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不用敛蛾眉,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名句鉴赏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20-06-14 08:46:17
美人不用敛蛾眉,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

名句的诞生

落花已作风前舞,又送黄昏雨。晓来庭院半残红,惟有游丝1,千丈罥2晴空。

殷勤花下同携手,更尽杯中酒。美人不用敛蛾眉3,我亦多情,无奈酒阑4时。

——叶梦得·虞美人

完全读懂名句

1游丝:蜘蛛、树虫所吐的细丝及柳絮飘散的细丝。2罥:缭绕、缠绕。3蛾眉:指眉毛细如蛾须,故谓之蛾眉​‍‌‍​‍‌‍‌‍​‍​‍‌‍​‍‌‍​‍​‍‌‍​‍‌​‍​‍​‍‌‍​‍​‍​‍‌‍‌‍‌‍‌‍​‍‌‍​‍​​‍​‍​‍​‍​‍​‍​‍‌‍​‍‌‍​‍‌‍‌‍‌‍​。更有以眉代指美人者。4阑:残,尽,晚。

凋落的花片已在空中飘舞,又送走黄昏时细雨萧疏。拂晓时,半个庭院落满残红,只有千丈游丝,在晴空里缭绕、悬浮。

我们以前曾在花前携手同游,满怀情意地举杯痛饮。佳人不要因这离别的时刻到了而伤心愁苦,我其实依旧情意深厚,怎奈已到了酒尽时分。

词人背景小常识

叶梦得(公元1077—1148年),字少蕴,号石林居士,吴县人。他擅长写议论文章,并且也能诗能文,词风早年趋于婉丽,中年效法苏东坡,但到了晚年则归于简洁、雄浑。而现今保存下来的词,多是他的晚年之作。

叶梦得一生的著述颇为丰富,而他曾引用欧阳修的诗句:“一生勤苦书千卷,万事消磨酒十分。”来概括自己的一生。在其著作之中,最为人所称道的则是他的《石林诗话》,因为叶梦得不仅潜心在诗歌创作上,并且对“诗”这个体裁也有极为精辟的见解,因此他的《石林诗话》在“诗评”史上可说具有绝对不可忽视的价值。

除去“诗人”、“诗评家”的称号外,叶梦得还有一个极为特殊的身份:宋代大藏书家。因为他一生嗜书,因此到晚年时藏书已逾十万卷,为此,他特别修筑了“石林别馆”,并自号“石林居士”,日日沉浸在书海之中。但不幸的是,由于藏书楼的看守人一时疏忽,一场大火烧去了叶梦得毕生的心血,让他痛苦之余,第二年便在悲苦忧愤中辞世。

在“嗜书”之外,叶梦得还特别酷爱“奇石”,由他将自己的藏书楼称为“石林别馆”,我们便可略窥一二。可以这么说,叶梦得对石林、奇石、太湖石的研究在当时已可以称为“专家中的专家”,在历代文人中,拥有如此多爱好,并且钻研至深者,实属少见。

名句的故事

叶梦得的《虞美人》一词是首惜花伤春、流连光景及伤别情怀的抒情小令,其中“美人不用敛蛾眉,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之句尤为动人,作者借着因“酒阑”故而“美女敛蛾眉”的描述,表达出一种浓厚“曲终人将散”的哀伤情怀。

在此句中的“美人”意指“侍女”或“歌妓”,虽然词人并没有明白讲述此次宴会的主人是谁、目的为何,但是“我亦多情”一句,却格外引人遐思。

自古中国文人与歌伶、妓女的关系一直颇为密切,有的是将歌妓视为“红颜知己”,有的则与歌妓“恋恋情深”,有的则介于二者之间,而就是那种朦胧又暧昧的情感,不知成就了多少动人的诗篇。曾有人笑称一本厚厚的宋词之中,有大半佳作都是献给歌妓的,这话虽流于戏谑,但却也不无三分道理。而在笔记、小说之中,描述文人与歌妓之间的交往轶事更是数不胜数,除此之外,有些歌妓更是因与文人交往而名垂“青”史,例如苏小小、李娃、李香君、董小宛等。

只可惜,虽然名妓与文人的故事不断地在历史中上演,为文人们提供了不少写作素材,但她们在“色艳双绝”光环下的辛酸与苦楚,却没有多少文人愿意去聆听、去描述。

历久弥新说名句

用“蛾眉”来比喻“佳人”是中国文人的一个习惯用法,例如陈与郊的《文姬入塞》:“蛾眉自困龙城也,怕问洛阳枝叶。”便是此例。但“蛾眉”最早其实意指美人细长而弯曲的眉毛,因为眉形似蚕蛾的触鬓,故以此名之,温庭筠《菩萨蛮》中便用此意:“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而若在“蛾眉”之前加个“敛”、“蹙”或“颦”字,表达出的则是佳人因某事忧伤、心烦的写照,例如李白的《怨情》:“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以及梁简文帝萧纲《梅花赋》:“东风吹梅畏落尽,贱妾为此敛蛾眉。”

“美人蹙眉”的柔弱形象往往令人既心痛又着迷,因此为了描绘斯情斯景,文人们从来没有少用过笔墨,其中最有名的自然是西施捧心、令东施也为之效颦的那千古一“蹙”,而其次,则是《红楼梦》中赚取多少读者眼泪的“颦儿”林黛玉。

时至今日,尽管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皱眉”的几率大过于“敛眉”、“蹙眉”与“颦眉”,但对“美人蹙眉”的迷恋依然没有降低,像一则有趣且应景的七夕手机短信便依然使用了这种意象:“织女不用敛蛾眉,前度牛郎今又回。鹊桥执手望泪眼,良辰美景不思归。”而让多少多情男女在七夕之时望着手机短信慨然泪下。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塾 > 诗词研究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