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情词救故友——读顾贞观词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20-01-15 13:16:03

血泪情词救故友——读顾贞观词

顾贞观是清朝康熙年间闻名江南和京城的大词人。三十五岁中举人后被任命为一个很不起眼的内阁中书的官职,可是没过多久他就被莫名其妙地落职了。在他恓惶奔走、内心十分苦闷的时候,内阁重臣明珠聘请他当家庭教师,于是在京城有了一个安稳的落脚处。顾贞观为人极重情义,他通过纳兰性德父子营救少年时期好友吴兆骞的事迹传开后,成为词坛文人圈内一段感人的佳话。

纳兰性德是明珠的长子,虽然出身显贵,又官居康熙帝一等侍卫的要职,但他骨子里是生性淡雅疏狂的诗人,对名利权势不以为然,对诗友词客天生喜欢,倍加亲近。顾贞观到他们家时已四十岁,性德才二十二岁,但两人一见如故,交谈甚欢,都有相见恨晚之感。为表达对顾贞观的情谊,性德在顾贞观的一幅自画像上题了一阕《金缕曲·赠梁汾》: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缁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遂成之交。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生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词中性德说自己生成诗人的疏狂性格,至于在京城朝廷奔走做事,出身于名门贵族,那是身不由己的很偶然的老天安排。我最快乐的事是像春秋时赵国的平原君赵胜广交天下名士,但遗憾的是很少有人知道我的真实性情。想不到咱们两人会那么趣味相投,很快成为莫逆之交,彼此都像三国时期的名士阮籍、嵇康两人那样相互欣赏,青睐以对。我们虽是忘年交但都不老,我们来举杯,抛开英雄失路的惆怅,对酒当歌,莫辜负眼前月华如水的美景。咱们今晚要一醉方休,让那些对我们说三道四的人见鬼去吧!什么功名利禄、身世门第之类的都不值一提,我们的交往是心灵的碰撞,哪怕只是那么短暂的接触,也注定我们是前世、今生和来生的三生缘分。咱俩是莫逆之交这一许诺我非常郑重,请您记住。

顾贞观读了纳兰性德这阕词后,很感动,当即以“酬容若见赠”为题也填了一阕《金缕曲》送给性德(容若是纳兰性德的字)。大约十年后性德去世,顾贞观在性德的题照后面题辞说:丙辰年,容若才二十二岁,一见面就说对我相见恨晚。我们才处了几天,他就为我的自画像题词,使我很感动,不过心里暗暗为他那句来生再结缘感到一种不祥,谁曾想这话竟成了他乙丑年五月早早辞世的谶语,真令人悲伤。

顾贞观有一位少年时期的好朋友名叫吴兆骞(字汉槎),很有才气,在乡里被称为神童凤凰,词填得很好,可是因为考场弊案受牵连,被发配到黑龙江宁古塔(现黑龙江宁安)戍边。顾贞观对这位朋友非常牵挂,几乎成了心病,在朋友远戍关外的十多年中,时时都在想办法如何帮朋友解除这种倒悬之苦,只恨人微言轻又找不着门路。这次天赐良机,到宰相家做教师,又跟宰相的长公子处得那么好,顾贞观以为这是解救朋友的好机会,于是向纳兰性德提出请求,谁知性德没有在意。恐怕一是因为不知道吴兆骞此人;二是以为顾贞观爱管闲事随口说说;三是解决这个问题也比较棘手,十多年前的陈年老账如何说得清,谁愿去惹这些麻烦,弄不好倒给自己招惹一些是非。

时间又过去了几个月,转眼进入寒冬,顾贞观搬迁到千佛寺居住。有一天中午情绪特别低落,天气又不好,他呆呆地看着窗外一阵紧似一阵、越飘越大的雪花,突然想到冰封雪冻的黑龙江,想到在冰雪中艰难跋涉的好朋友吴兆骞,在这种恶劣的气候下,老朋友的安危怎么样?他的心理意志和身体能不能挺得过去?顾贞观越想越放心不下,越想越心绪不宁,这种刻骨铭心的牵挂使他恨不能长出翅膀飞越千里关山,跟老朋友一吐为快。在这种强烈冲动的情感煎熬中,顾贞观用自己独特的方式,以词代书,一气填了两阕《金缕曲》寄给远方的朋友:

其一

季子平安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魑魅择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冰与雪,周旋久。泪痕莫滴牛衣透。数天涯、依然骨肉,几家能够?比似红颜多薄命,更不如今还有。只绝塞、苦寒难受。廿载包胥承一诺,盼乌头、马角终相救。置此札,君怀袖。

其二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宿昔齐名非忝窃,只看杜陵穷瘦。曾不减,夜郎僝僽。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为兄剖。兄生辛未我丁丑,共些时,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词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愿得,河清人寿。归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传身后。言不尽,观顿首。

这两阕词前后连贯,看得出是词人苦心设计出来的结构。前者重在感知同情朋友的不幸遭遇。后者联系自己仕途的坎坷和命运的不济,抒发同病相怜的感慨,给朋友一些安慰。如果把它们翻译成白话文,第一阕是这样说的:

汉槎兄弟,近来好吗?你就是现在顺利获赦归来,这大半辈子经历的苦难也不堪回首。你被千里流放到冰天雪地的宁古塔,背井离乡,经历无数苦难,忍受多少委屈,无处诉说,更没有人抚慰你惨遭重创的心灵。更何况在自顾不能的情况下,你还得担当母老、家贫、子幼的家庭责任,真难为你了。从前年轻的时候我们把酒言欢的情景离现在已经非常遥远了,眼前无法摆脱的是如影随形的魑魅魍魉般恶人的伤害,兄弟你只能任他们翻云覆雨地随意折磨,在冰天雪地的千里之外,苦苦挣扎,不知哪天是头。

不过兄弟你要坚强些,即便痛苦流泪也别太多,不要让牛衣湿透。你要想想普天之下戍子谪客多了去了,受冤枉委屈的人何止千百,当年科考弊案多少年轻举子惨遭不幸,兄弟还留下一条命,弟妹还出关相伴,生儿育女,好歹有个骨肉团聚,和那些大不幸的人相比,兄弟这是不幸中的大幸。只是苦了兄弟你了,让你在塞外蛮荒的苦寒之地忍受无穷无尽的折磨。不过请你相信,我曾许诺设法救你,即便碰到天大的困难,我也会履行这千金一诺,像春秋时代申包胥哭秦救楚,在秦宫跪哭七天,泣之以血,终使秦国出兵退吴;像燕太子丹作人质于秦国请求放归,秦王说必得乌鸦头白,马头长角方可。太子丹终日长叹,感动了神灵,终于乌头白、马长角。相信我的诚心也会感动天地神灵,他们会帮我实现对朋友的承诺,你会得救的。不信你收好这封信等着瞧。

第二阕接着说:我也是命运不济,在江湖上没着没落地久久漂泊,近十来年越来越深深感觉到对不住你这位生死相交、亦师亦友的知己。我自己仕途上毫无寸进,以一介书生寒士的微末,更不能为同窗朋友有所帮忙。回想我们意气风发的青少年时期,我也不谦虚地说,那时候咱俩作诗填词相互唱和,在诗坛的名气和影响难分伯仲,那是多么令人回味的快乐。看看现在,我俩竟如穷愁潦倒、病瘦不堪的杜甫在看着失魂落魄被流放到贵州夜郎的李白,真是一对苦命的难兄难弟。我那薄命的老婆最近撒手人寰,与我成阴阳之隔,我生死之交的知己朋友又远在千里之外,悲从中来,连个说话处都没有。你说人生到这一步,是不是太凄凉了!我心里这千般无奈、万种苦愁也只有对汉槎兄倾诉倾诉。

汉槎兄出生于辛未年,我出生于丁丑年,兄长我六岁,但我们共同经历的这些苦难使我们就像池塘边瘦弱的蒲柳,被严霜冷雪反复摧残,不得不承受早早凋零的命运。唉!算了吧!我们兄弟从今往后还是少去吟诗作赋,以免勾起更多的伤感,尽量安心养神保住身体健康,但愿我们都能同享高寿,会看到河水清澈,“乌头马角”的那一天。到那时汉槎兄回到故乡,赶紧把这十多二十年远戍关外写成的诗文稿件整理出版,给后人留点墨宝,也给自己留点名声。好啦,书不尽言,兄弟这里给您致敬了。

话说顾贞观这封以词为书的信件无意中被纳兰性德看见,词中如泣如诉的血泪情怀深深感染和打动了这位多情的宰相公子。据说性德边看边流泪,直至泣不成声,当即表示一定说动父亲,设法营救吴兆骞。这件事情果然不容易,尽管有明珠宰相的帮忙,又有纳兰性德上下奔走,还是碰到了许多曲折,好在宰相父子始终不懈地努力,终于在五年后把吴兆骞解救出来,让他们一家七口从黑龙江回到了故乡江苏。屈指一算,吴兆骞戍边已二十二年。

好友久别,互相挂念,书信往来互致问候乃人之常情,偶尔间文人朋友互寄诗文唱和并就某事感叹议论,更是被人羡慕称颂的骚客风雅之举。但是像顾贞观这样从青年到中老年,在二十多年里为遭罪的朋友奔走求救,痴情不但不减,反而与日俱增,诉之以泪,泣之以血,这种情分的重量古今实在少见。所以这件事很快在京城、在士林中传开,成为珍情重友的美谈,有人说此情可兴可叹,有人说此举可以劝人,可以传世。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塾 > 大家论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