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曲赋文·赠陈圆圆(选一)》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7-20 17:48:13

《诗词曲赋文·赠陈圆圆(选一)》原文与赏析

冒 襄

本是莲华国里人,为怜并蒂谪风尘;

长斋绣佛心如水,真色难空明镜身。

这是冒襄赠陈圆圆的八首绝句之一。选自《朴巢诗选》。

冒襄为明末复社“四公子”之一、著名文艺家,崇祯十四年(1641)正月,30岁时,从故乡如皋乘船往衡阳探望任衡永兵备使者的父亲冒起宗。二月二日至苏州,四日跟同路向南赴惠来知县任的姑爹许直“登游船看畹芬演剧”。陈沅,字畹芬,又字圆圆,著名演员。这天陈圆圆唱弋腔戏《红梅记》,“如云出岫,如珠走盘,令人欲仙欲死”。告辞时,冒问陈,何日再聆卿曲?陈答,约摸你八月打转,我在虎丘水畔的桂树丛中等你。到衡阳不几天,朝廷调冒起宗赴襄阳监左良玉大军,对付张献忠、李自成两路义军南北夹击。冒起宗命冒襄护母返故乡,只身赴任。七月,冒襄船队行至杭州,听说陈圆圆“已为窦霍豪家掠去,闻之惨然”。到了苏州阊门,有友人来访,告之被强买的是假圆圆,真圆圆正躲着。冒立即践约前往,陈果然“如芳兰之在幽谷”。陈哭诉国丈周奎、田弘遇派人至苏索买歌女的情况和自己的危险处境,“余此身脱樊笼,欲择人事之,终身可托者,无出君右”,并拜见了冒母。冒襄很为难,因为一回如皋就得赶往京城,请朝廷以父为独子调出襄阳。此时此地,岂容议婚。陈圆圆十分懂事,含着泪水说,那就等尊大人调出后,赶快来救我。冒襄即席吟八绝句以赠。

诗的首句,“本是莲花国里人”,说陈圆圆这位纯洁的少女,前生是莲花藏世界即佛国国土之人,是一位心地善良,清净无染,天真无邪,风格高标的女菩萨,冒襄笃信佛教,他这一句可是反潮流的,给一位社会地位极低的女优以极高的评价。二句,“为怜并蒂谪风尘”,说她今世命苦,被从天上打入优伶界中,遭人白眼,不能不终日以泪洗面。诗人对她的不幸是同情的,对她的处境是理解的。据况周颐《陈圆圆事辑》,由于邢家极穷,她童年就被卖到陈家戏班,在鞭子下历尽磨难,受尽凌辱。掩盖在 “玉峰第一女优”戏榜后面的,正是斑斑血痕,把把泪珠! 三句,“长斋绣佛心如水”,说她从至高净土陷入悲惨世界后,为了解脱今生,修造来世,虔诚礼佛,不吃荤,不饮酒,清心洁身,生活严肃,刻苦修行。从深层来分析,那就是圆圆对今世简直是绝望了,万恶的封建社会正在吞噬她的青春与生命。末句,“真色难空明镜身”,这是对陈圆圆的劝勉,原来佛家把如来藏之色,即佛性,叫做妙色,又称真色。明镜,用 《庄子·德充符》典故 “镜明则尘垢不止,止则不明也”。如此,则 “明镜身”言圆圆一尘不染的品格。空,梵语,音译 “舜若”,佛家指事物之虚幻不实,或指理体之空寂明净; 谓世界一切现象皆是因缘所生,刹那生灭,没有质的规定性和独立实体,假而不实,故谓之“空”。这结句劝慰陈圆圆不必伤心,说她的真善妙色,纯净的心地,贤者都是理解的,尽管难与俗人言。

这首诗针对所赠对象的信仰,以佛理赞扬陈圆圆,同情她的遭遇,勉励其深悟哲理,摆脱精神痛苦,冒襄是贵公子,又生活在那个时代,本身就是软弱的,他只能替陈圆圆想出这种自我解脱的办法。不过,在歌姬受人轻视的彼时,冒襄能代她们立言,诉说她们在资本主义萌芽成长、市民意识活跃下,要求独立自重,追求个性解放,赞助复社正义斗争的种种愿望,还是十分难能可贵的。这也是封建伦理观进入末世时,对人的价值、人的权利、人的尊严的重视。所以,这是一首内含丰富,基调积极,吸取宗教哲学精华的好诗。

明白如话,琅琅上口,语言庄重,章法严谨,既含哲理,又抒深情,艺术上也自具特色。

冒襄是陈圆圆真正爱情意义上的恋人。这首诗即为明证。可惜,崇祯十五年春天,冒起宗调任宝庆副使后,冒襄赶到苏州,陈圆圆“则十日前复为窦霍门下客以势逼去”,从而造成历史上绝大之悲剧。据冒襄弟冒褒《妇人集》注,强买陈圆圆的是田弘遇。李自成入北京后,陈确 “为贼帅刘宗敏所掠”,清军入北京,“圆圆归某王(平西王吴三桂)宫中为次妃”。这史料很可靠,因此也就十分珍贵,附记于此,以资谈助。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世界文学 > 中外经典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