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苏〕普洛科菲耶夫《“你在哪儿?烟霭微微升腾”》爱情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俄—苏〕普洛科菲耶夫《“你在哪儿?烟霭微微升腾”》爱情诗鉴赏

〔俄—苏〕 普洛科菲耶夫



你在哪儿? 烟霭微微升腾,

溪谷樱花怒放,仿佛白雪纷飞。

如今我既不欢笑,也不悲泣,

没有别的少女能使我恋情依依。

那不是你轻柔的玉手璀璨发光

闪电般自远方映现到我的眼帘?

那不是你呼出的玫红的气息

溶入玫红的薄雾轻烟在深谷飘荡?

不管怎样,太阳仍将冉冉升起,

冲破浅淡云雾,放射光芒;

不管怎样,我仍要眺望远方一隅,

那里住着我心爱的姑娘。

我无法描述,同她一起多么恬适——

悠扬的歌声在水面渐渐消逝,

宽阔的河湾蓝光闪烁,

洄流上挂着一钩清亮的新月。

你在哪儿啊? 烟霭微微升腾,

溪谷樱花怒放,仿佛白雪纷飞。

如今我既不欢笑,也不悲泣,

没有别的少女能使我恋情依依。

(黎华 译)



普洛科菲耶夫(1900—1971),苏联著名的俄罗斯抒情诗人。出身于水乡渔民之家,他的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曾参加国内战争。卫国战争时期担任前线军事记者,1959年起为俄罗斯联邦作家协会记者。二十年代中期开始文学创作,早期抒情诗集《晌午》(1931)、《红霞街》(1931)、《胜利》(1932)反映国内战争,表现革命青年一代的生活,长诗《俄罗斯》(1944)描写列宁格勒保卫战,获1946年度斯大林文艺奖金;诗集《邀请旅行》(1960)热情歌颂了俄罗斯人民和自然美景,获1961年度列宁文艺奖金。普洛科菲耶夫的诗作真情淳朴、词语清新、音韵和谐、思想轻灵,富有民族特色,它强大的艺术魅力来源于诗人对勤劳朴实的俄罗斯人民和清新秀丽的俄罗斯风光的深挚热爱。

这是普洛科菲耶夫的一首节奏舒缓、韵律悠长,极富抒情色彩的爱情诗。“你在哪儿?烟霭微微升腾”,诗的开篇一句诗人便轻柔慢语地向读者初步点出了周围的景物环境以及此刻诗人心中那份追思怀念的怅然心情。也正是在这雾气缭绕,烟霭升腾的迷茫氛围中,潜藏着的所有缤纷记忆,所有温柔的情感都慢慢苏醒、蔓延、涌流在诗人心底的那份思恋和爱意也随着此情此景悄然升腾起来,情不自禁地从心灵深处向最心爱的人发出了深挚的呼唤:你——在——哪——儿?……随着这一声呼唤,仿佛穿透了薄雾,击碎了轻烟,仿佛打破了这黄昏时刻的宁静和悠闲;随着这一声呼唤,往日的时光又重现在眼前,情切切、意绵绵……哦! 诗人是多么希望能够得到一声回答啊,多么希望心爱的姑娘能够知道,一个痴情的男子此刻正在远方遥遥地思念着她。然而没有任何的回答,荡漾在河湾和山谷之间的只有那空旷的阵阵回声,于转瞬之间又归于了沉寂——令人窒息的沉寂啊!诗人所发出的这一声心灵的呼唤,并不是狂热的呼喊,也不是焦躁的企盼,它如同涓涓心泉喷涌而出,既自然、宁静,又炽烈、深沉,它包含了诗人多少无以言表的情愫啊! 它不仅强烈地震彻着诗人的心扉,也不知不觉地把读者引入了诗人那如缕如烟的绵绵情意之中。

溪谷里正是“樱花怒放”,“仿佛白雪纷飞”,然而在这芳香暗涌,溢彩流光的缤纷景象之中,诗人却陷入了一种“既不欢笑,也不悲泣”的麻木状态,是什么使得他对于眼前的美景无动于衷呢?”没有别的少女能使我恋情依依,”原来还是那份对远方爱人的深深怀恋正紧紧地缠绕着他,这实在是一份浓得化不开的思念,它太浓烈、太痴迷,使得这溪谷河湾的一切美景都显得黯然失色,诗的开首一段,诗人以平缓柔和的笔调把读者带进了一个如诗如画的自然美景中,自然景物与诗人的纷繁心绪交融在一起,给这芳菲的季节涂抹了一笔淡淡的幽婉和甜蜜的哀伤!在景物的感染下,诗人深深地沉入了对爱人的回忆和渴盼之中,于是一连串既纯真又迷人的奇特想象使诗人尽情地浮游在梦幻的天空里。

“那不是你轻柔的玉手璀璨发光/闪电般自远方映现到我的眼帘/那不是你呼出的玫红的气息/溶入玫红的薄雾轻烟在深谷飘荡”,这是多么神奇、浪漫的,如同爱情神话一般的想象啊,初看时它给人一种抽象、荒唐、不着边际的感觉,但是经过仔细品味咀嚼,便可从中感受到诗人心中荡漾着的那份时起时落、飘浮不定的爱的激情。“轻柔的玉手”、“璀璨发光”、“闪电般”、“玫红的气息”、“溶入玫红的薄雾轻烟”……这些极富形象化和感情色彩的语言给怀想中的爱人平添了一份朦胧、神秘之感,也体现了诗人对“心中的女神”所独具的一份温柔、细腻的心意。似乎爱人的一颦一笑,一凝神一转盼、每一个细微的神态和动作都深深地印在诗人的脑海中,片刻不忘。因此当爱人不在的时候,他便很自然地把爱人的神情举止寄赋于自然景物,在自己的梦园中驰骋着无边的想象,并以此取得一份宽慰和愉悦。同时,“那不是……?那不是……?”的反问语气也表现了诗人对爱人的那种坚定和自信,他深信爱人的身影、爱人的气息此刻正围绕在他左右,也必将永远和他在一起,陪伴他度过每一刻幸福的时光。诗人的这一份坚贞和执迷的爱也使得读者们情不自禁地要对那位可爱的姑娘浮想联篇了。

走出了那个美丽的遐想,诗人仿佛被注入了一支强心剂,意志变得更加坚定了。“不管怎样,太阳仍将冉冉升起/冲破浅淡云雾,放射光芒/不管怎样,我仍要眺望远方一隅/那里住着我心爱的姑娘”。太阳每日都会冉冉升起,这是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的自然规律,而诗人以此来比喻自己对爱人的等待和爱恋,更加深刻地表明了这份爱的博大和执着。正如同太阳必须“冲破浅淡云雾”才能“放射光芒”一样,爱情的路上也并非一帆风顺,它有难辛、有坎坷,然而诗人已经作好了应付一切困难的充分准备,他的爱也将如每日必升的太阳,“不管怎样”也要冲破层层阻隔,献给最心爱的姑娘。

由于抑制不住即将与爱人欢聚的那份狂喜,诗人心中万分激动。奔放的想象又一次从思想的闸门中喷涌出来—— “我无法描述,同她一起多么恬适/悠扬的歌声在水面渐渐消逝/宽阔的河湾蓝光闪烁/洄流上挂着一钩清亮的新月。”诗人又一次把我们引入了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人间仙境,同时又似乎是在给读者娓娓讲述着一个充满着温馨浪漫情调的爱情故事。此刻,再也不是面对“溪谷樱花怒放,仿佛白雪纷飞”而“既不欢笑,也不悲泣”地无动于衷了,眼前的世界已经由于爱人的存在而变得充满了温情、充满了诗意。诗人并没有详细描述他将怎样与爱人卿卿我我、柔情蜜意,沉醉在轻烟薄雾的沉沉暮霭之中,而只是以浅淡的色调描绘出那个宁静的黄昏景色,用这恬适、安谧的美景衬托出那份与爱人共聚的美妙心境。就如同一篇“无字的诗稿”、一曲“无言的歌”,此处之所以精妙,就在于它赋予了读者无限的遐想余地,读者们可以根据各自不同的缤纷想象,把这一对爱侣巧妙地设置在自己的画境之中。依稀仿佛,我们看到:清澈的河湾上“蓝光闪烁”、水波鳞动,与婉转悠扬的歌声一起荡漾着,歌声在水面上随风飘散,越来越渺然、越飘越远……四周旷远苍茫,只看见“红日无言西下,”“一钩清亮的新月”悄然升起在远方的夜空。在这残阳暮霭之中,一对恋人相偎相依,迎着晚霞,踏着星光,留下一对逆光的背影……

这是多么宁静优美又极具动感的一幅画啊,当我们正深深地沉醉于这美妙的画境之中而不能自拔的时候,诗人却以极其冷静的头脑,悄然地返回到现实的世界中。在这烟霭升腾、樱花怒放的溪谷中,心爱的恋人毕竟未能与他同行,但是于酸涩的无奈之中诗人也并没有就此消沉下去,“没有别的少女能使我恋情依依”,这一声真挚的表白再一次展示了诗人对爱人的那份忠贞不渝的如海深情。首尾两节诗人巧妙地运用了反复的手法,然而读起来的感受却是截然不同的,开头一节自然和谐地把读者带进了诗人的冥思和怀恋之中,而结尾一节则是把读者从情意绵绵的迷人遐想中唤醒,使读者们始终能够深刻感受到诗人内心那种既充满着无限期待与渴望又怀着淡淡的哀伤和无奈的复杂心境。这样的写法完整地体现了全篇的感情基调和整体风格,使通篇具有一种余味深长的和谐美。

全诗中虽然荡漾着如许缠绵忧伤的情调,但这并不是凄婉和悲凉,诗人的爱是真诚的、执着的,也是充满希望的;从字里行间的流露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诗人对于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和向往,使得想象异常丰富的读者们不禁心中豁然一亮——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在“烟霭”已然散尽的另一段时光,当溪谷里的樱花再度开放,当水面上的歌声再度悠扬,当一弯新月再次升起在静静的夜天上……定然会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在玫红色的薄暮中翩然而至,与诗人烟霞共沐、清辉共赏!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世界文学 > 爱情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