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英《蹋莎行·润玉笼绡檀樱倚扇》宋词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2-27 12:03:27

吴文英

润玉笼绡,檀樱倚扇,绣圈犹带脂香浅。榴心空叠舞裙红,艾枝应压愁鬟乱。

午梦千山,窗阴一箭,香瘢新褪红丝腕。隔江人在雨声中,晚风菰叶生秋怨。

 

【注释】

笼绡:笼着轻纱。檀樱:浅红色的樱桃小嘴。绣圈:绣花圈饰。艾枝:端午节时以艾为虎形,或剪彩为小虎,粘艾叶以戴。香瘢:指手腕上的印痕。

【鉴赏】

词人在苏州时,曾纳一小妾,不知何故被遣放而去,伤痛不已。本词即是词人怀念苏州去姬的感梦之作,写得惝恍迷离,情真意切。

开篇三句词人用细腻的笔调写出了所梦之人的容貌、服饰和姿态,勾勒出一个美丽女子的形象,若非下阕点明是“午梦”,让人觉得真见其人。

下阕以“午梦千山,窗阴一箭”换头,承起上阕,点明上面所叙的皆梦境,同时引出下文,午夜梦回,惊醒之后跌入现实,倍感悲凉孤寂。“梦”也暗示了事随人去,犹如一梦。词人又补充一句“香瘢新褪红丝腕”,手腕上刚刚褪掉了红丝绒带勒出的香瘢,表明词人又回到了梦中,以梦中人的手腕来说她的憔悴和消瘦。整个词境显得空灵奇幻,摇曳多姿。结尾两句“隔江人在雨声中,晚风菰叶生秋怨”,再次从梦境跌入现实。隔着江面那人在淅沥的雨声中,晚风吹得菰叶簌簌响,仿佛生出了凉秋的悲凉。有雨声,风声,菰叶声,意境空灵,凄迷的景色与悲凉的心境交融在一起,形成凄美的画面,感人至深。

本词是词人众多感梦词中的一首,词人使用了惯用的手法,先展开一幅优美的画卷,使人置身于其中,然后道破仅是一梦,欲罢不能,又返回到梦境中。反复几次梦醒梦回,构思巧妙,若即若离,词境质实而空灵。好梦易醒,词人回到现实中,孤独之感愈发沉重,才会寄情于自然景致,使得菰叶仿佛也通晓人之常情,于是生“秋怨”。词中有风、有雨、有叶、有花、有润玉、有香瘢,总之,声、味、色俱全,在词人笔下都那么有灵气。词人笔法富于变化,技巧迭出,实笔与虚笔相衬,整首词犹如清风拂面。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传统经典 > 宋词三百首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