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撒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8-02 13:59:30





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Ga-ius Julius Caesar,约公元前100—44),古罗马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文学家,共和末期著名的独裁者,他在罗马从共和向帝国的过渡中起了促进的作用。

恺撒出身于罗马古老而著名的尤利乌斯家族,父亲曾任行政长官,在他15岁时去世。恺撒少年时期就有非凡的抱负和志向,幻想权力和荣誉。他受过良好的教育,曾师事于古罗马演说家毛路,到过罗得斯岛,学习修辞学和演说术。

恺撒生活的时代,正是罗马奴隶制社会各种矛盾激化,共和国发生严重危机的时代。当时,罗马奴隶主阶级内部出现了两个尖锐对立的集团:民主派和贵族派。两派不断进行斗争,愈演愈烈。由于亲戚关系,恺撒与民主派有一定联系。马略是他的姑父。由于马略的提携,恺撒13岁时当选为朱比特神的祭司。18岁时他娶了著名的民主派人物秦纳的女儿科尔涅利娅为妻。苏拉得势后要他和科尔涅利娅离婚,他大胆加以拒绝。结果,他妻子的嫁妆和财产全被苏拉没收。为了躲避苏拉的迫害,他不得不在萨宾尼亚人居住的地方流浪了一个时期。后来他逃到比提尼亚,后又转到基利基亚,在那里担任过某种职务。公元前78年苏拉死后,恺撒在回意大利途中,在米利都附近的法尔马库萨岛被海盗抓住。海盗向他索取20塔兰特作为赎金,他慨然答应支付50塔兰特。但是刚一获得自由,他便领了一支军队去清剿那股捉他的海盗,抓到其中的大部分,并得到大宗财物。

公元前77年,恺撒对曾任马其顿总督的格涅乌斯·科尔涅利乌斯·多拉伯拉提出控告,指责他贪赃枉法。虽然多拉伯拉被宣告无罪,恺撒却因此而得到巨大名声。

公元前73年,他在军队中担任参将的职务。公元前68年他任财务官。这一年,他的姑母尤利娅(马略的妻子)去世,恺撒在悼词中赞扬了她和马略。不仅如此,在送葬的时候,他还公然抬出了马略的模拟像。马略的像在公开场合出现,这是自苏拉宣布马略为公敌之后的第一次。这一举动在社会上引起很大震动。公元前65年,恺撒出任市政官。他为了笼络人心,慷慨捐资,以致于不仅耗尽了自己的财产,还欠下大笔债务。据普鲁塔克说,他提供了640名角斗士参加比赛,他用于演出的费用超过他以前的任何一个人。在他负责监修阿皮乌斯大道的时候,他贴了很多钱。

公元前65—62年之间,卡提林纳几次竞选执政官,在屡遭失败后企图用武力夺权,这就是所谓“卡提林纳阴谋”。由于史料不足,恺撒与卡提林纳的关系不能确知,不过恐怕是有某种程度的牵连。公元前62年,恺撒当选为大祭司,还被选为行政长官。行政长官任职期满后,他出任过西班牙总督。但是,他的一批债主不肯让他离开罗马赴任。幸亏当时罗马的大富翁克拉苏替他还了一部分债,又为他作保,他才得以成行。据说,光是担保的债务即达830塔兰特。在这之前几年,恺撒即已开始和庞培以及克拉苏接近。公元前67年,他支持了阿乌鲁斯·加比尼乌斯提出的授予庞培与海盗斗争的全权的法案,次年他又支持盖乌斯·马尼利乌斯关于授予庞培对米特拉达特斯作战的全权的法案。

在西班牙任职期间,恺撒颇有政绩。他征服了一些部落,扩大了罗马人统治的地域。由于胜利的战争,不仅他自己发了财,还使他的部下也发了财。士兵们对他很满意, 宣布他为“英白拉多”①。他调解了一些城市之间的纠纷,解决了一些债主和债务人之间的争端。公元前60年,他载誉回到罗马。按照罗马的习俗,恺撒可以得到一次凯旋式。但是当他到达罗马时,正逢选举下一年度的执政官。他急于参加选举,被迫放弃了凯旋。因为根据规定,得胜的将军在凯旋式举行之前,不能进入罗马城,而参加竞选执政官的人,必须本人在城内才能参加选举。恺撒请求元老院特许他缺席参加竞选,小加图首先出来反对,声言必须维护法律的尊严。许多早就对恺撒心存疑惧的元老支持小加图的意见。事实上,罗马历史上有过缺席参加竞选的先例。

恺撒以雄辩的口才、改革派的形象、慷慨大度的品德以及在西班牙等地的战功,在平民和一部分上层人士中间赢得了威望,但他心里很清楚,在当时的情况下,他要保证自己取得胜利,必须取得两位在当时最有影响的人物的支持。他首先争取到了庞培,继而调解了庞培和克拉苏之间的不和。就这样,在公元前60年的夏天,罗马三位有巨大影响的政治家之间达成了相互支持的秘密协议。近代学者称这一协议为“前三头同盟”。这是庞培、克拉苏和恺撒三人暂时结成的同盟,因为任何一方都不能单独掌权,只有联合起来,才能与元老院相抗衡。因此,“三头同盟”虽然代表着不同集团的利益,但他们的结盟却具有反元老贵族的意义。为了巩固这一联盟,恺撒把自己的女儿尤利娅嫁给了庞培,尽管她已经与别人订了婚。

在庞培和克拉苏的支持下,恺撒当选为公元前59年的执政官,他立即提出了几项提案:一是批准庞培在东方的所有决定。二是规定分给20,000名公民以土地,其中首先是庞培的老兵,其次是有3个以上子女的贫苦公民。首先分配在卡姆帕尼亚的国有土地,不足部分,用重新设立的东方诸行省的收入在意大利境内的其他地方向私人购买。份地在20年内不许转让。设立由庞培和克拉苏领导的20人委员会负责执行这项法律。三是把在亚细亚的包税金额减少三分之一。这有利以克拉苏为代表的骑士阶层中的一批包税商。四是新的反勒索法,加强了对在行省滥行勒索的官员的惩罚,进一步明确了行省总督的职权。这有利于改善行省居民的处境。

前三项提案的通过遇到了贵族派的激烈反抗。恺撒的同僚,公元前59年的执政官比布鲁斯藉口有不吉利的朕兆,不让召开公民大会讨论恺撒的提案。恺撒对此置之不理。在表决土地法案的公民大会上,身藏利刃的庞培的大批老兵的在场决定了一切。

根据恺撒的命令,在罗马开始公布元老院和公民大会的决议,这是历史上最早的官方报纸。他企图通过这种文件影响社会舆论。

围绕执政官任期届满之后恺撒将出任那个行省的总督又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斗争。根据以前的规定,元老院在下一年度的执政官选举之前即应确定他卸任后治理哪个行省。考虑到恺撒这样一个人选,它便为公元前59年的执政官指定了战略地位不甚重要的行省。为了改变这一决定,恺撒通过他的亲信、保民官瓦提尼乌斯向公民大会提出议案,规定恺撒卸任执政官之后,担任山南高卢和伊吕里库姆的总督5年,有权领有3个军团。这一提案通过了。元老院这次显得慷慨,又心怀叵测地根据庞培的提议,给他增添了那尔旁高卢行省和再招募一个军团的权力。

在离开罗马前往行省就任总督之前,恺撒精心物色并通过种种手段扶植了一个能够代表他的利益行事的人当公元前58年的保民官,这就是罗马历史上有名的普布利乌斯·克劳狄乌斯。克劳狄乌斯是有名的浪荡公子,经常在情场制造丑闻。恺撒的第二个妻子和他私通,被当众揭露后,恺撒仍然佯作不知,只以和妻子离婚了事。克劳狄乌斯纠集了一大帮由奴隶和城市贫民组成的打手,每逢召开公民大会就把他们带到会场,这就决定了他提出的提案都能通过。他的第一项提案是每月无偿地给城市贫民分发粮食。据西塞罗说,仅这一项就要花去国库收入的五分之一。另一项提案是恢复公元前64年被取缔的城市中各个街区的种种公会,这是一些类似政治俱乐部的组织,不仅平民,而且奴隶也可以参加。利用这些组织可以搜罗和控制很大的一帮人。此外,还有一些限制元老院权力的提案。克劳狄乌斯还设法把贵族派的首领西塞罗和小加图从罗马城弄走了。

公元前58年恺撒出任高卢总督的时候,当时尚未被罗马人征服并被称为“蓬发”高卢①的广大地区正是处于大动乱之中。居住在那里的克尔特诸部落,处于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矛盾重重,互相争雄,战争不断。这就为恺撒插手他们的内部纷争进而派兵入侵提供了良好的土壤。他用分化瓦解和武力征服相结合的方法,于公元前58年占领了高卢中部,次年又击败了高卢北部的比利时人诸部落,到公元前56年年底已经基本上并吞了整个高卢地区。

在高卢的巨大胜利在罗马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进一步激化了恺撒和贵族派之间的矛盾,也使他和庞培之间的裂痕日益扩大。为了适应新的形势,三头于公元前56年春在鲁卡城会晤。根据达成的协议,恺撒在高卢的任期延长5年,领有的军团数目增加到10个,在总督任期届满后于公元前48年出任执政官;庞培和克拉苏担任公元前55年的执政官,卸任后分别出任西班牙总督和叙利亚总督。

公元前56年冬,恺撒和越过莱茵河进入高卢的日耳曼诸部落作战。他在和他们谈判的同时,突然对他们发动进攻,取得重大胜利。接着,他越过莱茵河,进入日耳曼人居住的地区。公元前55年和54年,他两度入侵不列颠。公元前52年,在高卢地区爆发了由维尔奎格托里克斯领导的反罗马人大起义,斗争延续了一年多,最后被恺撒残酷地镇压下去了。

恺撒对高卢的征战,是他政治生涯中的重要阶段,对罗马的政局以及恺撒后来的事业都有重要的意义。他把从高卢掠夺的巨额财富用来进一步收买城市贫民和网罗党羽。久经征战的10个军团更是他后来夺取政权的重要依靠。他的战功引起了克拉苏和庞培对他的更大嫉妒。渴望荣誉的克拉苏在对帕提亚的战争中阵亡(公元前53年),庞培则日益靠拢贵族派,殚精竭智打击恺撒。

公元前52年初,克劳狄乌斯被杀,在罗马城引起巨大骚动,元老院任命庞培负责镇压。接着,庞培在恺撒应在何时卸掉总督职务,应否本人在罗马城内参加竞选公元前48年度的执政官,由谁接替恺撒担任高卢总督等问题上大作文章,中心思想是要使恺撒成为一度没有任何公职的人,便于利用藉口除掉恺撒。

公元前49年1月1日的元老院会议上,敌视恺撒的势力在庞培的支持下占了上风,决定要恺撒立即卸任,并且指定了接替他的人。恺撒的亲信、保民官安东尼和克文杜斯·卡西乌斯对这一决定行使了否决权,但是贵族派元老对他们的意见不予理睬,并对他们加以侮辱。1月7日,他们化装成奴隶逃到恺撒所在的山南高卢,向恺撒报告罗马城内的情况。元老院宣布了紧急状态,并且授权庞培在意大利招募军队。

当时,怎样把握时机,对于恺撒说来有着生死攸关的意义。恺撒的军队绝大部分驻在山北高卢,身边只有一个军团和一些辅助部队。他经过一番周密策划,于公元前49年1月10日,率领身边仅有的军队越过了意大利和高卢诸行省之间的界河卢比孔,充分利用了庞培的动作迟缓,没有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罗马突进。总督进军意大利是违法之举,恺撒为了推卸罪责,藉口他是为了维护被侮辱的保民官而出兵。庞培得到恺撒进军意大利的消息,1月18日即率领一批元老和两名执政官逃离罗马,前往希腊。

恺撒夺得罗马政权后,对政敌实行宽大怀柔的政策,赢得了一部分元老贵族和骑士的好感。这年秋天,他出兵西班牙,经过40天的战斗,终于迫使庞培的两员部将的军队投降,巩固了自己的后方。第二年,恺撒发动了与庞培争夺东方各行省的战争。公元前48年6月,在希腊境内著名的法萨卢战役中,他彻底击败了庞培。庞培逃到埃及,被国王派人杀害。恺撒追击庞培,进兵埃及,把依附于他但当时被逐出埃及的女王克列奥帕特拉七世扶上台。后来,他又转战小亚细亚,击溃了同庞培结盟的本都国王法尔纳凯斯。公元前46年,恺撒平定了非洲支持庞培的势力,次年又镇压了庞培的两个儿子在西班牙的反抗。至此,罗马的内战以恺撒取得胜利而告一段落。

恺撒回师罗马,受到空前隆重的欢迎。他被推举为终身独裁官,还拥有众多的其他头衔,成了集军、政、司法、宗教权力于一身的无冕之王。

在内战期间和实行独裁统治时期,恺撒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择要而言:一,改组元老院,把自己的亲信安插进去,将元老数目增加到900人,其中有一些是老资格的军官,还有被释放的奴隶和少数行省出身的人。二,增加了高级官员的数目,财务官由20人增至40人;市政官由4人增至6人;行政长官由8人增至16人。这使更多的人能够得到担任高级职务的荣誉,加强他的独裁统治,又适应了逐步建立官僚机构的需要。三,采取了一系列改善行省管理制度的办法,以扩大其统治基础。他颁布了反对行省官员勒索和舞弊的法令,废除了亚洲诸行省中什一税的包税制。他扩大了授予罗马公民权的范围,山南高卢和西班牙的一些城市都得了罗马公民权。那尔旁高卢、许多西西里的城市和某些阿非利加的城市得到了拉丁公民权。他提出了自治市法,规定授予自治市解决当地问题的权利,确定了自治市行政官员的选举办法。他在所有行省中都建立殖民地,安置他的老兵和贫苦的公民。这对于促进奴隶制经济的发展和行省的罗马化有很大作用。

在对待平民的态度上,恺撒的政策有其两面性。一方面他满足了平民的部分要求,例如削减了部分拖欠的房租,规定了一些扩大城市平民就业的办法。另一方面,他削减了免费发放粮食的范围,将领取人数从32万压缩到15万。他取缔了克劳狄乌斯开放的各种公会的活动。为了减少城市中的无业游民,他决定把8万人送到设在各行省中的殖民地去从事农业生产。惯于游手好闲生活的许多流氓无产者并不欢迎他的这种措施。

对待过去的政敌,恺撒采取宽大的政策,竭力争取他们站到自己一边。他赦免了大部分庞培的支持者,并授予其中某些人以高官。

在恺撒当政期间,他的大部分老兵得到了土地。他力图使他的老兵在自治市中享有各种特权。

恺撒在公元前46年对罗马的历法进行了改革,制定了通常所说的“儒略历”①。这种历法在西欧用到16世纪,在俄国用到1918年初,现在还为许多东正教徒所使用。

恺撒的独裁,引起了部分固守共和传统的元老贵族的严重不满。公元前44年3月15日,以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为首的密谋者在元老院刺杀了恺撒。据说,他死时身上有23处剑伤,倒在庞培雕像的脚下。

恺撒具有多方面的才能,能文能武。在政治上,他基本上能够顺应历史的潮流,对罗马共和末期的弊政进行一些改革,这特别表现在他对待行省的态度上。从这些方面来说,恺撒是一个伟大的改革家,是帝国的开创者之一。他作为奴隶主阶级上层的代表人物,竭力维护奴隶主阶级的利益,调整奴隶主阶级内部关系,保持上层统治集团的地位。他力图在各个阶层之间寻求支持,结果是招致各方面的不满。特别是恺撒的独裁和他实行的一系列措施,削弱了元老贵族的势力,他们视恺撒为共和国的颠覆者和王权的觊觎者而加以反对,谋杀了恺撒。

作为军事家,恺撒多谋善断,屡屡以少胜多,转危为安。他善于抓住战机,并且在不利的情况下以顽强的意志坚持自己的战略,扭转局势。普鲁塔克在《恺撒》传中非常生动地描写了恺撒在越过卢比孔河前后以及他在希腊与庞培决战的情况。《高卢战记》中也不乏这方面的记载。平日挥金如土,衣锦绣食膏粱的恺撒,尽管体质孱弱,而且有癫癎病,但在战时却能身先士卒,和士兵同甘苦,受到将士的拥护。

恺撒还是一个著名的文学家。普鲁塔克说,他有时一面骑马行军,一面口授侍从的奴隶起草书信。他一生戎马倥偬,但他还抽空撰写了好几部著作。流传至今的有他的两部主要著作:《高卢战记》和《内战札记》。这两部书既是研究恺撒亲身经历的事件及其生活的时代的重要史料,又是具有文学价值的战争回忆录。恺撒写书的目的在于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但他行文巧妙,有许多地方,只有同时参看其他有关罗马历史的著作,才能看出字里行间隐藏的真情。《高卢战记》文笔清晰简朴,为初学拉丁文者必读之书。

西塞罗、普鲁塔克和斯维托尼乌斯提到,恺撒还有下列著作:公元前54年写的《论类比》,大概是为了答复西塞罗的《论演说家》而写。为了反驳西塞罗对小加图的赞颂,他还写了《反加图》。《沿途杂记》,则记录了公元前46年他前往西班牙与庞培的儿子作战所经过的地方。恺撒还留下过一些书信和演说辞,可惜后来都散佚了。

对于恺撒这样一位历史人物,历来评论不一,现在仍然如此。有人斥之为暴君,有人捧之为盖世的英雄。我们认为,他的一生的活动是与罗马共和末期的社会历史情况密不可分的,有他的伟大之处,也有作为奴隶主阶级政治家的局限性,不能把他理想化。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世界文学 > 国外名人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