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20

(二)权威下的秩序

“理想国”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变迁过程中,曾经有不少人探索过这样一个既让人叹息,又让人无限向往的美好愿景——人类社会秩序的理想状态。早在数千年前,曾经有人勾勒出一幅人间景象,并把这样的景象称为人类的“理想国”。

在他的理想国之中,有这样三个阶层:一是国家的统治者(这一阶层还包括立法者、知识分子),他认为这个国家的君王应该由富有智慧的哲学家来担任,这里的哲学家是具有丰富知识和经验的智者,有着高度理性的头脑,对美和善良有着异于常人的辨识力,能够担当起治理人类社会的重任;二是国家和规则的守卫者,他们主要肩负着保卫国家安全的职责,勇敢是他们的显著特征;三是承担着经济职能的生产者,他们又分为农民、工匠、牧者、商人等,他们的职责是满足人类社会各种各样的需求。他认为在这个理想国中,只要各阶层的人员各司其职、各尽其责、分工协作,人类社会就能实现正义(自然分工,各行其是,秩序和谐)。他认为这样的国度是完美的,是充满智慧的、勇敢的、有节制的和正义的,并且不同的道德品格也会明显地体现在不同的阶层当中。比如智慧更多地归属于统治阶层,勇敢主要是国家守卫者的特征,节制的品格则不专属于任何一个阶层,节制应作用于全体国民,无论哪个阶层都需要懂得如何节制。他认为只有这样,人类社会才能秩序和谐,实现正义。

不论这位先哲勾勒出的景象是否合理正当,是否真的能给人类带来幸福快乐,他对人类社会美好秩序的向往和追求,的确给人们带来了憧憬与希望。

另一个“城堡”

如果被现代科学技术证实可能存在的,且在人类诸多经典之中被描述过的神、上帝、真主等存在于某个我们不能直接感知的领域,那么在那里就很可能还有一个类似人类社会的“城堡”,只不过这样的城堡,我们无法直接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但不能排除我们人类可以通过梦境游历其中,那里有为圣洁准备的“天堂”,也有为罪恶预备的“地狱”。

曾经有一位圣徒为人们描绘过那里的景象:“我们知道有一座上帝之城,由于她的创建者用爱激励我们,所以我们希望成为她的公民。”“属地之城的公民喜爱他们自己的神灵甚于喜爱这座圣城的创建者,因为他们不知道他是万神之神。”“这两座城在这个世界上是相互纠缠和混杂的。”“因为从这第一个人那里衍生出来的所有人,有些受到奖赏而与善良的天使联合在一起,有些受到惩罚而与邪恶的天使联合在一起。”

这位圣徒描绘的两个“城堡”,早在数千年前就为现代人类运用科学和经典记载重新诠释人类社会提供了重要的指引和启示。

人类世界的痛苦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之初都是很容易快乐的。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都可以让我们感到发自内心的高兴和满足。但是随着生命的成长,人们的欲望和要求开始变得难以满足,由于不能满足自己,很多人开始变得不快乐。他们慢慢相信自己的幸福快乐是来自身外的某些物品,金钱、权力和地位成为他们眼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信奉它们成为这些人的生活准则。他们信奉金钱、权力和地位的信念,使他们的生命连接到了人类生存空间未知领域的某些负向能量,这些能量给人带来的感觉首先是不快乐,而后就是贪婪、欺骗、残暴和争斗的欲望,目的是要争夺侵占更多的物质财富和权力地位等身外之物。

人类世界因为有了连接负能量的人们而开始出现痛苦。在负能量影响控制下的人们会变得欺诈、贪婪和残暴,也会随时伤害其他同胞。并且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很多原本不信奉那些身外之物的人,如果和充斥负能量的人在交往时间久了,也会变得和他们一样,改变自己的信念进而连接到负能量那里。同样地,他们也会变得不快乐,变得贪婪残暴,与同胞争斗,让自己和他人感到痛苦。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这个世界终将因为负能量对人类的影响控制而成为一片“痛苦的汪洋”,因为对我们人类而言,负能量就像瘟疫,会很快影响并控制信念不坚定且与其有接触的人们。

人类世界的痛苦,主要可以分为生理性痛苦和心灵痛苦两大类。前者如疼痛、饥饿、寒冷等,后者如不平等、受歧视、受胁迫、欲望无法满足等。大部分生理性痛苦可以通过人们的经济活动和价值的创造交换来解决,一个人的生理需求得到满足后,这种类型的痛苦也会随之解除。但心灵上的痛苦,就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平复的了,这种痛苦的根源在于人们的信念——你相信什么,以及这些信念背后连接到的能量是正向的还是负向的。如果是负向的——一种让人贪婪、欺诈、残暴的能量,那么痛苦就无法消除,除非人们改变自己的信念,逐步摆脱负向能量对人的影响控制。这些负向能量的最大特征,就是让相信它们的人变得不快乐,进而痛苦并且无法自拔。除非人们破坏掉与这些能量相通的连接点——信念,一种让人相信自己可以通过某些方式实现目标的认知和感受。比如,一个人认为当他(她)拥有很多金钱就会快乐幸福,或者获得很高的社会地位才能满足。这样的信念会让人连接到未知的能量,通常持有这些信念的人都是不快乐的(快乐是一种人类共通的、愉悦的心理感受)。因为给人的感觉不快乐,所以这些能量就被称作负向的能量。一个人想要摆脱不快乐以及不快乐导致的痛苦,就只有改变、丢弃会连接负能量的信念,让自己相信属于正能量的东西,重新确立人生信念连接正能量,这样才能够凭借正能量带给我们的爱去收获真正的幸福快乐。

“好人”和“坏人”

人本来没有好坏之分,每个人都想拥有幸福快乐,都有追求它们的自由,但人类也有改变自己信仰的权利,而信仰连接到的能量可以决定一个人能否幸福快乐,信仰差异是人类世界很多问题的根源。你相信的他不相信,我认同的你未必认同,人人都会有自己的信念(人们信守的认知和结论),但这里的一念之差却可以差出天地之别。

信奉金钱的人、信奉权力的人、信奉爱的人,其所作所为必将出现很大的不同。人之所以信奉金钱,是因为人们觉得钱不够多就无法买到自己想要的物品,就不可能快乐。于是,他们的生命就显现出一种强烈的姿态——攫取,他们想要获取尽可能多的财富。因为奉金钱为至上,他们也很有可能不惜违背心中的律法——良心,去得到财富。信奉权力的人,为了实现统治他人的欲望,也会不惜承受良心的谴责去血腥屠杀和镇压。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其根源皆出自他们内心深处的信念,他们认为只有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财富或权力,自己的生命才能得到满足,才会与众不同地快乐。但事实上,由于这些人违背了良心或者说根本不认同良心的存在,他们无法连接到能让人幸福快乐的正能量,这些人的生命就会因不讲良心而无法真正地快乐幸福。并且由于不讲良心,他们也会常常伤害同胞的正当权益,让别人也感受痛苦,甚至用他们的信念感染他人,使更多的人通过信念连接到给人痛苦的负能量。这样的人在不知不觉中就会成为多数人眼中的“坏人”,或是能够让人变“坏”的人。

相信爱的人,也就是坚守良心的人。他们之所以相信爱,是因为心中的信念让他们可以常常体会到幸福快乐,这些信念使他们可以连接到人类未知空间的某种能量,这种能量以爱为特征——关怀、包容、不伤害、给人所需。爱是人类快乐幸福的根本原因,给人爱的是一种能量,因为能够给人幸福,所以这种能量就被人们称作正能量。曾经有一位了不起的科学家,他的理论被用来制造令人恐惧的武器,一种可以摧毁人类的武器——核武器。核武器的能量非常巨大,已经达到足以摧毁人类的程度。被负能量影响控制的人们可能在未来引爆这种毁灭性的武器,为了避免人类被自己发明的武器毁灭,只有设法连接到更加强大的正能量——爱,通过引爆“爱的炸弹”,在人类世界迅速传播正能量,让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正能量。谁可以肩负如此重要的责任?只能是相信爱、拥有正能量的人们。如何辨识这些人,只要看其是否相信良心就行了。良心是爱留在人生命中的印记,或说是正能量印在人心中的律法,良心会告诉一个人该相信什么,该怎么说、怎么做,良心中蕴含的信念使人们可以连接到正能量。坚守良心的人,是被爱(正能量)充盈的人,是能让自己和他人快乐幸福的人,也是人们眼中的“好人”。

我们是不是“好人”

我们是不是“好人”?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不过有很多人认为自己是“好人”。没有人想成为“坏人”,却也有不少人坦然承认自己就是“坏人”。

“好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好人心怀慈悲,不与人争,避免与人冲突,不去故意伤害别人,自律节制却对人慷慨,做事不计回报,心中常想他人,不自私自利,有好处会与他人分享,从不贪得无厌。“坏人”是什么样子?坏人心怀诡异,处处陷害他人,与人争利,欺骗伤害他人,嫉妒仇恨他人,煽风点火挑唆矛盾,见不得别人快乐幸福,破坏他人成就,从不相信世间有爱和幸福。

这些是“好人”和“坏人”的大致标准,但不是绝对的,只是多数人较为认同的一些“好坏之别”。按照上述特征,作为一个人,我们可以扪心自问,我们是这样的人吗?“好人”或者“坏人”我们都不是。应该会有不少人说,我们不好也不坏,我们只是“凡人”。之所以感觉到我们不是“好人”,是因为我们深知自己有太多难以满足的私欲,这些欲望很多都是极不合理的,只有在它们被人类的良心理性抑制后,我们才能表现出一种近似“好人”的生命状态;尽管我们不是“好人”,但我们的骨子里也极度厌恶自己成为坏人。虽然我们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欲望,但我们会努力通过学习和教化来使自己摆脱愚昧、粗暴和邪恶,我们会以善良、诚实和勇敢等人格品质为美。

严格来讲,我们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我们是充满欲望的凡人。满足自己合理的欲望我们就不会成为坏人,满足自己欲望的同时总是惦记他人的利益我们就会接近成为好人。人性是存在不足的。人类正是因着这些不足而成为有“问题”的一种具备高等智能的生物。圣经中也有这样的记载:“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这里指的应该就是人性的缺陷,或者说人类的原罪。

人的罪恶从哪里来

我们充满了欲望,常常会有很多的念头和要求,其中有些是合理的,有些是不合理的甚至邪恶的。满足我们的欲望,有时于人于己都有益处,但有时却会害人又害己。当我们无法控制自己不合理或邪恶的念头时,罪恶就会萌生,用经典之中的话来讲,就是“罪就伏在门前”,随时可以让人跌倒。因为这时只需要一点点刺激,人的罪恶就会变成赤裸裸的仇恨和伤害,而伤害又会滋生新的仇恨。当仇恨无法被抑制时,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负能量在这个过程中连接至人的灵魂,进而影响并控制人们的言行。

一位警察扣留了一辆违章车,驾驶这辆车的人不能接受警察的处罚,心中感到愤怒,并对执法警察充满仇恨。仇恨让他迷失了自己,不合理的欲望——报复伤害很快在他的心中形成。他原本可以通过理性的方式来检举揭发交警的违规行为和不当执法,无论能否行得通,绝大多数社会成员都认同这样的救济办法,因为只有依照既定规则来维护权益,人类的社会才有可能形成秩序,每一位社会成员的安全才会有保障。但这个因仇恨迷失自我、在那一刻完全被负能量控制的人,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冲动,他拿起了尖刀,狠狠地刺死了那位警察。这样的行为就是由不合理的欲望发酵而成的,交警扣车的代价变成了付出生命。绝大多数人都不会以杀人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只有被罪恶绊倒的人、无法抑制不合理欲望的人才可能做得出来。他是充满欲望的凡人,但也是无法阻挡邪恶的罪人。

因此也可以说,人类的罪来自于自身,来自人性的不足——不合理或邪恶的欲望,这些欲望是我们人类与生俱来的,无法消除。

“欲望”是人类幸福的前提条件

人的欲望是罪恶之源,那我们能不能为了抑制罪恶而禁锢人类所有的欲望呢?因为从形式上来推理,没有了欲望,人便没有了犯罪的可能性。

我们是充满欲望的凡人,我们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我们的生命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满足自己的欲望,这些欲望当中,合理的、于己于人都有益处的只占很少一部分。一个人大部分的欲望都是在满足自己,“我的要最多,我的要最好,我要赢,我要打败所有人……”这些看似很正常的人类欲望,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把满足自己的要求作为出发点。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很容易给他人带来有意无意的伤害。当人的这些欲望被满足时,他(她)会感到快乐,不过这种快乐不一定会带来幸福(一种深沉长久、甜蜜愉快的感觉)。换句话说,这种快乐有可能极其短暂,而后是空虚、寂寞,甚至是痛苦。因为很多时候,我们的私欲得到满足,并不代表我们真正地得到了爱,连接到了可以让我们幸福的正能量。对充满爱的正能量的渴慕,才是人类最重要、最理性的欲望要求。离开了这种最基本的欲望,人类会对爱失去兴趣,不相信爱,更无法凭借自己对爱的信仰去连接能让我们幸福的正能量。

欲望虽是罪恶之源,但一个人如果没有了欲望,便不是真正的人了,这样的人有可能变得更加恐怖可怕。因为一个人没有了欲望,也就意味着没有了对爱的追求,无爱的人是随时都可能伤害他人的。尽管一个人的多数欲望都是自私的,但正常的人都有对爱的欲望,爱可以让人类社会变得和谐有秩序,会弥补人的自私所带来的冲突争斗与创伤。充满私欲是人与生俱来的天然属性,但人的欲望当中也包含对爱的渴慕,一个人有了对爱的追求和信仰,才可以连接到让人幸福的正能量。因此,对爱的欲望便成为人类幸福的前提条件。

“不真实”的好人是人类的希望

人都是充满欲望的,并且一个人的欲望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不合理和自私的,满足这样的欲望,只会给他人带来伤害和痛苦。可是当一个人不满足自己欲望的时候,不管这些欲望是合理正当的还是自私自利的,人的天性决定了他(她)都会感到不快,甚至是痛苦。因此,人的一生大多时候都是在和自己的欲望博弈,想尽一切办法去努力实现正当合理的欲望,对不合理的欲望就要想办法抑制或转移目标。我们也几乎没有可能性在自己的生命之初就有机会选择做一个好人。我们只是充满欲望的凡人,一不留神,当我们不能抑制自私却又与生俱来的欲望时,很快就会变成别人眼中的坏人。比如,我们很喜欢占有别人的东西,很想窃取属于大家的公共财富,贪恋别人美貌的伴侣,等等。这些都是只对自己有利却会伤害别人、破坏秩序的欲望,我们只能抑制或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然当满足了这些欲望目标的时候,就会成为不折不扣的坏人。

虽然,因着与生俱来的缺陷——自私自利的不合理欲望,我们很难轻松地做一个好人。但仍然有很多的好人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他们是否承认自己是好人。在多数人的眼中,他们是好人,他们的言行也称得上是公义。这些人在满足自己欲望的时候,没有影响到他人的正当利益。并且这些人也经常帮助他人,使他人受益。尽管好人也是充满欲望的凡人,但好人能够很好地抑制自己的不合理欲望,或者说好人可以很顺畅地克服自己的自私自利、心中有他人。好人心中的某些信念,使他们连接到了很强大的能量,这种能量不仅使好人自己感到快乐,也让好人将这种感觉传递给身边更多的人。也可以说,由于好人的信念,使得这种能量将充满欲望的凡人变得理性,使他们可以轻松地同自己的欲望博弈,并最终驾驭人性,战胜人类的缺陷。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我们也可以说好人是隐藏了不良欲望的凡人,他们是不真实的——心中明明有那样的想法念头,却刻意掩饰或转移目标,不显露出自己人性当中邪恶自私的一面。这样说并没有错误,因为人性是相通的,每个人都有邪恶的念头,并且无法消除。我们能做的只是隐藏或转移注意力,而好人就是通过信仰努力去这样做的人。虽然我们可以说好人是不真实的,但我们人类却不能没有好人。如果没有好人,没有人愿意掩饰隐藏自己的自私邪恶,所有人都按照自己的本来面目去继续生命,那么我们人类居住的地方将会变成互相争斗、伤害杀戮、永无宁日的混乱世界。

所以,好人虽然“不真实”,却是人类社会秩序的希望。

为什么要做好人

如果我们都按着自己的本性去做凡人,任凭我们的欲望去主导自己的言语和行为,进而把我们人类居住的地方变成一个又一个的欲望都市,那么这个世界便不会有什么好人,只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只顾满足自己却不管是否伤害他人,自私自利、残忍暴虐的坏人。因为人的欲望有很多都是不合理甚至邪恶的。不过,完全禁锢人的欲望也是不可取的,那样会剥夺人们追求幸福快乐的权利。满足对爱的欲望是人类获得幸福的必要条件,不相信爱,没有了对爱的欲望,就无法连接到可以让人幸福快乐的正能量。

所以,为了不让人类世界陷入混乱,我们最好的选择就是做好人。不去禁锢自己所有欲望的同时,也要想办法克服人性当中自私、不合理、对他人有害的欲望。做好人不容易,难就难在要抑制克服自己的不合理欲望。做凡人容易,只需要顺从欲望就可以了,但放纵自己的欲望,却很容易让人沦落为对他人有害的坏人。人的本性都是喜新厌旧、不愿付出却喜欢享受占有,顺着人的本性去放纵我们的欲望和身体,人类社会将比丛林里的毒蛇猛兽更加可怕。因为低等生物虽然凶残,却没有过度的欲望要求,只要维持自己的生存就够了,不会过多索取,它们的世界可以很自然地形成生态链,生生不息。然而人类一旦完全顺从自己的本能欲望,就会成为自私的破坏掠夺者。

男人和女人相爱,孕育家庭后代,这时的他们也应该承担随之而来的责任和义务。这份责任义务就是他们需要用辛勤的付出来支撑维系自己的家,但完全顺从本能欲望的人,却很容易逃避责任:喜新厌旧的人不懂得收敛就很容易背叛婚姻,滋生婚外情感;不愿付出劳动的人就会躲避赚钱养家的重担,让家庭生活无法继续……像这样由于顺从自己的本性和欲望而导致的悲剧还有很多。家是人类社会的基本组成单元,家庭无法维系,婚姻破裂的多了,社会秩序也会出现裂痕和动荡,最终受害的还是人类自身。为了我们的家,为了人类社会不失去稳定秩序,我们需要努力做好人,做收敛自己、“虚伪”的理性人。留下对自己和他人都有益处的良性欲望,然后想办法克服那些自私不合理、对他人有害的诉求,这样大家才能共同维护人与人之间以及人类社会的秩序。在这个过程中,究竟有多少社会成员愿意努力做好人,将对人类社会秩序的和谐稳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做好人意味着选择了“终生战斗”

好人很难做,因为好人是“不真实”的。好人的不真实在于他(她)为了某个目标,掩藏了自己发自本性的真实欲望要求。明明想占有很多财富,却为了不与他人发生冲突而选择主动舍弃;明明很喜欢漂亮的异性,却为了不伤害自己的伴侣而远离美貌的诱惑;明明很想唯我独尊,却为了更多同胞的利益选择谨慎听取他人的意见诉求……这样的境况无处不在,它们的存在都说明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想要做一个好人,一个对己对人都有益处的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做好人不仅要压抑忍耐自己的欲望,还要做好承受伤害的准备。你把自己的劳动所得无偿赠予老弱病残的人,因为他们没有办法获取生活来源,他们需要别人的帮助。可与此同时,你也需要准备好承受无端的伤害,因为有些人会在暗中窥伺你的财富,并伺机豪取强夺。图财害命的事在人类世界几乎每天都有发生,受害者并不是罪有应得,他们当中有很多都是在努力做好人的人。

如果一个充满欲望的凡人,因为偶尔无法禁锢自己的不良欲望而做出了伤害他人利益的事,那么这样的人还算不上坏人,他们只是一念之差犯了一时之错。在按照人类社会的规则接受惩罚之后,如果没有付出生命的代价,他(她)仍有机会去好好做人,甚至是努力做好人。可是当一个人看到有人努力做好人,就会心里难过,进而想要伤害做好人的人时,情况就大不一样了。这样的人是很危险的,他们的危险之处不是因为他们自身,而是因为他们的某些信念(不相信人类可以拥有正能量和爱)使得他们连接到负向能量。而努力做好人的人,也正因为某些信念使得自己连接到了正能量,凡人可以跟着好人变好,也可以跟着坏人变得危险。坏人会利用人的本性和欲望,让好人失去理智,从而丢弃可以连接正能量的信念,变回凡人,甚至转瞬成为和对手一样的危险之人,就像在游戏“生化危机”里看到的那样。

所以,选择做好人,就意味着选择成为一名斗士,一名同负能量不断斗争的勇敢战士。

想要的得不到时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欲望,不论是凡人、好人还是极度危险之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和想要的。但我们人类的欲望能够被充分满足的机会和场合却不多,除了吃饭穿衣等基本需求比较容易满足外,也常常面临难以满足甚至不可能实现的欲望目标。

人的基本生理需求,大多比较容易满足。一日三餐、取暖衣物等,获取这些并不需要耗费人们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可是当一个人不仅想吃饱肚子,还想要山珍海味、燕窝鱼翅;不光穿得暖和,还需佩戴金银;为了自己的情感欲望和繁衍后代,还想找到最漂亮的异性伴侣时……这类欲望的满足就会变得十分困难。

很多时候,我们想要的并没有机会去得到,甚至永远不可能拥有,我们的欲望也无法全部被满足。当一个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欲望不能被满足的时候,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态度和做法。绝大多数凡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人或物时,心中会有不快和些许怨气,但仍会积极努力地去争取。如果根本不可能得到,他们会发怒,宣泄不良情绪,但不会伤及无辜。少数危险之人,如果不能满足欲望,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就会变得更加危险。他们的信念使得负能量在这个时候可以控制他们的言行,他们不仅会抱怨发怒,还会伤害他人。所以,当这些人的欲望不能被满足时,他们身边的人就会身处危险之中,很容易受到他们的伤害,或者是受到来自负能量的伤害。

当好人的欲望不能被满足时,他们的反应不同于上面讲述的情形。首先,好人会理性辨别自己的欲望是否合理正当,也即是否会影响他人的利益。其次,他们会在自己和他人的利益之间做出权衡,既不坑害别人,也不为难自己。做好取舍,使自己的欲望得到适当满足,并兼顾他人的合理需求。如果好人的欲望已经无法满足,比如他喜欢的人已为人妇,那么他便会遵循正能量的指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并以爱的名义祝喜欢的人和她喜欢的人幸福快乐,以此缓解并最终消除因欲望无法满足而给自己带来的不快。

当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好人不会肆意发怒宣泄,更不会去伤害无辜,他们会依靠正能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进而继续追寻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

被批评指责时

由于人性方面存在的先天不足,每个人在各自的成长过程中,难免会放纵自己的不合理欲望和需求,会有意无意地影响侵害他人的正当权益,也就是说我们人类随时都有可能说错话、做错事。这里的错误是相对于他人的正当权益而言的,错误的言行可能很好地满足了行为人自己的欲望,却会给他人带来伤害。

因此,当我们的言行有意或无意伤害到他人的利益时,我们就可能被别人批评指责。人类的批评指责如前面的篇章所述,有时是在正能量的影响作用下所为,但有时也可能受负能量所控制。人类爱好自由的本性决定了没有人会喜欢批评指责,不管这种批评是来自正能量的善意指引,还是负能量的无端要求。批评指责由于和人的自由天性相冲突,会让人感到不舒服。在被批评指责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失去平和理性,表现出情绪低落甚至是愤怒,这些都是人的本性使然,是在受到批评指责蕴含的能量干扰之后的正常反应。

所以在多数情况下,为了不致他人失去平和理性继而与自己发生矛盾冲突,除非是遇到底线和原则性问题,人们都会尽力避免严肃认真地批评指责别人。因为那样做会使人与人之间出现不愉快和尴尬,甚至是仇恨和暴力。

因自己的信念而连接负能量的人们在受到批评指责时,他们的反应可能会非常的危险。普通人在被批评指责时,也会有不理性的反应,但他们的反应会在多数人可以接受的范围和程度之内,比如反过来指责批评者,出现轻度的语言和肢体暴力,或者短暂的仇恨等。可是一旦连接负能量的人受到了批评指责,那么仇恨的怒火可能驱使这些人做出多数人无法接受的事情。比如,因为一句善意的批评,负能量会驱使被批评者狠狠地攻击批评者,让批评者受到肉体伤害,从而心生恐惧;甚至有人会因为一次直率坦白的指责而招来杀身之祸。这些都是因为在负能量影响控制的人身上,蕴藏着巨大的仇恨和破坏力。

当相似的情况发生在连接正能量的人们这里时,情况就大不一样了。他们会依靠正能量的指引疏导,排解掉因受到批评而产生的不良情绪。来自正能量的理性会告诉他们,这样的批评指责是否正确恰当。如果是对的,理性会让他们虚心接受这样的批评,进一步克服自己的私欲,改正自己身上被指责的缺点和问题;如果经过理性的思考,认为批评者的指责是错误的,正能量也会引导他们采用适当的方式去应对处理。比如辨识对方的批评是否来自负能量,是否需要正面回应,或是避开负能量的试探和侵袭等。

被误会和不理解时

一个人的生命历程中,有很多时候他(她)都是在认真努力地做事,用自己的付出和汗水换取劳动果实,进而实现目标,满足自己的欲望需求。这是个很有意义的过程,辛勤耕耘过后,自己的欲望需求得到满足,人类社会的价值因此被创造,经济也因此而繁荣。此时他(她)的内心满足而快乐,忍受劳累却丝毫不痛苦,因为劳累是有回报的,劳动的回报会让人富裕知足。

但人生的很多时候也经常因为辛勤付出或劳累而痛苦,劳累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范围,或是所有的付出丝毫不被别人理解,都会让人们惧怕付出和劳累。正常情况下,付出的越多,越是劳累,得到的回报也会越多。但是当一个人的劳累付出不被别人理解时,他(她)的劳动就可能变得没有价值,没有意义。一个人的劳动只有在满足他人或社会的正当需求时,才能创造价值。当一个人的付出不被理解甚至被人误会时,即便他(她)的劳动能够满足他人和社会的正当需求,这样的劳动成果也没有机会去满足需求。价值不能实现,酬劳或回报也就无从产生。因付出而感到痛苦的原因就在于此,人们不怕劳累,怕的是付出劳累之后得不到认同和回报。

有不少人在做事不被理解时会选择放弃,在可预见的未来无法得到回报,是他们选择放弃的正当理由。就像由于不知道地球是圆的,很多航海家都选择了放弃,并且这样的放弃在当时看来也是很正常的选择。历史上那些与众不同的人,几乎都曾不被理解和被人误会过,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坚持下去呢?这并不是件简单偶然的事情,很多人没有选择坚持,是因为当时有足够的理由让他们相信自己是正确的,那么会不会是某种特别的能量让那些与众不同的人做出了那样的选择呢?

或许是负向的能量,让这个人成为掀起世界大战的人;也可能是正向的能量,让他们成为能够制造“爱的炸弹”的人。

与他人发生冲突时

我们人类是充满欲望的,人和人之间都有发生矛盾冲突的可能。因为我们的欲望需求在很多时候几乎一模一样,饿了要吃,渴了要喝,冷了要保暖,有情欲,有自私的念头……当这些欲望需求在不同的人之间发生碰撞时,争执和冲突便会发生。食物和饮水不够充足,但是大家都需要;冬天很冷,可能够保暖的衣物却不足以使人人都有;多个人喜欢上同一个异性等,这些都是人类社会产生冲突和争斗的原因。

上面所述的问题我们人类自身无法改变,因为人的天性存在不足,尽管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每个人扪心自问时,不难发现这样的事实。换句话说,我们没有从根源上消除人类社会冲突争斗的可能性。因为饿了必须要吃,渴了必须要喝,大家都要满足相同欲望的时候,矛盾冲突就不可避免。因此也可以说,“战争”是人类社会的自然状态,而“和平”是人类为了自身利益刻意追求的结果。

带着这样的观点,当我们因为种种原因与他人发生冲突时,请不要相信私欲和仇恨能让你达到目的,如果是那样的话,负能量就会通过你的错误信念影响控制你的言行。虽然有时候仇恨和暴力很有效,会让你很快得到想要的,但相信仇恨暴力可以解决问题的信念却会引来负能量,进而加剧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和争斗。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冤冤相报了时。退一步才能海阔天空,可是人与人发生冲突之时如何退,退多少,是个很难的问题。如果你面临的是他人正当的诉求,协商沟通和共同让步会是最好的结局,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清楚自己的缺陷和底线,会寻求合理的节点来约束自己的不当诉求或者自觉遏制超过合理限度的欲望需求,这个合理的标准就是不阻碍他人的正当诉求。虽然很难用语言准确描述,但凭着良心人们会很快明白问题所在并达成妥协。比如食物问题,合理的度或节点应该是让每个人都吃饱,如果不能让每个人都吃饱,那么按数量来平均分配也是多数人能接受的。至于由谁来分,仍然有合理的标准可以遵循——大家都信得过的人就行。

如果你遇到了完全不考虑他人利益的人,也就是对他人的正当诉求也不肯让步的人,这样的人只考虑自己的好处,自私自利的信念会让他们连接至负能量。要当心控制他们的负能量,不要与其正面冲突或直接对抗,因为只要人们相信负能量,负能量就可以让他们永不屈服。这个时候只有将他们的所作所为让更多的人类同胞知道,通过多数人相信爱与正能量的共同信念来影响引导他们改变自己错误的信念,这样负能量就无法控制他们,大家才有可能和睦共处。

把冲突的缘由和经过诉诸媒体传播或交给司法机构裁判,通常是让人类共同信念发挥作用、同负能量博弈的最佳方式。

受到欺骗伤害时

欺骗和伤害如果不是因着善良所为,那便是真正的欺骗和伤害,它们会对所有人产生很大的负面作用。这种作用力不仅让人感到痛苦,还会使人相信欺骗和伤害的诱惑,让人觉得通过欺骗能更快地实现目标,使用伤害的手段会很轻易地令人屈服。当一个人有了这样的信念,便会很快连接至负能量,他(她)的言行将迅速具备负能量的特征,这些人的欲望会因负能量的指引得到满足,但负能量也会让他们与人类追求的幸福快乐渐行渐远,而最终不得不通过不断地欺骗伤害他人来麻痹自己、欺骗自己不需要幸福快乐。不过相信欺骗伤害的人无论再怎么努力,最终都会是徒劳,因为受负能量控制的人是无法摆脱痛苦的。

当我们遭遇真正的欺骗和伤害时,不要用其人之道去还治其人之身。因为我们要保护我们身上的正能量。我们人类无法消除负能量,但我们可以在正能量的指引帮助下,影响控制人类世界的负能量。一味地同受负能量控制的人们争斗,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只能中了负能量的圈套,最终变得和对手一样成为负能量的俘虏。人性的不足决定了在人类争斗的过程中,没有人能抵得住仇恨的诱惑,有了仇恨,就有了负能量。所以,我们不要与其正面冲突,不要也去使用欺骗伤害的手段对付同胞,那样做只会让负能量的势力范围越来越大。我们要做的是让更多人知道所发生的一切,让更多人远离这些人,用不了多久,被负能量迷惑的同胞便会清醒,会主动丢弃原本的信念,那时负能量就无法继续控制他们了。

在人类世界还有一些欺骗和伤害不是真正的欺骗伤害,或者说不是来自负能量的欺骗伤害。它们给人的感觉尽管也是被骗和被伤害,但最终却让人从中感受到了爱——一种正能量才能给人的感觉。和负能量的欺骗伤害一样,它们也采用“欺骗”和“伤害”的手段,比如医生欺骗病人,对他(她)隐瞒病情,削弱病人心中的不良信念,慢慢驱赶他们身上的负能量,帮助其健康痊愈;父母为了子女将来不犯更大的错误而责骂体罚他们,为的是纠正他们的错误信念,遏制负能量对他们的影响。这些都是来自正能量的“欺骗和伤害”,是善意的“谎言和暴力”,是对人类有益的。

当遭遇真正的欺骗和伤害时,我们要做的是远离它们,记录下它们以及它们给我们的感觉,并适时予以公布,不再接近它们,我们就能得胜。只要我们不相信且不到迫不得已时不同负能量控制的人直接争斗,负能量便没有机会影响控制我们,其势力范围会越来越小,直至最后臣服于正能量。

成为权力掌控者时

权力如前面篇章中所述,是来自社会成员自身权利的让渡。这里的权利让渡,尽管没有直接证据,但无法排除其过程是一种无形的能量转接或传递过程,方法可能是人们通过自己的信念,将某些能量转接或传递给了他们认为应该得到这些能量的人。无论是世袭的王,还是民主选举的领袖(机构),离开了社会成员(公众)的认可和拥护(权利让渡),都不可能长久掌控管理人类社会的权力——一种不需要对方同意的单向支配力,它可以约束控制社会成员的权利(自由)。

不管是让多数人协商制定规则来治理人类社会,还是实行集权独裁,由一个人或少数人去统治,掌控权力者手中的决定权最终都依赖于其他社会成员的认可和拥护。只要一个国家(一种人类社会组织形态)的多数人拥护他们的领袖(机构)或是王,那么,这个领袖(机构)或是王就具有正当性(合理性)来掌控管理国家的权力。不过由于社会成员的信仰不同,他们通过认可拥护交给权力掌控者的能量不一定都是让人快乐幸福的正能量,也可能是使人紧张、愤怒、痛苦的负能量。但即便是负能量,仍然可以在一定时期和范围内作为人类社会的“权威”(因为不是最强大的正能量,也叫做“威权”),并主导形成一定形式和内容的规则,给国家带来秩序和稳定。当有一天公众不再相信领袖(机构)或王可以引领保护他们时,这些人(或机构)掌控的权力便会很快失去正当性,曾经掌控权力的人此时也会变得十分危险。公众随时会以各种理由来认定由他们掌控的权力伤害了自己的正当权益,而把他们置于任人宰割的境地——被公众收回权利后(失去认可拥护,无法获取所需能量),他们就会失去权力,变成普通的社会成员,他们也可能因为之前的所作所为而受到惩罚,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因此,对人类社会的权力掌控者而言应当警惕的事情是,不能失去多数社会成员的认可拥护(社会成员用各自的信念让权力掌控者获取所需的能量,形式上也叫做“权利让渡”或“能量传递”)。不管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公众的认可和拥护都是权力掌控者得到更多能量的必需手段。认可拥护的人越多,权力就越大,可以影响他人的作用力也就越大,并且长远来看,权力掌控者只有获取强大的正能量才是真正安全和稳固的。权力掌控者如何获取所需的正能量,主要取决于这个社会多数成员的信仰,也就是要看多数社会成员相信什么。如果大家都在追求幸福快乐,崇尚爱和公义,那么这样的公众就会让他们的领袖(王)得到强大的正能量;相反,不相信爱和正能量,不讲公义却只相信忠诚、权力、仇恨和暴力征服的社会成员,就只能转接或传递负能量。负能量的控制最终会让人痛苦,并且随着事实真相的不断曝光,公众会改变信念,收回权利,瓦解领袖(王)所掌控的权力。

成为名人时

被很多人关注的人是名人,他们的言行举动会吸引很多人的注意力。他们的仪态外表、他们所用的物品等所有与名人有关联的人和物,都会成为关注者们效仿、谈论的焦点。

一个人是怎样成为名人的,和正能量或负能量有关系吗?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可以先了解通常情况下,一个人的成名之路是怎样的。人类社会除了少数人由于种种原因,从他(她)的出生便会受到一国甚至世界范围内的关注外,绝大多数人都是平凡普通不会被太多人关注。一个人如果想要得到别人的关注,必须要有与众不同之处,且让公众知晓。与众不同就是出众或特别,越是出众、特别,越容易被人关注。一个国家的领袖(王)是名人,公众很多时候都在关注他(她)的言行和决策。唱歌跳舞出众的也是名人,在某个行业领域做出丰功伟绩的也是名人,只要他(她)的特别之处足够吸引别人的关注,他(她)就可以成为名人。这种特别之处可以是后天努力得来的,也可以是先天自然而来的,只要与众不同,其他人难以做到,他(她)就会成为别人关注的对象,进而成为名人。并且,获得公众持续关注的时间多少,会直接决定着他们做名人时间的长短,若是人们不再关注他(她)了,他(她)就会失去举手投足间影响牵动他人的能力,变成普通人。

尽管被公众所关注,名人也因着影响作用不同而分为两大类:一类会给人希望和力量,让人觉得他们充满阳光和友爱;另一类则会让人失望或恐惧,给人消极悲观的情绪。我们仍然可以做这样的假设,不同类型的名人给人们传递的,分别是让人幸福快乐的正能量和最终使人痛苦的负能量。名人们因着自己的信念和他人的关注而连接到了这些能量,进而又让这样的能量来影响自己和关注者们的言行。如果这样的假设推理能够成立,那么如果一个人想得到公众的持续关注,长久地成为名人,那么他(她)通过自己的信念和他人的关注去连接传播爱与正能量,使自己和关注者都能获得来自正能量的快乐幸福,就是最好的办法。

守得住家才留得住爱

互相喜欢的异性在一起时间长了,便会生出爱情,并孕育出家庭,人类也因此而繁衍不息。人类的爱情是一种感觉,爱情能让人收获幸福甜蜜。拥有爱情的人们,通过自己相信爱的信念连接到了使人幸福的正能量。

男人和女人组建家庭后,就会给自身增添很多责任和负担,繁杂的家务、孩子的抚养教育,以及赚钱养家的艰辛和赡养老人的义务等。这些都给家庭成员带来了不一样的感受——原来,相信爱需要付出这么多的辛苦,需要忍耐这么深的伤害和误会,才能留得住爱的感觉,才能找到最后的平安和幸福。为什么要辛苦和忍耐?一味索取、自私任性地生活不行吗?当然可以,因为这是每个人的权利——按照自己意愿去做的自由。不过一个人如果选择这样的生活,必须有爱他(她)的人为之付出才行,否则他们便无法持续获取生活所需的资源和财富。为之付出的人只能选择辛苦忍耐,用自己的劳动果实去不断填满所爱之人的欲望沟壑,这样的人通常只会是他(她)的家人或愿意与其组建家庭的人。如果有一天索取者能幡然醒悟,就会明白他们给深爱自己的人带来了多大的痛苦,他们会从被爱中学会爱,进而用感恩回报的方式迸发出爱的强大能量,去感染身边的人,让他们也得到爱的感觉——幸福甜蜜。在这里,爱人之人的辛苦付出,其实是为了守住爱的堡垒——家。因为每一个家庭成员都需要从家中获取物质和精神食粮,来供养自己的肉体和灵魂。家是爱的堡垒,家庭破碎了,人们便不能从中获取生命之所需,无法再在家中找到爱的感觉。在人类社会当中,没有比家更能让人感受到爱的地方了。家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单元,家庭的成员也只有在家中才能收获真正的幸福和快乐。

也可以说,守得住家,我们才留得住给人幸福快乐的爱与正能量。

家庭成员应互相体谅

人性的不足和我们与生俱来的私心(人在自私自利时会获得满足感——一种类似幸福快乐的感觉),决定了人与人之间不可能没有矛盾,人类社会成员之间的冲突会是常态,而和谐相处只是大家共同努力、妥协让步的结果。

家庭作为人类社会的最小组成单元,也无法避免成员之间的争吵冲突和隔阂。我们可以说,这些是人类的本性使然,都是正常的,尽管家庭成员的冲突甚至决裂是一件很让人伤心难过的事。但我们都是凡人,都有被称作是“私心”的不合理欲望和需求。每天早晨依着我们的本性,都想要睡到自然醒,早饭谁来准备合适呢?恋爱中的男人对女人说,我会满足你所有的要求,只要你能嫁给我。可是我们都是凡人,都有私心,你能保证一辈子都给她做早餐吗?应该没有人能做得到,不是不爱她,而是为了得到她的爱,忽略了人性的不足做出了无法兑现的承诺。组建家庭是为了得到爱,但有些感觉不是真正的爱。什么样的是真爱呢?下面这句话是值得考虑信赖的——“我一定会用心呵护你,不让你受伤害。”人类的本性决定了与人冲突、伤害他人是很容易发生的事,自己能够做到一直呵护,不去伤害心爱的人,就已经难能可贵了,不必奢望可以满足她所有的要求。

作为一个家庭的成员,该怎样和爱人、孩子或老人和睦相处?在承认人性的不足之后,为了守住家庭——准确地说,是守住家庭成员之间互相关心呵护的状态,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忍耐体谅家庭成员的缺点,因为有时他们无法克服自己的问题。当然,选择忍耐体谅首先给人的感觉就是受到“伤害”,但这种伤害是可以修复补偿的。修补的方法就是:我们忍耐体谅的家庭成员,慢慢地明白或突然顿悟爱与被爱的道理,开始用心回报我们共同的家——用他(她)的努力去满足家人的需求。

被家庭成员忍耐体谅的人,一旦明白了关于爱(正能量)的道理,家庭成员的共同努力便会把家守护得像一个坚固的堡垒。家人们会通过对爱的信仰,连接到强大的正能量,来滋养引领每一位家庭成员,幸福快乐的感觉便会常常萦绕在大家的身边。

当被他(她)深深伤害时

家是爱的堡垒,是每一位家庭成员获取幸福快乐的源泉和港湾。家庭成员的共同信念——相信爱,使得家能够成为一个让家庭成员连接正能量的最佳场所。回到一个有爱的家中,会让人很自然地平静下来,无论是爱或是被爱,都会让人收获幸福快乐——一种正能量给人的感觉。

但在很多时候,家也会成为一个让人受伤害、感到痛苦的地方。一个人痛苦难受的时候,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正能量正在或已经离你而去,取而代之的是让你痛苦的负能量。为什么正能量会离去?你对爱的信念动摇了,不再相信爱直至最后完全否定爱,都会导致正能量无法继续存留在你的身上。

人在什么时候会不相信爱?只有在自己的灵魂(或说是一个人的心灵)深深地被伤害时,才会很容易让人觉得受伤害是自己太相信爱、太善良的缘故。这种灵魂的伤害究竟是什么呢?回想一下每次心灵受伤害的经历,我们会发现其实伤害就是失望——自己的欲望要求没能得到想要的满足。有的欲望要求是正当合理的,有些不是,正当合理的要求不能被满足会让人失望,这种失望就是伤害。而那些不合理的欲望不能被满足也会让人失望,却不是真正的伤害,因为多数人都认同不应该满足人类不合理的欲望,多数人的共同感受决定了人类社会心灵伤害(失望)的标准。一个孩子在年幼时需要关心照顾,大人不满足他(她)必需的要求,他们就会受到伤害,甚至失去宝贵的生命。但当一个人成年以后,有劳动能力却仍然一味索取不知回报,不满足他(她)的欲望要求,就不算真正的伤害。只有正当合理的欲望要求不能被满足,才是伤害。一个人一心一意为了自己的伴侣和孩子在外面辛苦打拼,流汗流泪,而他(她)的伴侣却不知珍惜,肆意挥霍家庭财富,甚至出轨、婚外情。绝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这是一种很深的心灵伤害,因为绝大多数人类在这个时候的正当需求都是一致的——需要一份对婚姻的忠诚和对伴侣的理解。你含辛茹苦把孩子抚养成人,他(她)却不知付出努力,仍然向你索取且不知珍惜,甚至对你冷言恶语、拳脚相加,这些都是让人非常痛苦的伤害。

遇到这些伤害时,我们该怎样去面对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一种暂时让人痛快解恨的方法。人类的天性决定了伤害别人的人自己也会有正当需求,如果不被满足,他们同样会受到伤害。所以,用同样的手段去报复回应伤害你的人是会有效果的,效果就是他(她)也会因失望而感到痛苦。但这样做最大的坏处就是玉石俱焚,因为当你在报复别人的时候,会带着仇恨的信念,会相信恨才能解决你的痛苦,这样你便不再相信爱,你会无法连接正能量——让人幸福快乐的能量。结果常常是伤害你的人也受到伤害了,往往比你伤得还重(你不去满足他们更多的合理需求)。可你依然在痛苦,因为你相信仇恨的信念,使你无法连接到让你快乐的正能量。

有没有更好的解决痛苦(心灵伤害)的办法呢?有。那就是原谅伤害你的人(不再伤害,继续满足其合理需求,比如人格层面的平等权、不被当作低等生物对待的需求),给他们满足你合理需求的机会,他们的努力付出,可能会弥补曾经给你带来的伤害,甚至完全修复你的痛苦。但有时,会出现伤害太深的状况(伤害你的人已经没有可能、没有机会来满足你的合理需求),每次看到他(她)、接触他(她)都会让你觉得痛苦。这时的你可以选择离开,来缓解合理需求不被满足而给自己带来的伤害,继续在一起不仅痛苦,还可能动摇你对爱的信念,甚至加深仇恨,引来负能量。

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忍着痛,带着对爱的信念与正能量远离伤害你的人。在不久的将来,你身上的正能量会重新让你获取快乐和幸福(某时某地你的合理需求会被意料之外地满足)。至于伤害你的人,就让他们承受社会契约规则的约束惩罚吧,或许他们根本不会受到惩罚,但仍然要离开他们,远离他们身上让人痛苦的负能量。忍得一时之痛,不动摇对爱的信念,才有希望连接更多的正能量,得到最后的幸福。

国家

人类是充满欲望的,每个人的成长都是不断满足自我需求的过程。在人类的生命历程中,组建家庭会是多数人的共同选择,因为通常只有在家中,人们最基本的需求才能得到保障。有了家,人们便不再那么惧怕饥饿和寒冷;有了家的壁垒,人们也不再害怕毒虫野兽的侵袭。家庭成为人类社会几千年来繁衍生息的主要方式。

我们用组建家庭的方式解决了人类最基本的欲望需求,或者可以说,我们用家抵御了来自我们所生存的自然环境的威胁。比如豺狼虎豹等低等生物的伤害、食物的匮乏等。但家却无法防御来自我们人类自身的威胁,人性的缺陷决定了人类有互相伤害的可能,并且很容易发生。因嫉妒、贪婪、仇恨等负面能量导致的人类之间的伤害和杀戮,家是不足以抵御的。为了防止遭遇来自人类自身的伤害,同时也为了能够联合更多的力量去抵御较大的自然灾害,人类社会先后出现了氏族、部落、国家等组织形态。

无论是氏族部落还是国家,这些人类组织形态的存在都是为了解决人类自身的问题,并且是最根本的问题——生命权,是为了人们能够活着,不被伤害,能够满足自己的合理欲望,去追求属于人类的幸福快乐。不然人类为什么要选择与他人共处,组建家庭和国家呢?因此可以这样说:国家(氏族部落)是人们为了保卫自己和自己的小家而组建起的一个“大家”。“家人”(形成共同契约的人)不一样,他们组建出的“大家”也会不一样(不同的国家)。

为了保卫人们的家和生命财产安全,这个“大家”需要组建军队、警察和司法部门,用来守护国家和处理内部社会成员之间的矛盾冲突。在现代社会,这个“大家”还要有公共组织机构——能够正常运转、服务社会成员的各级公共机构(政府及其工作部门);另外为了社会秩序的长久安定,还要有能代表社会成员发表意见的代议机构和代表社会成员制定规则的立法机关。上面这些部门机构和负责其运转并掌控相关权力的社会成员,共同组成了国家的全部。国家的存在主要是为了捍卫该国民众的根本利益(包括但不限于人的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等),根本利益可以有很多种解释,但无论怎样解释,非常核心的一点是:国家必须是为了保卫国民而被组建的,否则它就会失去正义性(绝大多数社会成员的认可)。只有保护国民,捍卫每一位国民的正当权利(自由),努力保障他们获取幸福快乐的权利,这样的国家才是真正被人们接受的国家。人类爱好自由的天性决定了人类也有不参加任何组织的自由,之所以会选择组建家庭、部族和国家,正是由于多数人类社会成员都认为,这样是满足他们正当合理需求的最佳方式。

战争和民生

同战争对应的应该是和平,这是从人类社会的运行状态上来做的区分。从国家的职能来看,国家可以主要用来关注改善国内民众的生活状况,也可以用来组织军事力量发动战争,或是抵抗侵略、保卫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那么对一个国家来说,首要的功能和作用应该是什么呢?武力对于解决来自人类自身的威胁有时是必要的,因为人性的缺陷,在人类历史上有不少灭绝人性的事情都是人类自身所为,以暴制暴只是为了避免悲剧的继续发生。武装力量是制止人类暴力行为的有效手段,军队和警察部队都是可以合法实施暴力的机关,因为他们得到了国家和民众的授权(一种权利的让渡,多数人的权利凝结成权力——一种单向的支配控制力,当它伴随着暴力时就成了军队或是警察的权力)。对国家而言,合法的暴力行为是必需的,要么用来对付侵略者,要么用来惩罚违反规则的少数社会成员以维护秩序。不过即便是这样,这些合法的暴力也不应成为一个国家的常态,只有当民众和他们的家园面临侵略危险时,战争暴力才具有正当性;只有当社会成员公然践踏其他社会成员共同认可的规则时,警察暴力才能得到多数人的拥护和支持。上述情形下的暴力行为代表了社会成员的共同意志——我们需要赶出侵略者,我们需要惩罚破坏规则的社会成员。

一个国家所必需的合法暴力的目的,最终不是为了展示国家的威力或者军人和警察的暴力程度,而是为了守卫该国的民众能够更好地满足作为一个人的正当合理需求,从而让他们有权利和条件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快乐。满足各种各样的自身需求,是我们人类生活的全部,也可以说是生活的同义语。因此国家在大部分时候,应该把它的功能体现在改善并提高民众的生活水平方面,满足他们更多的合理需求,努力让人们生活得幸福。只有这样,大家才会心甘情愿地继续交出权利来维护自己组建的国家,就好像他们努力守护让自己获益的家庭那样。

人类建立国家和组建家庭的道理实质上是相通的。首先都是为了满足人类的欲望和需求,而后才是为了抵御和防范来自自然界或人类自身的危险。因此,对于一个国家,民生要比战争更加重要。

国家的疆域

人们组建家庭以后,都需要一个供自己和家人生活的场所。不管是属于自己的,还是租借他人的,至少都应该是能够挡风遮雨的地方,以满足家庭成员最基本的居住需求。这个地方需要多大呢?从满足人的生理需求来说,一个人的居所不需要很大,但要有提供饮食的地方、清洁卫生的地方、存放生活物品的地方、休息的地方,另外还有其他方面的要求,比如空间不能太过狭小以至于让多数人感到压抑郁闷。对一个人或一家人的居所大小问题虽然很难界定出明晰的标准,但绝大多数人类社会成员就此问题可以达成共识。

当人们建立国家以后,类似于上面的问题也会出现。国家的疆域就像一个家庭需要的场所一样,同样应保障一国民众基本的生活需求。不过这里强调的是能够从整体上保障所有国民生活的资源、交通、安全等方面的需求。一个国家要有水、粮食、适宜人们居住的土地,还要有可以驱动社会经济发展的各类资源,比如石油、煤炭、江河、湖泊、海洋等。

但是一个国家的疆域需要多大,才会被多数人类社会成员所认可,是一个比“家需要多大地方”更难确定的问题。一国人口的多少、历史状况的差异、力量的强弱等因素,都决定了这个问题不仅困难复杂,而且极其容易引起人类社会的争执与仇恨。在没有解决这个难题之前,我们先来看一个在现代人类社会比较容易出现的现象——难民潮。当一个国家因社会动乱或自然环境恶化,而失去可以保障其国民生活的秩序和条件时,该国民众的生存权等最基本的权利就会出现危机。此时,这个国家的人为了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会选择走出这个国家的领域,去寻找可以保障人类基本生活的环境。在这个过程中,由于人们不能通过正常渠道走出国门,往往只能铤而走险,冒着生命危险去跨越国境线。并且,没有安全保障的逃生,也极有可能早早终结追求自由的生命,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当他们历经千辛万苦到达异国疆域时,一切都会美好起来吗?并不尽然。异国的文化和民众的社会契约有时会和他们格格不入。为了生存而被迫踏上异国土地的人们,通常被称作“难民”,很多难民大量涌入异国的现象,便是“难民潮”。

由于之前的环境和经历,很多难民的身上都会带有负向的能量,如果不能及时改变他们原有的信念,并让他们明白自我收敛的道理,他们就很有可能将原本作乱其祖国的负能量带入新的国家。于是,难民的涌入就会成为当地的社会难题。镇长会带着无法面对和管理的难民去找市长或总统,民众也会因难民对社会契约规则的违反而使用极端的手段去对付他们。但无论如何,受正能量控制的人类社会成员是不会去真正伤害难民的,因为难民也是人类世界的成员。正能量的属性——爱,决定了受其影响控制的人们不会以暴力手段对付难民,信奉正能量的人们,通常都会选择可以保障难民基本权利的方法来处理。不过如何对待难民仍然是一个难题,因为没有简便有效的办法。就好像正能量遭遇负能量,只能智取,不能强攻。否则负能量就会得胜,进而这个国家会因为民众受负能量影响控制而慢慢失去秩序。

侵略

当一国的强制性力量未经他国民众允许而强行进入他国的疆域,那么这样的进入便完全不同于难民的涌入。难民是迫于无奈和逃生的需要,而上述行为大多是有预谋、有组织的暴力行为(如一国军队进入他国境内或远程攻击他国领土目标等),是不被人类社会多数成员所允许的,也是严重违反人类社会契约的行为。人们会将其称作——侵略。

只要是侵略,就意味着暴力、破坏和伤害。这样的行径,也说明实施侵略的人身上有着很强的负能量,是负能量让侵略者变得凶狠和残暴。军队作为一种国家的强制性力量,当士兵们因为信奉忠诚和服从命令而去伤害和破坏的时候,他们便毫无保留地将自己连接到了负能量那里。这样的士兵所在的军营就会充满负能量,这种负能量和人们因不相信爱而连接到的负能量没有区别,都是会给人们带来仇恨、破坏和伤害的力量。

但在一种情形下,暴力和伤害却不是负能量所为,那就是当坚守正能量的人受到负能量的侵袭且无处躲避的时候,正能量必将引领信奉其为权威的人进行抵抗和反击。在抵抗负能量的侵袭时,正能量也使用暴力强迫对手就范,也通过伤害让对手害怕,使那些信奉负能量的不敢再继续欺凌坚守爱和善良的人们。但与负能量暴力伤害不同的是,正能量阵营的暴力、破坏和伤害只发生在被负能量侵袭之时,也就是只会用于防卫保护信奉正能量的人们。

可以这样说,侵略是负能量影响控制的人群所为,而抵抗侵略的强大力量则来自正能量。虽然都使用了暴力和伤害,但一个象征着邪恶和痛苦,另一个却是正义的(被多数人认可),是通往自由幸福的必要手段。

恐怖主义

什么是恐怖?就是令人恐惧害怕的气氛环境。什么也没做,更别说伤害到谁,但一样会被伤害,甚至失去生命。对于受害者来说,他们所遭遇的伤害完全没有理由。实施恐怖行为的人或组织都有自己的目的,他们希望借助恐怖的行径来达成这些目的。以有组织、有目标地实施恐怖行为来达成目的的思想观点体系就称为恐怖主义。恐怖主义用来指导使用恐怖手段的人和组织去制造恐怖事件,进而实现自己的目的。

恐怖行为最大的特征就是伤害无辜,伤害和恐怖分子没有利害冲突的人们(受害者或是老人和妇女儿童,或是没有武装的平民百姓)。总之越是无辜的人受伤害,就越能显现出恐怖的氛围和环境,让更多的人恐惧,从而达到恐怖分子和组织的目的。那么这些令人恐惧不安的行为,其根源究竟是什么呢?

单从恐怖行为本身的凶残和暴力特征来看,控制人类实施恐怖行为的这种能量无疑属于负能量。是某个人或者群体,由于某些信念而连接到了很强的负能量,这些负能量让他们可以视生命如草芥,能够杀人不眨眼,让他们无辜伤害他人而不觉得愧疚。正常人即便不相信爱的正能量而连接到负能量,也不会连接这么强的负能量,让其控制他们做出严重侵害人类社会秩序的恐怖行为。

凡是奉行恐怖主义的人或人群,大多是在灵魂受到严重伤害之后,由于自己的某种信念而连接到最强的负能量——恐怖。“恐怖”的代名词,可以称作是破坏和毁灭,没有什么是“恐怖”所在意的,“恐怖”是人类生存空间迄今为止最强的负能量。我们能够感知的是,一旦人类的灵魂被深深地伤害以后,人类就极其容易连接到这种能量,进而成为“恐怖”所控制的傀儡。一个人一旦被其影响控制,就会很快成为一台不讲人类情感的“杀戮机器”。

因此,无论东西方,也不管肤色差异,如何不让我们的同胞持续受到伤害,沦为“恐怖”的“木偶和工具”,才是我们所有人共同面对解决的难题。

权威篇之结语

在古老的中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何谓平天下?就是让人类社会能有和谐稳定的秩序,人们安居乐业,不再相互残害、生灵涂炭;何谓齐家?就是使家庭和睦,互敬互爱,家庭成员人人快乐;修身是指要懂得自律,常常收敛自己不合理的欲望诉求,更不要去伤害同胞和亲人;治国应带着正确的理想和信念,将民众的大家——国家治理好,让国民有生存和安全的保障。

这句话蕴含的逻辑关系是:一个人首先要知道“修身”的重要性。修身即要提高自身修养,是指人积极向善的一种生命状态。它是一种自然的、由内而外的自律,约束自己不合理的欲望诉求,为他人着想,不伤害他人,与人为善,与他人和睦相处。只有懂得修养,人们才能更快地组建起家庭,或者他(她)组建的家庭才能让家庭成员更加长久地和睦恩爱。每一个小家都和睦恩爱了,由民众组建的大家——国家,才能从根本上实现和谐稳定、经济繁荣、民众富裕,才会拥有强大的力量来保护自己的民众,实现国泰民安。同样道理,所有的国家都实现了和谐,那么天下——我们的世界,就会太平。国与国之间睦邻友好,所有的国家共同守护人类世界的和谐,给人类社会真正的价值创造(满足同胞的正当合理需求)提供环境和条件,不断致力于人类社会的文明与进步。

但现在的人类世界,从“人”“家”再到“国与天下”,不和谐却是常常出现。人类世界的和谐是什么?是各得其所,互不侵犯,偶有冲突也能及时化解,不会极端到要用“恐怖”手段去宣泄仇恨、解决问题。无论是家庭、国家还是整个人类世界,和谐的秩序仍是我们渴慕向往的目标。尽管多数人类社会成员都在不竭余力地追寻秩序——小到家庭,大到国家——可人类世界的和谐,仍然距离我们很远。当自然科学界的最新发现与古老的经典记载给我们启示后,相信我们可以辨识人类未知空间的正能量和负能量,并信奉正能量为我们的权威,守护良心,相信爱,找到人类权利(自由)的边界,使我们的世界实现前所未有的和谐状态——天下一家。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