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青乔《咄咄吟》赏析原文与诗歌鉴赏

时间: 2019-12-20 11:43:26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咄咄吟

贝青乔

瘾到材官定若僧,当前一任泰山崩。铅丸如雨烟如墨,尸卧穹庐吸一灯。

《咄咄吟》是一组由一百二十首绝句组成的纪事讽刺诗,系作者在扬威将军奕经军中陆续写成。起于1841年冬奕经奉命东征,止于明年末奕经于苏州被“拿问进京”。每首之后有一则短文述所咏之事,对清军将士的昏聩庸懦、可笑可愤之事给以无情揭露和讽刺。题义取自晋浩被黜,常终日书空作“咄咄怪事”(《世说新语》)。此诗后缀文全录如次:“骆驼桥距镇宁二城约二十余里,故张应云屯兵于此,以为两路后应。廿八日夜半,瞭见二城火光烛天,胜负莫决。继闻炮声四起,或请于应云曰:‘我军不带枪炮,而今炮声大作,恐或失利,急宜运趋前队以助战。’而应云素吸鸦片烟,时方烟瘾至,不能视事。及廿九日天明,探报四至迄无确耗。日中,镇海前队刘天保等败回;傍晚,宁波前队余步云、李廷扬自慈溪带兵至,知其并未进城,而段永福等已败入大隐山。讹言蜂起,加以败残军士乏食,哭声震野。或谓宜再进,或谓宜速退,聚谋至黄昏不决。而英夷旋从樟市来犯,先焚我所弃火攻船以助声势,继闻发枪炮,豕突而至。我兵望风股栗,不敢接战,咸向慈溪城退避。而应云犹卧吸鸦片烟半时许,始踉跄升舆而走。”

鸦片是一种毒品,主要含量为吗啡,有止痛镇定作用,但易上瘾,故只能作药用而不宜长期服食。清代鸦片传入中国,不少人吸毒上瘾,极大损害了人民身体健康,也削弱了军队的战斗力。诗中讽刺的那位武官张应云,便是一“瘾君子”和“双枪将”(当时对军人携烟枪的谑称)。此人是奕经的门生,反入宁波镇海战役中,奕经以之为前营总理,驻扎在慈溪县东南的骆驼桥镇。此诗即讽刺他嗜毒成瘾以至贻误军机的丑行。

“瘾到材官定若僧,当前一任泰山崩。”《文献通考》卷一五○谓汉继秦制,置材官(即武官)于郡国。这里“材官”即指身任前营总理的张应云。“定若僧”是说象和尚坐禅入定一样安然无事。本来,“指挥若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动,麋鹿兴于前而目不瞬”(苏洵)是形容军中稳操胜券、纪律严明的。而张应云如僧之定,“当前一任泰山崩”,却是因毒瘾发作,连命都不要了,所以顾不得兵败后可能被洋鬼子活捉的危险。反语的运用,增强了诗歌鞭挞丑恶的力量。

“铅丸如雨烟云墨”,这是两个鲜明对照的画面。“铅丸如雨”,是指英军洋枪洋枪,攻势猛烈,清军在枪林弹雨中,局势危急。“烟如墨”则是指张应云吸鸦片时的吞云吐雾,又暗关战阵硝烟。其妙有如‘蒙太奇”:两军鏖战,枪炮大作,硝烟弥漫。在烟雾中,镜头转换为室内卧榻,张应云贪婪地吸食鸦片。鸦片的吸法是,将烟土少许填入烟枪,凑火而吸之,称为“一灯”;再吸,又是“一灯”。当清军望风股栗,向慈溪败北的时候,张应云“犹卧吸鸦片烟半时许,始踉跄升舆而走”。可见当其瘾来之时,连命也不顾了,需先吸鸦片后逃命。这是何等荒唐的“材官”啊!“尸卧穹庐吸一灯”,末句之妙,在双关。“穹庐”指军帐,“尸卧”则是热骂,视其人如行尸走肉,故痛快之至!而“铅丸如雨”的结果,是战场上尸骸狼藉,清军兵员损失不少。这幅画面与“吸一灯”又形成镜头对照,仍近“蒙太奇”语言。

绝句体制短小,使所要表达的丰富内容受到限制。诗人受说唱文学的启发,采用了就诗作注,先诗后文,诗文结合的手法,解决了上述矛盾。在绝句史上允为创新。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