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魏六朝散文·潘岳·闲居赋并序》原文鉴赏

作者:转载    来源:网络    时间:2019-09-23 16:23:35

《汉魏六朝散文·潘岳·闲居赋并序》原文鉴赏

岳读《汲黯传》1,至司马安四至九卿,而良史书之,题以巧宦之目2,未曾不慨然废书而叹也3。曰:嗟乎!巧诚为之,拙亦宜然4。顾常以为士之生也,非至圣无轨5,微妙玄通者6,则必立功立事7,效当年之用8。是以资忠履信以进德9,修辞立诚以居业。10。

仆少窃乡曲之誉11,忝司空太尉之命12,所奉之主,即太宰鲁武公其人也13。举秀才为郎。逮事世祖武皇帝14,为河阳、怀令,尚书郎,廷尉平15。今天子谅闇之际16,领太傅主簿17。府主诛18,除名为民。俄而复官,除长安令19。迁博士,未召拜20,亲疾21,辄去官免。阅自弱冠涉于知命之年22,八徙官而一进阶23,再免,一除名24,一不拜职25,迁者三而已矣26。虽通塞有遇27,抑亦拙之效也28

昔通人和长舆之论余也29,固曰:“拙于用多30。”称多者,吾岂敢;言拙,则信而有徵31。”方今俊乂在官32,百工惟时33,拙者可以绝意乎宠荣之事矣34。太夫人在堂35,有羸老之疾36,尚何能违膝下色养,而屑屑从斗筲之役37?于是览止足之分38,庶浮云之志39,筑室种树,逍遥自得。池沼足以渔钓,舂税足以代耕40。灌园鬻蔬41,供朝夕之膳42;牧羊酤酪43,俟伏腊之费44。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此亦拙者之为政也。乃作《闲居赋》以歌事遂情焉45。其辞曰:

遨坟素三长圃46,步先哲之高衢47。虽吾颜之云厚,犹内愧于宁蘧48。有道余不仕,无道吾不愚。何巧智之不足,而拙艰之有余也49!于是退而闲居,于洛之涘50。身齐逸民51,名缀下士52。背京沂伊53,面郊后市。浮梁黝以迳度54,灵台杰其高峙55。窥天文之秘奥56,睹人事之终始57。其西则有元戎禁营58,玄幕绿徽59,溪子巨黍60,巽絭同归61,砲石雷骇62,激矢虫虻飞63,以先启行64,耀我皇威。其东则有明堂辟雍65,清穆敝闲,环林萦映,圆海回泉66,聿追孝以严父67。宗父考以配天68,秪圣敬以明顺69,养更老以崇年70。若乃背冬涉春71,阴谢阳施72,天子有事于柴燎73,以郊祖而展义74,张钧天之广乐75,备千乘之万骑,服枨枨以齐玄76,管啾啾而并吹77,煌煌乎78,隐隐乎79,兹礼容之壮观,而王制之巨丽也。两学齐列80,双宇如一,右延国胄81,左纳良逸82。祁祁生徒83,济济儒术84,或升之堂,或入之室85。教无常师,道在则是。故髦士投绂86,名王怀玺87,训若风行88,应犹草靡89。此里仁所以为美90,孟母所以三徙也91

爱定我居,筑室穿池,长杨映沼,芳枳树樆92,游鳞瀺灂93,菡萏敷披94,竹木蓊蔼95,灵果参差96。张公大谷之梨97,溧侯乌椑之柿98,周文弱枝之枣99,房陵朱仲之李100,靡不毕植101。三桃表樱胡之别102,二柰耀丹白之色103,石榴蒲桃之珍104,磊落蔓延乎其侧105。梅杏郁棣之属106,繁荣藻丽之饰107,华实照烂108,言所不能极也。菜则葱韭蒜芋,青笋紫薑,堇荠甘旨109,蓼荾芬芳110,蘘荷依阴111,时藿向阳112,绿葵含露,白薤负霜。

于是凛秋暑退,熙春寒往113,微雨新晴,六合清朗114。太夫人乃御版舆115,升轻轩116,远览王畿117,近周家园。体以行和,药以劳宣118,常膳载加119,旧疴有痊120。于是席长筵,列孙子,柳垂荫,车洁轨121,陆摘紫房122,水挂赪鲤123,或宴于林,或禊于汜124。昆弟斑白125,儿童稚齿126,称万寿以献觞127,咸一惧而一喜128。寿觞举,慈颜和,浮杯乐饮,绿竹骈罗129,顿足起舞,抗音高歌,人生安乐,孰知其他。退求已而自省,信用薄而才劣。奉周任之格言130,敢陈力而就列。几陋身之不保131,而奚拟乎明哲,仰众妙而绝思132,终优游以养拙133

【注释】 1《汲黯传》:《史记》、《汉书》皆有《汲黯传》。汲黯,字长孺,濮阳人,为人忠正敢谏,曾历任太子洗马,荥阳令,东海太守,右内史等职,以寿终。2司马安:《史记·汲黯传》载:“黯姑姊子司马安亦少与黯为太子洗马。安文深巧善宦,官四至九卿,以河南太守卒。”良史:优秀的史官。巧宦:长于钻营的官吏。3废书:放下书卷。4拙:指拙宦,与巧宦机对,指不善为宦。5至圣:谓道德最高尚的人。无轨:犹言无迹。6微妙玄通:精微深奥而灵通。7立功立事:谓建立功名,成就事业。8效:效劳。9资:依凭。履:实现。《周易·乾》:“忠信所以进德也。” 10修辞:指文教。诚:诚实。《周易·乾》:“修辞立诚,所以居业也。”疏曰:“外则修理文教,内则立其诚实,内外相成则有功业可居。” 11乡曲:乡里。《晋书·潘岳传》:“岳少以才颖见称乡邑,号为奇童,谓终、贾之俦也。早辟司空太尉府。” 12黍:谦辞。13鲁武公:贾充。《晋书·贾充传》:“帝袭位后,更封充为鲁郡公,及薨,谥曰武。14逮:及,到。世祖武皇帝:《晋书·武帝纪》:“已酉,帝崩于含章殿,时年五十五,葬峻阳陵,庙号世祖。” 15河阳、怀:二县名,属晋河内郡。河阳在今河南孟县西。怀县在今河南武陟西南。尚书郎:官名,尚书台的属官。廷尉平:廷尉是主刑法狱讼的朝官,属官有正、监、平等,潘岳曾为廷尉平。16谅暗:谓天子居丧之所。又作“梁暗”、“亮阴”。17领:任。太傅:官名,太子的老师。主簿:太傅的属官。18府主:指杨骏,杨骏辅政,曾引潘岳为太傅主簿,后杨骏被诛,岳亦除名。19除:任命。20召拜;向皇帝谢恩。21亲疾:潘岳的母亲病重。22阅:总计。弱冠:古时男子二十成人,初加冠,体还未壮,故称弱冠。知命之年:《论语·为政》:“五十而知命”。指年已五十。23八徙官而一进价:《文选》李善注:“八徙官谓举秀才为郎,河阳令、怀令、尚书郎、廷尉平、领太傅主簿、长安令,迁博士也。一进阶谓徙怀令为尚书郎也。”24再免一除名:《文选》李善注:“再免谓任廷尉平以公事免,迁博士以去官免也。一除名谓太傅主簿,府诛,除名为民也。” 25一不拜职:指上文“未召拜,亲疾,辄去官。” 26迁者三:指迁尉平,领太傅主簿,迁博士。27塞:指仕途阻塞。遇:知遇,指为官。28抑:助词。效:验。29通人:博学多才者。和长舆:和峤,字长舆,汝南西平人,有盛名于世,仕晋,官至中书郎。30拙于用多:谓不能表现其才识。31征:同“证”。32俊乂:贤俊之士。33百工:众官。34绝意:不再企想。宠荣:恩宠仕宦。35太夫人:指潘岳之母。36羸老:病弱年老。37色养:承顺父母颜色,孝养侍奉父母为色养。屑屑:劳碌奔忙的样子。斗筲之役:斗和筲都是古代的量器,斗容十升,筲容二升,后多用以比喻人之才识短浅,器量狭小。斗筲之役喻官位卑微。38止足:谓知止知足,不求名利。39庶:希望。浮云之志:富贵之志向。《论语·述而》:“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40舂税:舂米为税。41灌园:耕灌田园。鬻:卖。42膳:饭食。43酤:卖。酪:乳酪。44伏腊:夏、冬的两次祭祀,即伏祭和腊祭。45歌事:歌咏其心之所感。46遨:游历。坟素:指古代的典章文集。长圃:收谷物、种蔬菜之场地。47高衢:大道。48宁:指春秋时卫国大夫宁武子,《论语·公冶长》: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遇。其知可及也,其遇不可及也。”蘧:春秋时卫国大夫蘧伯玉,《论语·卫灵公》: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 49巧智:聪智多方。拙艰:笨拙呆板。50洛之诶:洛水之滨。51逸民:隐居不仕者。52缀:联缀。下士:资质低陋者。53背京:后背洛阳。诉伊:面对伊水。54浮梁:连船所搭成的桥。黝:微青黑色。迳度:直渡。55灵台:汉光武帝在洛阳南所筑的高台。杰:高挺。56天文:日月星辰等天体现象。57人事:人间的各种事情。58元戎:元帅。禁营:王营,指卫戍京师的禁军。59玄幕:玄黑色的营帐。绿徽:绿色的旗帜。60溪子巨黍:皆良弓名。61絭:弓弦。机:发箭的装置。62炮石:古代兵器,即抛石机。范蠡《兵法》:飞石重二十斤,机发,行三百步。” 63虻:飞虫名,这里以虻飞喻箭发多而快。64以先启行:先于后阵而发。65明堂:古代天子宣教行礼之所。辟雍:贵族子弟的就学之所。66圆海回泉:《水经注·十六》:“谷水又迳明堂北,汉光武中元元年立,寻其基构,上圆下方,九室重隅十二堂,蔡邕《月令章句》同之,故引水于其一,为璧雍也。” 567聿:语助词。68宗:宗祀。文考:晋文帝。69明顺:显扬孝道。70更老:即三老五更。相传古代设三老五更之位以养老人,汉代仍保留此制。郑玄据汉制以三老五更为各一人;蔡邕以各为三人五人。71背:离开。72阴:冬。阳:春。谢:告去。施:展布。73有事。指祭祀。柴燎:烧柴祭天。74郊祖:指郊祀,祭天地。展义:申示礼义。75均天之广乐:传说中天庭上的一种大乐。《文选·西京赋》“昔者大帝说秦缪公而觐之,飨以钩天广乐,帝有醉焉。” 76枨枨:威风凛凛的样子。齐玄:皆青黑色。77管:一个管乐器。啾啾:乐声。78煌煌:光辉的样子。790隐隐:声音盛大的样子。80两学:国学与太学。81延:延纳。国胄:犹言国子。82良逸:贤良之士。83祈祈:盛多的样子。84济济:盛大的样子。85升堂入室:《论语·先进》:“由也开堂矣,未入于室也。”堂是正庭,室是内室,先升堂后入室,表示学问的阶段或深浅。86髦士:俊杰之士。投绂:弃官。绂,系印之带。87名王:大王。怀玺“藏起玉印。88训:说教。89靡:偃倒。90里仁为美:见《论语·里仁》,意为住的地方,要有仁德才好。91孟母三徙:《列女传·一》:“孟子之少也,嬉游为墓间之事,踊跃筑埋。孟母曰:‘此非吾所以居处子也。’乃去舍市旁。其嬉戏为贾人衒卖之事。孟母又曰:‘此非吾所以居处子也。’复徙舍学宫之傍。其嬉游乃设俎豆,揖让进退。孟母曰:‘真可以居吾子矣。’遂居之。” 92枳:木名,果实似桔。93瀺灂(chanzhuo 蝉浊):鱼在水中出没的样子。94菡萏:荷花。敷披:荷花在水面摇摆的样子。95蓊蔼:茂盛繁密。96灵果:犹言名果。97张公大谷之梨:潘岳《洛阳记》:“洛阳有张公,居大谷,有大梨,海内唯此一株。” 98梁侯乌椑之柿:《文选》李善注引《广志》曰:“梁国侯家有乌椑,甚美,世罕得之。” 99周文弱枝之枣:《文选》李善注引《广志》曰:“周文王时,有弱枝枣,甚美。” 100房陵朱仲之李:《述异记》云:“房陵定山有朱仲李园三十六所。” 101靡:无。102三桃:指侯桃,樱桃,胡桃。103二柰:柰子有白青赤三种。《广志》云:“张掖有白柰,酒泉有赤柰。”曜:日光,同耀。104蒲桃:即葡萄。105磊落蔓衍:谓果品繁多纷敷。106郁:郁李,即山李。棣:棣树,结子如樱桃。107丽藻:形容果花光色装饰在园林之中。108华实:花、果。照烂:光彩的样子。109堇荠:二菜名。110蓼菱:二菜名。111蘘荷:草名,亦称阳藿,茎可食,入药。112时藿:植物名,向日葵。113熙春:暖春。114六合:天地四方。115版舆:一种轿子。116轻轩:轻车,与板舆互言。117王畿:指京城所管辖的地区。118药以劳宣:谓有所运动药力方可遍达于周身。119载:助词。120疴:病。121结轨:停车不进。122紫房:果子熟透,呈紫色者。123赪:赤色。124禊:古代民俗之一,在河水旁洗濯以祓除不祥的活动。125昆弟:犹言兄弟。斑白:老人。126稚齿:少年。127觞:酒杯。128咸一惧而一喜:《论语·里仁》:“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129丝竹:弦、管类乐器。骈罗:犹言并举。130周任:《论语·季氏》:“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周任,古代良史。131几:近乎。奚:何。乎:于。132众妙:万物之玄理。133优游:闲适自得。

【今译】 我曾经读《汲黯传》,看到司马安四次进入九卿的行列,而良史在传中称他善于钻营为宦时,没有不放下书而感慨叹息的,说:唉!确实有人善于钻营为官,也有人拙笨不善为宦。我常常认为士人活在世上,不象道德高尚的圣人一样,不露行迹,精微灵通,而一定要建功立业,将一生为世所用,因此凭借忠诚履行信义以增进仁德,外修文教内修诚实以居家立业。

我少年时在乡里就有声誉,得到司空太尉府的任命,所奉侍的主人,就是太尉鲁武公贾充。后来被推举秀才做了郎,到了世祖武皇帝时,又被任命为河阳、怀县的县令、尚书郎、廷尉平。在天子居丧之际,任为太傅主簿,府主扬骏伏诛后,被除名为民。不久又复官,任长安令,迁为博士,因母亲病重,未来得及向皇帝谢恩,就走了而被免官。我自从年青时步入仕途,到现在已进入知天命的年纪,其间曾八次调动官职,一次升级,两次免职,一次被除名,又有一次授职而未谢恩,三次升迁。虽能使仕途通畅有所机遇,也不过是一个不善为宦者努力争取的结果罢了。

从前博学多才的和峤曾议论我,坚持说我虽不善为官却多有才华,说我有才华我岂敢承受,说我笨拙不善为官倒是确有实证。如今贤俊之士为官,众人都赶上好时侯,象我这样的拙笨之人便不再企念思宠仕宦的事情了。太夫人尚在堂上,年老体弱,我又怎么能不孝顺父母因卑微的官职而忙碌呢?因此,我恪守知止知足的本分,收敛起富贵的念头,在乡间盖房植树,过起逍遥自在的生活。池塘中的鱼足以供我垂钓,舂米为税足以使我耕田,灌园卖菜,用以供给早晚的饭食,牧羊贩乳,用以供给伏腊祭祀的费用,孝顺父母,友善兄弟,这也是不善为政之人在为政啊。于是我作闲居赋,用以歌咏由此而产生的情感,其内容说:

在场圃上浏览古代的典籍,踏上先哲走过的道路。虽说我的颜面较厚,内心却愧对宁武子和蘧伯玉。国家有道我不为官,天下无道我不出仕,为何我精巧智慧不足而笨拙呆板却绰绰有余。于是我退归闲居在洛水之滨,将自己等同于隐士,名字缀入百姓之中。后边是京城而前边是伊水,面对着郊野而背朝着集市。黝黑的浮梁可为直渡,高大的灵台两相对峙。可以窥探天上的奥秘,考究人间事物的终始。它的西边有元帅统领的禁军,黑色的营帐,绿色的军旗,有溪子和巨黍等强弓,虽弓弦不一而装置相同,发出的炮石如雷声一样令人惊骇,射出的箭矢同飞虻一样密集,每战它必先行,炫示着帝皇的威严。它的东边有明堂和避雍西座学府,这里清静肃穆又悠闲宽敞,周围有树木掩映,又有流水环绕。里面讲述着孝道中以尊敬父亲为最大,祭祀中将祖父与天帝同祭的道理,唯有礼敬圣人才能显扬孝道,设立三更五老的职位用以隆崇年老之人。至于冬去春来,秋冬之际万物凋谢,春夏之时万物勃发,天子因祭礼而柴燎祭品,在郊外祭天祀地以展文德义,奏起天庭的大乐,具备有千乘万骑,黑色的礼服整齐而威武,竹管齐奏乐声啾啾,多么盛大,多么庄严啊!这样壮观的阵容,显示着帝王仪礼的恢宏富丽。国学与太学并列,学府建筑如一,右边延揽国子,左边接纳贤良,众多的学生弟子,盛大的儒家学术,有的升堂,有的入室,学识有高有低,学习没有常师,只有道才是应该永远尊奉的。因此有的俊杰放弃官职,有的大王抛开名位,都前来学习,学子们接受老师的训教如同草儿被风所吹拂。住的地方要有仁德才好,所以孟母才三次迁徙。

选定我的住地,修建屋宇穿凿池塘,长杨树映掩着沼池,芳香的枳子树围起篱墙;游鱼在水中出没,荷花在水面摇荡,翠竹与绿树茂密繁盛,名贵的果木参差错落。大谷张公的大梨,梁侯乌椑的柿子,周文王弱枝的大枣,房陵朱仲的李子,这里应有尽有无不种植。三桃中樱桃和胡桃的外形不一,柰子中表色有红与白的区别,石榴葡萄等珍奇的果树,果实紧紧长长地排在两侧,梅杏李棣等树,花果并茂装饰在园林之中,花朵和果实光彩照人,用语言难以形容它的极致。蔬菜中有葱韭蒜芋,青笋紫姜,堇菜荠菜,味道甘美,蓼菜荾莱菜发出芳香,蘘荷在阴凉处生长,蔡藿朝向阳光的地方,绿葵含着清露,白薤复盖着素霜。

随着凉秋到来,暑气消退,冬寒离去,暖春又至,细雨初晴,天地之间清清朗朗。太夫人坐着板舆轻车,到京郊来游览,走近家园。运动可使身体调和,活动可使药力散发,增加日常的饮食,旧病陈疴可以痊愈。排列长长的延席,子孙坐在两旁,柳荫低低垂下,车轮上步不进。从树上摘下熟透的鲜果,水中钓出赤色的鲤鱼,或在竹中饮宴,或在河边洗濯,有头发斑白的兄弟,也有儿童和少年,献上美酒祝福长寿,有一喜就有一惧。祝寿的酒杯举起,慈母的容颜和乐。浮杯畅饮,管竹并吹,顿足起舞,引亢高歌,人生安乐,那里还管其它呢?回到家中要求自我反省,我信义浅薄而才能拙劣,尊奉固任的格言,不度量自己的才力而进入仕宦之中,性命几于难保,那里还考虑什么明哲。因敬仰万物的玄妙而竭尽思虑,终身闲适自得培养我的拙笨吧!

【集评】 《晋书·潘岳传》:岳性轻躁,趋世利,与石崇等谄事贾谧,每倏其出,与崇辄望尘而拜。构愍怀之文,岳之辞也。谧二十四友,岳为其首。谧《晋书》限断,亦岳之辞也。其母数诮之曰:“尔当知足,而乾没不已乎?”而岳终不能改。既仕宦不达,乃作《闲居赋》。

唐·李善《文选》注:《闲居赋》者,此盖取于礼篇,不知世事,闲静居坐之意也。

金·元好问《论诗三十首》:心画心声总失真,文章宁复见好人。高情千古《闲居赋》,争信安仁拜路尘。

明·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题辞注·潘黄门集》:《闲居》一赋,板舆轻轩,浮杯高歌,天伦乐事,足起爱慕。熟知其仕宦情重,方思热客,慈母拳拳,非所念也。

今人·钱钟书《管锥编》卷三,一三四,全晋文卷九一:潘岳诸赋,以卷九零《秋兴赋》,卷九二《射雉赋》为优,此卷《闲居赋》抑其亚也。

钱钟书《管锥编》卷四,一六八,全宋文卷三十:元好问《论诗》:“心画心声总失真,文章宁复见为人?高情千古《闲居赋》,争识安仁拜路尘!”实则潘岳自慨拙宦免官,怏怏不平,矫激之情,欲盖犹彰;灵运此作只言“抱疾就闲”,心白禅玄,词气恬退;苟曰“失真”,《山居》过于《闲居》远矣。

钱钟书《管锥编》卷四,一九五,全梁文卷一一:元氏知潘岳“拜路尘”之行事,故以《闲居赋》之鸣“高”为饰伪“失真”。顾岳若不作是《赋》,则元氏据《晋书》本传,只睹其“乾没”趋炎耳;所以识岳之两面二心,走俗状而复鸣高情,端赖《闲居》有赋也。

【总案】 《闲居赋》作于元康六年(296年),这一年潘岳由长安令回京任博士,因母病去官,闲居洛阳,时作者年已五十岁,已涉知命之年,回顾三十年的宦海生涯,可谓坎坷不平,一时间不觉心灰意懒,生起归隐田园的念头,写了这篇《闲居赋》。作者在序中陈述了作赋的情由,以为自己本不善为官,而如今“俊乂在官,为工惟时”,自己便可以放弃宠荣之念,归耕田亩,不想再涉足官场了。在赋中,他描绘自己将在一个既幽静又高雅的地方筑室隐居,在园中穿池种树,在细雨初晴的日子里,全家老少“或宴于林,或禊于汜”,“浮杯乐饮,绿竹骈罗,顿足起舞,抗音高歌,人生安乐,熟知其他!”魏晋时政治黑暗,士大夫皆以标榜清静闲适,归隐田园为时尚,出现了不少描写山林隐士、田园乡居的作品,但他们并非真的要归隐田园,“名缀下士”,不过是在政治倾轧,官场失意后不得已而求其次的自我安慰,从潘岳的赋中所表现出的隐居生活,那带有贵族气的天伦之乐,即可说明这一点。尽管如此,《闲居赋》仍不失为一篇气韵生动的佳作,它造句工致,行文流畅,笔调清淡,其中对田园风光和与家人宴饮同乐的描写,尤为清爽动人,有很高的艺术技巧。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wenfu/pl/20190923248418.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