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也妮·葛朗台》简析|介绍|赏析|鉴赏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欧也妮·葛朗台》外国文学作品简析

【法国】 巴尔扎克



巴尔扎克



巴尔扎克(1799—1850),法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大师。出生于中产阶级家庭。曾研习法律,在公证人事务所就职,开办过印刷厂。早年发表诗体悲剧《克伦威尔》,但遭到非议。此后转入小说创作。1834年计划写作系列社会小说《人间喜剧》,完成90多部,分“风俗研究”、“哲理研究”和“分析研究”三大类。代表作品有《高老头》、《幻灭》、《交际花盛衰记》、《贝姨》等。其作品生动刻画了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细节描写真实、行文气势浑厚。

《欧也妮·葛朗台》(1833)是巴尔扎克的长篇小说,通过描写暴发户葛朗台爱财如命,不惜折磨死妻子、破坏女儿欧也妮的婚姻,揭露了资本主义发家过程中的暴虐、残酷,批判了人与人之间赤裸裸的金钱关系。

葛朗台先生是个精明而富有的箍桶匠,他所居住的索漠城,古老阴沉又荒凉。1789年,箍桶匠葛朗台已届不惑,这年他娶了有钱的木板商的女儿。葛朗台把他岳父给的400个路易,送给了共和党人的标卖监督官,于是就低价买下了全区最好的葡萄园、一座修道院和几片土地。葛朗台自己也是共和党人,曾经当过索漠区的行政委员和区长。到了1806年拿破仑执政时期,葛朗台被免除职务,那时他57岁,太太36岁,女儿欧也妮刚刚10岁。葛朗台政坛失意,可是财运亨通,他接连得到三笔遗产,先是他岳母的,接着是太太的外公的,最后是他外婆的。这样,葛朗台成为索漠城的新贵族,是州里纳税最多的人。他家财万贯,但是谁也没有数,惟有替葛朗台放债的公证人克罗旭和银行家格拉桑心知肚明。

应该说葛朗台确实是种葡萄的行家里手,他对每年的葡萄需要量,计算得像天文学家的数学运算一样准确。他的买卖几乎没有出现任何闪失,包赚不赔。葛朗台惟利是图、见钱眼开,尽管他有花不完的钱,但是又吝啬无比。葛朗台的太太虽然相貌奇丑,但是她带来了30多万法郎的遗产。可是丈夫给她的零用钱,每次不超过6法郎。对女儿欧也妮,葛朗台逢年过节也赏赐一些金币,一年之中大约有五六百法郎,但这都是她陪嫁的压箱钱。至于老女仆拿侬,一年的工薪只有60法郎,她在葛朗台家干了35年,只在第20个年头,葛朗台狠狠心赏了她一只旧表,这是她得到的惟一礼物。多年来女儿和拿侬用的蜡烛,总是由葛朗台亲自分发,如同每天早上分发面包和食物一样。每年到11月初一才生壁炉,一到3月份过完就准时熄火,不管天气仍然是春寒抑或是秋凉。葛朗台悭吝持家的作风对欧也妮也产生很大影响,她情愿穿老葛朗台穿旧的破鞋,睡在过道底下的小房间。这样,葛朗台非常喜欢像温顺小狗一样的欧也妮。葛朗台一家从来不买蔬菜和肉,都是由佃户送来,面包也由老女仆拿侬去做。

格拉桑看中了葛朗台的财产,想娶葛朗台的女儿欧也妮做他的媳妇。同样,克罗旭兄弟也想要欧也妮嫁给他们的侄儿,33岁的索漠初级裁判所所长蓬风先生。1891年,欧也妮22岁生日那天,克罗旭公证人、克罗旭神甫和他们侄儿,看准了葛朗台一家吃完晚饭时,抢在格拉桑之前来向欧也妮祝贺生日。他们带来的是索漠城里很少见的鲜花,而格拉桑一家也带来稀世罕有的好望角铁树。他们的共同目的就是得到葛朗台的百万家产。葛朗台一眼就看穿这些人的心思,不过他也正好要利用这班人。

就在客人们兴致勃勃地打牌时,葛朗台在巴黎的侄子赶来了。他叫查理,今年22岁。查理遵照父亲的吩咐,来索漠的伯父家小住几月。这位时髦的小伙子从巴黎带来了漂亮的猎装、猎枪、刀子、刀鞘,全套新款背心以及当时流行的硬领、领带、服装,他把母亲给的一套华丽的纯金梳妆匣也随身带来了。在查理的想像中,以为伯父家的客人上百,而且可以到森林中去围猎,享受一下古堡生活。可是眼前的一切令他大失所望,这些客人都是些衣冠不整、衰老丑陋的人,所住的房子也破烂不堪,四周墙壁昏黄暗淡。

不过欧也妮因为查理的到来,感到新鲜而激动。她每天注意妆扮自己,头发梳得光光的,换上新袜子,穿着惹人注目的新衣服。大清早就听到她叫拿侬做乳酪和千层饼给查理吃,还拿出自己的私房钱给查理买喝咖啡的糖。查理来时,交给葛朗台一封父亲的信。信上说由于经纪人和公证人的破产,使查理的父亲负了四百万债务,逼得他非自杀不可。他请求大哥作查理的监护人,慷慨地接济查理,给他本钱到美洲去做生意。不久,报上登载了巴黎商界巨子葛朗台自杀的消息。得知噩耗,查理哭得死去活来。欧也妮也陪着可怜的查理洒下了同情的泪水。从此以后,欧也妮对查理更是关怀备至。遭逢家破人亡惨祸的查理对欧也妮的柔情蜜意非常感激。

葛朗台侄子查理悲痛无助之际,葛朗台却大赚了一把。他的1000桶酒以每桶200法郎的高价抛出,卖了20万法郎;在阿尔邦的2000株林木,卖了60万法郎,如果加上白杨,就是90万法郎。欧也妮得知父亲有大笔进项,就央求他帮助查理,结果遭到父亲的臭骂,并且威胁欧也妮:“你再提到他,我就把你跟拿侬一起送到修道院去。”夜里,葛朗台为弟弟破产的事绞尽脑汁。第二天,他居然慷慨大方地请克罗旭吃饭。饭后,葛朗台把太太和女儿打发去睡觉,然后和克罗旭开始郑重其事地谈判。葛朗台假装口吃,经过一番戏剧性地表演,决定由商事裁判所出面阻止查理父亲的破产事件,虽然判决破产的人名誉扫地,但宣告清理人是清白的;再把约期票打折扣从市场上收回来,只要欠人的债券到手,事情就不了了之。为此葛朗台请格拉桑去巴黎办理这件事。格拉桑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巴结葛朗台,就一口答应。



欧也妮·葛朗台



再说欧也妮,她趁父亲睡觉以后,偷偷溜到已经熟睡的查理的屋子里。她看到查理的床边有十几封信,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欧也妮还是偷看了这些信。原来是查理因父亲破产而不得不和自己的情人阿纳德的诀别信。欧也妮顿时兴奋起来,以为自己可以得到查理的爱了。坠入爱河的欧也妮把自己全部的6000法郎积蓄都送给了查理。查理在得到这笔财产时,感激得流下了眼泪。他也把母亲给他的装有母亲肖像的纯金梳妆匣交给欧也妮保管。有了钱,查理就决定到海外经商。他把金链、金钮扣、金戒指一些值钱的东西都交给了葛朗台去变卖。可是葛朗台只付给他1500法郎。查理临行前,欧也妮情意绵绵、难舍难分,两人便海誓山盟,以期来日。

欧也妮自打查理离开之后,每天早晚要打开那个金匣子对他母亲的肖像端详一番。转眼新年来到,葛朗台照例要女儿把她的金币拿出来展示一番,他万万没有料到宝贝女儿的金币一个都没有了。葛朗台气得浑身发抖,他逼问欧也妮金币到哪里去了。欧也妮坚守秘密不告诉恼羞成怒的父亲。不过葛朗台已经猜到女儿把钱送给侄子,于是决定把女儿关到屋里,每天只给一点冷水和面包。欧也妮傲慢地看了父亲一眼,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

葛朗台太太病倒了,病情一天比一天沉重,她和女儿只能用祷告来自我安慰。当蓬风所长得知葛朗台软禁自己的女儿,就自告奋勇要去打官司。但是欧也妮仅仅希望他们能帮忙阻止城里那些不堪入耳的闲言碎语。这当儿,葛朗台从克罗旭公证人那儿得知,如果他太太死了,根据法律规定,她的财产将要与女儿共同拥有。为此,贪财如命的葛朗台决定向女儿让步。晚上,他来到太太的房间,正巧母女俩在看查理母亲的肖像。葛朗台眼前金光闪亮,金匣子对他来说就像一头饿虎面前睡着的婴儿,他扑上去抢过金匣紧紧搂在怀里。欧也妮气得抓起一把刀子忿忿地说,如果父亲不把金匣还给她,她就自杀。万般无奈的葛朗台只得把金匣扔到床上,走过来拥抱女儿予以安慰,而且答应她与查理的婚事。葛朗台太太不久离开了人世,她在临终前嘱咐女儿说:“幸福只有在天上,你将来会知道的。”

葛朗台太太去世之后,克罗旭受葛朗台的委托,来向欧也妮说明她的父亲葛朗台不愿把财产分开,也不愿出卖,并且希望女儿在文书上签字,放弃财产登记,全部财产交由父亲独自管理,所有收入也都归他,欧也妮仅仅保留虚有权。欧也妮不明就里地在文书上签了字,葛朗台亲眼看到女儿做了这一切之后才放下心来,他紧紧搂住女儿,答应每年给她100法郎。可是这样的许诺只是空头支票,一年过去了,欧也妮一个法郎也没见到。毕竟年龄不饶人,葛朗台渐渐感到自己体力不支,已经衰老,他不得不让女儿参与田产的秘密,一再交待欧也妮遇到麻烦要找克罗旭公证人商量。不久葛朗台得疯瘫死去。

葛朗台死后,欧也妮从克罗旭公证人那里得知,她在索漠每年有30万法郎的收入,此外还有600万公债和200万金币、10万现金,她的财产总共有1900万。欧也妮首先给老仆拿侬1200法朗的终身年金,拿侬有了这笔钱不到一个月就嫁给了看守田产的高诺阿莱。他们结婚时,欧也妮送了三打餐具作为贺礼。

这时的欧也妮尽管家财万贯、衣食无忧,可是她对查理的思念之情丝毫未减。查理离开已经7年,他通过贩卖人口、收购海盗赃物,在印度发了大财。起先,他还把生意的成功归功于欧也妮的祝福与祈祷。



欧也妮·葛朗台



时间一长,他就把欧也妮抛到脑后,整天同各种女人花天酒地,打情骂俏。欧也妮对他来说,只是一个6000法朗的债主。

1827年,查理在巴黎结识了曾当过内廷行走的奥勃里翁,当时奥勃里翁太太想引诱这个有钱的查理,让他娶自己那奇丑无比又无陪嫁的女儿。查理有钱无权,也想以此达到想做什么官就当什么官的目的。这年8月

初,他给欧也妮发了一封信,信中告诉欧也妮,他已和奥勃里翁联姻,并寄来一张8000法郎的汇票还债,但是要欧也妮交还他母亲的梳妆匣。欧也妮悲痛欲绝,她久久凝望苍天,耳畔响起母亲的遗言。不过善良的欧也妮还是决定由蓬风所长去巴黎为查理偿还他父亲的400万债务,免除了查理会因父亲破产而带来的婚姻危机。

欧也妮决定嫁给蓬风所长,但要求保持童贞。可惜蓬风在当上索漠议员8天之后去世,留下33岁的蓬风太太。尽管财源滚滚,可她看上去已经像个将近四十的女人。欧也妮生活单调,仍然延续老葛朗台流传下来的生活习性,非到父亲从前允许生火的日子,她的卧室决不生火,穿着妆扮也跟当年的母亲一模一样。索漠城这幢老宅,依旧阴沉沉,没有阳光和生气。但是与老葛朗台不同的是,欧也妮大力兴办公益事业,包括一家养老院,几所教会小学,还有一座图书馆。欧也妮用这些实实在在的善举,有力地证明了她并非悭吝之人。欧也妮·葛朗台既无丈夫又无子女,孤寡一人,与出家无异。渐渐地,索漠城里的人开始注意到她跟法劳丰侯爵过从渐密,侯爵一家如同当年克罗旭之辈,开始围着这位有钱的寡妇团团转。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waiwen/mingzhu/2019052666482.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