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21-04-27 15:01:01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①,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②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③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④冈。

【注释】

这是北宋苏轼为悼念原配妻子王弗而写的一首悼亡词,堪称情意缠绵、字字血泪,是悼亡词中的经典之作。乙卯(mǎo):北宋熙宁八年,即公元1075年。

①思量(liáng):想念。

②纵使:即使。

③顾:看。

④短松:矮松。

【大意】

十年生死相隔,思念茫茫,相见无法。压抑思念,却难以忘怀。

妻子的孤坟远在千里,没有地方跟她诉说心中的凄凉悲伤。

即使相逢也应该不会认识,因为我四处奔波,灰尘满面,鬓发如霜。

晚上忽然在隐约的梦境中回到了家乡,只见妻子正在小窗前对镜梳妆。

两人互相望着,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只有相对无言泪落千行。

料想那明月照耀着、长着小松树的山坡,就是思念妻子年年痛欲断肠的地方。

【赏析】

在爱人逝世十年之际,远在千里之外的苏轼无法抑制对夫人的思念而在梦中与夫人相会,醒后写下这首词,这是深深的怀念,这是浓浓的情意。

十年的生死相隔,死者对人世是茫然无知了,活着的人对逝者也是同样的一无所知。恩爱夫妻,撒手永诀,转瞬间十年已过。想当初,年方十六的王弗嫁给了十九岁的苏东坡,少年夫妻自是情深意重,王弗更是蕙质兰心、善解人意。然而,人生总是充满意外,上天总是厌倦完满。好端端的陆游与唐婉,硬生生被礼教拆散,如今堪称天造地设的苏轼和王弗也抵不过命运的无常。逝者已矣,生者铭记,虽然不是经常想念,但绝不是已经忘却,只是在心中埋得太深而已。

往事蓦然来到心间,久蓄的情感潜流,忽如闸门大开,奔腾澎湃难以遏止。于是乎有梦,是真实而又自然的。对王弗的英年早逝,苏轼感慨万千,远隔千里,无处诉说凄凉。生死的界限无法逾越,这份孤独也因此显得更加凄凉、无助。既然在现实中难以相见,那么,在梦中重逢总归是可以的吧!现实与梦幻的界限被打破,死别后的种种忧愤、容颜的苍老、形体的衰败,终于都可以一一诉说了。然而,现在的苏轼已经苍老得不成样子了,“尘满面,鬓如霜”,就算在梦中相见,恐怕她也难以辨认了。

既然来到了梦中,就把梦继续下去吧!那是旧时的故乡,是两人曾共度甜蜜岁月的地方。亲切而又熟悉的小室,还有正在梳妆打扮的她。这是梦境,并非真实,但却一定曾经真实地发生过,这是苏轼心中关于王弗的永恒的印象、永远难忘的场景、最美好的回忆。在最美好的回忆当中,苏轼有很多话想说,之前还在纠结“无处话凄凉”的苏轼,现在面对最理想的倾诉对象,却“相顾无言”,只有千行泪水横流。“无言”,方显沉痛;“无言”,胜过了万语千言;“无言”,才使这个梦境令人感到无限凄凉。一个梦,把过去拉了回来,梦醒,一切烟消云散。清醒过来,还是忍不住想起亡妻,料想长眠地下的爱侣,为了眷恋人世、难舍亲人,也会像我这般肝肠寸断吧!

【拓展】

清代纳兰性德曾作《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以悼亡早逝的妻子,情真意切。全词如下:

此恨何时已。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

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料也觉、人间无味。

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钗钿约,竟抛弃。

重泉若有双鱼寄。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

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待结个、他生知已。

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清泪尽,纸灰起。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塾 > 诗词评论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