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望江南·其二》原文、注释与赏析

作者:转载    来源:网络    时间:2020-07-02 10:53:34

温庭筠·望江南·其二

温庭筠(约812—866),太原人。花间词之鼻祖,开五代、宋词之盛。与李商隐齐名,并称“温李”。仕途不得意。同白居易、柳宗元等一样,绝大部分时间在外地度过。幼时随家客游江淮,后定居于陕西户县,靠近杜陵,所以尝自称为杜陵游客。词风秾艳,辞藻华丽,少数作品对时政有所反映。

梳洗罢,独倚(yǐ)望江楼。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mò)脉水悠悠。

肠断白蘋(ping)洲。

【题解】作者本多“密丽”之作,此词却写得较为空灵疏淡,像一幅清丽的山水小轴,把思妇的形象刻画得鲜明、生动,把思妇的心情描写得细致入微。因而与其他词作相比有不同的况味。

【串译】梳洗完毕,独自一人,倚靠着望江楼柱凝望滔滔江面。千帆过尽,盼望的人都未出现,太阳的余晖脉脉地洒在江面上,江水慢慢地流着。思念的柔肠萦绕在那片白蘋洲上。

【赏读提示】起句“梳洗罢”,看似平平,语不惊人,但这三个字给人留下许多想象余地。这不是一般人早起的洗脸梳头,而是特定的人物(思妇),在特定条件(准备迎接久别的爱人归来)下,一种特定情绪(喜悦和激动)的反映。离别的痛苦、相思的寂寞、孤独的日子似乎就要过去,或者说她希望中的美好日子似乎就要来到,于是临镜梳妆,顾影自怜,着意修饰一番。结果却是热烈的希望之火遇到冰冷的现实,带来了深一层的失望和更大的精神痛苦。这三个字把这个女子独居的环境、深藏内心的感情变化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生动地表现了出来。接着出现了一幅广阔、多彩的艺术画面:江为背景,楼为主体,焦点是独倚的人。这里,一个“独”字既无色泽又无音响,却意味深长。透过无语独倚的画面反映了人物的精神世界,把人、景、情联系起来,有了人物感情的变化和江水流动的交融。“过尽千帆皆不是”,是全词感情上的大转折。此句与起句的欢快情绪形成对照,鲜明而强烈;又与“独倚望江楼”的空寂焦急相联结,承上而启下。船尽江空,人何以堪!希望落空,幻想破灭,这时映入她眼帘的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落日流水本是没有生命的无情物,但在此时此地的思妇眼里成了多愁善感的有情者。这是她的痛苦心境移情于自然物而产生的一种联想类比。景物的描绘、感情的抒发、气氛的烘托都已瓜熟蒂落,最后弹出了全曲的最强音:“肠断白蘋洲。”独倚望江楼,一眼就可看到白蘋洲,但那时盼人心切,只顾看船而不见有洲了。千帆过尽,斜晖脉脉,江洲依旧,不见所思,能不肠断?

提请注意:1.这是个软题材。“望江怀远”,虽是唐宋词中习见的主题,但若就含蓄蕴藉而言,似应首推温庭筠此词。但诵读时不能一味地使用软绵绵的强调,它的内容和情调基本上还是积极、健康、朴素的。在有着绮靡侧艳“花间”气的温词中,这首小令可说是情真意切,清丽自然,别具一格。2.这是首小令。关于小令,古人云:“词之难于令曲,如诗之难于绝句”,“一句一字闲不得”。小令的出现突破了唐诗五言、七言的固定模式,成为“词”的先声。初学者在顿挫、断句、表意方面应有所用心和积累,以适应其后大词的诵读。

【断句顿挫建议】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shishu/pinglun/20200702275111.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