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文学·《圣经·旧约》·逃出埃及》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基督教文学·《圣经·旧约》·逃出埃及》原文与赏析

《旧约·出埃及记》第3—14章



摩西牧养他岳父米甸祭司叶忒罗的羊群,一日,领羊群往野外去,到了上帝的山,就是何烈山。耶和华的使者从荆棘里冒出的火焰中向摩西显现。摩西观看,不料,荆棘被火烧着,却没有烧毁。摩西说:“我要过去看看这大异象,这荆棘为何没有烧坏呢?”耶和华上帝见他过去要看,就从荆棘里呼叫说: “摩西,摩西!”他说 “我在这里!”上帝说: “不要近前来,应当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站的地方是圣地。”又说:“我是你父亲的上帝,是亚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摩西蒙上脸,因为怕看上帝。耶和华说: “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实在看见了。他们因受督工的辖制所发的哀声,我也听见了,我原知道他们的痛苦。我下来是要救他们脱离埃及人的手,领他们离开那地,到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之地,就是到迦南人、赫人、亚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现在以色列人的哀声达到我耳中,我也看见埃及人怎样欺压他们。因此我要打发你去见法老,使你可以将我的百姓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摩西对上帝说:“我是什么人,竟能去见法老,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呢?”上帝说:“我必与你同在,你将百姓从埃及领出来之后,你们必在这山上侍奉我,这就是我打发你去的证据。”

摩西对上帝说:“我到以色列人那里,对他们说:‘你们祖宗的上帝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 他们若问我说: ‘他叫什么名字?’我要对他们说什么呢?”上帝对摩西说:“你要对以色列人这样说:‘耶和华你们祖宗的上帝,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你去召集以色列的长老,对他们说: ‘耶和华你们祖宗的上帝,向我显现,说,我实在眷顾了你们,我也看见埃及人怎样待你们。我也说,要将你们从埃及的困苦中领出来。’他们必听你的话。你和以色列的长老要去见埃及王,对他说: ‘耶和华希伯来人的上帝,遇见了我们。现在求你容我们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为要祭祀耶和华我们的上帝。’我知道虽用大能的手,埃及王也不容你们去。我必伸手,在埃及中间,施行我的一切奇事,攻击那地方,然后他才容你们去。我必叫你们在埃及人眼前蒙恩,你们去的时候,就不至于空手而去,每个妇女一定要向他的邻居,并居住在他家里的女人,要金器、银器和衣裳,好给你们的儿女穿戴。这样你们就把埃及人的财物夺去了。”

摩西对耶和华说:“主啊!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就是从你对仆人说话以后,也是这样,我本是拙口笨舌的。”耶和华对他说:“谁造人的口呢?谁使人口哑、耳聋、目明、眼瞎呢?岂不是我耶和华吗?现在去吧,我必赐你口才,指教你所当说的话。”摩西说:“主啊,你愿意打发谁就打发谁去吧。”耶和华向摩西发怒说:“不是有你的哥哥利未人亚伦吗?我知道他是能言的,现在他出来迎接你,他一见你心里就欢喜。你要将当说的话传给他,我也要赐你和他口才,又要指教你们所当行的事。他要替你对百姓说话,你要以他当作口,他要以你当作上帝。你手里要拿这杖,好行神迹。”

于是摩西回到他岳父叶忒罗那里,对他说:“求你容我回去见我在埃及的弟兄,看他们还在不在。”叶忒罗对摩西说:“你平平安安地去吧!”耶和华在米甸对摩西说:“你要回埃及去,因为寻索你命的人都死了。”摩西就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叫他们骑上驴回埃及地去。

耶和华对亚伦说:“你往旷野去迎接摩西。”他就去了,在上帝的山遇见摩西,就和他亲嘴。摩西将耶和华对他说的言语,和嘱咐他行的神迹,都告诉了亚伦。摩西、亚伦就去召集以色列的众长老。亚伦将耶和华对摩西说的一切话,述说了一遍,又在百姓眼前行了那些神迹,百姓就信了。以色列人听见耶和华眷顾他们,鉴察他们的困苦,就低头下拜。

后来,摩西、亚伦去对法老说:“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这样说:‘容我的百姓去,在旷野向我守节。’”法老说:“耶和华是谁?让我听他的话,容以色列人去呢?我不认识耶和华,也不容以色列人去。”他们说:“希伯来人的上帝遇见了我们,求你容我们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祭祀耶和华我们的上帝,免得他用瘟疫、刀兵攻击我们。”但耶和华使法老的心刚硬,不肯容他们去。法老对摩西说:“你离开我去吧,你要小心,不要再见我的面,因为你见我的面的那日,你就必死。”摩西说:“你说得对,我必不再见你的面了。”

摩西说:“耶和华这样说:‘约到半夜我必出去巡行埃及遍地,凡在埃及地,从坐宝座的法老,直到磨子后的婢女所有的长子,以及一切头生的牲畜都必死。埃及遍地必有大哀号,从前没有这样的,后来也必没有。’至于以色列中,无论是人是牲畜,连狗也不取向他们摇舌,好叫你们知道耶和华是将埃及人和以色列人分别出来。你这一切臣仆都要俯伏来见我,说:‘求你和跟从你的百姓都出去。’然后我就离去。”于是摩西气忿忿地离开法老出去了。

摩西召了以色列的众长老来,对他们说:“你们要按家口取出羊羔,把这逾越节的羊羔宰了,拿一把牛膝草蘸盆里的血,涂在门楣上和左右的门框上,你们谁也不可出自己的房门,直到早晨。因为耶和华要巡行击杀埃及人,他看见血在门楣上和左右的门框上,就必越过那门,不容灭命的进你们的房屋,击杀你们。这例你们要守着,作为你们和你们子孙永远的定例。日后你们到了耶和华按着所应许赐给你们的那地方,仍要守这礼。你们的儿女们问你们说:‘行这礼是什么意思?’”你们就说:‘这是献给耶和华逾越节的祭;当以色列人在埃及的时候,他击杀埃及人,越过以色列人的房屋,救了我们各家。’”于是百姓低头下拜。耶和华怎样吩咐、摩西、亚伦、以色列人就怎样做。

到了半夜,耶和华把埃及地所有的长子,就是从坐宝座的法老,直到被掳囚在监里的人的长子,以及一切头生的牲畜,尽都杀了。法老和一切臣仆并埃及人,夜间都起来了,在埃及有大哀号,无一家不死一个人的。夜间,法老召了摩西、亚伦来说:“起来,连你们带以色列人,从我民中出去,依你们所说的,去侍奉耶和华吧。也依你们所说的,连牛群羊群带着走吧,并要为我祝福。”埃及人催促百姓,打发他们快快离开那地方。

以色列人从兰塞起行往疏割去,除了妇人孩子,步行的男人约有六十万。又有许多闲杂人,并有羊群牛群和他们一同上去。他们用从埃及带出来的生面烤成无酵饼,这生面原没有发起,因为他们被催逼离开埃及不能耽延,也没有为自己预备什么食物。法老容百姓去的时候,非利士地的道路虽近,上帝却不领他们从那里走,因为上帝说,恐怕百姓遇见打仗后悔,就回埃及去。所以上帝领百姓绕道而行,走红海旷野的路。日间耶和华在云柱中领他们的路,夜间在火柱中光照他们,使他们日夜都可以行走。日间云柱,夜间火柱,总不离开百姓的面前。

有人告诉埃及王说:“百姓逃跑了!”法老和他的臣仆就变了心,说:“我们容以色列人去,不再服侍我们,这做的是什么事呢?”法老就预备他的车辆,带领军兵同去,并带着六百辆特选的车,和埃及所有的车,每辆都有车兵长。耶和华使埃及王法老的心刚硬,他就追赶以色列人,因为以色列人是昂然无惧地出埃及的。法老临近的时候,以色列人举目看见埃及人赶来,就甚惧怕,向耶和华哀求。他们对摩西说:“难道在埃及没有坟地,你把我们带来死在旷野吗?你为什么这样待我们,将我们从埃及领出来呢?我们在埃及岂没有对你说过,不要搅扰我们,容我们服侍埃及人吗?因为服侍埃及人比死在旷野还好。”摩西对百姓说: “不要惧怕,只管站住,看耶和华今天向你们所要实行的救恩,因为你们今天看见的埃及人,必定永远再也看不见了。耶和华必为你们争战,你们只管静默,不要作声。”

耶和华对摩西说:“你为什么向我哀求呢?你吩咐以色列人往前走。你举手向海伸杖,把水分开,以色列人要下海中走干地。我要使埃及人的心刚硬,他们就跟着下去,我要在法老和他的全军、车辆、马兵上显荣耀。我在法老和他的车辆、马兵上显荣耀的时候,埃及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了。”在以色列营前行走上帝的使者,转到他们后边去,云柱也从他们前边转到他们后边立住。在埃及营和以色列营中间有云柱,一边黑暗,一边发光,终夜两下不得相近。

摩西向海伸杖,耶和华便用大东风,使海水一夜退去,水便分开,海就成了干地。以色列入下海中走干地,水在他们的左右作了墙垣。埃及人追赶他们,法老的一切马匹、车辆和马兵,都跟着下到海中。到了晨更的时候,耶和华从云火柱中向埃及的军兵观看,使埃及人的军兵混乱了;又使他们的车辆脱落,难以行走,以至埃及人说:“我们从以色列人面前逃跑吧,因耶和华为他们攻击我们了。”

耶和华对摩西说:“你向海伸杖,叫水仍合在埃及人和他们的车辆、马兵身上。”摩西就向海伸杖,到了天一亮,海水仍旧复原,埃及人避水逃跑的时候,耶和华把他们推翻在海中。水就回流,淹没了车辆和马兵,那些跟着以色列入下海的法老的全军,连一个也没有剩下。



迦南,位于地中海和阿拉伯沙漠之间,北邻叙利亚,南接古老的西奈半岛。这个地方山川零落、支离破碎,地势凹凸不平,气候干燥,阳光充沛。传说犹太人的始祖亚伯拉罕原来居住在靠近波斯湾的乌尔,但是他所信奉的上帝耶和华命令他移居迦南,亚伯拉罕果真毫无怨言地迁到了新居。随着时间的推移,犹太人对迦南逐渐产生了一种近乎家园的感觉,因为他们对于那里的一切都已经渐渐适应,何况,就像耶和华曾经告诉亚伯拉罕的那样,犹太人坚信,迦南是上帝给犹太人的应许之地。

在摩西时代,犹太人移居埃及已经很长时间,但是,他们的社会地位十分低下,并且经常受到法老和埃及人的肆无忌惮的迫害。然而,长期的城市生活已经使他们忘记了遥远的北方的家园,他们宁可忍受歧视也不愿抛弃尼罗河畔的富庶生活。作为一种传统思维倾向和大胆开拓未来生活的代表,犹太人的领袖摩西开始发挥自己的作用。

在年轻的时候,摩西曾经是埃及法老女儿的养子,声名显赫,光彩荣耀。但是,在一次纠纷中,他失手打死了一个埃及人,不得不流亡到北部的米甸地区,在那里,作为一个牧羊人,他娶妻生子,渐渐变老,过着平平常常的生活。在漫长而孤寂的荒漠生活中,摩西开始与上帝的交往,他开始意识到,犹太人已经背离了传统的教义,忘记了自己的历史,他们已经忽略了自己的上帝耶和华,并且丧失了民族尊严和民族自信心。当他们日复一日地追逐眼前的功利和表面利益的时候,作为一个民族,犹太人正一步一步地走向死亡。他对民族前途的忧虑后来变成了一股强大的动力,在耶和华的召唤下,摩西回到埃及,与他的哥哥亚伦一起动员他们的同胞离开埃及,回到那块 “流着奶和蜜的丰腴富足的应许之地”——迦南。

但是,对于被剥夺自由和权利的感觉,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体会得一样深刻。对于摩西和亚伦提出的举族回归的庞大计划,大多数犹太人的反应并不强烈。摩西和亚伦反复向犹太人申明,他们不应该永远这样寄人篱下,他们应该回到故园,在大力大能、自有永有的上帝耶和华的庇佑之下,重新建立一个强大的犹太民族国家。为了证明耶和华的至高无上的能力,摩西和亚伦公开表演了手杖变蛇和蛇变手杖的魔法,他们还使人的手上长满麻疯,而不给那些人复原,直到那些人表示信奉耶和华和表示愿意跟从摩西回归迦南为止。

劝告那些乐不思蜀的犹太人离开埃及,固然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不过,比起摩西和亚伦迫使埃及法老答应让犹太人离开埃及的各种努力而言,前者无疑要轻松得多。在摩西时代,犹太人实际上已经成为法老和埃及人的奴隶,他们不得不从事大量的劳役操作和体力劳动以求取得生存,正是在这种前提之下,埃及人过着悠闲自如的富庶生活。因此,一旦犹太人迁出埃及,这就意味着一大批劳工和社会服务人员的消失,这将是埃及的一笔巨大损失,因而摩西的计划遭到了法老和埃及人的强烈反对。法老变本加厉地虐待和摧残犹太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在耶和华的帮助下,摩西和亚伦对法老和埃及王族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不懈的斗争。

亚伦在法老及其臣仆面前举起手中的神杖击打河里的水,埃及大地的江、河、池、塘的水就都变成了血,所有的地表水都变得不能饮用,水里的鱼也大量死亡,埃及的老百姓受到干渴的威胁。但是,铁石心肠的法老还是不准许犹太人离去。

借助于耶和华的帮助,摩西和亚伦使大大小小的青蛙布满了埃及,弄得人们人心惶惶、惴惴不安。但是,法老只是答应让犹太人祭祀他们的上帝耶和华,却不答应摩西和亚伦的要求。

紧接着是虱灾,亚伦伸出神杖击打地上的尘土,埃及的地面上马上布满了形形色色的虱子,它们在人畜的身上到处爬行。但是法老仍然毫不让步。

随后,成群结队的苍蝇飞遍这个国家,到处是嗡嗡的声音,这些无所不至的苍蝇使食物变质,并且到处传播疾病。蝇灾刚刚结束,又来了一次灾难,几乎所有的埃及人的马、驴、骆驼、牛和羊都染上了瘟疫,然后接踵死亡。但是,对于犹太人提出的严正要求,法老依然断然拒绝。

于是,所有的埃及人身上都长满了脓疮。

一场伴随着雷鸣闪电的前所未有的冰雹击打了埃及的人畜、树木、菜蔬和庄稼。

铺天盖地的蝗虫落满地面,吞噬所有可以吞噬的东西。

沙漠中扬起猛烈的风暴,埃及各地在三天之内一片漆黑,人们伸手不见五指,谁也不敢移动半步。

最后,根据耶和华和犹太人预先的约定,到了夜间,耶和华逾越过门口涂上羊羔血标记的犹太人家,把埃及全国的人家的所有的长子,以及所有头生的牲畜,全都杀死了。法老、臣仆和所有的埃及人都起来为死者哀哭,这就是逾越节的来历。在这种情况之下,法老再也无力拒绝摩西的要求了。埃及人催促摩西和犹太人尽快离去,以结束一再降临的令人不寒而栗的灾难,避免悬在人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威胁。

从一个名叫兰塞的地方起身,犹太人的十二个部落流便、西缅、利未、犹大、以萨加、西布伦、约瑟、便雅悯、但、拿弗他利、迦得、亚设集结起来,在侨居埃及430年之后,终于踏上了回归故土的旅途。在白天,空中有一道云柱,在夜间,空中则有一条火柱,指引犹太人前进的方向。

出于报复,法老带领埃及军队跟踪追击犹太逃亡者的队伍,追到红海的边缘,当他们就要追赶上犹太人的时候,摩西向海面伸出了神杖,这时候耶和华就用强劲的东风使海水从中间向两面分开,截断红海,开辟出了一条道路,犹太人下到海底,走在干燥的地上,水在他们的左右像墙垣一样。追赶的军队来到海边,看到犹太人的情景,法老毫不犹豫地率领所有的马匹、车辆和战士下到海里,但是海水突然合拢、逆卷,法老和所有的埃及人都溺毙水中,没有一个人幸免于难。逃脱了埃及的追军,犹太人吃鹌鹑和荆棘丛中结晶的吗哪,喝旷野中的泉水,从容不迫地经过书珥、玛拉、以琳、汛、玛撒,在他们逃出埃及3个月之后,他们来到了西奈的旷野,到达了迦南的南缘。

在美国讨论未来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徽的时候,本杰明·富兰克林和托马斯·杰弗逊曾经建议将犹太人越过红海向迦南进军的行列作为美国的国玺并且写上:“反抗暴君就是服从上帝。”在他们看来,迁出埃及无疑意味着对奴役和黑暗的反抗,意味着对自由与光明的热烈追求。同时,在犹太人的回归昔日家园的队伍中,不仅体现了一种怀旧、一种不可抗拒的神圣的旨意,而且还体现了一种创业、一种开拓和一种为了理想而不惜一切代价的牺牲精神。

摩西率众逃出埃及的整个故事继承了《旧约》的浪漫主义风格,在天翻地覆、风云变幻的大时代中通过人们和上帝的行为,表现出信仰所能产生的巨大力量以及作为自由的人的无限欢乐。整个故事犹如一首交响乐。首先,是低沉的单簧和孤寂的行板,沉闷、单调、凄凉,随着摩西的到来,小号开始吹奏出婉转的曲调,充满希望的弦乐次第弥漫,然后,旋律由从容不迫、沉着镇定的反复升高音质和音量,弦乐和打击乐狂热地奏鸣,在红海的战争中达到激动人心的高潮,最后,在提琴和管乐的协奏下,音乐渐渐消逝,回声飘逝在遥远的天际,一个充满光明和希望的时代悠然降临。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世界文学 > 中外经典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