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贡《重赠吴国宾》赏析原文与诗歌鉴赏

时间: 2019-12-20 11:43:26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重赠吴国宾

边贡

汉江明月照归人,万里秋风一叶身。休把客衣轻浣濯,此中犹有帝京尘。

从诗意看,这是作者送友人由京师归江汉之作。因先已有诗送别,此为再赠之作,故题为“重赠”。

七绝短小,尤重风调,不能不有一个饶有余韵的结尾。所以盛唐人对尾联特别考究。边贡的这首诗就深得唐绝秘传。诗的前两句直抒旨畅,是古人诗中习见的意境。其好处是很有限的。不过“明月”、“秋风”这些积淀有别情归思的语汇,增添了送行的惆怅;“汉江”“万里”和“一叶身”的对照,更形出客况的孤单。然而此诗的妙处全在三四句,是读者不可造次看过的:“休把客衣轻浣濯,此中犹有帝京尘。”“帝京尘”语本陆机诗:“京洛多风尘,素衣染为缁。”陆诗意谓京都车马辐辏,风尘涨起,不免弄脏客子的衣服。后世士人厌倦仕官,多用此事。由此看来,这个吴国宾在“早充观国宾”的经历中,混得不怎么样,不免素衣化缁。那么,其人归家后第一要事,就是浣洗客袍了。出人意料的是,诗人却叮嘱他莫要轻易洗衣,不洗的原因并非衣服还不大脏,而恰恰是脏:“此中犹有帝京尘”。这就有些不易索解了。

读者可以对照一下清人董以宁的《闺怨》:“流苏空系合欢床,夫婿长征妾断肠。留得当时临别泪,经年不忍浣衣裳。”诗的三四句在构思上,与这首别诗可谓机杼相同。衣裳被泪痕湿透了,不好再穿,但又不肯洗,怕的是把泪痕洗掉了。这泪痕是当初临别的唯一痕迹,看见它可以勾起许多宝贵的回忆,所以弥足珍贵。而这首《重赠吴国宾》中的“帝京尘”,在诗中也属于同一道具,扮演着同一角色。它可以勾起许多辛酸的记忆,也可以勾起许多幸福的记忆。至少,可以作为彼此友情的一个见证吧。此诗的够味,全在于这一构思的别趣。

这两句使用否定性祈使语气,“休把”云云,可以强化语气和增强与读者的情感交流,形成一种唱叹的韵味。唐人亦深谙此中奥秘,“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王翰)、“惊波一起三山动,公无渡河归去来”(李白)便是著例。这也是边贡此绝颇具风调的一个原因。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