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介绍|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金瓶梅

明代白话长篇世情小说。一名《金瓶梅词话》、《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又名《四大奇书第四种》、《第一奇书钟情传》、《多妻鉴》、《改过劝善新书》。一百回。不题撰人。明万历刊本卷首欣欣子《序》称“兰陵笑笑生”作。关于作者,当时和后世尚有“绍兴老儒”、“金吾戚里门客”、“嘉靖间大名士”、“世庙一巨公”,以及王世贞、李贽、赵南星、李开先、贾三近、屠隆、王稚登等多种说法,迄今无定论。成书于明嘉靖或万历年间。

明万历刊本《金瓶梅词话》正文书影

明崇祯刊本(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本)《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正文书影

明崇祯刊本衙藏板本(日本内阁文库藏本)《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扉页书影

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本衙藏板翻刻必究本《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扉页书影

现存主要版本有明万历刊《新刻金瓶梅词话》本,十卷一百回,藏台湾故宫博物院、日本日光山轮王寺慈眼堂、日本德山毛利家栖息堂;明崇祯刊《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本,二十卷一百回,藏北京大学图书馆、首都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天津人民图书馆、日本内阁文库、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日本天理大学图书馆;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本衙藏板翻刻必究本,不分卷,一百回,藏大连图书馆;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在兹堂刊本,藏上海图书馆、上海辞书出版社;清皋鹤草堂刊本;清影松轩刊本;清本衙藏板本;清存宝斋刊《真本金瓶梅》本;1933年古佚小说刊行会影印明万历刊本。1957年文学古籍刊行社、1978年台湾联经图书出版公司、1993年香港太平书局影印明万历刊本,1985年台湾天一出版社“明清善本小说丛刊”、1989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影印明崇祯刊本,198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1993年香港梦梅馆排印明万历刊本,1991年齐鲁书社“明代四大奇书”、1994年吉林大学出版社、1994年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排印清康熙张竹坡评本,1992年浙江古籍出版社“李渔全集”、1993年齐鲁书社&三联书店(香港)有限公司排印明崇祯刊本。

宋朝徽宗年间,以高、杨、童、蔡四贼为首的奸佞盈朝,百姓倒悬,天下骚然,反了宋江、王庆、田虎、方腊。时武松在景阳岗打虎后,到山东清河县任巡捕都头,并与其兄武大相会。武大继妻潘金莲原是潘裁缝的女儿,九岁时被卖在王招宣府家学弹唱,十五岁时卖给张大户为妾,后又被嫁与武大。她风流自赏,憎嫌丈夫,勾引小叔武松,遭到了武松的斥责。潘氏趁武松受知县差遣去东京之时,在王婆的牵合之下,与西门庆勾搭成奸,一起鸩杀了武大。

西门庆原是清河县一破落户财主,在县前开生药铺。他“不甚读书,终日闲游浪荡”,又在县前管些公事,与人揽事过钱,交通官吏,因此,满县人都怕他。一批帮闲如花子虚、应伯爵、谢希大等与他结为十兄弟,趋炎附势,推波助澜。他的妻室陈氏早逝,遗下一个女儿,叫西门大姐,嫁给东京八十万禁军杨提督的亲家陈洪的儿子陈经济为妻。续弦吴月娘是清河左卫吴千户之女,另娶勾栏内的李娇儿为二房、窠子卓丢儿(早亡)为三房,并以原陈氏的陪嫁孙雪娥为四房。正当武大身亡,西门庆欲娶金莲为妾之际,又被媒婆说合,先娶了寡妇孟玉楼。这孟玉楼手里有一份好钱,又会弹一手好月琴,风流俊俏,百伶百俐,其母舅张四竭力举保她作尚推官的儿子尚举人为继室,但玉楼主意已定,嫁与了西门庆为“三娘”。到了武大百日,西门庆将潘金莲娶到家中,做了五房,让月娘房中的丫头春梅服侍金莲,另为月娘买了个小丫头,名唤小玉。金莲一来,百般讨好月娘,喜得月娘把衣服、首饰拣心爱的与她,吃饭、吃茶都与她在一起,引得李娇儿、孟玉楼、孙雪娥等众人气不忿。

武松外差回来,为兄报仇,寻到狮子街酒楼上杀死了正在与西门庆吃酒的李外传,被发配孟州。西门庆打听得武松被刺配,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合家欢乐。一日,在潘金莲的支持下,收用了春梅。自此更加宠爱金莲。

时花子虚为西门庆家紧邻,一日摆酒会茶,请了两个妓女,一个叫吴银儿,一个叫李桂姐。李桂姐是李娇儿的侄女,西门庆见了,十分爱恋,后即至李家,梳笼了桂姐。西门庆在院中贪恋桂姐姿色,半月不归。潘金莲欲火难禁,与小厮琴童偷情取乐。风声传到孙雪娥、李娇儿耳内,便向西门庆告发。西门庆将琴童打了三十大棍,赶出门去。审问潘金莲时,在春梅的掩饰下得以开脱。从此潘与孙、李怨仇更深。

这时,西门庆对花子虚的娘子李瓶儿留心已久。李瓶儿曾是梁中书之妾。梁山英雄李逵等血溅梁家时,李瓶儿带出一百颗西洋大珠等贵重财物。花子虚叔花太监生前也搜括得不少钱财,死后全归子虚。子虚整日眠花卧柳,不理家事。西门庆与李瓶儿乘机隔墙密约,勾搭成奸。花子虚被房族告官入狱,李瓶儿出三千两银托西门庆寻分送礼,又将四口描金箱柜的金银宝物交西门庆收藏。西门庆通过亲家陈洪走杨戬、蔡京的门路后,花子虚得释,但银两、房舍、庄田损失殆尽,被李瓶儿气得一病身亡。西门庆正待娶瓶儿之时,北虏犯边,兵部失误军机,给事中宇文虚中劾倒杨戬,奸党人犯中有陈洪及西门庆之名。西门庆即差人进京,重贿蔡京之子蔡攸等,改案卷上西门庆之名为“贾庆”,即免一难。陈洪家被抄,其子陈经济带许多箱笼前来投靠,又送银五百两。西门庆正因奸党案牵连,不敢外出。

明崇祯刊本《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插图书影

李瓶儿相思成病,招赘医生蒋竹山入门,并出资开一生药铺。西门庆十分气恼,事平之后,雇地痞寻上蒋竹山药铺,将他毒打一顿,又讹了他三十两银子。李瓶儿一心只想西门庆,竟将蒋竹山赶了出去,并托玳安向西门庆诉说后悔之情。西门庆贪她的财产,娶了她来,却一连三夜不进她房里。李瓶儿伤心已极,便上吊自尽,亏得及时解救,才未死去。西门庆令她脱光衣服,跪在床前,抽了一顿马鞭。李瓶儿说:“你是医奴的药一般,一经你手,教奴没日没夜只是想你。”一番话,勾起西门庆的旧情,欢喜无尽,立即把瓶儿搂在怀里,放桌摆酒。自此,在瓶儿房里连歇数夜。别人都罢了,只有潘金莲恼得不得了,背地挑唆月娘与瓶儿合气,而瓶儿不识其心,与她甚为亲密。潘金莲又在西门庆前挑唆月娘的坏话,致使西门庆长期不理睬月娘。一天晚上,西门庆从桂姐处归来,偶见月娘在院中焚香礼拜,保佑夫君早得子息。西门庆听了,感到月娘对自己是一片真情,便抱起月娘,从此夫妻和好如初。

西门庆的女婿陈经济,自由出入内庭,见潘金莲风流美貌,不觉动心。潘金莲见陈经济乖滑伶俐,也有心勾搭。两人便打牙犯嘴,挨肩擦背,相互调情,毫无忌惮。

此时,西门庆连得了横财数笔,就开店放债,巧取豪夺,迅速发迹。他与应伯爵等一批帮闲篾片,轮流会茶摆酒,结伙宿妓嫖院。后又与仆妇来旺媳妇宋惠莲私通。来旺发觉后,扬言要杀主子,西门庆就从潘金莲之计陷害来旺,将来旺送官后递解原籍徐州为民。宋惠莲悲愤与羞辱交加,痛骂西门庆后自缢身亡。惠莲之父欲上告,西门庆勾结知县,反问其打网诈财、偷尸图赖之罪,遭到毒打而死。时扬州盐商王四峰被安抚使监押在狱,许银二千两,央西门庆贿赂蔡京而得释。蔡京生日,西门庆派专人去杭州织造锦绣蟒衣,打造四阳棒寿银人、金寿字壶、玉桃杯等,差来保、吴典恩送去。蔡京大喜,即时佥押了朝廷钦赐空名告身札付,提拔西门庆为金吾卫副千户、山东等处提刑所理刑。吴典恩、来保同时也得一官半职。

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本衙藏板翻刻必究本《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插图书影

其时,李瓶儿生一子,取名为官哥。官哥满月之时,西门庆盛开华筵,后与本县乔大户之女定亲,西门庆认为乔是白衣人,“不搬陪”。蔡京假子、新状元蔡蕴回籍省亲,与进士安忱一起同行经清河县,西门庆竭诚款待。蔡京府里大管家翟谦托西门庆寻一小妾,西门庆即为伙计韩道国之女韩爱姐备办一应衣饰、妆奁、财礼等送去,甚得翟管家欢心。时西门庆与韩道国妻王六儿通奸,韩道国夫妇为图钱财,一任其所为。扬州员外苗天秀被家人苗青等害死,事发,苗青托王六儿贿赂西门庆而逍遥法外。巡按山东监察御史曾孝序参劾西门庆等贪赃枉法,西门庆等贿赂蔡京后,曾孝序反被除名而窜于岭表。西门庆迎请新点两淮巡盐御史蔡蕴与山东监察御史宋乔年,一席酒宴即耗银千两,又赠以金银礼品二十抬,蔡御史即报以西门庆淮盐三万引,比别家盐商早掣取一个月,可获巨利。西门庆于永福寺为蔡蕴饯行,偶遇胡僧,求得淫药。后蔡京寿诞,西门庆亲往东京,进贺金银重礼二十杠,京大喜,认西门庆为干儿子,后又升为正千户掌刑。

这时,西门庆气焰极盛,贪赃枉法,霸占妇女,无恶不作。而在家中,妻妾间争宠倾轧,矛盾百出,其中潘金莲之嫉妒貌美与富有的李瓶儿尤为尖锐。潘金莲驯养一猫曰雪狮子,惊吓官哥,终使其夭折。瓶儿被西门庆蹂躏得病,又痛悼其子,抑郁致死。潘金莲则尽力献媚西门庆,致使西门庆饮服淫药过量,一夕纵欲暴亡。之后,李娇儿、孙雪娥、孟玉楼等逃的逃,嫁的嫁,树倒猢狲散。金莲和春梅因与女婿陈经济通奸事发而被吴月娘斥卖。金莲在王婆家待嫁时,被遇赦回来的武松杀死。春梅被卖给周守备为妾,得宠,生子,册为夫人,终也与陈经济等淫乱而身亡。陈也被人杀死。

不久天下大乱,金兵南下,吴月娘带遗腹子孝哥欲奔济南,路遇普静和尚,经点破,知孝哥乃西门庆转生,遂允孝哥出家,法名明悟,以赎前愆。月娘归家,让小厮玳安改名为西门安,承受家业。玳安侍奉月娘至七十而善终。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传统经典 > 明清小说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