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格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奥斯卡·理沙德·兰格(Oskar Ryszard Lange 1904——1965年),波兰著名经济学家,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家,社会政治活动家。

兰格1904年7月27日生于波兰托马舒夫的一个纺织资本家的家庭。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不久,他因病曾到奥地利疗养。战争开始后返回波兰家乡读中学。中学时期的兰格兴趣广泛。他爱读关于社会主义的理论著作,尤其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论著,也读过考茨基的作品。1918年,马克思诞辰百周年纪念时,兰格才14岁,已能做关于马克思主义的讲演。1918年秋季,他同家乡新成立的工人代表委员会接触,加入了从学生和青年工人当中吸收盟员的波兰社会主义青年同盟。

兰格还经常阅读著名科学家达尔文和海克尔等人的著作。他对人类学、社会学、宗教史也很感兴趣,特别佩服克西威斯基。克西威斯基是波兰的社会学家,经济学家,人类文化学家,又是波兰第一位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兰格还对研究东方学很感兴趣,学习过中文,学过比较语言学。

1922年,兰格进大学之前,早就注意人类如何从动物进化而来,以及自觉地指导社会和经济生活的社会机构的存在有无科学根据的问题。他也对数学应用于经济学及其他社会科学有兴趣。所以他既想学生物学,又想学经济学和社会学。直到站在波兹南大学走廊里还在犹豫不决,最后,决定学经济。

那时波兹南是一座保守的城市,兰格感到孤独,所以第二年转学到克拉科夫的雅基伦尼大学。1924年,兰格在克西善诺斯基教授的讨论班上宣读一篇论文《生产极限理论》。这是应用数学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生产问题的尝试,兰格毕业后一年成为克西善诺斯基教授的助教。不过他的兴趣远远超过经济学的范围。1925年发表《中世纪在日耳曼法之下的大波兰的城市分布》一文。1926年,兰格在克拉科夫大学取得了法学硕士学位。1928年写成博士论文《1925—1927年波兰商业循环》,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同年还发表《爱德华·阿伯兰诺斯基的社会学和社会思想》。1931年发表《研究经济波动的统计方法》。由于这篇统计学论文,他得到统计学临时讲师的职务。原先兰格希望教政治经济学,大学当局因他思想和活动左倾而生顾虑,劝他讲授距离政治较远的统计学。就这样也障碍重重。教育部有一个时期不肯批准。

两次大战之间,兰格与社会主义青年运动有密切接触。1927年加入波兰社会党。在三十年代他曾被两次停止党籍,认为他的意见过左,并且支持社会党人和共产党人合作,兰格在大学学习期间及以后的主要政治活动园地是独立社会主义青年同盟,这个组织虽与波兰社会党有关,但思想要激进得多。兰格曾担任同盟克拉科夫支部的书记和主席。1928年,同盟全国会议通过一个意识形态宣言,它以马克思主义原理为基础,作者就是兰格。

主要由于兰格等人的活动,克拉科夫成为波兰左翼青年运动中社会主义思想的最强的中心。1934年左翼青年运动出版了一本纲领性小册子:《社会主义的经济学,政治学,战术,组织》,其中“通向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之路”部分是兰格和布来特合写的。其中“革命工农政府的初步措施”一节的许多思想,以后在1944年被吸收在卢布林成立的波兰民族解放委员会的纲领中,并在波兰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的初期活动中得到实现。

兰格的左倾思想和社会政治活动,使他无法再在克拉科夫大学停留下去。1934年,恰好洛克菲勒基金会给他一笔奖学金。这位三十岁的经济学讲师能以研究生身份到美国深造。1934年至1936年,他在哈佛大学和明尼苏达大学学习。1936年,但任密执安大学经济学讲师,兰格因故在波兰渡过一个短时间之后,于1937年秋再次访问美国。并先后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和斯坦福大学担任经济学讲师。兰格在美国期间,写了两篇关于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文章,发表在《经济研究评论》上。后来这篇论文连同美国经济学家F·W·泰勒的文章,编成了一本书:《社会主义经济理论》,1938年出版,曾译成中文,波兰文,阿拉伯文和意大利文。兰格的书是同那些否认有可能创建一个理性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论点进行论战的。兰格不仅批驳了麦昔斯的论点,后者完全否认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有可能进行经济计算,而且也剖析了海叶克和罗宾斯的论点,他们认为在社会主义经济中生产因素合理分配在理论上虽有可能,实际上却不能实现,因为经济计算需要求解数以几十万或几百万计的方程。兰格从市场均衡理论的基础出发,证明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物价不是任意的,而且根据生产支出的数量,不仅于此,物价还是经济计算的重要工具。用一种类似自由市场的方法,即逐步试验改正的方法,有可能确定物价。在分散的社会主义经济模型中,一种准市场能办到这一点。兰格证明,“一种社会主义经济形式,其中消费和职业都不能自由选择,由中央计划机关规定的编好尺度指导”也是一种能运转的自洽的系统。①不过兰格的观察限于一种分散模型,这部分研究成果在历史上称为“兰格模型”(有时称为“兰格—勒纳①答案”)。

瑞典经济学家本特·汉森这样评价兰格模型:

“现代对经济政策理论的最动人的贡献之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兰格和勒纳提出的社会主义经济的行为规则。兰格和勒纳使关于社会主义国家中经济计算的长期讨论终于有了结果,而且在理论上成功地使形势不利于那些社会主义的批判家们,他们曾认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理性经济计算是不可能的。兰格和勒纳的目的是设计这样的条件,使福利最优值得以实现,特别是已知存在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的达到福利最优值的障碍得以排除”。

以后兰格对于社会主义经济运行原理的见解与上述论文有了很大变化。这种变化来源于战后各国社会主义经济所提供的经验和兰格自己对理论的进一步研究。这种变化首先是由于其他学科的进展,特别现代计算机的出现。海叶克和罗宾斯提出的困难现在在很大程度上已不成问题。兰格在逝世前写成最后一篇论文“计算机和市场”,把市场也看成是一台能求解均衡数量和均衡价格的古老计算机。古老计算机用于市场,现代计算机用于计划。对于长远问题要靠计划而不能靠市场。

他于1937年回到波兰。当时代表进步势力的私立自由波兰大学的罗兹分校想请他担任政治经济学讲师,但是因政治阻力未成。由于在波兰各大学无立足之地,兰格接受美国大学的邀请,1938年在加州大学和斯坦福大学讲课,1938年任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和统计学助理教授。第二年升任副教授。1943年,被该大学聘为教授。他还在哥伦比亚大学讲过课。旅美期间最重要的著作是《价格灵活性和就业》(1944)。

二次大战期间,兰格对经济政策常发表意见。他认为法西斯主义是主要敌人,而美国垄断资本是法西斯的潜在的或半公开的盟友。因此他主张,必须限制垄断资本,对经济建立民主控制。

1944年兰格出版《苏联经济的作用原理》。冷战期间美国许多图书馆在这本书上加盖印戳:“请注意:兰格现在是波兰国会的一个领袖,高度同情共产主义”。

兰格在美国的大部分活动同波兰的前途有关。他同波兰——美国劳工领袖组织美国波兰劳工委员会。他主张波兰同苏联谅解和合作,并且支持当时在伦敦的波兰流亡政府总理西科尔斯基将军,但他反对这个流亡政府中的反苏右翼波兰政治家。在苏联与波兰流亡政府的关系破裂后,1943年9月,兰格给《纽约先驱论坛报》写了一封公开信,提出了关于波兰前途的五项原则性意见,其中心是战后波兰必须建立“一个具有民主形式的政府,并且必须把土地分配给农民,消除这个国家的封建因素,实行农村改革”,在外交方面,兰格主张波兰要同苏联达成谅解,因为波兰需要苏联的军事支援。他谴责波兰流亡政府的反苏政策是不理智的和反动的。兰格提出的这些原则大部分同波兰爱国者联盟以及领导波兰左翼地下力量的祖国委员会的思想相一致。他的政治思想使他在美国参与创建科希秋什科联盟,支持在苏联成立的波兰军队的科希秋什科师。他于1944年应在苏联的波兰军队邀请到苏联访问波军各单位,并与在苏联的波兰移民的代表人物以及秘密越过前线到莫斯科来的祖国委员会代表谈话。他还和斯大林商议了波兰前途问题。

1945年夏,兰格回到波兰。波兰政府立即任命他为驻美大使以及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代表。在联合国的活动使他成为著名的国际政治人物。他发起关于西班牙的辩论,要求联合国会员国同佛朗哥政府断绝外交关系。他在联合国内支持和平共处,普遍裁军,禁止核武器以及不论社会制度如何一切国家大规模进行经济协作的政策。他声明反对利用经济压力作为干涉受援国内部事务的手段。

1947年末兰格返回波兰,作为波兰社会党党员参加政治生活。他支持工人政党合并。在1947年波兰社会党全国大会上,他当选为中央委员。在两党合并大会上,他当选为新成立的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兰格的政治活动主要在国会和国务委员会。1955年,他被选入国务委员会,从1957年起他一直担任副主席。在国会中,他先后任波兰统一工人党党团主席,外交委员会主席,计划、预算和财政委员会主席。他是1952年莫斯科国际经济会议的组织者之一。在1957—1959年,担任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主席。1961—1962,他是联合国研究裁军经济和社会后果专家委员会委员,还写了一个小册子:《裁军,经济增长和国防协作》(1962)。

1949—1955年,兰格主要研究统计学,偶然对经济问题发表意见。1950年,他担任中央合作联盟主席,阐述过合作运动在建设社会主义中的作用。他在中央计划统计学校讲课的内容,编成了《统计学理论》,于1952年出版。1955年发表论文《马尔柯夫过程中参数的统计估计》。1950—1957年,他还在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会社会科学院讲授经济思想史。

1956年,兰格在印度担任第二个五年计划经济顾问半年之后,回来担任华沙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几乎每年他都要开一门新课,由此产生一系列著作:《经济计量学导论》(1958年);《再生产和积累理论》(1961年);《最优决策》(1964年);《整体和局部—系统行为的一般理论》(1964年);《经济控制论导论》(英文版1970年)。兰格除波兰文外,还掌握英文、俄文、德文、法文和西班牙文,并能用拉丁文同教会人士通信联系。

兰格的著作《政治经济学》第一卷于1959年出版,第二卷没有完成他就去世了。其前四章于1968年出版。兰格于1957年开始撰写,计划写此书则远在数十年前。原书拟分三卷,第一卷讲政治经济学的题材,它与历史唯物论的关系,经济规律问题,政治经济学的方法,政治经济学和合理行为学之间的关系,经济科学的社会条件和社会意义。第二卷将讨论再生产和积累,投资和经济增长的一般理论,商品生产和价值规律,不同社会经济制度中的经济剩余的形成、分配和处理。第三卷将详细分析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机制,包括它们在目前历史阶段的相互作用问题。

兰格的这部著作是一部系统性专著。1945年在《经济研究评论》发表的《经济学的范围和方法》,打算作为系统性专著的第一章。其中谈到“经济作用”,以及“社会组织和制度对稀少资源管理的方式方法的影响”。由于战后兰格忙于社会政治活动,没有往下写。1957年才重新开始。

《政治经济学》全书虽未完成,但已澄清了不少问题:

1.将经济规律分类,有适用于一个社会经济形态的规律,有适用于两个或更多经济形态的规律。有人的行为规律,有人的行动相互作用的规律,还有生产的技术和平衡规律。

2.经济理性原则的出现和内容决定于社会和制度条件;经济活动的合理行为学方面,也属于政治经济学的领域。

1956年6月,兰格在波兰经济学家第二次全国会议上讲了“目前波兰经济科学的问题”,并作了总结发言,谈到对马克思主义的教条主义态度给予波兰社会科学的不利影响。不久,他在《经济生活》周刊上发表当前经济改革的详细纲领。以后华沙政党和社会组织委员会出版了他的小册子《经济政策领域中的主要任务》。1956—1958年间他写了许多文章:《社会主义民主化》,《我怎样设想波兰经济模型?》①《设计一个新经济模型必须根据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知识分子的动态活动》,《波兰社会主义道路的一些问题》,《合作化运动在建设社会主义中的作用》。

1957—1962年期间,兰格任经济委员会主席。参加撰写了“经济委员会对于一些超出的经济模型变化方向的论点”(1957年)。

兰格关心第三世界,曾受聘为印度,斯里兰卡,埃及和伊拉克政府的经济顾问。他曾写过《为什么资本主义不能解决不发达国家的问题》(1957年),《经济发展,计划和国际协作》(1961年)。

兰格于1965年逝世,波兰为他举行了国葬。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世界文学 > 国外名人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