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研究著作·诗经通论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8-30 15:17:27

研究著作·诗经通论

(清)姚际恒撰姚际恒(1647—约1715)清安徽新安人,字立方(《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谓字善夫),号首源。长期居住在浙江的仁和。康熙时诸生。与毛奇龄同时,也是毛在学问上的诤友。少折节读书,泛滥百家,既而尽弃词章之学,专事于经。阅十四年而成《九经通论》。此外并有《古今伪书考》、《好古堂书画记》、《庸言录》等著作。据闫若璩《古文尚书疏证》与张穆《阎潜邱先生年谱》所载,阎若璩对于伪古文《尚书》的考证,多引证姚际恒《尚书通论》的见解。毛奇龄 《西河诗话》也盛称其经学根柢的深厚。可见在清初,姚际恒即以博淹通敏与大胆疑古为学术界所见重。其所著除《九经通论》 中的《诗经》、《仪礼》两种,以及《古今伪书考》、《好古堂书画记》等几种外,大多已亡佚。姚际恒的 《诗经通论》在《诗经》研究中是一部重要的著作。宋代开始,学者对“传”、“笺”、“诗序”的本身发生怀疑。最初是欧阳修的《毛诗本义》和苏辙的《诗经传》,后来又有郑樵的《诗辨妄》和王质的《诗总闻》,而集大成的是朱熹的《诗集传》。宋代以后,又有一些祖述毛、郑的人,据《诗序》来攻击朱熹,如马端临明白地提出“书序可废,而诗序不可废”“雅、颂之序可废,而十五国风之序不可废”;在清朝汉学大盛的时候,像陈启源的《毛诗稽古篇》、陈奂的《诗毛氏传疏》等都是以攻朱尊序著名的。尊序与宗朱,是几百年诗经学研究中激烈争论的中心。在这期间,能够不牵涉到这个议论纷争中去,而能从诗的本义说诗的,只有姚际恒、崔述、方玉润等几个人。《诗经通论》的可贵之处,在于它不依傍诗序,不附和集传,能从诗的本文中探求诗的意旨,从而对诗经的内容作了比较实事求是的解释。作者在自序中谓“惟是涵泳篇章,寻绎文义,辨别前说,以从其是而黜其非”;摆脱汉、宋人的门户之见,大胆地怀疑古人的说法,置诗经于平易近人之境,这种自由立论,不拘泥于朴学家繁琐饾饤的考据,开辟了说诗的新风气。姚氏指出 《集传》虽然表示力反序说,但因袭旧说之处仍然不少,甚至于“时复阳违之而阴从之”。元、明以后,朱熹的《诗集传》被封建朝廷定为科举取士的准则,同样成为拘囿知识分子头脑的工具,姚际恒的这种抨击,客观上起了一种启蒙破惑的作用。当然,姚际恒终究是一个封建时代的读书人,他不能不受到封建礼教思想和传袭的 《传》、《疏》学说所局限。对于一些天真活泼的男女恋歌,他都认为是“刺淫之诗”。对于一些男女相思之情的作品,姚氏同毛、郑一样,硬加上君臣或朋友思念等等的封建教条,将正面的描写说成反面的讽刺。可见他虽然可以攻诗序、攻朱熹,而对于封建社会的基本伦理系统是不能打破的。本书有道光十七年(1837)韩城王笃刻本;又有1927年双流郑璋覆刻本;顾颉刚先生曾据王刻本加以校点,1958年中华书局采用此本重印。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传统经典 > 文学词典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