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里波第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朱泽培·加里波第(Giuseppe Garibaldi,1807—1882),意大利民族英雄,意大利统一时期民族解放运动的著名军事家,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派的卓越领袖之一。

1807年7月4日,加里波第生于尼斯的一个水手家庭,自己后来也成为水手。当时的意大利处于封建割据状态,遭受外来的民族压迫。他年轻时,就在同人民群众的接触中,熟悉他们热爱自由和渴望祖国独立的愿望,并深受爱国主义的传统的影响。

加里波第憎恨封建专制制度、分裂割据状态和异族统治,到处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联络志同道合的革命者,渴望投身到解放祖国的神圣事业中去。1833年,他会见了秘密革命组织“青年意大利”的创立者马志尼,后者向他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统一和共和制的纲领,对这位政治上尚未成熟的爱国者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这一年,加里波第还结识了一批圣西门的信徒。当时他在一艘船上当船长,这批空想社会主义者乘他的船流亡到君士坦丁堡(现名伊斯坦布尔)去。他们向加里波第介绍了自己的思想和消灭人间不公平的计划。加里波第也被他们的思想所吸引。从此他认为,共和国是实现圣西门主义的最好的国家制度形式。

同年12月,加里波第受马志尼的委托,到热那亚去策划撒丁王国海军起义,以便配合远征萨伏依推翻撒丁君主政权。为此,他以普通水兵的身份参加了王国海军。但是起义计划流产了。他逃往国外,被撒丁当局缺席判处死刑。这是他的第一次革命实践。他从失败中认识到,这种小规模的,准备和领导都很差的起义是徒劳无益的。

1834—1848年期间,加里波第流亡在南美。这是他奋不顾身地为被压迫民族的自由而斗争的时期,也是锤炼他的革命勇气和学会游击战争的时期。当时,南美各国的民族解放战争连年不断。1835年年底到达巴西以后,加里波第建立了一支游击队,为里乌格兰德共和国的独立而战。后来,他又率领意大利军团为乌拉圭共和国的独立而战斗。他的卓越的组织才能和指挥才能,为当地各国人民的自由和独立而忘我战斗及其赫赫战功,很快赢得了崇高的世界声誉。许多国家的人民把他视为解放者和自由民主的保卫者,在意大利,他的名字和英雄业绩也被广泛地传颂着。

1848年西西里爆发起义,加里波第率领一部分部队返回祖国参加革命。踏上意大利土地时,正值米兰起义者赶走奥地利军队,撒丁王国决定参加反奥战争。他立即前往撒丁军大本营去找国王查理·阿尔伯特,要求组织志愿军,但受到当局的阻挠。他因此认识到,这些人所以奉行自由主义政策,主要是因为害怕人民。

他自己招募了几百名志愿军,参加了1848年第一次反奥战争。这次战争以撒丁军队的惨败而告终。在撒丁军溃退本国,查理·阿尔伯特要求停战以后,加里波第继续率领部队战斗。他运用小部队不断出击的战术使敌人大为惊慌。这场违背国王意志的游击战争是他回国后的第一次行动。

加里波第的革命热情和统帅天才,特别表现在1849年罗马共和国的保卫战中。意大利和欧洲的反动势力都把共和国看作是革命扩散的中心,它们联合起来进行武装干涉。1849年4月25日,法国干涉军在乌迪诺将军的指挥下在意大利登陆,4月底兵临罗马城下。加里波第负责防守罗马城墙。4月30日夜里,用头等装备武装起来的乌迪诺部队向罗马进攻,被加里波第的部队击溃,法军狼狈逃窜。乌迪诺被迫签订停战协定。

当法国派来的3万名援军到达以后,乌迪诺立即撕毁协定,重新发起进攻。在整整一个月的浴血战斗中,加里波第率领部队进行了几十次反攻。他从未离开过战场。哪里战斗最激烈,他就出现在那里。但是,小小的共和国军无法击退装备精良、数倍于己的强敌。被围困的罗马城疲惫不堪,不能再进行抵抗了。

7月1日,罗马制宪会议为了作出继续还是停止战斗的决定,特召加里波第到会,听取他的意见。他径直从前沿阵地来到会场。汗流夹背,一身血污。他的衣服被子弹穿了几个窟窿,被刺刀撕破了许多处,变成弯曲的军刀只有一半插在刀鞘内。当他出现在会场门口时,全体代表起立向他鼓掌致敬。他向制宪会议报告说,罗马已危在旦夕。

7月2日,加里波第率领4千名骑兵向威尼斯撤退。整个意大利中部处于奥军的占领之下,他们与法军携起手来,对加里波第部队实行合围。虽然敌人不断遭到反击,但是加里波第部队也不断减少,无力对付奥、法军的围追堵截。于是他解散了队伍,被迫流亡纽约。先在一家蜡烛工厂当工人,后来在一艘商船上当船长。

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加里波第在罗马保卫战中表现出来的卓越军事才能和无限勇敢给予高度的评价,称他是“蒙得维多和罗马的英雄”。

1854年春天,加里波第回到意大利。

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前期,在欧洲兴起了强大的民族解放运动和民主革命运动。意大利也掀起了争取独立、统一的高潮。力图在意大利起领导作用,统一意大利的撒丁王国,还在1858年就已开始了战争准备,并与法国拿破仑三世缔结了秘密的反奥同盟。为了把共和派吸引到自己一边,首相加富尔请加里波第来组织志愿军,他同意了。这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解释道,他习惯于把自己的一切原则服从于统一意大利的目的,不管这种统一是通过什么途径进行的。但这绝不意味着他放弃了共和制原则。他所以同意和撒丁军一起战斗,因为他希望利用装备精良的王国军队来为意大利的革命事业服务。

然而加富尔只想利用加里波第的声誉来招募志愿军,其实并不信任他。起初,甚至不让他独立指挥部队,后来才让他指挥一个由3千人组成的阿尔卑斯山轻装步兵军。

反奥战争开始后,撒丁军初战失利。加里波第奉命深入伦巴底去发动起义。1859年5月23日,他率领部队北渡蒂奇河,连战皆捷,占领了一个又一个城市,奥军丧魂落魄地退却。到6月初,大部分伦巴底土地上的敌人被他的部队肃清。这是他在1859-1860年革命中第一次胜利进军,是在撒丁政府只供给很少武器的情况下取得的。他曾通知总参谋部武器不够,要求供应弹药,但他什么也没有得到,只好从敌人手中去夺取。

前线的胜利促进了革命运动的发展,意大利的民族解放运动具有越来越大的规模。拿破仑三世害怕产生一个独立、统一和强大的意大利国家,背弃了驱逐奥地利的诺言,突然决定停战,使威尼斯仍然处在奥地利的统治之下。加里波第非常气愤,他离开了法-撒(丁)联军。

拿破仑三世的背叛行为,激起了意大利中部各国的革命。1859年9月托斯卡纳、莫德纳、帕尔马和教皇国的罗马涅地区都成立了临时政府和制宪会议,结成四国防务联盟,防止奥地利卷土重来,警惕教皇国的进攻。加里波第担任联军副司令。他准备进军教皇国。但由于上述四地区并入了撒丁王国,在国王的阻挠下,停止了进攻教皇国的计划。

1860年4月,西西里首府巴勒莫爆发人民起义,遭到两西西里王国军队的残酷镇压。在马志尼领导的共和党建议下,加里波第决定远征西西里去帮助起义者。他要求撒丁国王给他一个团的兵力,但加富尔竭力反对。于是,他招募了1,000多名志愿军。5月5日夜里,赫赫有名的“千人军”远征开始了。

两艘轮船载着1,400名士兵离开了热那亚海岸。他们组成7个连。为了掩盖远征的真正目标,加里波第派出小部队佯攻教皇国,主力则于10日进入西西里最西端的马萨拉港。尽管当时有两艘两西西里军舰开到,却无力阻止他们登陆。接着,开始向巴勒莫进军。

攻占萨累米后,约有4,000名起义者加入了远征军。加里波第以撒丁国王的名义,执掌了西西里独裁政权。5月15日,他率领部队翻山越岭向北推进到卡拉塔菲米。通向该城的峡谷有敌人的3个营把守,包括骑兵和炮兵。加里波第迅速对这一阵地发起攻击。在1,400名志愿军和很小一部分起义者的猛袭下,3,000多名敌军连续被逐出5道坚固的阵地,伤亡很多,惊慌失措,乱成一团,一小队一小队地逃回巴勒莫。

加里波第长驱直入,进抵巴勒莫城下。敌军正在巴勒莫周围构筑堑壕,企图负隅顽抗。他们至少还有22,000人,远远超过了加里波第能用来对他们作战的兵力。从20日起,加里波第向敌人的警戒部队和配置在蒙雷阿勒及帕尔科附近的阵地发起进攻,使之产生错觉,以为他的主攻方向是城市的西南部。加里波第把进攻和佯装退却巧妙地结合起来,诱使敌军将领把愈来愈多的部队从城里派到西南郊,到24日就有10,000名左右的敌军开到城外。这正是加里波第所要达到的目的。他且战且退,用这种策略使守城敌军几乎减少了一半。

突然,他改变了行动的方向,出其不意地把主力调到巴勒莫附近濒海的米集耳美里谷地。27日凌晨,巴勒莫的全体居民都拿起了武器,在他们的配合下,加里波第强攻该城东南部的特尔米尼港,解放了巴勒莫。

从马萨拉登陆到巴勒莫解放,是加里波第远征史上最英勇的20天,用武器很差的劣势兵力打败装备精良的优势敌人,充分表现出加里波第“不仅是勇敢的领袖和卓越的战略家,而且还是足智多谋的统帅”。①

在“千人军”胜利的鼓舞下,起义的烽火立即燃遍了西西里各地。西西里全境解放不久,加里波第率部渡过墨西拿海峡,直捣两西西里王国首都那不勒斯,使整个南部并入了撒丁王国,为意大利的统一事业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1860年,加里波第领导下的军队解放了波旁王朝统治下的西西里后,实际上统一了意大利。

1866年加里波第参加了收复威尼斯的战争。1870年他因法国共和派的请求参加了普法战争。他和他的儿子一起在法国同入侵的普鲁士人作战。他拥护巴黎公社,缺席当选为国民自卫军总司令。他热烈支持第一国际,反对马志尼对它的攻击。各种各样的意大利工会授予他名誉会员称号。他不但对意大利的统一,而且对许多国家的民族解放事业都作出了贡献。

但是,加里波第身上也暴露了意大利资产阶级民主派的弱点。这特别表现在远征西西里时期。

西西里起义和加里波第远征,开始了意大利复兴运动的新阶段。当时,民主派在民族解放运动中掌握了全部主动权。加里波第本来完全可以依靠广大群众的支持,在那不勒斯建立起民主政权,然后在共和国的旗帜下,通过人民革命战争的道路来解放罗马,完成意大利的统一大业。然而,加里波第只是一位出色的将军,却不是一位有远见的政治家。他过分忠于撒丁国王,忠于“在撒丁君主制的保护下来实现意大利统一”的原则。攻占那不勒斯后,他下达的第一道命令是把两西西里王国的军用和商用船只全部交给撒丁王国的分舰队。接着,他成立了一个温和派占多数的内阁,无视南部农民要求夺取统治阶级土地的强烈愿望。他拒绝马志尼提出的进军罗马、召开制宪会议来决定意大利政治制度的建议,而等待和欢迎撒丁军队进驻南部解放区,同意举行公民投票来决定两西西里王国是否并入撒丁王国。在国王的劝说下,他又放弃了用革命战争去解放罗马的计划。结果,意大利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导权又被温和派与君主势力夺回去了。

意大利的统一大业之所以是按照温和自由主义的路线完成的,原因就在于民主派不善于保持革命的独立性,对撒丁国王作了过多的让步。

1882年6月2日,加里波第在卡普里岛逝世。他在意大利人民心目中享有极高的声誉。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同意大利法西斯主义者和希特勒占领者作战的意大利游击队,曾以加里波第的名字命名。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waiwen/gwmr/20190802183549.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