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格涅夫经典《记者》作品赏析|导读

时间: 2019-12-31 11:33:37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记者

一对朋友坐在桌旁饮茶。

街上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混杂着绝望的哀嚎,暴怒的斥责和邪恶的狂笑。

“他们在打人。”一个朋友说着,伸头向窗外望去。

“强盗?还是杀人犯?”另一个朋友问,“我觉得无论是什么,我们决不能让这类非法的行为发生。走,我们去帮他一把。”

“他们打的似乎不是杀人犯。”

“不是杀人犯?那是个贼?那也一样,我们去把他从人堆里拉出来吧。”

“也不是个贼啊。”

“不是个贼?那一定是个在逃的售票员,铁路工人,军需官,俄罗斯文化庇护人,律师,保守的编辑,社会改革家?无论如何,我们快去帮帮他吧。”

“都不是,他们在打一个报社的记者。”

“记者?哦,那好吧,先喝完这杯茶再说吧。”

一八七八年七月

【导读】

记者是个什么角色?

你看,文章的结尾是多么的有意思。整篇的文章的意味全在文章结尾的一句话里。“记者?哦,那好吧,先喝完这杯茶再说吧。”它的意味是什么呢?这时如果你再回读一下文章前面的内容,你就会发现这位朋友对记者的态度和他对杀人犯、贼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哪怕你是个杀人犯,这位朋友都要快去帮帮他,如果你是个记者,这位朋友却只顾喝茶。这意思就是,如果你是记者,我们根本不去理睬。这就是文章结尾的意味。

记者为什么让人如此心生厌恶?我们从文中不得而知,但我们可以从文中看出记者在人们的心中甚至不如一个杀人犯。这需要我们回到时代的背景下去理解。19世纪沙皇统治的俄国,地主贵族控制绝大部分的土地,农民依然像农奴一样失去土地、失去自由,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社会矛盾日益突出,沙皇统治者和革命者、民粹主义者的斗争不可调和,平民阶层和贵族阶层的地位悬殊。人民渴望获得自由,对贵族统治者恨之入骨。作为社会生活的观察者、记录者和反映者的记者理应反映这一客观现实,但他们只会迎合统治者的需要,粉饰太平,为沙皇唱赞歌。记者实际上成了沙皇的御用文人,他们丧失了文人最起码的人格尊严和职业的道德。作者借用人们的对话表达了自己对他们厌恶至极的情感。在作者的眼中,记者不如一位杀人犯,甚至他们就是杀人犯,因为他们没有正义、勇敢和同情,他们只是沙皇的帮凶。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