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氏《长干行》南朝乐府民歌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8-12-03 14:35:17

长干行·无名氏
逆浪故相邀,菱舟不怕摇。
妾家扬子住,便弄广陵潮。

这是一首南朝乐府民歌。南朝民歌多描写男女恋情,风流妩媚,即使有的篇什写到采桑织布等劳动,如“春日采桑时,林下与欢俱,养蚕不满百,那得罗绣襦?”(《采桑度》),也离不开男欢女爱。这首《长干行》也是情歌,不过,诗中的女子颇有一股飒爽英气,不似其他情歌中的女主人公那样缠绵;而采菱女驾舟出没于风浪中的画面,又颇具江南水乡的独特风情。

在白浪滔滔的大江之上,一叶扁舟在浪尖上颠簸,在浪谷中滑行,仿佛随时都会被巨浪打翻,令旁观者心颤。而划船的女子却镇定自若。她说:“逆浪故相邀,菱舟不怕摇。”“逆浪”,即顶着浪头。她说自己是特意选了这么一个风急浪大的时候,顶着浪头来划船相邀的。言外之意:风平浪静,哪比得上此刻有意思呢?她非常自信地说:“菱舟不怕摇。”我这只小小的采菱船是不怕风浪摇晃的!说是“菱舟不怕摇,”实际上是女子夸说自己不畏风浪。女主人公并没有直接说她“相邀”的是何人,也没有说是何事使得她不畏风浪前来“相邀”,但是我们不难猜出这位采菱女是在约请她的情郎,为了和心上人相约,即使风再急,浪再高,又怎么能阻拦得了她呢!因此这里的一个“故”字既透露出水乡女子对江上风浪的偏爱以及对自己驾舟本领的信心,更可见出一个痴情女子欲与心上人约会的急切心情。

或许她的心上人曾关心地提醒过她:今天风浪太大了,你就不要驾舟前来。而这位女子却要心上人放宽心,她说:“妾家扬子住,便弄广陵潮。”广陵潮在当时是很有名的,汉代枚乘在《七发》中曾专门描述它的壮观,说涨潮之时“波涌而云乱”,“状如奔马”,“声如雷鼓”,“遇者死,当者坏”。而这位采菱女却自豪地说:我家就在扬子江住,从小弄惯了广陵潮,眼下这点风浪何足惧也!——为了追逐幸福的爱情,她毫不畏惧地出没于风浪中。

这首诗情调活泼明快,语言质朴清新,不加雕琢而情境俱佳,三言两语,便点染出江南水乡女子独有的精干清灵,使一个风里来浪里去的痴情女子形象生动地浮现在读者眼前。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塾 > 汉魏六朝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