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桂枝香·金陵怀古》历史兴亡感喟词作

时间: 2019-03-08 22:40:11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桂枝香·金陵怀古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题解

这首词是王安石晚年的作品,是王安石在被二次罢相之后,退居金陵时所写。当时,宋王朝表面上太平盛世、歌舞升平。其实在繁华的背后却隐藏着种种危机。这首词正是在这种情形之下,王安石登金陵有感而作的,流露出其失意无聊之时,颐情自然风光的情怀。

句解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

登上高楼凭栏极目,金陵的景象正是一派晚秋,天气刚刚开始萧索。“登临送目”,登山临水,举目望远。“故国”,旧时的都城,指金陵。

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

千里奔流的长江澄沏得好像一条白练,青翠的山峰俊伟峭拔犹如一束束的箭簇。江上的小船张满了帆,迅疾驶向夕阳里,岸旁迎着西风飘拂的是抖擞的酒旗斜出直矗。“澄江”,清澈的长江。“练”,指白色的绢。“如簇”,这里指群峰好像丛聚在一起。“去棹”,停船。棹是划船的一种工具,形似桨,也可引申为船。

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彩色缤纷的画船出没在云烟稀淡,江中洲上的白鹭时而停歇,时而飞起,这清丽的景色就是用最美的图画也难以把它画足。“星河”,指长江。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

回想往昔,奢华淫逸的生活无休止地互相竞逐,感叹“门外韩擒虎,楼头张丽华”的亡国悲恨接连相续。“繁华竞逐”,(六朝的达官贵人)争着过豪华的生活。“门外楼头”,指南朝陈亡国惨剧。语出杜牧《台城曲》:“门外韩擒虎,楼头张丽华。”韩擒虎是隋朝开国大将,他已带兵来到金陵朱雀门(南门)外,陈后主尚与他的宠妃张丽华于结绮阁上寻欢作乐。

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

登上高处,面对着这千古以来便不曾变化的景色,徒自叹息六朝诸国的兴衰败亡。六朝的风云变化全都随着流水消逝,只有那郊外的寒冷烟雾和衰萎的野草还凝聚着苍绿的颜色。“凭高”,登高。这是说作者登上高处远望。“漫嗟荣辱”,空叹什么荣耀耻辱。这是作者的感叹。

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直到如今的商女,还不知亡国的悲恨,时时放声歌唱《后庭》遗曲。“商女”,歌女。“《后庭》遗曲”,指歌曲《玉树后庭花》,传为陈后主所作。

评解

登高望远、睹物抒怀,是中国古代文人惯用且喜用的方式。这首词上阕写景,下阕切入怀古主题,揭露六朝统治阶级的腐朽生活,对六朝兴亡发出意味深长的感叹。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