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水郎 [缅甸]吴邦雅》读后感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作品提要】

贫穷的卖水郎与同命运的卖水女相遇,二人一见钟情。为筹办婚礼,卖水郎于烈日下奔赴城北去取仅有的积蓄四钱碎银。中途遇国王,国王怜悯卖水郎境遇,赐白银万两,卖水郎却仍不愿放弃自己的四钱碎银。最后国王分给卖水郎一半国土,并立他为王储。当上王储的卖水郎却想篡夺王位,萌生杀害国王的念头,反复思量后终于止住了邪念,并向国王奏明了实情。国王不但没有治罪,反而愿意逊位,卖水郎执意不肯接受,并辞去官职,偕卖水女一同隐居山林。

【作品选录】

第一场 卖水郎

波罗奈国王子欧达亚远赴德格度国求学,学成归国途中,行至波罗奈国都城城北,于路旁扎帐歇息。此时,卖水郎一旁挑水出。

卖水郎 可叹这人世间,每日果腹难,一日三餐,能有洋麻叶,酸菜汤,糙米粮,实在不易。只愿有生之日,若能吃上一碗红米饭,一口清水煮小鱼儿汤,也算口福享尽,不枉来世为人一场。为填饱肚肠,虽辛勤卖水终日忙,一月当中饱食数,不过仅三餐。金银与财富,从与我无干,可谓贫者之首,穷人之冠,即便是乞丐国王,亦不敢与我相攀。

卖水郎 咳,就算如此又怎样,本是七尺男儿汉!今后命运谁能料?待到临逢才知晓。怎可轻易便泄气?要知风水亦会轮流转。看那瞎眼斗鸡振翅,尚可无往不胜。所谓好运光顾,实为把握机会。卖水郎啊卖水郎,你定会时来运转,享那荣华与富贵。看这水罐、挑架和货担,一套行头真齐善。都说好米还需用清泉,这便进城卖水把路赶。

场后缅甸传统编鼓乐队乐声奏起,卖水郎挑起水担上路。幕毕。

第二场 卖水女

在波罗奈国都城城南,卖水女挑水出。

卖水女 唉,这波罗奈国里,贫苦之最,穷困之极,数我卖水女不让。世间好运,无缘于我,一遭接一回,也从未改变如今这景况。为求生计,日日头顶卖水罐,头皮磨破痛难当。每日杂豆混玉米,权以充饥粮。若想掺米粒,难上更加难,佐菜只有洋麻叶儿汤。如此食饭,吞咽甚畏难,以致双脚蹬地,脖颈如犁翻。命途何不幸!期盼有朝日,于这尘世间,逢遇如意郎,供我粟米粮。倘若时运真来转,与那如意郎,结成百年好,从此衣食无顾虑,悠哉何其善。

卖水女 咳,瞧你胡思又乱想,疯疯癫癫多荒唐。此番穷困境遇早注定,如同剧情与序章。万般无奈亦如何,从未闻见米饭香。卖水所获最好时,仅够当值玉米饭。且看身上这围筒裙,百衲千针,破旧不堪;污腻浊黑,本色难辨;补丁层叠,仿如棋盘。为使穿牢这筒裙,麻绳绕三匝,紧系腰间上。即便如此能怎样,让我顶起水罐,轻摆身段,——瞧我叫卖的泉水味儿多甜甘。

场后编鼓乐队中鼓声奏起,时刻已近正午。幕毕。

后景,自德格度国学成归来的欧达亚王子路旁歇息终了,正要起身进都城,忽传父王亡故,王子遂接受百官觐拜,即登王位,是为欧达亚王。

第三场 卖水郎与卖水女遇

前台,卖水郎和卖水女于路上相遇。

卖水女 且看你,开裂竹扁担,挑住破提篮,麻绳系木片,填垫漏底筐。再看你,头发蓬又乱,筒裙破且脏——颜色如同棕榈壳水瓢儿一般。这位兄长,你一年卖水辛勤,所获能几多?仔细探究竟,除去三餐,省衣节食,如有所余,藏于家中,所剩又几何?瞅你那筒裙和结兜,补丁褴褛,仅蔽体衣裳。妹亲眼所见真切,不验亦可知晓。不知你每日所餐,是甚菜饭?缘何此问,只因妹心中有所想。

卖水郎 苦楝籽儿一般,何其大也!破烂筒裙头,针钩相联扣,谁人见了不犯愁?卖水小买卖,生意好坏亦无常。只能平日间,节衣食,俭财用,添补随身之需,勉强度日充饥。除此以外,所剩富余,便用那铁皮小箱,牢锁家中。如此所有,仅碎银四钱。为这丁点私房,终日寝不寐,食不安,时时如同惊弓鸟,担心那,梁上君子,夜晚窃盗——为此夜夜把心儿担。每日所餐真不易,稻粒何其珍,鱼虾酱更罕。若能就以酸菜叶儿,得此佳肴实在难。也不用那油盐醋,便把早餐与晚饭,挺直脖颈,硬塞入肚肠。——至于腰间袋囊,正如妹子亲眼见,充裕盈实,切莫认作是贫酸。

卖水女 纹银四钱,何其裕足,家资殷实,可谓富翁矣。不瞒兄长,妹亦不逊,所攒积蓄,埋于城下,同为四钱银币。不求其他,只等有朝一日,遇见如意郎,以此作筹办。本为避人眼耳,将这一笔钱财,掩埋匿藏。却不想,如此做法,正与兄长不谋而合。实在是,如此家当,弥足不易,只恐稍有不防,让那强盗贼偷,窃夺了去。——妹所苦却是,无奈不遇意中郎。

卖水郎 银两四钱,确实富足,用之不尽,犹如山一般。富家女啊,常言道,挑少不如意,挑多反为难,如此道理,自古如常。生在这世间,人情百态,所见已多,妹子心中应是明白。又非上演剧情,啰唆累赘,抹角拐弯,此又为何苦?所谓财富、年轻与美貌,也是兼而有之,如同编织蓑衣,也需适宜风雨。妹切莫畏缩,只求互不嫌恶,此事望周全考量。倘若一日,魔头出场,纠缠不清,届时身旁妖鼓正擂,心中恐是早已想收场。

卖水女 妹看兄长面容俊朗,心生爱慕,愿意从此跟随,长相依伴。可婚嫁大事,又怎能随便了了,有失体面?既非权宜之举,聘礼箱匣,不可少缺。细细算量,所需花用,正好四钱。有此箱底,可做夫妻矣。望兄长取来积蓄,若妹亲眼识得,便认你为夫。想成亲大礼时,那华丽屋堂中,流丹檐宇下,南赡诸神齐来贺,四海宾朋聚一堂。香花脂粉,打扮梳妆。其间甜蜜滋味,谁人能比,谁人能尝。是故四钱积蓄,兄长速去取将。

卖水郎 平日积德显回报,命运之神忽临降,——卖水郎也将有妻矣。诸神护佑,与妹携手。众人祝福,以作见证。婚庆大礼,佳肴美食,体面又风光。为此,那四钱箱底,本珍视为宝,未曾有花销,被我藏于北城墙下。如今为我心爱的卖水妹,这就动身,疾步如飞,不需太久时辰,便可从那如火炭般灼热的沙穴中,将其取来。

场后弯琴、编鼓奏乐,幕毕。

第四场 卖水郎与欧达亚王遇

见卖水郎步履急促,欧达亚王谓众臣。

欧达亚 四方来朝,各显神通,汝等众卿,皆归顺臣服。今朕自这鸾宫之上,向殿前空旷处观望,却有一人,不惧炎热,于那道路上迎面而赶。这炭火般的沙地里,青烟腾腾,烈日赫赫,想若他人,定畏惧不前。此人却手舞足蹈,欢快雀跃,径直向北往。面对酷暑,毫无惧色,朝道路尽头,奔走急忙。看他挥汗如雨,心中却如有徐徐清风,观他面容上,喜悦之情,流露无遗。此究竟为何故,朕欲探问明白。众卿前去把这行路人,且唤至前殿来。

卖水郎入殿来。

欧达亚 你这男子,当真与众人不同。想这腾腾青烟,赫赫烈日,滚烫沙地,旁人尚不及躲闪,朕却观你跑跳前行,心情舒畅。其间究竟,速速如实禀来,不可有半句谎。

卖水郎 吾王万岁,容小民禀奏。小民出身微薄,家境贫寒。仅靠那卖水行当,聊以生计。年月所积,终得四钱银两。为在婚庆大礼时,宴请宾客,体面操办,所需置办花销,受拙妻所嘱,前往取将。便不惧烈日,不避热沙,去往北城墙下,把那辛勤所得,掩藏四钱碎银,取来支用。是故正赶路匆忙。

欧达亚 据你道来,倒也在情在理。卖水郎啊,这四钱银两,何足其多,所派用场,又能几何?况如此炎天,酷热难当,你只身一人,路途遥远,只怪你妻支使。若稍懂算学,便可得知。自南城门至此地大殿,有六由旬,再从此地,奔往北城门,又六由旬。单途十二由旬,往来双倍。看这尘沙急骤,摧残体肤,你一路走来,着实艰难。至此行程过半,余下路途,还需如此匆忙急迫么?不必走罢,你所蓄银两,继续保藏。余下八钱,朕替你补齐,可凑足一两。炎炎烈日,遥远路途,你亦可不受这汗水淋漓、奔波辛劳之苦。一两纹银,应足当花用矣。

卖水郎 回禀吾王,银钱一两,王之赏赐,小民当受之。然藏于城墙缝隙之间,卖水所得,虽为散碎银两四钱,不足挂齿,转眼瞬间,即便花销干净。虽说如此,小民仍一心想将其取回。钱财本是欲尘B11,即使小利,未经思量,也不应获取。可金银之前,能不为之所动却也难。

欧达亚 卖水郎啊,前方路途,还余六由旬,且道路遥远崎岖,天气酷暑难当。若继续前行,定将艰辛异常。任由你那私房钱罢,不需再理会。这似火一般的沙地上,莫再把路赶。你妇人那里,为使得风光体面,喜悦欢畅,所需银两,朕即刻满足与你。忘却墙角埋藏的碎银罢,舍去脑中存留的贪恋罢。要知这人生一世,本就了无牵挂,倘若真遇不测,袭来灾祸和病患,你那四钱银儿,能有何用?你且安心,朕许你纹银百两。

此处欧达亚王一遍遍把许诺白银数量逐次增加,直至百两。

卖水郎 回禀吾王,银钱百两,王之赏赐,小民当受之。然藏于城墙缝隙之间,卖水所得,虽为散碎银两四钱,不足挂齿,转眼瞬间,即便花销干净。虽说如此,小民仍一心想将其取回。钱财本是欲尘,即使小利,未经思量,也不应获取。可金银之前,能不为之所动却也难。

欧达亚 卖水郎啊,鱼与熊掌,莫非想兼而得之?那不足半两银,你竟如此舍之不去?你若这般,也罢也罢,那半两银,勿再想它,朕许你白银万两!你妻处,这银两,可堆积如山,满溢屋堂,即刻显富贵荣华。朕赠你万两白银,你也须细细经营,好好储藏。至于墙缝之中,一点私房,莫要再提再想,只恐有贪慕之人听了去,招惹是非,适得其反。

卖水郎 回禀吾王,白银万两,王之赏赐,小民当受之。然藏于城墙缝隙之间,卖水所得,虽为散碎银两四钱,不足挂齿,转眼瞬间,即便花销干净。虽说如此,小民仍一心想将其取回。钱财本是欲尘,即使小利,未经思量,也不应获取。可金银之前,能不为之所动却也难。

欧达亚 卖水郎啊,你贪恋之心,已迷陷至深矣。想朕之王位,喜好及所需,我佛慈悲,均予如愿。你虽贫寒,索求甚多,愿我佛慈悲,予以施惠,安抚尔心。波罗奈国,朕之珍重。今半壁河山,朕愿赠将与你,再立你为储君,嗣承王位。北殿之上B12,宫廷富贵,楼宇华彩,尽可享之。那半两银钱之事,休再提起!

卖水郎 回禀吾王,储君之位,王之赏赐,小民当喜受之。然藏于城墙缝隙之间,卖水所得,虽为散碎银两四钱,不足挂齿,转眼瞬间,即便花销干净。虽说如此,小民仍一心想将其取回。钱财本是欲尘,即使小利,未经思量,也不应获取。可金银之前,能不为之所动却也难。

欧达亚 古有言云,若顺从君意,则予取予求。如今朕统治百官,识得世间一切智慧真谛。凡品行正直,守持戒律者,其言行也善,皆受菩萨护佑,若有所需求,即能得以满足。卖水郎啊,朕怜你贫寒如洗,出身微贱,将那储君之位,赐赏与你,并这一半河山,北波罗奈国,交予你治理。待到册封之日,乘鸾驾,列仪仗,礼节宏盛。颁诏书,宣旨意,百官簇拥。行受洗头祭礼,即登储君王位。

卖水郎随即成为了波罗奈国的储君,统治着波罗奈国一半的国土。

幕毕。

第五场 储君召妻

储君 诸内廷大臣,尔等为我近侍,皆遵守律令,善于智谋,且听我道来。今进封官爵,居金楼玉阁,持大权尊威,享富贵荣华,已是位居储君。既为储君,何等显贵,却只身一人,茕影相守,着实凄凉。这金殿之上,虽富丽堂皇,尚应立一储君妃,于我身旁相伴。需寻得一女子,能与此王殿相配。愿积累前世功德,祈求如愿以偿。亦常思忆王宫前,曾与卖水女,一段相遇姻缘。当时情景,仍历历在目。卖水女啊,我钟爱的人儿,我要用那宫廷车驾,饰以金粉,张罗华盖,遣宫女侍奉左右,把你接至宫来。诸内廷大臣,尔等速去办妥此事。

侍臣们于是外出,四处打听寻访,终于找到了卖水女,将其带至储君殿前,储君欣喜万分,遂立卖水女为储君妃。幕毕。

第六场 储君取银

储君 诸内廷大臣,我现今已是一国储君,但仍有一桩心事未了。惦挂那四钱银两,一直食不思,寝不安。虽说仅半两碎银,实在少得可怜,虽经多次劝阻,我却如何也放之不下。瞧殿前佛像,庄严矗立,想必一定也在议论此事。事至今日,不能就此完了,我藏于墙缝之间,四钱私房碎银,须不让别人知晓,否则定先行拿将去了。诸大臣,速去备鞍马车驾,召集卫士,当下出发,我要亲自将其取来。

储君自北城取来了碎银,在归来途中,在大臣卫士、宫女侍者簇拥下,前往欧达亚王的御花园。幕毕。

第七场 储君思量

行至御花园,大臣随从们于一旁守候,储君来到欧达亚王处。稍时,欧达亚王头枕储君腿上,熟睡过去。

储君 我已为储君,所求之事,无不如愿。若想登临正位,时下正遇良机。王对我信任有加,已枕我腿上,鼻息均匀,熟睡正酣。想王权无上,我与欧达亚,却是平肩共享。这波罗奈国,本是弹丸之地,现却分作二城,愈显其小。二王共治一国,亦心存不甘。如今大好时机,这一国之君,可轻易到手。欧达亚这乌黑发髻,只须牢牢抓住,执以刀剑,朝这细嫩脖颈,抹将下去,即可大功告成矣。此后王宫内外,全国上下,均为我一人执掌。

储君如此发狠道完,却再又反复思量。

储君 唉,我这主意,好却是好。可反复考量,前后思忖,又觉此番行为,实在残忍。欧达亚贤德,我本为无名小辈,因受王抬举,才登上储君之位,享有半壁河山。王与我有莫大恩惠,我非但无以图报,却将出此下策,加害于王。此过河拆桥,恩将仇报之举,绝非善行。

储君 嗨,卖水郎呀,单凭圣人慈悲,考虑行事,则今世利与禄,必定损失殆尽。大凡达目的者,都须顾不得忠义,狠得下心肠。要抓住机宜,决意果断,此事不可再犹豫。如今绝好良机,王位与宝座,权势和富贵,全在此搏一场。

储君 啊,几番想来,不妥不妥。如我这般,曾经贫寒窘迫,无依无靠之时,王依旧予我信任,为我安置将来。王善待于我,所施恩惠,所予救济,可谓大恩矣。我才得今日,居储君尊位,受高爵厚禄。承蒙如此大恩,我却起弑君之心,如此触犯戒律,伤天害理所为,与屠佛无异,必将入地狱道,不得超脱。恐惧轮回报应,此事还需好好斟酌。

储君 哼,卖水郎呀,这人世间事,如猿猴乖巧,耍戏作弄,只为求得饱食。抛开所谓恩情,忘记所谓贤德,放开手脚,大胆行事,方能腾达。如若蹑手蹑脚,左盼右顾,慈悲仁义,只会错失良机,霉运连连。所以须横了心,决了意,除去国王,才可改变今生,居于人上。

储君 呀,不可不可,不能再想。王品德无暇,予我大恩大德,深重如海。我却不顾道义,真罪孽不恕。所有阴谋,皆大错矣。于思于行,万不可为,当须认真考量。

想到这里,储君啼哭了起来。

储君 我犯下罪恶,皆大错大谬。吾王贤德,无瑕无疵,犹如菩萨。良君明主,于我大恩,我却萌生弑害之心,如此逆行,阴险狠毒,实不可恕。左右思量,此番行为,如今想来,不禁令人心怵。反复三次思酌,着实叫人悔恨不已。我应消除邪念,坦率承认,这就向王言明,以求王宽恕。

幕毕。

第八场 储君请罪

储君来到王面前禀明实情。

储君 尊敬的王啊,且听我诉说。我本出身贫寒,痴愚呆傻,却于这王宫殿前,幸遇吾王,所求所需,全然肯许。所受恩泽,我梦中亦未奢尝。王予我以大恩德,真无以为报。却因起了一时贪欲,妄将这王权,篡取于私,一人把持。于是心生谋害之念,弑君之逆。尔后经三番思量,追悔莫及。现将实情禀陈吾王,恳请吾王恕谅。

欧达亚 波罗奈国半国之主,尊贵荣耀的储君贤弟啊。你本非朕同胞亲弟,仅路途相遇,一面之缘,朕尚且将半壁河山,赐赠予你,与朕共治一国。即便如此,所谓予你大恩,朕却不以为然。他人如有所需,朕乐在舍己成人,所求若为王位,也心甘情愿,请辞贤让。对待众人需求,朕亦毫无顾忌。贤弟如今辗转周折,只为求得这王位,朕愿不待时日,即刻让位于你,并任命臣佐,以供使遣。从此全国事务,均交由贤弟执掌。

储君 吾王参悟佛理,积前世功德,轮回善报,才得如今尊望。我辈修持不满,尚迷于九地三界B13,为五欲B14贪念所惑,仍羁于混茫之密林。我此番阴谋算计,好比那忉利天之主,掌管四洲B15,统领众神,帝释因陀罗,应允我半数江山,我却妄想占据尽完,非但不以领受,还生谋害天帝之心。如此贪欲,如同心灵污浊,腐恶不堪。此番罪孽,必定遭受劫狱之难。是故世间一切物欲贪念,好似取用盐碱池水,必愈饮愈渴。须行四道B16,止贪欲,方能涤净身心,解迷惑而成正果。如今这王储之位,养尊之优,于我犹如枷锁与绳绊,宁可舍之弃之,情愿换上布麻衣B17,即刻归隐山林。请吾王恩准。

欧达亚 储君贤弟真大智慧。这尘世人间,贪恋当为祸害之首。今日大彻大悟,朕可安心矣。贤弟舍恶求善,真可喜可嘉。众者之中,大凡都为声色所惑,能像贤弟这般,觉识明理,世间稀罕。贤弟怀四无量心B18,归于林野,修行持法,乃大善事,朕定当许允。

储君 感激吾王大量,并予恩准出宫。我所犯罪孽,愿王宽恕。臣再叩拜谢恩。

欧达亚 善哉善哉,愿佛法护佑,修得身心清净,功德圆满。

幕毕。

第九场 储君归隐

储君于是将这出隐之事,告知储君妃。

储君 这储君北殿,虽镶金嵌银,珠宝装饰,富丽堂皇,今却已毫无眷顾。悔恨犯下一桩大错。波罗奈国之王,本是我恩主明君,却因妄图把王庭独占,篡夺江山,阴谋加害于王,想以刀剑取王性命。幸思量再三,未有行事。如今回想,不禁悚然。尔后向王禀明实情,王非但未曾降罪,宽恕于我,还怜我境遇,反将国君之位,礼让与我。我为此甚是感激。王以贤德,为我洗涤罪心,使我远离贪欲。愿从此归隐山林,修行静养。美貌的储君妃啊,这北殿王宫,我从此不再留恋矣。

储君妃 郎君啊,郎君亦尝言到,那宝石镶嵌,王殿宫庭,金玉屋堂,居于其中,至死不愿离。而今突又转变,舍弃这荣华与富贵,志定意坚,毅然决然。郎君若隐于林野,必定旅途艰辛,饱受风霜摧残。这般决断,可是适宜妥当?郎君切莫怪罪,言语如有不当,妾诚恐又惊惶。想这王殿之中,举目无亲,凄苦清凉,本就为他人之地,妾亦是不存半点眷恋。郎君既是去意已决,那山野林中,妾愿跟随永陪伴。

储君遂归隐山林,储君妃随其后,欧达亚王则自御花园起车驾回宫。幕毕。

(易嘉译)

注释:

古代佛教名城,今印度贝那勒斯市。

缅甸男子平日习惯将钱物装入扎在腰间的筒裙结兜里,类似我国古代使用的褡裢。这里暗示卖水郎身无分文。

苦楝树籽十分细小,这里为卖水郎自嘲。

这里是卖水女略带讥讽的口气。

这里是卖水郎自我解嘲的口气。

这里又是卖水郎反讽卖水女的语气。

缅甸蓑衣用竹篾和嫩棕榈叶编成,织时所用比例需适当,才能既能成形,又可挡风雨。这里比喻挑选伴侣也要兼有长短,不能标准片面。

缅甸传统戏剧中魔鬼出场时会敲一种特定的大鼓。这里暗示要卖水女择偶别太犹豫,否则遇上不幸婚姻。

由旬是缅甸古代的长度单位,一由旬大约二十公里的路程。

缅甸古代货币单位为十二进制,依重量十二钱作一两。

佛教用语,即五欲和六尘,指染污身心的各类贪欲和情境。

依缅甸古代宫廷典制,储君居住在北殿。

佛教用语。九地,指九种有情之住处,也称九有,又可分作欲界、色界和无色界等三界。

佛教用语。指色、声、香、味、触等五欲。

佛教用语。指须弥山四方之南赡部洲、东胜神洲、西牛货洲、北瞿卢洲。

佛教用语。指断烦恼,达涅槃所经加行道、无间道、解脱道、胜进道等四个阶段的修行方法。

这里借指袈裟,暗示储君要出家为僧。

佛教用语。也称作四等,为慈、悲、喜、舍四种平等心境。

【赏析】

吴邦雅创作《卖水郎》的年代正是缅甸末代封建王国贡榜王朝日趋衰落、英国殖民势力逐渐侵入的时期。此时,缅甸的统治者们热衷于宫廷内部的争权夺利,对外则妥协退让。吴邦雅早年生活清贫,曾到过缅甸各地,对广大民众的疾苦有着切身的感受。晚年入仕,又亲眼目睹了宫廷的纷争、官场的黑暗。作家所处的时代背景和生活阅历,以及强烈的爱国情怀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其文学创作。吴邦雅的许多作品虽是奉命而作的宫廷文学,却并非完全对朝廷歌功颂德,而是对走向没落的封建王朝和被英国侵占的社会现实进行揭露与讥讽;在表达对人民疾苦深切同情的同时,也希望贡榜王朝的统治者们自立自强,维护国家和民族的独立。在内容上,吴邦雅虽然也多以佛本生故事为创作素材,但没有沿用旧说,而是经过艺术再加工和再创造,联系现实,寓以新意。借古喻今,借古讽今,是吴邦雅文学作品最突出的特点。

《卖水郎》原是奉王命而作,吴邦雅借机影射了国王与王储不和,后又消除误会的事实。当时,缅甸国王敏东王与王储加囊亲王曾一度反目,只因敏东王想改立自己的儿子为新王储,欲废黜加囊,使得政治上本是互相支持的兄弟俩之间出现了危机。加囊因此有很长时间没有上朝,托病在家。后来敏东王与加囊亲王相互谅解,兄弟相见。九幕剧《卖水郎》根据这一史实,借用了佛本生经第421号故事中卖水郎王储的一个片段写作而成。不过,吴邦雅没有简单取用原来的本生经故事,而是扩展了情节,丰富了内容,加深了含义,赋予旧故事以新的寓意。

《卖水郎》对贫苦人民形象有生动细腻地描写,对人物内心活动有细致入微地刻画,从而突出了角色的个性特征。剧中第一、第二场中卖水郎和卖水女的独白,生动且略带夸张地表现了当时缅甸下层人民生活窘迫、饥寒交迫的社会现实。二人自嘲调侃的言语,又展示了缅甸人民固有的自信与乐观的民族性格,反映出贫苦民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第六场中储君感觉门前石像都在取笑自己,不乏幽默的效果。在第七场中,卖水郎储君对是否杀欧达亚王自立进行了反复的思想斗争,鲜明地展现了人物的性格特征。卖水郎身上体现了贪欲无限、善恶交战、恶不胜善的复杂人性;欧达亚王则是道德的完美化身;卖水女率真活泼,依顺丈夫。剧中的三个角色都有血有肉、栩栩如生。

《卖水郎》语言上生动简练,诗句优美,音韵和谐。剧本的缅文原文通篇为四言诗句,依照缅甸古代的诗歌体裁写作,词句精练,音节押韵,读起来朗朗上口。文中运用了多处贴切生动的比喻,如卖水女用翻犁喻作咽食,卖水郎用编织蓑衣来暗指择偶,又以猿猴乖巧比喻人的世故圆滑等,都十分形象,贴近现实。文中在第八场中还较多地引用了佛教术语和典故,反映了小乘佛教在缅甸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对文学创作的巨大影响。

《卖水郎》揭露和批判了社会现实,宣扬了佛教劝人为善的理念,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剧情影射了当时缅甸宫廷内部的权力斗争。而剧中情节的发展和最终的结果,表达了作者的心声: 希望缅甸能出现像欧达亚王一样符合缅甸传统佛教道德标准的贤明君主,领导国家和人民走出困境。

(易嘉)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waiwen/xiaoshuo/2019050114523.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