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 [法国]魏尔伦》读后感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这儿是花与果,这儿是枝与叶,

还有一颗只为你跳动的心,

请别用白皙的双手把它撕裂,

愿你的明眸哂纳这谦卑的礼品。

我来了,身上还沾满着露滴,

经晓风吹拂,在额上结成了冰珠。

请容许我在你脚边歇一歇倦意,

让梦中美好的瞬间把倦意安抚。

让我的头枕着你青春的胸口,

你最后的吻在我头上留着回声;

我祈求平静,在猛烈的风暴过后,

既然你睡了,让我也做一会儿梦。

(飞白译)

【赏析】

颜色,当画家将它摔到画布上时,迸溅出的是五彩缤纷的世界,同样,当颜色从诗人的笔端迸涌出时,展现的也是五彩缤纷的世界。只是诗人笔下的颜色世界更加无形和抽象。达里奥在“蓝”中寻到了青春的纯真和理想的浪漫,王尔德在“黄”中发现了印象派的朦胧和销魂般的悠闲,而魏尔伦则在蓝和黄两种色调的中间,发现了“绿”中所蕴藏着的忧伤的迷茫的魅力,从而谱写出一曲如梦如醉的“绿”的梦幻曲。

魏尔伦这首以色彩为诗题的诗,很不同于别的诗人以色彩命题的一些诗。它不是直接引用“绿”这一概念符号,而是通过内在心灵的情感流和外在形式的语言流互渗互溶而产生的旋律来呈现“绿”色世界的面目,表现“绿”所产生的迷人的美。“绿”色随着诗笔所到之处,溶解并流淌成缓缓的旋律,这充满温爱的旋律轻轻倾吐着诗人一腔“绿”色的心曲。这心曲抒发的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宇宙式的永恒的忧伤。

试看,当花果枝叶、晓风露滴、倦意热吻这些意象最后归结为宁静的梦这一充满幻觉色彩的意象时,颜色、音响在诗这一形式中就有了立体感和象征意义。这时,如果一个人回忆和遐想他一生所体验到的最短暂然而又是最值得留恋的美妙时光,他就会在这种立体感和象征意味中重新寻回他独自拥有过的逝去的那个世界。如,沁人心脾的寒冷带露的清晨,狂喜中如雾霭迷离恍惚的爱情,以及对风暴过后安详的大自然所怀的虔敬,还有在祈求平静和谐时心灵微微的发颤……回忆、遐想在沉思中延续,延续中美诞生了。这美是朦胧的,使人在安睡中清醒,在陶醉中超脱。美的光环笼罩着灵魂,使心灵在“绿”色意象之林中流连忘返,激发起既迷乱又茫然的忧伤感,而这就是柔和似水的“绿”的旋律所表现出来的情感。

魏尔伦在《绿》中表现出了象征派的主要特色,即力求化有形为无形,化实指为暗喻,化固体为液体,化单一感为通感。《绿》出自诗集《无词的浪漫曲》,该诗集代表了魏尔伦的创作高峰。就像诗集意味深长的题名,《绿》的确不愧是一首“无词的浪漫曲”。

(季新平)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世界文学 > 世界诗歌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