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英《浣溪沙·门隔花深梦旧游》宋词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2-27 11:11:58

吴文英

门隔花深梦旧游,夕阳无语燕归愁。玉纤香动小帘钩。

落絮无声春堕泪,行云有影月含羞。东风临夜冷于秋。

 

【注释】

玉纤:纤纤玉手。“冷于秋”句:指临夜的东风,比凄冷的秋天还凄冷萧瑟。

【鉴赏】

这首词从“梦”入手,写怀人,写旧情。一开始便博得读者的好奇心,想弄明白梦境何在?其实,这“梦”是很苦的,因为此时梦里旧游难再,梦中又有重重大门隔着深丛的花枝,这时梦里所有的只有无助。在夕阳中,看着双归的燕子,似乎载回了满身的惆怅,心里愁绪油然而生。陈洵云:“梦字点出所见,惟夕阳归燕,玉纤香动,则可闻而不可见矣。是真是幻,传神阿堵,门隔花深故也”(《海绡说词》)。

下阕写得较为抽象和虚幻。“落絮无声春堕泪”显得异常感伤,“无声”正好对应上阕中的“无语”,这种拟人化的描写渗透着人之常情,因而也就倍感凄凉。在古人的诗词中,尤其是在词创作中,柳树一般都被视为“悲伤”的代名词,坠落的柳絮静静无声,就连春天的泪滴都为之叹息地飘零在空中。“行云有影月含羞”更是对称上句而来,飘浮的云投下暗影,在暗影背后露出羞涩的明月。在月光的照耀下,“行云”才有了影子。“云”和“月”的这种依托暗示着离开“月”,那“行云有影”就不复存在,谁也不愿意二者分离。在此不难理解,词人面对“燕归”,又怎能不联想到自己?又怎能不生愁呢?这种无言的落泪才是伤心的极致。

结句“东风临夜冷于秋”,面临这样的场景,东风降临此夜,当然感觉它比秋风还冷。很显然,这违背了常理,春风哪有比秋风冷的。陈廷焯认为“情余言外,含蓄不尽”(《白雨斋词话》)。诗外有诗,方是好诗。词外有词,方是好词。不管如何,我们不能否定那是词人的一片真情所在。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传统经典 > 宋词三百首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