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里索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8-02 13:59:17

雅克-皮埃尔·布里索(Jacques-Pierre Brissot,1754—1793),十八世纪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的重要政治家, 吉伦特派的主要领导人。

布里索1754年1月15日出生在沙特尔城附近的瓦维尔村,是小饭馆主人的第十三个儿子。他曾在沙特尔市某律师事务所任职员。他自认为是卢梭的学生,从七十年代末开始以著述闻名。1780年布里索出版《关于所有权与自然界和社会中的盗窃的哲学探索》一书,认为“所有制即盗窃”。他还曾出版《刑法理论》等书,任刊物《欧洲通讯》编辑近一年。1783年布里索来到伦敦,为该刊撰写文学作品,并创办了两种科学刊物,但不久停刊。布里索回到法国后,因写作抨击王后与政府的小册子而被捕,关入巴士底狱,1784年9月获释。他曾与米拉波一同从事金融工作。1788年初,布里索在巴黎成立“黑人之友社”,主张解放黑奴。不久,他前往美国与人合营债券投机事业,并研究黑人问题。1789年春,他回到巴黎,于4月1日创办《法兰西爱国者报》。布里索革命前抨击封建的著述和巴士底囚徒的经历,使他作好了迎接革命的准备。

布里索积极赞同大革命的开始。7月15日,他在斐尔·圣托马区建议任命拉法耶特为国民自卫军司令,后者恢复了被反动政府撤销的这个职务。布里索不是制宪议会的代表,但被选入巴黎市府。他既是雅各宾俱乐部成员,也是君主立宪派“1789年会”的成员,与拉法耶特过从甚密。布里索性格易变,主意颇多,他当时主要倾向于君主立宪派。

1791年6月路易十六逃走事件对于布里索思想转变起了重大作用。布里索当时任巴黎市府调查研究委员会主席,于7月10日在雅各宾俱乐部发表长篇演说,阐明国王并非神圣不可侵犯。他又草拟一份请愿书,指出路易十六逃走实为退位,要求撤换国王,反对议会保护逃王,主张最高主权属于国民。此时,布里索已逐渐认清君主立宪的弊病,基本转到共和派立场。17日,人们就此请愿书在马尔斯广场征求签名,遭到君主立宪派政权镇压。布里索与君主立宪派的分歧加深。

立法议会于1791年10月1日开幕。布里索作为巴黎代表作用显著,他是外交委员会成员。他在议会、雅各宾俱乐部和《法兰西爱国者报》精辟分析法国与欧洲政局,大力宣传全面改革,成为吉伦特派的领导人。吉伦特派是立法议会中左翼的主力,起初因吉伦特省选出的维尼奥、让索内等议员而得名,主要代表外省工商业资产者利益。该派组织上未曾建立一个政党,没有主席等职务。布里索、维尼奥及其同伴们常在罗兰夫人沙龙中聚会,商讨国家大事,协调政治行动。

立法议会开幕不久,布里索建议改变原来对于逃亡贵族的宽大政策,依法从严惩办王弟等逃亡贵族首脑以及擅离职守与策动逃亡的官员。吉伦特派利用自己在立法议会中的影响,促使它通过三项法令:王弟普罗旺斯伯爵如不在两个月之内回国,则取消其继承权;逃亡贵族于年底之前不返回法国者,则地产充公;惩办反革命教士。路易十六批准了第一项法令,但否决了其他两项。

1792年春,布里索为首的吉伦特派成为左右局势的力量,他们力求掌权执政。3月23日,路易十六让步,撤销君主立宪派内阁,改任吉伦特派内阁。罗兰为内政部长,克拉维埃为财政部长,布里索本人未曾入阁。

外交政策是吉伦特派内阁的重要课题。1791年末至1792年初,布里索与罗伯斯比尔争论长达三月之久。布里索主张对外进行革命战争,主动进攻,“如果希望一举击倒贵族、反抗派教士以及不满者,则必须打倒科布伦茨”。“要攻打他们(德意志各反动诸侯)还须考虑吗?……为了我们的光荣,为了巩固革命并使之深入人心,这一切都使我们非如此不可”。罗伯斯比尔认为:“在打倒国外那一群贵族之前,先应打击国内的贵族”。布里索的主张迎合了当时的民意。1792年4月20日,法国向奥国宣战。吉伦特派内阁进行对外战争,但是当时将领多属君主立宪派,不敢坚决进攻,造成出师不利。5月中,拉法耶特企图率军回兵巴黎,反对革命。布里索从此与拉法耶特关系破裂。

为了改变局势,立法议会解散了国王的卫队,公布放逐反抗派教士法令,并决定在巴黎结集两万名后备军。但是,路易十六拒绝批准上述法令,又于6月13日将吉伦特派部长免职。君主立宪派重掌政权。20日,布里索等发动三万群众到王宫示威,反对解除吉伦特派各部长的职务,要求国王批准法令和积极对外作战。

6月末、 7月初边境局势恶化,敌军侵入法国。此时,布里索与罗伯斯比尔两位雅各宾俱乐部领导人互相呼吁团结,共同抨击君主立宪派的妥协外交。布里索在议会明确指出:“祖国陷于危急,是因为有人使它的力量瘫痪了。是谁呢?只有一个人,就是宪法规定的国家元首”。要打击欧洲封建君主、反动教士和一切叛国分子,首先应当打击杜伊勒里宫庭,“因为这个宫庭是牵线的中心……是罪恶的根源,应该首先从此开刀”。他坚决主张废黜国王。由于人民群众与布里索等左翼议员的要求,议会于7月11日宣布“祖国在危急中!”上述情况表明,法国革命第一时期的斗争为布里索提供了活动舞台,使他逐渐成为吉伦特派的领导人和一位著名政治家。

布里索及吉伦特派未曾积极领导1792年推翻君主立宪派的8月10日起义,但他们承认山岳派和群众取得的成果。这种现实主义态度,以及他们在此之前为打击封建制度和争取共和国而赢得的政治影响,使他们获得政权。从1792年8月至1793年6月吉伦特派掌权时期,是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一个重要阶段。此时,布里索的作用十分突出。与吉伦特派的其他领导人相比,他不如维尼奥口若悬河、孔多塞深谋远虑和罗兰处事严谨,但也不像伊斯纳尔那般浮夸急燥。当时,他与佩蒂昂、维尼奥的影响远远超过罗伯斯比尔。他剖析国内外局势时思想敏锐,知识渊博,见解明确,从而获得很高威望,成为法国革命重要领导人之一。

8月10日起义后,布里索等吉伦特派占优势的立法议会采取一系列措施:停止国王权力,召开国民公会,撤换原有部长和任命吉伦特派各大臣复职,流放近4000名拒绝宣誓的教士,派遣特使整顿军队。此外,还曾宣布领主法庭对农民的各种诉讼一律无效,以及进一步废除若干封建权利。

国民公会于1792年9月21日开幕,佩蒂昂被选为主席,布里索、孔多塞和维尼奥等人当选为秘书。这次,布里索未曾在巴黎竞选,而以家乡厄尔—卢瓦尔省代表资格进入国民公会。吉伦特派在国民公会中拥有2/3代表,力量最强。 9月21日,国民公会决定废除王政,次日宣布法兰西为共和国。吉伦特派部长们来到议会祝贺共和国的诞生。国民公会于10月11日成立宪法委员会,由布里索等七名吉伦特派以及西哀耶斯与丹东共九人组成。布里索关于宪法的主张比1791年宪法较为民主,但不及山岳派激进。

审判路易十六问题使布里索经受重大考验。吉伦特派一致认为路易十六犯下罪行,但不主张立即处以死刑,并建议由人民作出判决。布里索在议会中还指出:“当我们辩论时,我们没有充分估计到欧洲”。国民公会以387票的多数宣布判处国王死刑。随后,布里索提议死刑缓期执行,但未获多数赞同。尽管布里索等吉伦特派态度犹豫不决,他们终于投票赞成死刑。他们也是将路易十六送上断头台的主要力量之一。

对外战争是吉伦特派掌权时期的重要问题。1792年8月底隆维城失守, 9月1日普军占领凡尔登要塞,打开通往巴黎之路。吉伦特政府调动军队进行防御。 9月20日瓦尔米之战中,法国革命军首次获胜,普军在无套裤汉面前败退。11月初,法军在热马普大败奥军。布里索此时主持国民公会的外交委员会,他不满足于自卫战争,主张对外征服。他于11月末指出:“只有欧洲而且整个欧洲爆发革命之后,我们才能得到安宁”;“如果将我们的边界扩张到莱茵河,如果比利牛斯山不再隔开自由之民族,我们的自由才能巩固”。布里索曾主张派遣军队进攻日内瓦,并在西属美洲殖民地挑起反对西班牙的暴动。正是由于布里索力促,1793年2月1日法国国民公会向英国与荷兰宣战, 3月7日又对西班牙宣战。布里索的上述主张,反映了法国工商业资产阶级寻找原料与市场的愿望。

吉伦特派掌权之际,充满了他们与山岳派的争斗。他们的分歧起源于对战争的不同看法。1792年9月3日,布里索的住所曾遭山岳派控制的巴黎市府的搜查,并被怀疑私通英国。10日,布里索在《法兰西爱国者报》上宣称,山岳派挑起9月2日“屠杀”①目的在于均分土地与财产。国民公会成立之初,双方一度停止辩论。23日,布里索指责山岳派为了阿谀人民而攻击吉伦特派政权。山岳派立即应战,并在雅各宾俱乐部激烈攻击他。布里索和同伴们从>此不再出席该俱乐部会议。10月10日,在他们缺席情况下,雅各宾俱乐部决议开除布里索,其他吉伦特派随即退出俱乐部。24日,布里索出版小册子《告法国全体共和派书》,公开指责罗伯斯比尔、马拉等为“破坏者”,“是要踏平一切的人,无论财产、安适、物价及对社会的各种义务都要平等”。布里索号召各地雅各宾俱乐部与巴黎中央俱乐部断绝从属关系。波尔多和马赛等地俱乐部立即响应。1793年1月处死国王从而使山岳派对吉伦特派拥有优势。3月19日,布里索在报上指控山岳派受雇于英国并挑起旺代叛乱。不久,巴黎富家子弟举行示威反对征兵,布里索赞赏他们对“市府不公正命令”的抗议。

吉伦特派掌权时未能坚决彻底打击国内外敌人,对劳动群众困苦生活无动于衷。他们迟至5月初才派遣大批正规军镇压旺代叛乱,以及通过谷物最高限价法令。但此时局势已经无法挽回。尽管如此,布里索为首的吉伦特派执政时,还是为革命做了一些好事。进一步打击封建制度,宣布成立共和国,抗击欧洲君主入侵,保证资本主义经济自由发展等革命成就的取得,都与布里索及其同伴的重要努力不可分开。布里索主张法国实行联邦制。他指出:丹东和罗伯斯比尔“都怕我要建立一个联邦共和国”。他希望在法国实行美国式的宪法,用地方权力对抗中央,即反对山岳。派主张的高度中央集权。布里索等还主张实行法制。

以布里索为首的吉伦特派在法国大革命中掌权将近一年。1793年5月末至6月初的起义结束了吉伦特派政权,该派许多领导人被撤职软禁。布里索逃出巴黎,但不久在穆兰被捕入狱。布里索在狱中撰写了《回忆录》,并曾在法庭上发表长篇演说为自己辩护。同年10月31日,布里索等二十名吉伦特派高唱着“马赛曲”死于雅各宾专政的断头台。人们往往因此认为布里索及其同伴是一伙反革命。历史事实证明,吉伦特派虽曾犯过错误,仍是有所贡献的资产阶级共和派革命家。布里索就是他们最重要的领导人。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世界文学 > 国外名人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