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克鲁斯《行行泪珠解疑云》爱情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26 11:36:00

〔墨西哥〕克鲁斯《行行泪珠解疑云》爱情诗鉴赏

〔墨西哥〕 克鲁斯

亲爱的,今晚当我与你说话,

正如你的面孔和行动所表明,

用语言已经无法说服你,

但愿你能看透我的心胸。

爱神啊,增强了我的毅力,

战胜了那似乎不可战胜的情绪,

因在痛苦倾泻出的泪水里,

破碎的心啊,渗着血滴。

够了,亲爱的,不要再严酷无情,

别让狂暴的激情将你折磨,

别让卑鄙的疑惧打扰你的安宁——

那全是虚假的迹象、愚蠢的阴影。

在点点泪珠中,你会看到

并摸到我破碎的心灵。

(赵振江 译)

爱情,是一个永远也猜不透的谜。仿佛让人们享受到其中的温馨还不够,而偏偏要诱使人们陷入迷狂、不安、猜疑和误解的罗网中苦苦煎熬。也许,这就是对纯真之爱的考验。大概,这就是对至诚之情的洗礼。殊不知,这样的洗礼和考验,搅碎了多少颗痴迷之心,消耗了多少行痴情之泪。读罢克鲁斯的诗《行行泪珠解疑云》,或许能有更为深切的体验。

索尔·胡安娜·伊内斯·德拉克鲁斯(1651—1695)是墨西哥女诗人。她天资聪颖,自幼好学,童年时代是在外祖父的庄园里度过的。15岁时进入宫廷做侯爵夫人的侍从女官。16岁时离开宫廷,两年后去修道院从事研究和写作。她的作品以处于殖民地时期的墨西哥社会为背景,描绘了各阶层人物的生活风貌,具有明显的现实主义倾向。她写过戏剧和散文,但以爱情诗为主。流传至今的有3部诗集,最著名的是长诗《初梦》(1689)和《神圣的纳尔西索》(1689)。

《行行泪珠解疑云》这首诗是克鲁斯在修道院里写成的。这是一首“具有彼特拉克全部高雅的柏拉图主义,而在简洁和象征的力量方面则接近于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从诗的题目上看,大概是恋人之间产生了误解和猜疑。为了解开这个疑团,为了使这难得的爱情不至中途夭折,诗人抛开了女性的羞涩和矜持,在“用语言已经无法说服”的情况下,借助爱神所赐予的勇气与毅力,“倾泻出”痛苦的泪水,捧出“渗着血滴”的“破碎的心”。希望这泪水能消除爱人的疑虑,企盼爱人“能看透我的心胸”。这是一个强忍悲痛而又决然投入爱河的女性的心声,这是一个强压痛苦而又义无反顾地坠入情网的女性的表白。然而,痴情并不意味着委屈求全,情切也不表明忍气吞声。所以,在第三、四节诗中,作者的情感由柔转刚,语气也由弱变强,诗的节奏也随之加快起来。她劝爱人“不要再严酷无情”,告诫他“别让卑鄙的疑惧打扰你的安宁”,指出“那全是虚假的迹象、愚蠢的阴影”。因为,“在点点的泪珠中,你会看到/并摸到我破碎的心灵。”从而既表明了对爱情的真诚和投入,也表现出不卑不亢的独立人格。

这首诗在情节的安排上由平缓流动至急促发展。在情感的调动上由柔弱缠绵至刚毅坚强。在情调的把握上由如泣如诉至慷慨激昂。那行行滚烫的泪珠,即化解了爱人心头的疑云,也滋润了读者的心田。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世界文学 > 爱情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