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甜房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21-04-07 15:19:13

我们的甜房子

这是五岁的儿子给我的命题作文:“妈妈,你写‘我的家庭’。”

“为什么?”

他答非所问:“写我们怎样去旅游,写我们在家做啥了,玩啥了,吃啥了……”

“写不写你和姐姐打架?”我打断他的话,问。

“噢,别别!你写打架,我现在就去要饭呢!”

“为什么?”

“因为我不爱打架,你却要强加给我写上。”

“要不,我让你去要饭,要不我自己去要饭。”——这通常是我吓唬他的招。

他认得几个字,看着开头,让我去掉,我答应不写。他有点生气地,关上我的门走开了。

也许,在儿子眼里,一家人去旅游,在家里吃喝玩乐,都是幸福。即使是他和姐姐打架,是有趣的,但是也不能写。

我想他的本意是:“我没有想要打架,但是不得不打,这虽不算很坏的事,但却不能写出去,我以后也可以少打,甚至不打。”这可能也是他心里想表达的。

这时,他又推开我的门:“你写我和姐姐打架了没有?”

“我说,写也没关系呀,打架也是快乐呀,打架是幸福童年的一部分,你姨妈和你小舅舅,小时候,也打架的。”

“那你打架吗?”

我摇头:“是的,我最大,只有我打他们,他们不还手的。要说打架,也打过一回。因为小弟,他被人打了,我找人算账去,其实是找打去了。人家女孩子人高马大的,像扔砖头似的,就给我摁地上了。就这一回。”

“那时你多大?”

“还没上学。”

“打你的人呢?”

“她上四年级。”

“你还认识她吗?”

“不认识了。打的时候不认识,打完也不认识。”

“那你打架幸福吗?”

“幸福啊,为了你小舅舅。再说了,体验一回打架也没什么不好。”

“那小舅舅不幸福啦,你被人家打。”

“不会吧,他有一个敢为他打架的豆芽菜姐姐,应当幸福才对。”

儿子不说话了,还是坚持不让我写他和姐姐打架。

其实,酣畅淋漓地打架,真的是一种痛快,我认为。想象着那是一种尽兴。

家里人不打架,妈妈从来都说,要文斗不要武斗。她的意思是,讲一讲,说一说,就解决了。

“可小舅舅和姨妈小时候还是会打架,跟我和我姐一样?”

“是啊,姥姥说,那是比赛力气,偶尔赛一回也没关系。”

“那我和我姐也是?”

“是啊,也是比赛力气。比赛完了,拉拉手,吃得更多,长得更高。”

“不过,还是不要写吧,我不喜欢打架。”

儿子坚持着。

这时候,我炖鸡汤定的闹钟响了,我起身去下面条。

盛好鸡汤面条,端上饭桌的时候,我问儿子:“你把我写的稿子删了?”

“没有。”

吃完面,我又坐电脑跟前,他问:“看,我没有删吧?”

“那你让我写了?”

“不让。”

我说:“好了,我不写了。给稿子起个名吧,我寻思。”

“我的家庭。”儿子说。

他还唱着Tony(托尼)老师教他的英文歌:

Home, Sweet home... 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

(家,甜蜜的家……没有地方像家一样……)

仔细地听,静静地品——

可爱的家,

天下没有比家更好的地方,

哦,天下没有比家更好的地方!

“姥姥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起个题目叫‘狗窝’吧。”

“妈妈,歌里唱的Sweet home——可爱的家!”

好的,甜屋子,家是甜蜜的地方——有常会打架的小孩,有总是啰唆的老人,有偶起争执的夫妻,有你来我往、相亲相爱、相互疼惜的兄弟和姐妹——

我的家庭真可爱,美丽清洁又安详。

姐妹兄弟都和气,父亲母亲都健康。

虽然没有好花园,月季凤仙常飘香。

虽然没有大厅堂,冬天温暖夏天凉。

可爱的家庭呀!

我不能离开你, 你的恩惠比天长。

歌声落下,儿子叫:“妈妈,该你给我和姐姐讲故事了!”

好,跟着我念——

是啊是啊,你家有宝石箱子和金柜子;

是啊是啊,你家有大理石台阶和漂亮庭院;

但是,但是,我家有给我念书的妈妈

……

还有,还有,一双儿女争相补充——

给我们煮粥吃的姥姥,

种草莓的父亲,

邮来玩具的舅舅,

“神话印钞机”爸爸,

“天使保洁员”妈妈

……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文章辞赋 > 文学评论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