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人周清真

时间: 2020-02-19 22:45:53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词人周清真

尹惟晓说:“前有清真,后有梦窗​‍‌‍​‍‌‍‌‍​‍​‍‌‍​‍‌‍​‍​‍‌‍​‍‌​‍​‍​‍‌‍​‍​‍​‍‌‍‌‍‌‍‌‍​‍‌‍​‍​​‍​‍​‍​‍​‍​‍​‍‌‍​‍‌‍​‍‌‍‌‍‌‍​。”陈郁《藏一话腴》说:“美成二百年来,以乐府独步……”现在让我们来叙述这位二百年来以乐府独步的周清真吧​‍‌‍​‍‌‍‌‍​‍​‍‌‍​‍‌‍​‍​‍‌‍​‍‌​‍​‍​‍‌‍​‍​‍​‍‌‍‌‍‌‍‌‍​‍‌‍​‍​​‍​‍​‍​‍​‍​‍​‍‌‍​‍‌‍​‍‌‍‌‍‌‍​。

周邦彦,字美成,清真是他的号​‍‌‍​‍‌‍‌‍​‍​‍‌‍​‍‌‍​‍​‍‌‍​‍‌​‍​‍​‍‌‍​‍​‍​‍‌‍‌‍‌‍‌‍​‍‌‍​‍​​‍​‍​‍​‍​‍​‍​‍‌‍​‍‌‍​‍‌‍‌‍‌‍​。他的生年卒月,史传无载。我现在根据《宋史·文苑传》《处州府志》和《玉清新志》所载考证,知道周美成卒于宣和七年,倒数上去六十六年(美成年六十六),可知他生于嘉祐五年(公元一〇六〇年至公元一一二五年)。

西子湖边的钱塘,便是美成的生长地,他幼年受湖光山色的熏染,已经养成文学的个性了,《文苑传》载“美成疏隽少检,不为州里所重”,可见他是一个浪漫性的少年文人,但他却在少年期间“博涉百家之书”。元丰初,以太学生进《汴都赋》,神宗召为大学正。此时美成年少才华,益肆力于词。乃其后浮沈州县三十余年,(见《挥麈余话》)过了半世流落不偶的生涯。可是他虽然流浪不偶,却受知遇于名妓,平生佳话极多,这是美成值得骄傲的生活。汴都名妓都爱唱美成的词。他与都中名妓曾有一段有趣味的故事:一天晚上,徽宗驾幸李师师家,周美成伏在师师的床下听着他们谑语,即隐括成一首《少年游》,词颇猥亵,徽宗闻知大怒,立刻贬押美成出都门。李师师为美成饯行,美成作了一首很哀痛的《兰陵王》,即“柳烟直”词,后来这首词使得徽宗大大的感动,召还为大晟乐正。美成做大晟乐正,不久,便迁徙于处州死了。综观美成一生,并没有什么耀显的功名,他只有文学上的成就——词。他的词集有三种刊本,一名《清真集》,一名《清真长短句》,一种是《片玉词》。以《片玉词》搜集的最丰富,现在往下介绍美成的词。

先举几首词作例子:

佳丽地,南朝盛事谁记?山围故国绕清江,髻鬟对起,怒涛寂寞打孤城,风樯遥度天际。 断崖树,犹倒倚,莫愁艇子曾系。空遗旧迹郁苍苍,雾沉半垒,夜深月过女墙来,赏心心东望淮水。酒旗戏鼓甚处市?想依稀,王谢邻里。燕子不知何世,向寻常巷陌人家,相对如说兴亡斜阳里!(《西河》)

章台路,还见褪粉梅梢,试华桃树。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归来旧处。 黯凝伫,因念个人痴小,乍窥门户。侵晨浅约宫黄,障风映袖,盈盈笑语。 前度刘郎曾到,访邻里同时歌舞,唯有旧家秋娘声价如故。吟笺赋笔。犹记芜台句。知谁伴名园露饮,东城闲步。事与孤鸿去!探春尽是伤离意绪,官柳低金缕。归骑晚,纤纤池塘飞雨,断肠院落,一帘风絮。(《瑞龙吟》)

北宋间人的词,有的很“雅致”,如晏同叔、秦少游的词;有的很“俚俗”,如柳耆卿、黄山谷之词,到了周美成便冶雅俗于一炉了。沈伯时之言说:“凡作词当以清真为主,盖清真最为知音,且无一点市井气。”以上两首是他的雅词的例子。这种词用典用的很多,用事也很巧妙,偷用古人的辞句也用得自然不容易懂得,真不愧为“雅”。再看他的俚语词:

几日来真个醉,不知道窗外乱红已深,半指花影,被风摇碎。拥春梧酲,乍起。 有个人人生得济楚,来向耳边问道:今朝醒未?性情儿慢腾腾地,恼得人又醉!(《红窗迥》)

眉共春山争秀,可怜长皱;莫将清泪湿花枝,恐花也如人瘦! 清润玉箫闲久,知音稀有。欲知日日倚栏愁,但问取亭前柳!(《一落索》)

陈郁道:“贵人学士市侬妓女皆知美成词为可爱”,大概美成的雅词,最受贵人学士的欢迎;他的俚词,则是受市侬妓女所欢迎了。现在不必再事征引美成的词,且看古人对于美成词怎样批评。

(一)善于铺叙。强焕说:“美成词抚写物态,曲尽其妙”;周介存说:“勾勒之妙,无如清真。他人一勾勒便薄,清真愈勾勒愈浑厚”;陈质斋云:“美成长调,尤善铺叙,富艳精工……”因为要铺叙,所以须用长词。要在长调里面“抚写物态曲尽其妙”,除了用白描以外,自然是要用事了。美成的铺叙却是在用事上努力,如《瑞龙吟》《兰陵王》《西河》《六丑》这些的调子长,都是几乎全篇用事。因此后人称美成:“大抵词人用事圆转,不用深泥出处,其纽合之工,出于一时自然之趣。”(《野客丛书》)

(二)善融化诗句。刘潜夫说:“美成颇偷古句”;陈质斋说:“美成多用唐人诗隐括入律,混然天成”;张叔夏说:“美成词浑厚,善于融化诗句。”本来“偷古句”的,和 “用唐人诗入律”的,宋代的大词人都所不免,何止美成一人;不过美成“多用”唐人诗隐括入律,便得着善于融化诗句的称誉。

(三)音律严整​‍‌‍​‍‌‍‌‍​‍​‍‌‍​‍‌‍​‍​‍‌‍​‍‌​‍​‍​‍‌‍​‍​‍​‍‌‍‌‍‌‍‌‍​‍‌‍​‍​​‍​‍​‍​‍​‍​‍​‍‌‍​‍‌‍​‍‌‍‌‍‌‍​。因为美成懂音律,故徽宗提举为大晟乐府。《宋史·文苑传》云:“邦彦好音乐,能自度曲,制乐府长短句,词韵清蔚传于世。”又《四库提要》云:“邦彦本通音律,下字用韵皆有法度,故方千里和词,一一案谱填腔。不敢稍失尺寸。”可见美成词音律的严整。

这三点评论,都是对于美成很好意的评说。据我们看来,除了第三点“音律严整”可以不加讨论,至于一二两点:说美成善于融化诗句,自然是对的。但是善于融化诗句,不必就是美成词的好处,不过在词里面削减几分创造性,增加几许古典气。至说美成善于铺叙吧,也不过是因为用事的巧妙,那末,我们最好拿柳耆卿来作比喻。耆卿与美成都是以善于铺叙着称的。但柳的铺叙,多用白描,词里面能够表现一种苦闷的情调出来;周之铺叙,则多用事,词里面古典的堆砌,割裂了词描写的生命。这是就铺叙方面论,美成的才气没有柳耆卿的才气来得大些。

现在再讲美成词的影响。

周介存《论词杂着》之言曰:“美成思力,独绝千古。如颜平原书,虽未臻两晋,而唐初之法至此大备。后有作者,莫能出其范围矣。”一般的说法,都以周美成词为集北宋的大成,为南宋的宗法;此可见美成词影响之大。可以分两点来说。

(一)模拟。沈伯时说:“作词当以清真为主,下字运意皆有法度”;所以后来作者皆以清真词为模拟的对象,极力模拟。即南宋的大词人,如姜白石、吴梦窗、史邦卿、王沂孙……没有不多少受一点清真词的影响。其余小作家,则往往钻入清真词里面去翻不动身了。

(二)唱和。沈偶僧说:“邦彦提举大晟乐府,每制一词,名流辄为赓和。东楚方千里,乐安杨泽民全和之。”我们试读和清真词,看他们亦步亦趋的拟和,简直以《清真集》当他们间的经典。

在有宋发生影响最大的周清真,后人凭借各人的主观,对于周词的评论形成了几种对峙的见解:有的说“周清真词有柳欹花 之致,沁人肌骨,视淮海不徒娣娰而已”(贺黄公语);有的说“美成深远之致,不及秦欧”;有的说“词之雅郑,在神不在貌;少游虽作艳语,终有品格,方之美成,便有淑女与娼妓之别”(《人间词话》);有的说“美成词如十三女子,玉艳珠鲜,未可以其软媚而少之” (彭羡门语)。评论纷纭,毁誉不一,平心而论,美成“言情体物,穷极工巧,故不失为一流之作者”。这最好作美成的总赞。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