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雨·[俄国]亚·奥斯特罗夫斯基》作品提要|作品选录|赏析

作者:转载    来源:网络    时间:2019-09-01 17:00:11

《大雷雨·[俄国]亚·奥斯特罗夫斯基》作品提要|作品选录|赏析

【作品提要】

伏尔加河畔的卡里诺夫城,大商人季科伊视财如命,冷酷无情,对于将继承他财产的侄子鲍里斯没有一点好脸色。失去父母的鲍里斯为了自己和妹妹的前程,不得不忍受季科伊的辱骂和冷眼。某富商寡妻卡巴诺娃和季科伊一样,对自己的孩子专横武断。儿子季洪几乎成了她的应声虫,卑躬屈膝,毫无尊严,他仅有的快乐便是偷偷出去喝酒。儿媳卡捷琳娜从小自由自在,到了婆家后渐渐无法忍受家庭的压抑气氛,偶有反抗,成了卡巴诺娃的眼中钉。热情的卡捷琳娜和压抑的鲍里斯在一个郁闷的夏天互相产生了好感。一天,季洪奉命离家办事。临行前,卡巴诺娃命令儿子训诫卡捷琳娜要守妇道,尊敬母亲。季洪的妹妹瓦尔瓦拉却是嫂子卡捷琳娜的同情者,她不仅自己背着母亲与雇工库德里亚什相爱,还鼓励卡捷琳娜与鲍里斯约会。天边雷声轰响。忐忑不安的卡捷琳娜和鲍里斯忘我地啜饮着爱情的烈酒。然而纯真善良的卡捷琳娜无法隐瞒自己的爱情,在季洪回家后更是痛苦万分,招供了全部“罪行”。卡捷琳娜遭打后被幽禁,瓦尔瓦拉不堪其辱离家出走,鲍里斯痛哭流涕接受了叔叔的“流放”,临行前秘密幽会卡捷琳娜,却不敢带她私奔远行。卡捷琳娜悲痛欲绝,送别鲍里斯后,跳进了伏尔加河。





【作品选录】

第五幕



景同第一幕。暮色苍茫。

第一场



库利金坐在长椅上,卡巴诺夫从林荫道走来。

库利金(唱)

黑暗布满夜空,

大家闭眼安息……

(看见卡巴诺夫)您好,先生!您上哪儿去?

卡巴诺夫回家去。大叔,你听说我们家的事了吗?家里都乱套啦,大叔。

库利金听说啦,听说啦,先生。

卡巴诺夫我到莫斯科去了一趟,你知道吗?临行前,我妈对我千叮咛万嘱咐,可是我一离开家,就开怀畅饮起来。终于挣脱了牢笼,别提多高兴啦。我一路上喝酒,在莫斯科也喝个没完,那个喝呀,简直没法说!恨不得把一年的酒都喝回来。我一回也没有想到过家。就算想起吧,我也想不到这儿发生的事。你听说了吗?

库利金听说了,先生。

卡巴诺夫大叔,我现在是一个不幸的人!我就这样无缘无故地毁了,白白地毁了!

库利金您妈也太厉害了。

卡巴诺夫可不是吗。都怨她。你倒给我说说,我为什么要遭到这样的不幸?我刚才去找季科伊,痛饮了几杯;我想,这样会好受些;不,更糟糕,库利金!我老婆背着我干了什么啊!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啦……

库利金这事复杂,先生。你们的事我说不清。

卡巴诺夫不,别忙。比这更糟糕的事还有呢。为了这事杀死她还是轻的。我妈说: 为了惩罚她,应该把她活埋!可是我爱她,舍不得动她一个指头。我只稍微打了她两下,而且这也是妈硬逼着我干的。我瞧她怪可怜见的,你要明白这点,库利金。妈对她骂不绝口,可是她一声不吭,走来走去,像个幽灵似的。她只是哭,眼看一天天瘦下去。瞧着她,我简直难受极了。

库利金先生,这事得想个办法圆满了结!您就饶了她吧,从此再别提这件事。我看,您自己也不是没有错!

卡巴诺夫那还用说!

库利金哪怕喝醉了酒也别责备她。先生,她会成为您的好妻子的;很可能,比任何妻子都好。

卡巴诺夫你要明白,库利金: 我倒没有什么,可是我妈……难道跟她说得通吗!……

库利金先生,现在该是您用自己的头脑生活的时候了。

卡巴诺夫我怎么办呢,总不能劈成两半吧!人家说,我自己没有头脑。那我就一辈子靠别人的头脑过活吧。我恨不得把我现在有的最后一点脑子都喝光,到时候干脆让妈把我当傻瓜照看着得了。

库利金唉,先生!这事就难办了!那么,先生,眼下鲍里斯·格里戈里耶维奇怎么样呢?

卡巴诺夫要把他这个混帐东西送到恰克图中国人那儿去。他叔叔要送他到那儿一个熟悉的商人的账房里。让他在那儿待三年。

库利金嗯,他怎么说呢,先生?

卡巴诺夫他也没办法;老哭。前几天,我跟他叔叔把他臭骂了一顿,他一声不吭。简直跟疯了似的。他说: 你们爱把我怎么处置都成,只是别折磨她!他还挺可怜她的。

库利金他是个好人,先生。

卡巴诺夫一切都收拾好了,马车也准备妥了。他痛苦极啦,真是不幸!我看得出来,他是想告别一下。嘿,这种事多啦!随他去吧。他是我的仇人,库利金!应当将他碎尸万段,让他知道……

库利金就是仇人也应当饶恕嘛,先生!

卡巴诺夫你跟我妈说去,瞧她会跟你说什么。我说,库利金大叔,现在我们全家四分五裂啦,不像亲人,倒好像成了冤家。妈拼命折磨瓦尔瓦拉;她受不了,而且她生来就是这么个人,——拔腿就走啦。

库利金上哪儿去?

卡巴诺夫谁知道她。据说,跟库德里亚什,跟万卡私奔啦,那人也是哪儿也找不着。库利金,干脆说吧,这事儿都怨我妈;因为我妈作践她,把她给关起来。她说:“您别关,关了更糟!”瞧,果然出了这事儿。请你告诉我,我现在怎么办呢!你开导开导我吧,我现在该怎么活下去呢?这个家我讨厌透了,我没脸见人,想做点事吧,又提不起精神。现在我回家去;难道回家就快活吗?

格拉莎上。

格拉莎季洪·伊万内奇,少爷!

卡巴诺夫又有什么事?

格拉莎咱们家不好啦,少爷!

卡巴诺夫天哪!简直一件挨着一件!说吧,家里到底怎么啦?

格拉莎少奶奶她……

卡巴诺夫怎么啦?死了吗?

格拉莎不,少爷;她跑啦,哪儿也找不到。满处找,腿都跑断啦。

卡巴诺夫库利金,我得跑去找她,大叔。你知道我担心什么吗?她可别一时想不开自寻短见呀!她那种伤心绝望的样子就没法说了!瞧着她都叫人心碎。你们是怎么看着她的嘛?她跑出去很久了吗?

格拉莎不很久,少爷!没有看好是我们的错。不过,道理也明摆着: 防不胜防嘛。

卡巴诺夫唉,你还站着干什么,快去吧!

(格拉莎下。)

咱们也去吧,库利金!

两人下。

台上空了一会儿。少顷,卡捷琳娜从相反方向上,在舞台上慢慢走着。

第二场



卡捷琳娜(独自一人)没有,哪儿也没有!这可怜的人,他现在做什么呢?我只想跟他告别一下,以后……以后,死了也心甘情愿。我干吗要连累他呢?连累了他,我也不见得更好受!就让我一个人毁了吧!要不然毁了我自己,也毁了他,自己丢人现眼不算,还连累他一辈子受人唾骂!是啊,自己丢人现眼,还连累他一辈子受人唾骂。(静场)让我想想,他对我说什么来着?他怎么心疼我的?他说了些什么话?(抱头)不记得了,全忘了。漫漫长夜,使我感到难受!大家都去睡觉了,我也去睡吧;大家都没有什么,可是我似乎在走向坟墓。在黑暗中太可怕啦!有人在嚷嚷,在唱歌!好像给什么人送葬;不过声音很低,隐隐约约,离我很远,很远……我最喜欢天亮了!可是我不想起床: 因为又要看到同样的人,听到同样的话,受到同样的痛苦。他们干吗这样瞧着我呢?为什么今天不弄死我呢?为什么过去要这样做呢?听说,过去是要把人弄死的。如果干脆把我扔进伏尔加河,我该多么快活啊!他们说“要是把你弄死,那么,你的罪孽就会解除,你得活下去,让你的罪孽折磨你。”可是我已经够苦的了!难道还要叫我一直痛苦下去吗!……我现在活着又为了什么呢,唉,为了什么呢?我什么也不需要,我什么也不留恋,甚至对这人世间也毫不留恋!可是死神还是不来。你叫它来,它偏不来。不管我看见什么,不管我听到什么,反正这儿(指心)是痛苦。假如能跟他生活在一起,也许还能看到某种欢乐……好吧: 反正是这么回事,反正我已经把自己的灵魂毁灭了。我多么想他啊!唉,我多么想他啊!假如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就在远处听听我的声音吧!狂风啊,你把我的相思之苦带给他吧!天哪,我多么,多么想他啊!(走到岸边,高声呼喊)我的欢乐,我的生命,我的宝贝,我爱你!你答应我呀!(哭)

鲍里斯上。

第三场



卡捷琳娜和鲍里斯

鲍里斯(没有看见卡捷琳娜)我的上帝!这不是她的声音吗!她在哪儿呢?(四顾)

卡捷琳娜(跑到他的身边,搂住他的脖子)我总算看到你了!(伏在他胸前哭泣)

静场。

鲍里斯好了,我们总算能在一起同声一哭了。

卡捷琳娜你没有忘记我吧?

鲍里斯怎么能忘记呢,你怎么啦!

卡捷琳娜啊,不,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你不生气吧?

鲍里斯我干吗要生气呢?

卡捷琳娜原谅我!我并不想害你;可是我身不由己。我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自己都记不清了。

鲍里斯得啦,你怎么啦!你怎么啦!

卡捷琳娜那么,你怎么办?你现在怎么办?

鲍里斯我要走了。

卡捷琳娜上哪儿?

鲍里斯到很远的地方,卡佳,到西伯利亚去。

卡捷琳娜你带我离开这儿吧!

鲍里斯我不能带你走,卡佳。不是我自己要去,是叔叔让我去的,而且已经备好了马车;我只跟叔叔告了一小会儿假,我想,至少也要跟咱们见面的地方告别一下。

卡捷琳娜那你走吧,上帝保佑你!不要为我难过。可怜的人,也许只有开始的时候你会想念我,以后你会忘记我的。

鲍里斯不要谈我了!我是一只自由自在的鸟。倒是你怎么办?婆婆对你怎么样?

卡捷琳娜她折磨我,把我关起来。她对大家说,也对我丈夫说:“别相信她,她可狡猾啦。”大家整天跟着我,当面嘲笑我。每句话都拉上你的名字骂我。

鲍里斯那你丈夫呢?

卡捷琳娜他一会儿跟我亲热,一会儿发火,净喝酒。我讨厌他,讨厌他,他的亲热比打我更讨厌。

鲍里斯你太痛苦啦,卡佳!

卡捷琳娜太痛苦,太痛苦啦,还不如死了好!

鲍里斯谁知道,为了我们的爱情我们俩会这么痛苦!那时候还不如我逃走的好!

卡捷琳娜我遇见你也是活该遭难。得到的欢乐不多,而不幸,不幸却有多少啊!而且还不知道将来会有多少呢!唉,为什么去想以后的事呢!现在我见到了你,这是他们从我手里夺不走的;除此以外,我什么也不需要。我需要的就是能见你一面。你瞧,我现在轻松多了;好像肩上卸下了一座大山。我老以为你在生我的气,在诅咒我……

鲍里斯你说什么呀,哪能呢!

卡捷琳娜哦,不,我老是胡说一气;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想念你,对,这才是我要说的;好了,我总算见到你了……

鲍里斯可别让他们在这儿碰到咱们!

卡捷琳娜等一等,等一等!我想跟你说句话!瞧,忘了!应该说句什么话呢!脑子乱极了,什么也想不起来。

鲍里斯我该走啦,卡佳!

卡捷琳娜等一等,等一等!

鲍里斯嗯,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卡捷琳娜我马上告诉你。(想了想)对了!你在路上要布施每个人,一个叫花子也别落掉,叫他们为我有罪的灵魂祷告。

鲍里斯唉,要是这帮人知道我跟你告别的时候是什么滋味就好啦!我的上帝!但愿他们有朝一日也会尝到我现在尝到的这种甜蜜的味道。再见,卡佳!(拥抱她,欲走)你们这些混蛋!恶棍!哼,要是我有力量的话!

卡捷琳娜等一等,等一等!让我最后一次看看你。(望着他的眼睛)好,我已经够了!现在上帝保佑你,你走吧。走吧,快点走吧!

鲍里斯(走开几步后又停下)卡佳,有点不对头!你不会有什么想法吧?路上想到你,我会非常痛苦的。

卡捷琳娜没有什么,没有什么!上帝保佑你,你走吧!

(鲍里斯想走近她的身旁。)

不要,不要,够了!

鲍里斯(大哭)那么,上帝保佑你!我只求上帝让她早死,别让她一直痛苦下去!再见!(鞠躬)

卡捷琳娜再见!

鲍里斯下。卡捷琳娜目送他,若有所思地站了片刻。

第四场



卡捷琳娜(独自一人)现在到哪儿去呢?回家去吗?不,回去就跟到坟墓里去一样。对,回去就跟到坟墓里去一样!……就跟到坟墓里去一样!还是在坟墓里好……一棵小树下面有座小坟……多好啊!……阳光温暖着它,雨水滋润着它……春天,坟上会长出青草,那么细软细软的……鸟儿会飞到树上,它们将唱歌,生儿育女,鲜花盛开: 有黄的、红的、蓝的……什么样的都有(若有所思),什么样的都有……静悄悄的,太好啦!我好像轻松些了!至于活下去,我连想都不愿想。还活下去吗?不,不,不必了……没有意思!我憎恶这些人,我憎恶这个家,憎恶这四堵墙!我不到那儿去!不,不,我不去!倘若回到他们那儿,他们又要跟着我,说个没完没了,这对我有什么用呢?哎呀,天黑下来了!又有人在什么地方唱歌!唱什么呢?听不清……还不如现在死了的好……唱什么呢?等死神找上门来或者我自己……这都一样,反正不能再活下去了!罪恶?不会替我祈祷吗?谁爱我谁就会替我祈祷的……在棺材里……会把我的手叠成十字!对了,就这样……我想起来了。他们抓住我就会强迫我回家……哎呀,快,快!(走到河边。大声地)我的朋友!我的欢乐!永别啦!(下)

卡巴诺娃、卡巴诺夫和一个手持提灯的雇工上。

第五场



卡巴诺娃、卡巴诺夫和库利金

库利金听说,有人在这儿看见了。

卡巴诺夫有把握吗?

库利金他们说就是她。

卡巴诺夫好了,谢谢上帝,起码看见她还活着。

卡巴诺娃你居然吓哭了!有什么好哭的!别担心: 咱们跟她遭罪的日子还长着哩。

卡巴诺夫谁料到她会到这儿来呢!这地方人很多。谁会想到躲在这儿呢。

卡巴诺娃你瞧她干的好事!真是个臭婊子!她就想耍她的少奶奶脾气!

人们手持提灯从四面八方聚来。

群众甲怎么,找到了吗?

卡巴诺娃可不是还没有找到。像钻进了地缝似的。

几个人的声音真是怪事!真叫人纳闷!她能跑到哪儿去呢?

群众甲但愿能找到!

群众乙怎么能找不到!

群众丙说不定她自己会跑出来的。

后台有人喊:“喂,来船哪!”

库利金(从岸上)谁在嚷嚷?有什么事?

有人喊:“有个女人跳河啦!”

库利金跑下,几个人紧跟他跑下。

第六场



前场人物,但缺库利金。

卡巴诺夫天哪,准是她!(想跑过去)

(卡巴诺娃拽住他的手。)

妈,放开我,真要命!我要把她捞上来,不然的话,我自己……没有她我怎么办呢!

卡巴诺娃我不让你走,你休想!为了她把自己毁了,她值得你这么干吗!她把咱们的脸都丢尽了,居然又闹出这种事来!

卡巴诺夫放开我!

卡巴诺娃你不去反正有人会去的。你去,我就诅咒你。

卡巴诺夫(双膝跪下)哪怕让我瞧她一眼呢!

卡巴诺娃捞出来再瞧也不晚。

卡巴诺夫(站起来,问大家)怎么样,诸位,没有看见什么吗?

群众甲下面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见。

后台响起喧闹声。

群众乙好像在嚷嚷什么,可是什么也听不清。

群众甲这是库利金的声音。

群众乙瞧,打着提灯在河边跑哩。

群众甲上这儿来了。瞧,还抬着她哩。

若干人回来。

回来的人之一库利金真是好样的!就在靠岸的一个漩涡里;打着灯可以看见水里很深的地方;他先看见衣服,就把她捞上来了。

卡巴诺夫活着吗?

回来的人之二哪儿还活着!从高处跳下去的,那儿是悬崖,想必碰到铁锚上了,给碰伤啦,真可怜!可是,哥儿们,她就像活着一样!不过在太阳穴有个小伤口,而且就有一点血印儿。

卡巴诺夫急忙跑下;库利金与众人抬着卡捷琳娜的尸体向他迎面走来。

第七场



前场人物和库利金

库利金给你们,这就是你们的卡捷琳娜。你们爱拿她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她的尸体在这儿,把它拿去吧;可是她的灵魂现在不是你们的了: 她现在正站在比你们更为仁慈的审判者面前!(把尸体放在地上,跑下)

卡巴诺夫(扑向卡捷琳娜)卡佳!卡佳!

卡巴诺娃得啦!哭她都是造孽!

卡巴诺夫妈,您把她毁啦!您,您,您……

卡巴诺娃你说什么呀?难道你疯了吗!忘了在跟谁说话吗!

卡巴诺夫您把她毁啦!您!您!

卡巴诺娃(对儿子)好嘛,有话回家跟你说去。(向人们深鞠躬)诸位,好心的人们,谢谢大家帮忙!

大家鞠躬。

卡巴诺夫你倒好了,卡佳!可是我干吗还留在这世上受苦呢!(扑倒在妻子的尸体上)

(臧仲伦译)



【赏析】

《大雷雨》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亚·奥斯特罗夫斯基的代表作。“伏尔加河畔”的“大雷雨”作为象征,精确地承载了俄罗斯封建农奴制的黑暗与革命之电光石火的双重内涵。这部创作于1859年俄罗斯农奴制改革前夕的戏剧,因为其对当时俄罗斯社会矛盾的深刻揭示和艺术表现,成为了俄罗斯风云变幻的现代史上的路标。

作为俄罗斯社会巨变的镜子,《大雷雨》很适合从社会学的角度来阅读。如果把农奴制改革之前的俄罗斯称为“黑暗王国”,那么,伏尔加河畔卡里诺夫城的两个大商人家庭的家长季科伊和卡巴诺娃便是这个荒谬秩序的“二级代理”。季科伊视财如命,贪婪专横。对于前来讨要工钱或者其他账目的人,他从来没有过好心情。他总是不停地谩骂、发火,希望要钱者赶紧离开。对于前来投靠自己的侄子鲍里斯,季伊科也从来没有好脸色,尽管是自己拿着鲍里斯该得的财产。他甚至吩咐鲍里斯干各种杂活而且不计工钱。女富商卡巴诺娃是另外一个专横的典型。与季科伊的贪财不同,卡巴诺娃的专横表现在她对家人的身心禁锢上。对亲生儿子季洪,卡巴诺娃像章鱼一样紧紧用触须包裹着,使他在“孝心”的名目下完全泯灭了个性,甚至连反抗的念头也没有了。儿媳卡捷琳娜作为外来者,曾经有自由自在的童年,一直难以适应婆家的严酷的“家风”。卡巴诺娃心里很是不满,慢慢紧缩起她的章鱼般的触须,责令儿子严管不驯服的卡捷琳娜。在剧情结尾处,卡捷琳娜最终不堪其辱跳河自尽。在季科伊和卡巴诺娃身上,我们明显看到两种蛮横和专断: 一种是男性的,对金钱权利的维护和占有;一种是女性的,对下属进行野蛮的身体控制和精神禁锢。男女相合,正是奴役制度的典型气质。

然而,《大雷雨》一剧并不旨在揭露俄罗斯专制制度的力量之巨,而是相反。季科伊蹂躏了亲侄子鲍里斯的尊严,但也被骠骑兵辱骂过,他的佣工库德里亚什更是一个“大胆狂徒”,敢于“你骂我一句,我骂你十句”。骂骂咧咧的季科伊在剧中一再表达着他的愤怒,也一再表露出他的虚弱。在库德里亚什那里,季科伊甚至只是一条“地地道道的疯狗”。这条疯狗,在俄罗斯社会的大变动中,正在逐步丧失它的特权。他毫无风度的谩骂,正是感觉到了这种变动后不安的狂吠。卡巴诺娃也是如此。她可以让儿子唯唯诺诺,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女儿瓦尔瓦拉大胆地与雇工恋爱直至私奔。她的控制权也正在迅速地成为过去式。二者之外,剧中还有一个疯疯癫癫的贵妇人,在第一幕第八场和第五幕第六场两次出场,似有所指地诅咒美貌和堕落,断言:“你们大家都要在永不熄灭的烈火里燃烧!”这个疯女人对社会的仇视,也正是即将没落的特权阶级对社会变革的仇视,是腐朽对美好和幸福的仇恨。这种疯疯癫癫的形象,也是季科伊和卡巴诺娃命运的预兆。

暴政之下必有反抗。卡巴诺娃的儿子季洪选择了酒精,他不敢与专横的母亲正面顶撞,却通过酗酒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季科伊的侄子鲍里斯选择了爱情,苦闷难当的他渴望女人的爱情抚慰他受伤的灵魂。然而,他们都不曾真正地反抗专横的封建家长本身。俄罗斯革命民主主义者、作家杜勃罗留波夫当时就尖锐地指出:“在我们的面前,却浮起了那块把人们羁留在我们叫做‘黑暗王国’的沉渊深处的石头,这块石头,就是物质上的依赖。”季洪和鲍里斯的反抗也正是止于这种物质的依赖。

真正的反抗者是卡捷琳娜。不是说她就避免了这种物质上的依赖,生活在丈夫家族之内,这种依赖就无法避免。当然,这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卡捷琳娜要在卡巴诺娃家“幸福地”生活下去。结婚两年的卡捷琳娜不是没有尝试过忍受,然而她最终发现了自己本性与家族气氛的水火不容。当她冲破一切约束与鲍里斯共享爱情的琼浆后,在卡巴诺娃家的“幸福生活”更是再也不可能继续下去了。她渴望着离开,脱离苦海,然而她心爱的鲍里斯却无法带她逃离这个“黑暗的王国”。鲍里斯选择了妥协,卡捷琳娜的纯真和刚烈却使她无法再向恶势力低头,自小熏陶的宗教情怀又让她在负罪感中渴望上帝的宽恕,她毅然选择了死亡。死亡不是革命,但却是一道闪电,映射出卡巴诺娃的残忍、季洪和鲍里斯的软弱、社会的黑暗。

妹妹瓦尔瓦拉和雇工库德里亚什并不是剧中的主要角色,但作为卡捷琳娜和鲍里斯的陪衬,两个角色的社会学意义却不容小觑。同样作为卡巴诺娃的子女,瓦尔瓦拉丝毫没有哥哥季洪的奴才相。她大胆狂野又不失聪明机灵,借在花园睡觉之名,她大胆地与库德里亚什幽会,还帮助卡捷琳娜与鲍里斯约会,并劝诫卡捷琳娜千万保密,不要“忏悔”。事发受罚后,不堪其辱的她干脆选择了私奔!瓦尔瓦拉无疑是个追求世俗爱情的勇敢女子。只是在卡捷琳娜的纯真的“玉碎”面前,她的机灵和勇敢显得略微黯淡了。

库德里亚什是被压迫的阶级的代表,他与勤劳善良的库利金一起,是这部戏剧中俄罗斯新生革命力量的先兆。相当有趣的是,是这两个小人物而非别的什么人被安排作剧情的第一批出场人物。在他们的谈话中,上等阶级的人物出场,故事展开。这样,俄罗斯大商人家族的故事就获得了一个平民视角。这视角却不仰望,而是参与性地观察大家庭大雷雨中的悲惨故事。库德里亚什对主子季科伊毫不畏惧,针锋相对,还最终赢得了卡巴诺娃女儿的爱情。库利金勤劳善良,幻想制造永动机帮助全人类,在卡捷琳娜跳河后,他奋不顾身跳入伏尔加河打捞起她冰冷的尸体。奥斯特罗夫斯基深切地感受了俄罗斯平民的美德,在舞台上给他们安排了勇敢而善良的角色,批判季科伊、卡巴诺娃的腐朽,帮助受难者,做社会前进动力的象征。

就戏剧艺术来说,《大雷雨》中自然环境的利用可谓一绝。伏尔加河是俄罗斯的母亲河,是自然,也是象征。它时而风平浪静、美丽如画,时而波涛汹涌、凶恶残忍,随着剧情的变化而展现出不同的面貌。大雷雨也是如此。雷霆万钧,在卡捷琳娜那里是黑暗的恶势力的代表;而刺目的闪电,在库利金那里,却又是光明的象征。伏尔加河的辽阔背景,使剧情的典型性更加厚重。而大雷雨轰轰的雷声,又使戏剧冲突的尖锐性分外凸显。

(寇才军)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waiwen/mingzhu/20190901235100.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