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诗词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菩萨蛮

书江西造口壁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题解】

淳熙二年(1175)春末夏初,辛弃疾由建康再调京师临安,任仓部郎官。是年七月,出为江西提点刑狱使。此词约作于淳熙三年(1176)春。造口,即皂口,在今江西万安县西南。当时辛弃疾驻节赣州,常经造口。一次,他抚今追昔,心潮难平,在造口石壁上写下了这首词。

句解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

“郁孤台”,位于今江西赣州市西南,唐宋时是登临览景的名胜。“清江”,指赣江,赣江从郁孤台下流过,经造口,朝东北方向入鄱阳湖。

辛弃疾登上郁孤台,望着台下滔滔而过的清江水,不禁想起了四十七年前的往事。宋高宗建炎三年(1129),南迁后的宋室尚立足未定,金兵即大举南侵,长驱直入江南腹地,南宋几致灭亡。眼前的清江水,该流淌着多少当年逃难经过这里的百姓的血泪啊!他们的泪水,饱含着对失去家园的痛惜,对故土的思念,对入侵者的仇恨。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长安”,曾是汉、唐首都,这里借指已经失陷的北宋都城汴京(今河南开封)。

词人面向西北方向,极目远望,希望可以看一看故都。可惜无数的山峰拦在眼前,欲见不能。此时的辛弃疾被朝廷调来调去,奔忙于地方事务,无法在抗金战场上杀敌复国,这本已令他极端苦闷;如今连望一望故都都不得见,又怎能不让他自伤自怜呢?

其实,自造口至汴京相隔数千里,即使没有青山阻拦,也不可能望见。词人要借此表达的,是他对沦陷故土的深切怀念。而拦在他眼前的“无数山”,隐喻的是阻拦抗金的势力。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远处,看不见故土家园。失望中,词人低头俯视,脚下滚滚赣江在群山中穿行,弯弯曲曲,朝东流去。这令忧愁的他突然释怀。青山虽然遮住了人们遥望故土的视线,但却挡不住奔腾不息的江水,江水注定是要向东流的。因此,主和派、投降派暂时的阻挠,终究挡不住抗金救国的历史潮流。“毕竟”两字,真切地传达出辛弃疾对未来的必胜信心。

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江上天色渐晚,远处山色渐深,此情此景之下,愁苦又袭上词人心头。

江水虽毕竟东流,但现实却仍令人深忧。从高宗南渡建立南宋朝廷以来已经有半个世纪了,在此间,抗金大业曾数次取得重大胜利,如南渡初年宗泽为东京留守时,准备大举渡河,收复失地,谓“中兴之业,必可立致”;建炎九年(1139),岳飞率部队大破金兵,进驻朱仙镇,离汴京不过四五十里,直捣黄龙指日可待。然而,由于主和派的阻挠、破坏,收复中原至今不得实现。这令矢志抗金的辛弃疾悲愤不已。

而辛弃疾自己,虽满怀壮志雄心,有着经邦济世之才,自北方投南后却始终得不到朝廷信任。他本想汇集南方力量一举收复中原,却被派遣到南方内地担任一系列无关轻重的“佐贰之职”。

黄昏中,词人回忆着、思索着……江水悠悠,愁绪重重,耳畔不住传来鹧鸪鸟的鸣声,低沉凄切,令他愁上加愁。

鹧鸪是古诗中经常出现的意象。传说鹧鸪飞必向南,绝不北往,鸣声悲切,似乎在说“行不得也哥哥”,所以人们常用它来表示南方人的乡情愁绪。也许鹧鸪鸟的啼唤,同样唤起了辛弃疾的乡愁,唤起了他对沦陷的北方的思念;也许那一声声“行不得也哥哥”,让他想到了复国之事的艰难。不论何种情况,词到此结束,而词人的满怀愁苦却绵长难了,没有尽头。

评解

词的上片以忆旧发端,下片即景抒情。八句四十四字,饱含着辛弃疾对国家、民族命运的深沉关切和忧虑。明人卓人月所编《古今词统》中赞此词“忠愤之气,拂拂指端”。

《菩萨蛮》这个词牌,自晚唐五代以来一直是人们用来抒写儿女柔情或小事小景的短调。辛弃疾却用它来写大题材,发大感慨,其宏大气魄令人叹服。近人梁启超言:“《菩萨蛮》如此大声鞺鞳,未曾有也。”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shishu/pinglun/20191105251390.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