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万里《含笑》咏含笑花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27 15:37:23

《含笑花·含笑》咏含笑花诗鉴赏

杨万里

大笑何如小笑香,紫花不似白花妆。

不知自笑还相笑,笑杀人来断杀肠。

杨万里这首咏含笑花的绝句写得风趣自然。“大笑何如小笑香,紫花不似白花妆”一句是说深山里的含笑同小含笑比一比,大含笑远不及小含笑香,大笑即常绿高大乔木,枝梢叶腋开大型白花,旧时又称“深山含笑”、“大含笑”。小笑即指含笑。紫花即指小含笑花花色,其边缘带紫晕,故称紫花。结末一句“不知自笑还相笑,笑杀人来断杀肠”写得风趣顿生。不知含笑花是自笑还是互相笑。 自笑是含情脉脉,嫣然一笑,还是相互微笑给予美好的祝愿,抑或是含而不露、蕴有深意的冷笑。自笑也罢,相笑也罢,其笑的内函是因时因地而异,是不能划而归一的。正因为笑有多种,意蕴各异,因而这一句“不知”是自笑还是相笑的发问就令人深思,包含了理趣而余味不尽。作者说不知含笑还是自笑,又说“笑杀人未断杀肠”似乎二者有矛盾,其实并不。这仍然是设想疑问之辞,虽然语气是较为肯定的,好象是说这含笑花非自笑而是笑人,但断杀肠一句又似乎是自笑。杨万里《二含笑俱作秋花》一诗写道:“秋来二笑再芬芳,紫笑如何白笑强。只有此花偷不得,无人知处忽然香。”这仍是就大含笑小含笑作比较。不过不再分高低。因“二笑再芬芳”已表明二笑俱作秋花。结末“只有此花偷不得,无人知处忽然香”一句说得幽默。意谓含笑花香味浓郁,虽不见,但其香味足以泄漏天机。与俗话中“偷来锣鼓敲不得”情趣相类。

杨万里是南宋著名诗人,其诗风格独特,颇有特色,人称诚斋体,(因其号诚斋)钱钟书《谈艺录》曾评诚斋诗说:“人所未言,我能言之:诚斋之化生为熟也。”“诚斋则如摄影之快镜:免起鹘落,鸢飞鱼跃,精纵即逝而其未逝,转瞬即改而当其未改,眼明手捷,踪矢蹑风:此诚斋之所独也。”这两首咏含笑花诗虽然不是诚斋代表作,但从中仍可领略他的风趣和幽默,而这一点,正是他不同别人的独到之处。他又有《白含笑》诗曰“熏风晓破碧莲莟,花意犹低白玉颜。一粲不曾容易发,清香何自遍人间。”将白含笑花的玉容之貌,嫣然之姿写得形象维妙维肖。结句发问也颇有意趣,说含笑花如呆不曾轻易发笑,那人间清香又是来自何处呢?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