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宝卷(节录)》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土地宝卷(节录)》原文与赏析

元始赐宝品第五



夫却说土地寻佛不见,往前所行,见一老公。土地问曰:“老公见佛否?“答曰:“无见。”土地问曰:“这是何处?公曰:“此是玉帝所居灵霄宝殿。”土地曰:“佛在天宫说法,我来寻佛,不知佛在何处?”公曰:“你往三清宫内问去。”土地曰:“三清宫在何处?”公用手一指。土地谢曰:“老公贵姓?”公曰:“金星是也。”上地辞别,迳到三清宫内,参见元始天尊。天尊一见,认的土地。“你是无极化身,如何到此?”土地答曰:“我来天宫寻佛,误遇天尊。”天尊曰:“天宫最多,那里寻问。”土地悲泣身老年残,千辛万苦,寻佛不见。元始曰:“我和你贴骨尊亲,源理一脉。我将如意与你作一拄杖,以为后念。你今回去,不可寻佛,灵山等佛去罢。”土地告辞,还归旧路而去也。

土地寻佛不得见,

误与元始赐宝回。

我佛上居兜率天,广演大法慈悲宽。玄言句句如甘露,信授尘劳尽除躅,

土地寻佛到天宫,正遇太白李金星。问佛天宫说法处,金星一问指三清。

迳到三清问天尊,元始一见知原因。无极化身今到此,先天元气贴骨亲。

寻佛不见恸悲啼,身老年残步难移。天尊赐与如意宝,手持拄杖旧路回。

元始赐宝拄杖,龙头本是如意钩,随着土地,到处云游,戳了一戳,鬼怕神愁,敲了一上,音声遍四洲。

拄杖非等闲,拿起走三千。

要问端得意,唱叠《落金钱》。

好一个如意钩,是元始起根由。这个宝物谁参透?与土地做龙头,龙头。鬼怕神也愁。我的佛,拐杖一举谁禁受!

老土地心喜欢。我今朝大有缘。我得元始宝一件,如意钩妙多般,多般!下拄地,上拄天,我的佛,邪摩见了心寒战!

南门开品第六



夫却说,土地得了如意,还归旧路。有到南天门紧闭。土地自思:“三清宫随喜了,不曾进南天门,随喜龙霄殿。”遥望门首许多天兵神将。土地向前与众使礼。土地曰:“乞众公方便,将门开放,我今随喜。”众神闻言,吓一大惊。众神大咤一声:“你这老头,斯不知贵贱,不晓高低!你在这里,还敢撒野。”土地曰:“我从无到此,随喜何礙!”青龙神将走将过来掐着土地,连推待搡。众骂老不省事,一齐拥推。上地怒恼,使动龙拐,望众打去,众将一躲,打在南天门上,将天门打开。天门开放,毫光普遍,六方振动。诸神忙齐奏上帝。

未从随喜灵霄殿,土地打开南天门。

老土地,才得了,龙头拐杖,心中喜,比旬宝,大不相同。

正走着,猛然间,抬头观看,远望见,南天门,瑞气腾腾。

三清宫,我随喜,看了一遍。天宫境,世间人,难遇难逢。

灵霄殿,好景致,不曾随喜。我看见,天门首,许多神兵。

你开放,南天门,随喜游玩。众神将,听的说,吓一失惊。

叫一声,老头子,你推无礼。推的推,搡的搡,骂不绝声。

怒恼了,老土地,轮拐一打,打开了,南天门,振动天宫。

南天门开,神兵着忙,同启奏玉皇:“一个老头,生的颠狂,手拿拐杖,力大无量。天门打开,上圣仔细详。”

土地好妙法,龙头拐一拉。

打开南天门,听唱耍娃娃。

老土地睁眼瞧南天门,影超超,霞光瑞气祥光罩,乘鹭跨凤空中舞,天仙玉女跨鹭鹤,神兵天将门前闹。老土地上前使礼,开天门随喜一遭。

老土地说一声,众天兵唬一惊,老头不知名和姓,发白面皱年高大,老来说话不中听。连推待搡往外送。轮拐打,天门开了毫光放振动虚空。

神兵大战品第七



夫却说,众神同奏玉帝:“有一白头老公,不知何名,力大无穷,手拿龙头拐杖,要开南天门,随喜灵霄殿,众神不从,推拉不动,使拐杖打来,众皆躲避。一拐打在南天门上,将天门打开。紧奏上。”圣帝曰:“差众神兵,左右天逢,率领天兵大将二十八宿,九曜星官,同去围住,拿将他来。”众神排阵,一拥齐来,围住土地,各使兵刃,踊跃前来。土地观见,不慌不忙,一柄拐去,指东打西,遮前挡后。天兵虽多,不能前进,难得取胜。土地这拐使开,无有摭挡,万将难敌,只打的个个着伤,头破血流,天兵后退。



土地不知多大力!

天兵虽多实难敌。



土地广有大神通,打开天门力无穷。

众神一齐奏玉帝,到把玉帝唬一惊。

传令忙把天兵点,为首左右二天蓬,

二十八宿跟随定,九曜星官不消停,

天兵天将排阵势,土地围住正居中,

枪刀箭戟齐着力,望着土地下无情。

土地使动龙头拐,横来直去不透风。

天兵着伤难取胜,打的重了丧残生。

神兵大战,各逞高强,英雄气昂昂,围住土地,不慌不忙,使开拐杖,万将难敌,大战一场,天兵都着伤。

土地呵呵笑,我把天宫闹。神兵不能敌,听唱雁儿落。

土地广有大神通,龙头拐杖有妙用,使动了这宝物,神变无穷。行在凡来又在圣,参不透,这宝物神鬼难明呀,举起乾坤都晃动,有万将也难敌,鬼怕神惊闻听,天兵虽多难取胜,唬坏了大将军,左右天蓬。天兵睁眼瞧一瞧,这个老头也不弱。一个人一根拐,独逞英豪因何来把天宫闹?俺若还拿着你,定不轻饶,呀,无理难得讨公道,这场祸,本无门,自惹自招。观瞧,四下神兵都来到。你总然有手段,插翅难逃!

地金水泛品第八



夫却说,天兵难敌众将问曰:“老头何名?”土地曰: “我是土地也。我来天宫寻佛,不知佛在那一天宫?”土地言罢,九曜星官上奏玉帝。玉帝闻知,忙传敕令五方五帝,五斗神君,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率领八万四千天兵天将,去把土地拿将他来。众位天兵,围住土地。土地观看: “天兵无数,将我围住。我今使个方法,戏他一戏。”土地曰:“众兵多广,一人难敌,我今去也。”往地里钻去。众天兵说:“走了他了!”九曜曰:“他是土地这地就是他的原形。”众人刨地,掘自数尺,尽都是金。天兵欢喜。言还未毕,金化成水,涨涌漂泛。天兵着忙,各显神通,水上游行。土地将水一抽,天兵跌倒水里。跑将起来,又是笑又是恼。这个老头,神通不小。俄然水乾,天兵都在泥内。土地出现: “你可认的我么?”



土地生金金生水,

世人不解这神通。

老土地,闹天宫,神通广大。

天兵多,层叠叠,围绕周遭。

按五方,五帝神,威风抖擞。

上天罡,下地煞,独逞英豪。

领八万,零四千,天兵天将。

一个个,齐呐喊,闹闹吵吵。

土地说,使个法,钻到地内。

天兵说,齐下手,都把他刨。

刨数尺,土成金,个个欢喜。

忽然间,金化水,涨涌泛漂。

众天兵,使神通,水上行走。

老土地,水一抽,神兵跌脚。

爬起来,又是笑,心中怒恼。

这老头,有手段,蹊蹊跷跷。

猛然间,水尽无,都在泥内。

有土地,出现身,你可瞧瞧。



地金水泛广神通,土地战天兵。土能化金,金将水生。天兵天将,水上游行。将水一抽,都倒在泥中。

天兵使神威,都将土地追,

水上平跌脚,听唱驻云飞。

天将天兵,个个猛烈抖威风。土地有妙用,天兵难取胜。佛,却有大神通,变化无穷,通凡又通圣,独自一个闹天宫。

独逞英豪,将身入地你是瞧。天兵呵呵笑,老头到也妙。佛,一齐把地刨。金能生水,涨涌水胜茂,天兵水上平跌脚。

树林火直起品第九



夫却说,土地现出身来,众兵围住。天兵曰:“老头子从你怎么变化,也走不了你。”土地曰: “我一个小小的法,我看你当架不起。”天兵曰:“有甚么法,使来俺看!”土地往地下挝了一把土,满天一洒,众天兵闭眼难睁,如沙石么情,痛如刀剜,甚疼难忍。土地笑曰:‘ “可知我的利害!”却说那直神奏曰:若得取胜,问佛借兵。”玉帝准奏,劫命求佛。佛即遣差四大天王,八大金刚来战土地。两家对敌,三画三夜。土地一怒,将拐使开,百步打人,拐拐不空。天王金刚,一齐后退。土地笑曰: “略你众将,非吾对手。我再使个方法”土地曰:“极你不过,我今去也。众兵后追。土地倒在地下,身化树木,稠密深林。”天兵曰: “老头子又变化了。这树就是他的原身。咎可伐树”无数天兵,齐动刀斧,越砍越长。偶然林中四面火起,烧天燎地,大火无边。天兵忙着,无处躲避,只烧的袍破甲烂,少眉无须,奔走无门,各逃性命天兵大败。



一切天兵拿土地。

被树林中大火烧。



土地手段最高强,无数天兵都着忙。天兵又把土地叫,今朝莫当是寻常!

众人今朝围着你,插翅难飞那里藏?土地挝土只一洒,天兵合眼痛难当。

玉帝求佛把兵借,四个天王八金刚,一勇齐来战土地。土地抬头细端详。

两家交锋三昼夜,土地又使哄人方。倒在地下树木长,稠秘深林遮日光。

天兵一齐伐来树,四面火起亮堂堂,火烧众将袍铠烂,少眉无须都着伤。

树林火起,天兵着忙。四面起火光,各人奔走,慌慌张张,手盔掠甲,不顾刀枪,烧眉燎须,个个都着伤。

土地闹天宫,两家大交兵。

林中失了火,听唱《一江风》:

众天兵不违天主命,各赌能,合胜抖威风,一勇齐来,四下相围定。土地显神通,神通,杖手中擎,一人能挡天兵众。细祥参土地好手段。千化有万变,妙多般。身化松林,将众来滞赚。四下起狼烟。天兵心瞻寒。少眉无须各逃撺。

地摇物动品第十



夫却说,天兵大败,齐奏玉帝,“那土地神通变化,身化山林。天兵伐树,四面火起,个个着伤,无能可敌。奏上圣定夺。”上帝曰:“领我敕旨,传与南极令众群仙来拿土地。”话说旨传南极,领众群仙,通天大圣,齐天大圣,率领群仙,齐来交战。那土地散者成风,聚而形。天兵到此,不见土地。高声大叫:“土地,你在那里?出来受死!那土地从地里钻将出来。齐天大圣一见土地:“就是你撒野?”行者举棒,盖头就打。那土地拐杖相还。练战一处。后有通天大圣来掠阵。土地发威,使开拐杖,把通天大圣一拐戳倒。拐杖一拉,把齐天大圣拉了一跤。南极着忙,领众群仙,一勇齐来围着。土地将拐戳在地下,手搬拐杖,晃了两晃,地动山摇,一切神仙,站立不住。平地跌仙。众仙着忙各驾祥云。志在空中。土地将拐望空一举,晃了几晃。那神仙空中东倒西歪,站立不住。那土地一拐化了万根拐,起在虚空,打的那神仙各人散去。



天兵大战无能胜,

敕命又传李长庚。

有玉帝,灵霄殿,忙传敕令,

命南极,率领着,一切神仙。

李长庚,见敕旨,不敢怠慢,

各名山,洞府里,去把书传。

敕旨到,众群仙,一齐来到。

惟独有,齐天圣,越众出班。

通天圣,黄石公,神仙领袖,

燕孙膑,李道仙,鬼谷王禅。

众神仙,叫土地,你在何处?

那土地,从地里,往外一钻。

孙行者,扬起棒,盖头就打。

有土地,龙头杖,着架相还。

遒天圣,齐天圣,不能取胜,

众神仙,把土地,围在中间,

龙头拐,戳在是,晃了几晃,

山又摇,地又摇,动地惊天。

一个个,都倒跤,立站不住。

显神通,驾祥云,起在空悬。

一根拐,多变化,望空打去。

众神仙,难着架,各奔深山。



地摇物动,乾坤失色,天地仄两仄,神仙着忙,东倒西歪,平地跌跤,爬不起来。从也无见蹊跷好怪哉!

土地拐一根,摇动晃乾坤,

神仙敌住,听喟《柳摇金》:

土地手段,夸不尽土地手段,一根拐变化多般,天兵难取胜,神通广无边。行者大战,土地与行者大战,唬坏了众位神仙。这个老土地,谁人敢向前。齐使手段,神仙们齐使手段,俺合你怎肯善辨!

呵呵大笑,老土地呵呵大笑:四下里瞧了一瞧,天兵无其数,神仙远周遭。拐杖玄妙,说不尽拐杖率妙,戳在地摇了两摇,乾坤都撼动,神仙齐跌跤。腾空吵闹,神仙们腾空吵闹,这老头子手段不弱。

问佛因由品第十一



夫却说,神仙败阵,行者曰:“咎若败了,着那土地夸口。你看着,我去合他见个高低。”行者回来,叫声土地:“我合你使使手段。”土地说:“你使甚么手段?使来我看!”行者变化,一个变十个变百个,百个变千个。土地笑曰:“你看我变来。”你看土地一变,无边无岸,撑天拄地,一个大身,把一切天兵众位都在土地身内包藏。行者着忙,东走西跑,只在土地身内。玉帝闻知灵山问佛告白如来,土地撒野大闹天宫,是何因由?佛言:土地神者,无极化身也。未有天地,先有无极。无极以后生天化地有了天地,后有佛祖。一切菩萨罗满圣僧,一切神仙天人四众,何物不从地生,何人不从地住。土地之神,只可尊敬,不可冒犯,冒犯土地,我也难敌。天尊闻罢,自悔不及,善哉,善哉。

土地广有神通天,

玉帝求佛问因由。

土地神通不可量,大闹天宫逞高强。一切神仙都散了,行者回来战一场。

各显手段能变化,土地傍里细端详,行者变了千千个,土地一身总包藏。

撑天拄地是土地,行者见了也着忙,玉帝灵山把佛问。佛说混沌劫数长。

无极分化天和地,土生土长养贤良。诸佛菩萨地上住,从地修道转天堂。

尊敬土地休冒犯,恼了土地实难当。玉帝闻言心自悔,谢佛指数拜法王。

问佛因由,起立原根,无极显化身。安天立地,置下乾坤,万圣千贤,土上安身。尊敬土地,知恩当报恩。

行者调天兵,神仙赌阎争。

玉帝去问佛,听唱 《金字经》:

土地行者大交兵,各使手段显神通。孙悟空变了许多猴儿精,土地笑,土地笑。一身变化总包笼。众位神仙睁眼观、土地法身广无边。体量宽遍满三千及大千。土地大,土地大,包着地来裹着天。

玉帝灵山问世尊: 土地起初是何因?不知根,佛说,无极立乾坤,三千界,三千界,万物都从土出身。佛说土地功德多,大千沙界一性托。运娑婆,普覆大地及山河。生万物,先有土地,后有佛。



《土地宝卷》全名《先天原始土地宝卷》,为明清间的刊本,曾由北京大学图书馆收藏,现已佚失。郑振铎《中国俗文学史》第十一章 “宝卷” 中,抄引了该卷的第五节至第十一节。上文所引就是根据郑振铎 《中国俗文学史》抄录的。

根据郑氏的引述,其大略情节为: 大地化身的土地神大闹天宫,与诸佛、诸神斗法,他多次围困了天兵天将,成为继孙悟空之后又一个天的敌人。宝卷的结局是: 土地神显尽了神威,玉帝也没有办法制伏他,于是,玉帝请来了收伏齐天大圣的佛祖,佛祖以他无边的法力,制伏了土地神,将他抓到灵山投入炼炉中,土地神最终被杀死。但土地神的肉体虽然死了,他的灵魂却是永存的,无处不在。佛祖于是派遣使者遍游天涯海角,使穷乡僻壤,大家小户,全建立了土地祠,供奉土地神位。

由此可以明显看出,这个宝卷受 《西游记》影响很大。在宝卷中,孙悟空作为齐天大圣和土地爷斗法,说明这部宝卷产生于《西游记》之后。《西游记》 中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故事已经妇孺皆知,而且艺术性性强,如果再写闹天宫,显然是很困难的,容易弄巧成拙。然而从引文看,《土地宝卷》的描写并不比 《西游记》 差,这说明作者具备相当强的从因袭中蜕化改造而推陈出新的写作能力,《土地宝卷》 对 《西游记》有所继承,有所创新。比如: 土地爷杀到天宫和诸神斗法,而孙悟空却是等着诸神在花果山交战,一个天中,一个地上,土地爷比孙悟空闹的更彻底,更是真正意义上的闹天宫; 土地爷一人和诸神作战,孙悟空却是带着猴将和诸洞妖魔,所以说,土地爷更具神通。其中最大的创新是作者写出了土地爷的特点: 土地爷使用的拐杖是天尊送给他的如意变的,而孙悟空的金箍棒是他去海底取来的定海神针,从这点看,《土地宝卷》 不如 《西游记》写得神秘瑰丽。但是,土地爷和诸神斗争,主要武器并非拐杖,而是显示了他本身特点的土。他拿起土一撒,天兵天将就迷了眼; 他一躲闪,立即土遁,钻进地中。最为神奇的是: 土地爷用土,按阴阳五行变化: 天神掘地挖出了黄金,黄金变成水,淹了敌兵; 土变成了树,围住了天兵天将;树又生成了火,烧死很多神兵。这些按土地爷特点所作的设计,是比较成功的。还有很有意思的一笔:土地爷和孙悟空作战,用拐杖把齐天大圣打倒。这实际上,是作者很想和吴承恩一比高低。

宝卷是佛教中某些在民间传播的汉化支派 (如白莲教、黄天教) 的宣传品,但从《土地宝卷》看,显然含有大量的非佛教民间信仰成份。宝卷中说,先有土地,后有佛,显然带有佛道争胜的色彩。但从它的内容看,也并不为道教张目。这个宝卷的出现表明:宝卷已处于发展的新阶段,突破了专门宣传佛教的范围,带有了两种新的成份: 一种是宣传非佛教的民间信仰; 另一种是带有极大的娱乐性,它强调场面热闹,情节曲折,出现了许多斗法的内容,可以说,已经属于神魔小说的范畴。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世界文学 > 中外经典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