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渭《梨花五首(选一)》咏梨花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梨花·梨花五首(选一)》咏梨花诗鉴赏

徐渭

带烟笼雾自生香,薄粉浓铅不用妆。

莫以轻盈窥宋玉,冯将淡白恼何郎。

这首七言绝句,诗人赞美了梨花的雪白轻盈的风姿。

诗的前两句“带烟笼雾自生香,薄粉浓铅不用妆”,是写梨花雪白轻盈的风韵是自然长成,非人间铅粉可比。铅粉,是古代妇女用来搽脸的白色化妆品。梨花开起来,一片雪白,烟笼雾绕,暗香浮动,轻盈婀娜,自然用不着象一般妇女那样用薄粉浓铅去妆点。诗人在这一组咏梨花诗的其他诗中,描绘梨花的雪白轻盈,还用了这样一些诗句:“总使梅花开似雪,却输毬雪打和风”,“轻风吹雾散朱门,影落冯谁写索魂”。说既便是梅花似雪一般开得绚烂,也比不上梨花在和风吹拂下似团团滚滚的飞雪那样轻柔迷漫。说轻风吹拂下的梨花,象朝雾,象云影,是那样轻盈素洁。诗人的另一组咏梨花诗《月下梨花四首》,又写了这样一些诗句:“闪雪摇冰偏倍昼,迷枝浸叶总生凉”,“万点绡痕春带水,一庭雪影夜生香”,“粉靥团团新出洗,窗钱一一暗浮霜”,都很形象地写出了梨花雪白、轻盈、娇媚的风姿。

这首诗的后两句“莫以轻盈窥宋玉,冯将淡白恼何郎”,借历史典故进一步写梨花轻盈雪白的风姿。宋玉,战国时楚人,他在《登徙子好色赋》中写道:“(宋)玉曰: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然此女登墙窥臣三年,至今未许也”。这就是文学典故中有名的“窥宋”的故事,而“东家之子”就成为美女的代称。何郎,指三国时魏国的何晏。《世说新语·容止》中记载:“何平叔(何晏)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噉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何晏因“美姿仪,面至白”,而被称作“傅粉何郎”,是历史上有名的美男子。“傅粉何郎”以后也就成为美男子的代称。“莫以轻盈窥宋玉,冯将淡白恼何郎”,这两句诗是说,梨花象登墙窥宋玉的美女“东家之子”一样轻盈美丽,而它的雪白淡雅又使“美姿仪,面至白”的美男子“傅粉何郎”羞惭。

这首歌咏梨花的诗,抓住了梨花最主要特点:雪白轻盈,围绕这一特点,用精练之笔,写出了梨花“带烟笼雾自生香”的形象;又围绕这一特点,巧妙用典,用“东家之子”和“傅粉何郎”加以比衬对照,益增加了梨花洁白绰约的风姿。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梨花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