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甫痛失幼子

    作者作者:张安 文章来源来源:原创 手机版:杜甫痛失幼子手机版 2019-11-08 10:34:58

    摘要:好不容易混了个小官,杜甫干了几天,决定去奉先探望妻子。在十一月的一个夜晚,他走出长安城。这时,天上有点月光,映出形象狰狞的乌云。寒风呼啸,似乎要将山冈吹裂,枯草被吹得瑟瑟发抖。杜甫冒着寒风行走,衣带都被冻硬,一折就断。他本想打个结,不料...

    痛失幼子

    好不容易混了个小官,杜甫干了几天,决定去奉先探望妻子。在十一月的一个夜晚,他走出长安城。这时,天上有点月光,映出形象狰狞的乌云。寒风呼啸,似乎要将山冈吹裂,枯草被吹得瑟瑟发抖。杜甫冒着寒风行走,衣带都被冻硬,一折就断。他本想打个结,不料手指早被冻僵了。

    杜甫只好让冷风灌入领口,在微弱的月光下,看着黑魆魆的河山,种种悲酸翻上心头。

    他在长安困居九年,不停地献赋呈诗,结交权贵,尝尽人间辛酸,到头来,只得了这样一个小小的官职。唉,当初自己是何等的豪气,一心要“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谁知时光匆匆,过了不惑之年,只落到这步田地。

    其实,他内心也常起冲突。本来,他也可以和李白一样,遨游江湖,潇洒度日,不受任何约束。可是,他心中装着天下苍生,一念及民生疾苦,就心肠发热。他真心希望有个英明的皇帝,容他去辅佐,殚精竭虑,让天下得以安宁,百姓得以富足。可是,他哪有这样的机会啊。他的皇帝,此刻又在做什么呢?

    这时,他已走到骊山脚下,天刚刚破晓,雾气之中,山上已传来了

    丝竹之声。他知道,此刻皇帝正在华清宫中避寒。他也能想象,那里日常是怎样的一幅画面。

    figure-10

    清代康涛所绘《华清出浴图》

    此画以杨贵妃出浴为主题。杜甫《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和《哀江头》等诗中都提到过关于华清宫、杨贵妃的形象。

    外面寒风刺骨,宫内温暖如春,温泉池里更是热气蒸腾,异香扑鼻。玄宗和宠臣们刚泡过温泉,又坐下来喝酒,让乐队奏响他新谱的曲子,杨贵妃与其他妃子们则翩然起舞。玄宗高兴起来,就将民间搜刮来的财物随意赠送。

    杜甫知道,皇帝赏赐的锦帛,都是寒门女子精心编织的,本想要凭借勤劳过上好日子,而官家却横征暴敛,鞭打其丈夫,夺取财物献给朝廷。杜甫想到这些,默默做了几句诗:

    彤庭(朝廷)所分帛,本自寒女出。

    鞭挞其夫家,聚敛贡城阙(朝廷)。

    唉,这个世道啊,皇帝和百官越来越奢侈,而百姓的日子却一天天穷苦下去。他又想到了京城里的豪宅,权贵们鲜丽的马车,杨氏姐妹奢侈的宴席,对比着长安街头冻饿而死的苦人,千古名句就从胸中喷涌而出: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其实,杜甫不知道,这时安禄山已经谋反,长刀直指两京。不过,他凭借诗人的敏感,已经察觉到山雨欲来。因为,任何时代,当贫富差距太大,社会必然不能稳定。

    杜甫继续赶路,向北渡过渭水,看到洪水到处肆虐,让他怀疑是天柱折断,天河奔腾而下。他历尽艰难,终于到了奉先,一到家门,就听见一片嚎啕之声。他心里一沉,急忙奔进去,这才知道,不满周岁的幼子刚刚饿死。

    回家的喜悦,顿时被巨大的悲痛所覆盖。杜甫抱着冰冷的幼子,失声痛哭,觉得自己实在窝囊,空有一腔志向,空读了万卷经典,却连家人都养活不了,哪有脸面当父亲?邻居们看到这种场景,也都纷纷抹泪,叹息生活的艰难。

    杜甫安葬了幼子,站在那小小的土堆前,眼泪已经流干了,看着这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国家,心里越发悲哀。此时刚进入冬天,秋天的稻禾收割不久,本来粮食应该充足,可孩子却饿死了。自己家不交租税,不服兵役,还惨到这步田地,那些穷苦无业和长年戍边的人家,又该是怎样的痛苦呢?

    杜甫的眉头越皱越紧,忧愁高过终南山,弥漫到整个天下。

    可他却想不出来,这个国家的出路在哪里。

    狼狈逃难

    755年冬天,安史之乱爆发了。

    安禄山仗着唐玄宗的恩宠,大肆扩张势力,准备了十来年,天下人都看出他要谋反,连大奸臣杨国忠也不断在唐玄宗面前告状:“这个安禄山,肯定要造反了。”当然啦,杨国忠告安禄山谋反,只不过是争风吃醋罢了。

    但唐玄宗却觉得,安禄山是数一数二的忠臣,或者说,安禄山是在东北的一条守门犬,所以压根儿就不信。杨国忠便想了个蠢主意,要把安禄山逼反,以证实自己的英明。他派了人马,围住安禄山在长安的住宅,逮捕了他的门客,然后全部处死,并得意洋洋地想:“哼,我看你反不反!”

    安禄山果然非常震怒,加上他确实也早就计划着造反,现在机会来了,就联合史思明,组成了一支十五万的大军,号称二十万,于755年十一月,从范阳(约在今北京、天津一带)杀了过来。当然,他也有个很好的借口,就是要清除奸臣杨国忠。要说,这口号还是很得人心的。

    杨国忠得知安禄山造反,非常高兴,心想机会来了,安禄山离死期不远了。他对唐玄宗说:“我早知道他要反,但谋反的,只是一个安禄山,将士们是被迫的。我想,顶多十天半个月,他的脑袋就被送来了。”唐玄宗听了,转忧为喜,就发布命令,让名将高仙芝和封常清招募士兵,去进行抵抗。说完,他又和杨贵妃去华清宫泡温泉了。没想到,中原的州府很久不打仗,将士们根本没有上阵经验,别说排兵布阵,连耍刀弄枪都很生疏,所以根本没有抵抗力,就算高、封二将有天大的本领,也无济于事。安禄山的军团一路势如破竹,才两个月工夫,就攻陷了东都洛阳,直逼潼关。而过了潼关,就是都城长安。

    这下子,唐玄宗惊呆了。而那个糊涂蛋杨国忠呢,把脖子一缩,躲了起来。幸亏安禄山没什么大出息,刚攻下洛阳,就急不可耐地登基了,自封为大燕皇帝,上上下下都喜气洋洋,所以一时半会儿就顾不上进攻潼关了。

    潼关之战,就拖到了第二年。

    756年年初,杜甫将家人从长安移到奉先,五月,又迁到陕西省白水县,寄住在舅舅崔顼(xū)家。白水离潼关也不算远,所以大家都惶惶不安。

    杜甫却说:“潼关有哥舒翰,是我朝数一数二的名将,我的好朋友高适、严武也很能干,此刻也在他的军帐里。他们今年正月刚打退过叛军,现在手下又有二十万大军,足够守住潼关了。等长安集结了各地的勤王之师,再反攻叛军,收复失地,指日可待。”

    当然啦,杜甫虽然这样说,但心里也是担忧的。因为高仙芝、封常清都被安禄山打败了,哥舒翰能创造奇迹吗?

    有时候,杜甫爬到山上,往东南方眺望。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了远处的华山。夕阳西下,云霞和山峰都被映红了,远处的河流也闪闪发亮。他想到华山下面,就是哥舒翰镇守的潼关,想到那里士兵盔明甲亮,摩拳擦掌,心里就非常激动,觉得眼前的霞光,都是雄壮的兵气,河水的闪亮,都是剑影刀光。

    但杜甫的判断并不正确。哥舒翰这时疾病缠身,昏庸无能,失去了以往的能力。监军李大宜完全是个废物,整天饮酒赌博,还弄了些歌妓来军营里弹奏琵琶。而士兵们常常吃不上饭,哪有什么战斗力呢?

    到了756年的六月,因为杨国忠的一再催促,哥舒翰只好率军出了潼关,去与叛军决战。结果才三天工夫,二十万人的军队全面溃散,潼关失守,各地官员纷纷逃窜,白水县自然也就沦陷了。

    对于局势的迅速变坏,杜甫觉得非常吃惊,所以仓皇之间,也来不及准备,就带着家人,开始了悲惨的逃亡生涯。

    流亡的队伍是如此庞大,大家像一群躲避洪水的老鼠一样,往北方逃窜。人人争先恐后,生怕被叛军追上。哭泣声、惊叫声,响彻了云霄。杜甫一大家子人,卷在人流之中,也难免会被冲散。

    figure-11

    今的陕西潼关黄河风景带

    这样赶了几天路,杜甫已经筋疲力尽,一个不小心,陷入了路旁野草丛中的深坑里,再也爬不出来,大声喊叫,也没人来救,连代步的牲口都被抢走了。幸亏他同行的表侄王砅(lì)骑马走了十来里后,忽然找不到杜甫,于是一边喊,一边往回找,终于在草丛里,将杜甫拉了上来。

    王砅看杜甫浑身是泥,还有瘀伤,又累又饿,根本赶不了路,就让他骑上马,自己则是一手拿着刀,一手牵着马,警惕着身后的追兵,又要小心路边的泥坑,好不容易逃脱了危险。

    杜甫对这个表侄真是万分感激,连连说:“要不是你,今天我准是死了。”一直到十几年后,他再次遇到王砅,还写诗表示感谢。

    杜甫终于找到了妻子和孩子,一番哭泣之后,继续往北赶路。他们和王砅分开了,没有车马,全都只能步行,饿到不行的时候,就厚着脸皮,向人讨点饭菜。

    绕过彭衙(在陕西渭南白水县东北六十里,即现在的彭衙堡)古城时,已经是夜晚。月光照着荒山,听得见几声鸟鸣。原先一同流亡的人散入荒山后,就见不到了。月光之下,只有杜甫一家子,在荒山里凄惨地赶路。

    杜甫怀里的女儿饿得受不了,就哇哇直哭。但杜甫怕她的哭声招来虎狼,就用手捂着她的嘴,不让她哭出声。可女儿毕竟太小,还不懂事,在怀里奋力挣扎,哭声反倒更大了。杜甫的儿子宗文年龄大些,勉强掩饰着心里的害怕,采集路边的野果子,哄着妹妹吃,让她别哭。可你想啊,要是这果子好吃,早就被逃难的人摘光了呀。妹妹吃着,觉得难以下咽,就哭得更厉害了。

    但前面的路似乎无穷无尽,过了几天,雷雨连绵不绝,真是雪上加霜。道路变得泥泞不堪,有时一天走不了几里。又没有雨具,衣服全部被淋湿,虽然是六月,但也冻得不行,只好在树枝底下躲躲雨,可又有什么用呢?除了受冻,还挨着饿,他们唯一能吃上的食物,就是路边的一些野果。

    就这样历尽千辛万苦,杜甫一行终于来到鄜(Fū)州(今陕西富县)附近的同家洼。这里有杜甫的朋友孙宰。当杜甫在夜色里敲开了孙宰的家门时,几乎像是从地狱来到了天堂。

    孙宰点起了灯,打开了房门,见到了杜甫一家老小的狼狈模样,立刻接了进去,给他们烧了热水洗脚。同时还不忘按照当时的风俗,剪了些纸条,给他们招魂。两家妻子也见了面,倾诉了一路的艰难。说着话时,孙宰已预备好了丰盛的晚餐。杜甫的几个孩子累得早已睡熟了,此时也被叫醒,美美地饱餐了一顿。吃完了饭,孙宰又腾出自己的房间,让杜甫一家子安睡。

    杜甫的心里热乎乎的,感激得说不出话来。孙宰却说:“我们都是兄弟,又何必客气呢。”

    杜甫一家在同家洼休息了几天,继续往北赶路。经过三川(今属陕西富县)时,眼前的场景,又让他们惊呆了。

    原来接连的暴雨,引发了大洪水,把平地都淹没了,只有山顶露在水面上。天上电闪雷鸣,暴雨不断。山坳里激流浊黄,波涛汹涌,把悬崖冲垮了,把树木冲倒了,四处发出了鬼哭狼嚎般的咆哮声,让人心惊胆战。而树木和沙石堵住了水口,洪水无法排泄,像一群龙蛇被困在这里,不断兴风作浪。

    杜甫在暴雨里行进,洪水不时漫过腰际,觉得天已经塌了,海水已经倒灌了,天下的局势也就是这样了罢。

    他们陷入了极大的恐慌之中。

    又不知过了多久,杜甫一家才走过洪水泛滥的三川地区,来到了鄜州,把家安在了城北的羌村,总算安顿了下来。但杜甫毕竟不是胆小贪生之辈,他看到了国家的危难,加上官职在身,就坐立不安,想要有所作为。

    在逃难途中,杜甫陆续听说,唐玄宗逃到马嵬坡时,士兵觉得窝囊,就发动兵变,把杨国忠和杨贵妃都处死了,发泄了心头之恨,这才保着皇帝逃到成都。而太子李亨来到甘肃灵武,在朔方军的拥护下,自立为皇帝,接受了不到三十位官员的朝拜,遥尊唐玄宗为太上皇,开始组织军队,重用了郭子仪、李光弼等名将,进行了有效的反攻。

    杜甫看到了国家的希望,心里很激动,就在八月里告别家人,独自一个人往北而去,想投奔灵武。没想到走到半道上,就被叛军给抓住,推推搡搡地押送到了长安。而这时,鄜州也被叛军占领,唉,杜甫一家历尽千辛万苦,还是没能逃离叛军的魔爪。

    【转载本文,需保留本文原始网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shishu/renwu/20191108251940.html

    手机端地址:https://m.pinshiwen.com/shishu/renwu/20191108251940.html

    继续阅读

    上一篇:杜甫困居长安
    下一篇:杜甫与唐玄宗

    关注公众号,获得更多诗词文章

    品诗文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