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江河:天鹅之死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作者: 周广秀

天鹅之死是一段水的渴意

嗜血的姿势流出海伦

天鹅之死是不见舞者的舞蹈

于不变的万变中天趣自成

或仅是一种自忘在众物之外

一个影子摇晃一座围城

使六面来风受困于空谷

使开过两次的情窦披露隔夜之冷

谁升起 谁就是暴君

世界的形像在肉体中逃遁

抚摸呈现别的裸体

——丽达去向不明

欧阳江河

这首诗是以古希腊神话中的许多故事情节为题材的。“天鹅之死是一段水的渴意”,是说一种过分的渴望导致天鹅的死亡。“嗜血的姿势流出海伦”,海伦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绝世美女,她是主神宙斯为廷达瑞俄斯之妻勒达的美色所迷,趁勒达在河里洗澡时,化为天鹅与之野合所生。这句是说天鹅也曾创造了著名美人。紧接着下面两句是说,天鹅虽然死了,其形象仍留在人们心中,不再变化,而又千变万化,万变不离其宗。诗的第二节作了进一步的假设,说天鹅的死并非真死,只是一种超然物外的形态;但实际上却象宙斯一样,决定着一个国家的兴亡、一场战争的胜败,决定着海伦的命运。据古希腊神话,三个女神为争一个金苹果,各不相让,宙斯却让特洛亚王子帕里斯评判,帕里斯为得到天下最美的女人而把金苹果判给了爱神,而美女就是被帕里斯拐跑的海伦。为了夺回海伦,十万希腊联军围困特洛亚城。战争持续了九年,直到第十年,希腊人用了“木马计”,才使特洛亚城破国亡。海伦一开始倾心于帕里斯而随之私奔,在帕里斯死后又嫁给他的兄弟伊福玻斯。在城破之日,海伦出卖了伊福玻斯,回到原来的丈夫身边。宙斯是这一场战争的实际的策划、导演者,他们的巨大威力以一种无形的形式施加于人类。“谁升起,谁就是暴君”,是说谁象宙斯一样,高高在上,凌架于人类,谁就是暴君。在这样的人的心目中,已没有世界上的一切,只有他自己,也就象宙斯在迷惑于别的美女时,早把丽达(即勒达)忘得一干二净一样。

在古希腊神话里,宙斯曾化为天鹅,而宙斯又是权势的化身,所以,我认为诗中的“天鹅”就是权势的象征。那么“天鹅之死”就是权势的丧失。这样,对这首诗我们就可以这样理解:权势往往是由于对权势的过分渴求而丧失的。权势在运用得当时,的确会有显著的功绩,就和宙斯创造了美人海伦一样。而权势的丧失就象无形的舞蹈,有着不露形迹的变更,可以隐匿潜移,也可以默化,而且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会显得那样自然、合理。也许权势的丧失仅是一种表面的超然状态,实际上并未丧失,而且成为一种更有权威的潜在主导力量,仍然在社会生活中发挥巨大的作用,象宙斯虽然处在高高的奥林波斯山上,却全权主宰着人间的兴亡穷通,谁青云直上,手中权势迅速膨胀,谁大概就是宙斯式的暴君,整个世界已不复存在于他的心中,而他的心却胀大为整个世界。

作者的权势观是建立在事实和科学分析的基础上的,并非全盘否定权势,而是以辩证的观点看待权势及权势的丧失。指出一些人把权势看得高于一切,以为有了权势就有了一切,为了得到权势而不顾一切,就是宙斯疯狂地占有美色似的贪欲。这种对权势欲的批判无疑是对权势的表面的丧失的揭露,那种以各种方法掩盖,强化自己的权势的做法实质上是比明火执杖地争权夺利更为阴毒的。这是诗的重点,也是诗题为“天鹅之死”的原因。

作者要表达自己的某种感受和观点,又不愿惹出必然的麻烦,不惜绕道古希腊,偷来火种,点燃自己的诗情,其烧得通红的诗心完全淹没在熊熊的情感的烈焰中,读者只能感受到火的灼热,而难以探得诗心。这种主题的隐秘性固然能迷住一些爱在迷语诗里翻斤斗的人,却失掉了大部分读者,这不能不说是一些新潮诗的致命的弱点。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shishu/pinglun/20200521269979.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