库全书总目》作二卷。有《闾邱辨囿》本、汪氏刊本、《说郛》本、 《知不足斋丛书》本、 《龙威秘书》本、《艺苑捃华》本、 《崇文书局汇刻书》本、《丛书集成初编》本。今本二卷,五十一篇。

今存《阙史》有参寥子自序,称“甲辰岁清和月编次”,可知其成书年代在公元884年。据余嘉锡《四库提要辨证》卷十八考证,今本所存篇数虽与序言合,但缺佚尚多,已非完书,疑序中所言篇数为后人追改。

参寥子自序曰: “大中咸通而下,或有可以为夸尚者、资谈笑者、垂训诫者,惜乎不书于方册,辄从而记之,其雅登于太史氏者,不复载录。”由此可见,作者编写此书的宗旨有四。其一,为补史之不足,故名为“阙史”。书中兼记逸事与怪异,二者并重,而逸事略多。所记逸事,有些不乏史料价值,值得珍视。如卷下第十五《迎佛骨事》条,可与苏鹗《杜阳杂编》卷下第十三条所记迎佛骨事相参照,并补史阙。再如卷上《郑相国题马嵬诗》条、卷下《卢员外题青龙寺》条、 《卢左丞赴陕郊诗》条记录了郑畋、卢骈与卢渥等人的诗,并为后人考订其诗的年代与背景作了重要提示。其二,颂扬公正。书中有两则清官判案的故事,卷上《赵江阴政事》与卷下《崔尚书雪冤狱》,写了罪犯的狡猾,歌颂了江阴县令赵宏和尚书崔碣的明察与公正,反映了作者的爱憎。这类故事大约就是作者所说的“可以为夸尚者”了。其三,提供消遣。书中有些志异故事,如卷下《韦进士见亡妓》条,写京兆韦进士尝纳一妓,年二十一而夭折,韦悲咽痛悼,不能悦情。后有处士善“返魂术”,使韦进士得见亡妓。文中对妓人聪明才智的描写,对韦进士真诚情思的描写,以及对见亡妓经过的叙述,都十分生动,值得一读。类似的故事尚有《郗尚书鼠妖》、 《吐突承璀地毛》、 《渤海僧通鸟兽言》等,但写得都不如《韦进士见亡妓》条动人。这类故事,大约就是作者所说的可“资谈笑者”罢。其四,提供鉴诫。书中有两则诈骗故事,卷上《秦中子得先人书》与卷下《薛氏子为左道所误》。前者写行骗者以威胁为手段诈取财物,后者写行骗者以利诱为手段谋取财物。两则故事中,受害者都因有迷信心理而上当,作者写出了骗子手的可恶和受骗者的可悲,确实有可“垂训诫”的意义。

书中还有些较长的故事,很有传奇色彩。如卷上第十五《杜紫微牧湖州》条,写小杜“恃才名,纵声色”,闻吴兴有佳人,竟“罢宛陵从事,专往观焉。”吴兴使君为泛彩舟猎艳,杜牧终于相中一少女,并与之相约:“汝待我十年不来而后嫁。”遂别。十四年后,杜牧出刺湖州(即吴兴),到郡三日便命人察访少女。然而,少女已适人三载,生子二人。为此,杜牧十分感慨,赋诗一首: “自是寻春去较迟,不须惆怅怨芳时。狂风落尽深红色,绿树成阴子满枝。”这则故事固然不如唐代一些著名小说(如白行简《李娃传》、元稹《莺莺传》)那样感人至深,却也有它的特点,作者仿佛不是在写故事,文字简约,给人以纪实的感觉。检《全唐诗》卷二百五十七,有《怅诗》一首,与本条所录同,且诗前有小序,亦与本条大体相合。历史上杜牧其人在生活上也确实放浪不检,纵情酒色。这就更增加了这篇传奇故事的真实感。然《全唐诗》卷二百五十四尚有《叹花》诗一首,与此诗文字稍异,而情韵略同。两相参照,细细体味,就觉得此诗很可能是花落时的慨叹,而未必是赠少女的留言。故尔,我们只能把这篇文字当作故事来读。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cidian/xscd/20190722156679.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